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八十二章出事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04日 16:38 [字數] 49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預料到庄王府的怒氣,也能預料到庄王府的報復,但是三天過去了,侯府平靜如水,倒有些出乎安容的意料。

好像庄王府把這事給忘記了一般。

平靜的安容有些心慌,總覺得平靜之下是更大的風浪、陰謀。

日子一天天的過,距離出嫁之日越來越近了。

安容的生活也越來越規律了起來。

上午看看玉錦閣的賬冊,下午兩個時辰的嫁衣,晚上再一個時辰,看會兒書,一天就沒了。

安容喜歡這樣寧靜的生活,雖然略顯得枯燥了些。

但是,生活總不會一直風平浪靜,有時候一陣清風吹來,還能帶起陣陣漣漪。

這一天,清風徐徐,日朗氣清。

夏兒、冬兒拎了熱水上樓,安容幫著雪團洗澡。

雪團愜意的趴小浴桶上,小眼微眯,享受著安容的滑膩柔荑。

不知道某人瞧見了會不會羨慕,但是芍藥幾個丫鬟是羨慕妒忌的雙眼直冒精光。

這世道,人不如狗埃

幫雪團洗完澡,用綢緞幫她擦乾淨,然後拿起那件小衣裳幫雪團穿起來。

看著穿了衣裳的雪團,喻媽媽都嘖嘖輕嘆,「人靠衣裳馬靠鞍,雪團穿了衣裳,可比前更漂亮了。」

安容揉了揉雪團的腦袋,但笑不語。

芍藥就誇自己了,「還是奴婢公平,一視同仁。」

芍藥覺得小七、小九有項鏈,雪團什麼都沒有,太可能了,她好幾次瞧見雪團去咬小九的銀鏈子。

只是雪團的脖子不好戴項鏈,而且丫鬟婆子喜歡逗它玩,有時候弄的一身泥巴回來,帶鏈子保不住就被人順手牽羊了。

芍藥隨口咕嚕了一句,要是能把雪團包起來就好了,弄髒了好難看。

然後,雪團就有了衣裳。

安容心情極好,抱著雪團下樓去曬太陽。

一路走走逛逛就到了松鶴院。

饒過屏風,安容便瞧見了老太太,還有坐在下首的三太太。

三太太臉色有些蒼白,安容見她的時候,她正捂著嘴作嘔。

老太太瞧了便皺眉了,「這才多會兒,就嘔了三四回了,大夫怎麼還不到,要不你回西苑歇著吧?」

三太太搖頭,「怕是吃壞了什麼東西,就是作嘔,不頭暈。」

安容扭了扭眉頭,問道,「三嬸兒,今兒府里有事嗎?」

若是沒事,她都作嘔成這樣了,還不回去歇著,不應該埃

沈安溪在一旁笑道,「一會兒桃媒婆會來,她今兒要去周太傅府上送問名禮。」

雖然老太太在就行了,但是現在侯府內院的事還是三太太在管,她回去歇著,卻勞煩老太太不合適。

安容聽得高興。

問名禮,男方請了媒人去女方問名字和生辰八字。

這是好事,只是看著三太太難受的樣子,安容又於心不忍。

正要開口說,這裡她和沈安溪可以招呼,桃媒婆也算是熟悉的人了,不會有事。

外面,小丫鬟急急忙領了大夫進來。

看著大夫的模樣,安容微微錯愕,竟是李大夫。

小丫鬟見大家都流露出不解的神情,忙道,「小廝去請了柳大夫,只是柳記藥鋪關了門,聽說柳大夫被抓進趙王府三天了,小廝怕耽誤事,就去請了李大夫。」

李大夫有些不好意思,「醫術不及柳大夫,慚愧。」

他這麼說,慚愧的倒是侯府了。

老太太笑道,「早些年,你爹倒是常來侯府替我把平安脈,你師承你爹,想必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說著,老太太指了三太太道,「我這兒媳婦一早上,就作嘔不止,也不知道吃壞了什麼,勞煩李大夫幫著瞧瞧。」

李大夫不敢擔啊,他早說過,安容對他有恩,哪敢當「勞煩」二字?

李大夫朝三太太點了點頭,然後從藥箱子拿出把脈用枕,三太太把手搭上去,丫鬟搭了塊帕,李大夫便用心的把脈起來。

屋子裡,主子丫鬟大氣都不敢粗喘。

寂靜的落針可聞。

屋外,傳來一陣腳步聲,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來遲了,來遲了,對不住啊,」是桃媒婆豪邁的笑聲。

她一進屋,屋子裡就布滿了香味兒。

好么,三太太鼻子一受刺激,就忍不住作嘔了。

連安容也忍不住胃裡犯酸,想吐了,死死的捂著鼻子,不敢呼吸。

桃媒婆臉尷尬的,「我又忘記了……。」

丫鬟對她輕聲道,「我家太太身子有些不適,正看大夫呢。」

桃媒婆多瞧了三太太兩眼,頓時笑了,「這還用把脈么,這明顯是有了身孕嘛,得,我這一身胭脂水粉孕婦還真聞不得,我去洗把臉再來。」

桃媒婆說著,就直接轉了身。

全然不顧,她那一番話引起了多大的轟動。

有了身孕啊!

老太太也是過來人,多瞧了三太太幾眼,越看越像是懷孕之人才有的癥狀,頓時喜上眉梢。

只是不敢大意了,畢竟三太太年紀不小了,自從生了沈安溪之後,就一直杳無音訊,沒準兒是她奢望。

李大夫收了手,老太太就忍不住問道,「可有大礙?」

李大夫笑道,「桃媒婆眼力極准,三太太確有身孕,只是最近有些勞力傷神,胎氣不足,需要好好安胎。」

胎氣不足,四個字狠狠的敲打在老太太的心上。

胎氣不足,意味著胎兒發育的會比一般人差一些,而且懷孕初期,容易流產。

三太太是又高興又擔憂,這個孩子她盼了十幾年,好不容易才盼到,她不允許他有事。

李大夫寬慰了老太太幾句道,「現在胎兒還小,安心養胎,不妨事。」

老太太連連點頭,對三太太道,「一會兒讓婆子抬你回西苑,府里的事你不用管了,安心養好胎才是正緊,再派個人去告訴三老爺一聲,讓他也高興高興。」

三太太不好意思了,臉紅了紅,「沒那麼要緊,我多注意些便是了。」

丫鬟隨李大夫去開藥方,然後隨他一道去抓藥。

雖然三太太說不妨事,但是老太太還是不放心,讓婆子把三太太送走了。

如今的侯府,子嗣顯的有些凋零,大房那兩個還不知道是不是侯爺的種,二房……不提也罷。

幾個庶出的,老太太瞧了瞧,能成材的少之又少。

侯府也有兩三年沒有添過丁了,她可是希望三太太再給她生個小胖孫兒。

三太太走後,桃媒婆才進來。

她進門便笑道,「對不住啊,我實在不知道三太太懷了身孕,其實我也不愛那濃厚的胭脂水粉,實在是逼不得已埃」

安容聽得挑眉,芍藥就好奇的問了,「不喜歡還塗做什麼,這不是找罪受么?」

桃媒婆重重的一嘆,手裡的帕子擺動,「你們不知道,我們這些做媒婆的,最怕的是做錯媒,雖說女兒家,要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可難保有那些個行為不檢點的,瞞著爹娘與人私相授受,無媒苟合,這廂,做爹娘的又不知情,找我們媒婆說媒,早些年,也不是沒出過媒婆做了媒,結果人家女方肚子里還帶了孽種的,這是打我們媒婆的臉啊,我們又不好明目張的懷疑人家姑娘不是,總不好找了大夫來先把脈,然後再說媒吧,保不住媒沒的做,還得被亂棍給打將出來,這不是就在身上塗些胭脂水粉,我這胭脂水粉可是特製的,尋常人聞了,會刺鼻些,那肚子里懷了孩子的,聞著,那是作嘔不止……。」

她們也只能通過這樣的方式,來確定人家女兒家肚子里有沒有孽種了。

桃媒婆說的大聲,還滿是委屈,道盡這一行的心酸勞苦。

可是安容聽得是面紅耳赤,總覺得桃媒婆的話,就像是一巴掌打在她臉上一般。

雖然她和蕭湛定了親,可也不該沒有成親便……

老太太活了大半輩子了,還是第一次聽說這事,恍然大悟的笑道,「原來如此,我說怎麼媒婆身上的味道格外些,原來是因為這個,倒也難為你們了。」

「可不是,」桃媒婆嘆息,「聞的久了,我這鼻子都不靈了。」

說著,她又站了起來,笑道,「來的路上,我耽擱了會兒,實在抱歉,府上東西都準備齊了,我就先送去周府了,快的話,兩個時辰,就能把生辰八字送來,可得給我預備好了紅包埃」

桃媒婆爽朗大笑,老太太今兒心情好,笑道,「放心,少不了你的紅包。」

桃媒婆連連點頭,邁步出去。

等媒婆走後,屋子裡又高興了起來。

雖然,三太太有些動了胎氣,但是大夫說不妨事,那就是大喜事一件啊,按理得賞賜一番。

老太太高興,哪有不應的道理,全府賞賜一個月月錢,再讓廚房給每人添一葷兩素。

另外吩咐廚房,只要三太太想吃的,就讓廚房做,廚房做不出來的,就去府外買,務必讓三太太吃的舒心。

侯府上下是高興了,可是安容還有些憂愁。

她可沒忘記丫鬟說的話,柳記藥鋪關了門,柳大夫如今人還被關在趙王府的事。

除了安容記得外,孫媽媽也記得,她皺眉道,「柳大夫給老太太開的葯,只剩下一劑了,還夠明兒一天,之前柳大夫說吃完了,他會再來給老太太診脈,這人進了趙王府幾天,鋪子也關了門,老太太的葯……。」

老太太臉上滿是笑,對吃藥的事並沒放在心上,笑道,「我的身子已經大好了,那葯吃的嘴裡泛苦,少吃一兩日不礙事,倒是柳大夫,怎麼就得罪了趙王府,柳記藥鋪生意極好,這關門一天,也不知道要損失多少。」

安容站在一旁,瞧著老太太的臉色,哪裡大好了,根本就沒好。

安容輕扭帕,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柳記藥鋪關了門,損失的不僅僅是柳記藥鋪,還有她呢。

而且老太太的病,也需要柳大夫醫治。

不知道趙王爺的病到底怎麼回事,就那麼難治么?

出了松鶴院,安容在芍藥耳邊嘀咕了兩句,芍藥眼珠子沒差點瞪出來。

「不行,絕對不行1芍藥拒絕的很乾脆。

開什麼玩笑啊,姑娘打聽別的病也就算了,那方面的毛病,能是個大家閨秀聽的嗎?

安容白了她一眼,「讓你去,你就去,哪來那麼多不行?」

芍藥呲牙,左右瞄瞄道,「姑娘,你要想清楚啊,趙成大哥可是一天十二個時辰看著你,你什麼時候做了什麼事他都知道,要是讓他知道你打聽趙王爺的病,還替他治箔…。」

趙成知道不算什麼,要是蕭表少爺和蕭國公府的人知道了。

姑娘啊,你還怎麼立足啊,羞都能羞死了。

安容哪裡不知道,可她總不能見死不救吧,「那你說,柳大夫怎麼辦?」

芍藥被問的啞然。

她哪裡知道怎麼辦啊?

「小心點就是了,」安容輕聲道。

芍藥沒輒,柳大夫人挺好的,見死不救也不是她的性子,只能姑娘出馬了。

芍藥火急火燎的出了侯府。

然後又火急火燎的回了侯府。

她帶回來一封信,是柳大夫寫給安容的,趙王爺的病症。

安容看了好半天,越看眉頭越皺。

趙王爺這箔…像是被人下毒所致?

安容將醫書細細回想,慢慢的和趙王爺的癥狀對比,全部吻合。

絕對是中毒無疑。

毒,安容能解。

只是,趙王爺為什麼中毒,這個也必須查出來才行,不然有第一回就有第二回,以趙王爺的性子,柳大夫能治好他一回,下一回治不好,或者拒絕,下場比現在估計還慘。

安容坐在那裡,用手托腮,陷入沉思。

芍藥站在一旁,她以為安容治不了,輕嘆道,「柳大夫真可憐。」

安容不知道趙王爺有什麼敵人,會被人下這麼重的狠手。

這事,還得柳大夫去查才行。

安容將解毒的方子寫下來。

想了想,又添了一副方子。

小心的吹乾。

就這麼一瞬間,安容好像福至心靈了一般。

她想到了兩個字:秘方!

安容還記得那日柳大夫說的話,被濟民堂算計了,是濟民堂在趙王爺面前說,柳大夫會醫治那方面的玻

不會是濟民堂想鹹魚翻生,借刀殺人吧?

安容覺得有這種可能。

拿了筆,安容又添了幾句話,然後把信交給芍藥道,「務必送到柳大夫手裡去。」

芍藥拿了信,轉身要離開。

結果傳來急切的上樓聲。

冬兒上樓道,「不好了,二少爺在瓊山書院出事了1

PS:推薦好友《重生暴力千金》——

你嫁給我老爸,我就嫁給你乾爹!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八十一章盜墓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八十三章剽悍(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