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七十九章指使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03日 15:08 [字數] 500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心口的怒氣一瞬間凝結,她睜圓了雙眸看著趙成。

「二太太瘋了?」安容不敢置信。

趙成輕點頭,「應該是瘋了,聽負責監視的暗衛說,二太太四五日不曾找過二老爺,他抽空去看了眼,二太太披頭散髮,瘋瘋癲癲,二姑娘伺候她吃東西,她也只是傻笑不止……。」

趙成想,二太太應該不是裝的。

二老爺多精明有心機的一個人,想糊弄他可不容易,尤其是一個手裡握著他秘密,有事沒事就找他鬧騰的人,他完全有殺人滅口的心。

暗衛還發現二老爺搬出侯府這段時間,內宅里多了四個小妾,環肥燕瘦,著實漂亮。

從納第一個小妾起,二太太就又吵又鬧,被二老爺禁足在屋子裡,不過沒什麼用,二太太照樣去打那個小妾。

這些年,二太太對二老爺的妾下過不少的狠手,如今二老爺膝下無子,不趕緊生,不行埃

安容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趙成轉身離開,可是他一轉身,又來了個臉生的暗衛。

瞧衣服樣式,應該是蕭國公府的。

不是熟人,安容有些怕。

不過那暗衛先行禮,然後將包袱送上道,「屬下趙四,今兒玉錦閣生意火爆,國公府很高興,說以後玉錦閣就交給四姑娘你打理了,信物在包袱里。」

安容嘴角輕輕抽,一種能者多勞的憋屈感從腳底心生出來,她不想管鋪子埃

「我還有嫁衣、鴛鴦枕要,」安容拒絕道。

趙四忙道,「國公爺說了,那些東西都不算什麼,四姑娘願意就,不願意,宮裡頭坊什麼樣嫁衣都做的出來。」

安容微微愕,「這不好吧?」

趙四搖頭,「沒什麼不好的,宮裡頭公主出嫁,也沒見她們是自己繡的嫁衣。」

安容心中微惱。

早有這樣的覺悟,怎麼不早說呢,害她嫁衣都做了一半了,現在放棄,那之前的辛勞豈不是付諸東流了?

老實說,安容捨不得埃

前世,嫁給蘇君澤都是她親手做的嫁衣,那時候跟打了雞血似的,沒日沒夜的,一心盼著出嫁。

如今,雖然盼嫁的心弱了些,可出嫁是一輩子的大事,安容不想假手於人。

但是,那些鴛鴦枕什麼的,她就不客氣了。

她一邊管理玉錦閣,一邊還要嫁妝,豈不是要累死她啊?

安容接了包袱,然後道,「一會兒我會瞧瞧有什麼東西需要繡的,列了單子交給你。」

趙四點頭,轉身離開。

安容拎著包袱,邁步進院子,對包袱里的東西很是好奇,玉錦閣的信物不是塊玉佩么,需要用這麼大包袱裝么?

很快,安容就上了樓,去了書房,打開包袱一看。

才知道裡面不僅有玉佩,還有一堆畫紙。

是玉錦閣師傅畫出來的首飾圖,拿來給安容過目,覺得好的就會打造出來,不好的就打回去重畫。

看著圖紙,安容就想起前世,那隻她親手繪製,卻被人下了毒的簪子,若不是那根簪子,清顏不會死,她也不會死。

安容心中對繪首飾圖有些抵觸,可是看到別人畫的首飾圖,不滿意的地方,她又覺得手痒痒的很,想替人家改了。

安容心中,天人交戰。

她告訴自己,前世的死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不死又何來的重生,又怎麼知道父親大哥他們全是被人所害,又豈會有今日的侯府?

前世,若是她不死,也不過是活在欺騙里罷了。

安容深呼了一口氣,將心底對清顏和蕭湛的愧疚壓下去。

是她虧欠了蕭湛,玉錦閣是他負責的,靖北侯世子也是因為她才離京出走,她有責任幫蕭湛打理玉錦閣。

想通這些,安容拿了首飾圖,細細的看起來。

不滿意的地方,安容也沒有在首飾圖上直接修改,而是另外重畫一張,到時候讓玉錦閣掌柜的二次挑眩

她還叫了芍藥和海棠幾個,讓她們看首飾圖,看那些地方不合適,聽取她們的意見。

喻媽媽坐在一旁,真是搖頭又搖頭,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也沒半個月就要出嫁了,就不能等半個月之後再忙其他的事嗎?

而且,天天熬夜,對身子也不好,蕭老國公莫不是想姑娘帶了兩個黑眼圈出嫁吧?

就算蓋著紅蓋頭,他瞧不見,可要是嚇壞了蕭表少爺呢,第二天總是要敬茶的吧?

喻媽媽,輕輕一嘆。

低頭繼續針線。

夜,靜靜的流逝。

第二天,安容又一次起晚了,等她走到松鶴院,都快午時了。

安容進屋的時候,正好聽到福總管和老太太稟告。

「老太太,刑部剛剛派了人來傳話,說是冒充侯府毒殺趙老爺的兇手找到了,」福總管道。

老太太忙問,「是庄王府的?」

福總管點點頭,「就是庄王府的。」

老太太斂了斂眉頭,就瞧見安容邁步上前給她請安。

她瞧了瞧安容的臉色,還不錯,臉上便綻出一抹慈愛的笑來。

安容請過安后,便挨著老太太坐下,問福總管,「刑部抓了兇手,可問出來點什麼?」

福總管露出惋惜之色,「兇手是抓到了,可是兇手說,庄王爺、庄王妃對他有恩,如今庄王爺、庄王妃在皇陵受苦,武安侯府卻逍遙度日,一時氣不過,就拿趙大人撒氣,他這麼做就是想嫁禍給侯府,奈何天不遂人願,他的陰謀敗露了,他知道難逃一死,但不願意牽連莊王爺、庄王妃,主動招認了,然後一頭撞死在了刑部大堂上。」

一番話,聽得安容眉頭緊鎖。

她最是厭煩這樣的事了,明明是主子的吩咐,出了事,又要小廝頂罪。

一句為了主子好,是擅作主張,與主子無關,就將所有的罪全攬在了身上,再來個自盡,便死無對證了。

小廝主動認罪,又畏罪自盡,這案子就了結了。

這樣的結果,安容不滿意。

趙大太太,更不滿意。

她哭著上門,讓侯府給她個交代。

本來,老太太還憐惜她喪夫之痛,可是趙大太太一開口,老太太就一肚子火氣了。

什麼叫侯府給她一個交代?

人是侯府殺的嗎?

「你要侯府給你什麼交代?」老太太壓著心底的怒氣,一字一頓的問。

趙大太太哭的傷心,淚眼婆娑,壓根就沒瞧見老太太陰陰的臉色,她只覺得委屈。

她也知道趙老爺是個渾人,喜歡流連青樓酒肆,可再渾,那也是她的夫君,她的天,她的依靠埃

如今人死了,那她就是個寡婦了。

本來昨兒趙大太太就要上門的,可是突聞噩耗,她傷心欲絕,她覺得這就是一場夢,睡醒了,沒準兒趙老爺還關在大牢里,等三個月刑滿釋放。

今兒上午,刑部派了人去告訴她,說兇手找到了。

只是一個小廝,還畏罪自盡了。

趙大太太當時就忍不住了,一個下賤的小廝,他的命如何抵得上她家老爺的命,這樣的答覆她不滿意!

武安侯府和庄王府的恩怨,為何要扯上她家老爺,害他沒來一條命!

趙大太太越哭越傷心,憑什麼侯府發達了,好處沒有她的份,受苦受難受牽連,第一個就是她!

她不甘心!

老太太聽著趙大太太的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

這是柿子撿軟的捏呢,她不敢去質問庄王府,就來捏侯府,仗著侯府是她的娘家,就能肆意說話了?

這樣在窩裡橫,外面慫的人,老太太看著就煩。

老太太讓孫媽媽拿了把刀來,直接就丟趙大太太跟前了。

「侯府不曾欠過你什麼,更給不了你什麼交代,人是庄王府殺的,有本事你就去皇陵找他們去1老太太喝道。

趙大太太看著眼前的刀,哭的越加傷心了。

「我怎麼去找庄王府報仇,」趙大太太哭著,「若不是侯府惹事,我家老爺怎麼會被人遷怒害死……。」

趙大太太哭的人心煩,安容聽不下去了。

有些事,她都不知道,就知道哭,哭能解決問題嗎?

安容走過去,道,「三姑母,你口口聲聲說三姑父無辜受侯府牽連,你可知道,他當初是被誰給打的,關進的大牢?」

趙大太太茫然的抬頭看著安容。

她不知道。

安容嘴角微抽,連得罪的人是誰都不知道,就知道怨侯府,安容真想將她丟出府外了。

「是庄王爺,當初他搶的瘦馬就是庄王爺的寵妾,」安容輕嘆道。

趙大太太愕然睜大了雙眼,她很想說一聲不可能,可是一想到庄王爺在府里玩孌童,還被庄王妃逮了個正著,趙大太太就無話可說了。

安容繼續道,「父親拿這事威脅了庄王爺,他才不追究三姑父,關他三個月以示懲戒,後來庄王爺玩孌童的事敗落,他才想起來,若不是三姑父,父親怎麼知道他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事,他才會殺了三姑父泄憤,這事,你覺得怨恨侯府合適嗎?」

趙大太太望著安容,眸底有質疑之色,她懷疑安容是騙她的。

安容輕輕一笑,「三姑母不信,我也沒辦法,你大可以去三姑父常去的青樓問問老鴇,我所言是否有假,我想如今庄王爺名聲已差,你逼問她,她不會不說的。」

這些事,除了安容,就侯爺知道。

如今說起來,便是老太太都震驚了,安容心底到底藏了多少的事,怎麼從來不告訴她?

不過這些話,老太太聽了更生氣。

「來人,送趙大太太出去,」老太太吩咐道。

話音才落,便出來兩個婆子,請趙大太太離開。

趙大太太心底也震驚的厲害,她要去求證,她不信事情會是這樣。

她家老爺吃了雄心豹子膽,敢去搶庄王爺的女人!

她去找了老鴇問,給了老鴇五十兩銀子,老鴇就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了,反正庄王爺那檔子事,已經人盡皆知,能賣錢,那還有什麼不能說的?

趙大太太一臉頹敗的離開。

有種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的委屈。

松鶴院,正屋。

趙大太太離開后,老太太就嗔怪了安容了,「怎麼那些事都不告訴祖母一聲?」

安容訕笑兩聲,道,「一些小事而已,父親說祖母您身子不適,就不要告訴您了。」

安容說完,輕吐了吐舌頭,她可不是有意欺騙祖母,她是真的不想祖母擔心,只是她怕責怪,才推到父親頭上的,反正父親也知道,他不也沒有告訴祖母么?

老太太想到侯爺,眉頭一隴,嘆息了一聲。

孫媽媽站在一旁,直說侯爺有孝心,然後又道,「昨兒蘇三老爺、蘇三太太也不知道查出來是真是假了沒有?」

安容也納悶呢,按理這麼久了,應該問出結果了才對埃

侯府也派了人去刑部門口守著,要是有什麼結果,也該回來稟告了吧?

正說著呢,小廝回來了。

聽了小廝的稟告,安容才知道,今兒刑部到底有多麼的熱鬧。

刑部懸賞原州商人去辨認蘇三老爺是真是假,去了三人,居然三個都說是真的。

有一個原州老嫗去辨認,說是假的。

這有真有假,叫人如何斷案啊?

阮大人信安容,這不對那三個商人存了質疑之心,一狠心,上了刑。

好么,不上刑不知道,打了二十大板后,三人扛不住,招認了。

他們哪裡是什麼原州人啊,是有人給了他們二十兩銀子,讓他們冒充原州商人來指認的。

那老嫗也是假冒的,沒人指使她,她為的只是賞錢。

刑部一群官員奔潰,一怒之下,這幾個為了錢來刑部的就慘了,挨了板子不說,還通通入了獄。

這不,無奈之下,要派人去原州查了。

人,派出去了。

不過前腳趕走,後面就去了個官員,笑說,「我是來領賞錢的。」

這人是吏部郎中,前年原州水災,他去負責修水渠,在原州住過一兩個月。

原州的官員和那些望族,他大多都認得。

阮大人一聽,趕緊把蘇三老爺拉來,讓他辨認。

吏部郎中笑了,「這不是蘇三老爺。」

「你確定嗎?」阮大人道。

吏部郎中點頭道,「我騙你做什麼,烏紗帽不想要了么?」

阮大人笑了,笑過之後,假的蘇三老爺就慘了,刑部大牢那是能讓人脫幾層皮的地方。

小廝說到這裡,安容就迫不及待的問,「可問出是誰指使他們來侯府的?」

小廝點點頭,又搖了搖頭。

「又是點頭,又是搖頭,到底是什麼意思?」孫媽媽急了。

小廝忙道,「假蘇三老爺是真的蘇三老爺指使的。」

PS:求粉紅。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七十八章皇陵(求粉紅)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八十章設防(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