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七十七章信物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02日 17:44 [字數] 40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人長的儒雅白凈,說話輕聲溫潤,有理有據,叫人生不起氣來。

可前世的蘇三老爺卻是個酒鬼賭徒。

那次他來侯府找大哥,說是進京做生意,虧的連飯都吃不起,要回原州去,讓大哥給他些錢做回家的盤纏。

當時,她回門,正好瞧見大哥送他出府。

當時蘇三老爺還笑道,「還是侄女婿好,不像我那侄女,翻臉不認人。」

安容當時也沒在意,和大哥一同回了內院,結果大嫂問大哥給了多少。

大哥說給了兩百兩,大嫂就罵了,罵的著實難聽。

「你給他二百兩?!你知道他什麼性子嗎,你給了他錢,他轉過臉就送賭坊去了,你還不如送他百來個饅頭,給他雇個車夫呢1大嫂罵道。

當時的蘇三老爺,氣色偏黃,雙目也無神,可跟眼前之人明顯是天差地別埃

安容眼睛微微眯緊,心中隱隱有些揣測。

她款步蓮蓮的進去,福身給老太太請安。

老太太臉色有些差,但還是笑著給安容介紹,「這是蘇家三老爺、三太太,快給他們見個禮。」

安容眉頭一挑,故作不知的轉身給蘇三老爺、蘇三太太行禮。

蘇三老爺儒雅的笑著,還有些愧疚道,「早前侯府送了一堆禮物去蘇家,四姑娘更是對大姑娘喜愛至極,誰想出了那麼大的紕漏,我來之前,大姑娘再三叮囑,要我替她給你賠個不是。」

蘇三太太則上下打量安容,誇讚道,「四姑娘美貌驚人,又才華洋溢,送給大姑娘的畫我們更親眼瞧過,筆法細膩柔美,卻不失蒼勁有力,聽說還是京都數年難得一見的百花神女,今兒一見,果真是聞名不如見面呢。」

蘇三太太的說話聲溫柔如春風,臉上更是溫婉如水,讓人想到了四太太。

安容被誇的臉頰微微紅,不好意思的謙虛了兩句,然後才道,「府里的小廝真真是該挨打才是,我叫他打聽蘇家都有哪些人,性子如何,免得大哥去迎親的時候糊裡糊塗的得罪了人,他卻告訴我蘇三太太性子刁鑽,很是為蘇家大夫人所不喜,今兒一見,我才知道什麼是溫婉。」

說著,安容稍稍抬頭,就見蘇三太太眸底有抹慌亂一閃而逝,很快又恢復了神情。

安容笑了,笑的清澈淡雅,眸底還有些許冰棱。

果然不出她所料,這人並不是原州蘇家之人!

想也知道,原州蘇家的人眼皮子多淺?她不過是用了份豐厚的禮物,炫耀了下侯府有多奢侈,就勾的蘇家人心動存了偷梁換柱的心。

現在侯府存了警戒,蘇家二姑娘再也嫁不來侯府了,蘇大夫人是蘇大姑娘的繼母,會樂意瞧見她高嫁才怪了!

不過也不排除原州蘇家想借著侯府做跳板,將蘇大姑娘嫁進來,然後再在京都給蘇二姑娘尋門好親事,只是這樣的可能性極小,因為安容知道蘇家的為人。

蘇三太太尷尬的笑了笑,她不敢說侯府的小廝打聽錯了人,這不是說人家侯府下人辦事不利嗎,打狗也得看主人呢,能奉命送禮去原州,可見是主子的心腹。

不過不解釋兩句,也不合適。

蘇三太太訕笑道,「沈四姑娘謬讚了,我性子有些執拗,怕是小廝打聽的時候,我正和大嫂犯拗呢,讓四姑娘見笑了。」

安容搖了搖頭,惋惜一笑,「真是可惜,蘇家犯了那麼大錯,讓侯府以為蘇家存了魚目混珠之心,就退了這門親事,偏巧兩位又來的太晚了些,這不,我大哥又重新說了一門親,納采禮都送去了……。」

蘇三太太苦笑一聲,「是我們疏忽了,過了元宵,我們就出了原州,一路緊趕慢趕,還是晚來了一步,只是這親事是老太爺在世的時候定下的,實在是不能……。」

總之,錯他們認。

退親,那是斷斷不行的。

原州蘇家可以退一步,這認錯的態度已經極好,沈家不至於為了攀附權貴,就連老太爺定的親都違逆,這是大不孝。

侯府敢做,但是原州蘇家不敢,他們寧願委屈蘇大姑娘,也不願意背負不孝之名。

老實說,原州蘇家的孝道,安容感動了,甚至心底還萌生了些懺悔之意。

若不是她忍不住瞧瞧未來大嫂是何模樣,就不會生出來這麼多的事來。

蘇三太太反過來勸慰安容,直說是蘇家的錯,不怪她。

老太太不知道怎麼辦好了,坐在那裡,手裡的佛珠撥弄的飛快,顯得她的心情頗煩躁。

比起原州蘇家,老太太自然是更滿意周婉兒些。

可蘇三老爺和蘇三太太的話,她也不能不考慮,蘇家已然認錯,也甘願退了一步,這樣的態度,不論說與誰聽,這門親事要還退,都是侯府的錯,是侯府不近人情,為了攀附權貴,就違背承諾,為人所不恥。

可周家怎麼願意嫁女兒進來,不多久又添一房平妻呢?

只怕這些事傳到周家耳朵里,周家都該生氣的將納采禮送回來了吧?

正想著呢,外面就有丫鬟來吧,「老太太,蘇家二太太來了。」

老太太的臉色當即就很難了,她知道事情瞞不住,蘇家二太太會來,但是沒想到會來的這麼的快,叫她都有些措手不及了。

安容臉色也冷了下去,她笑道,「是你們去周家報的信吧?」

蘇三太太臉上的笑緩緩消失,,「四姑娘可委屈我們了,我們可沒有派過去人去周家。」

說著,蘇三太太恍然一悟,「今兒進京,在城門口遇到了個熟人,他問我們怎麼進京了,我……如實相告了。」

不論在哪裡,流言蜚語傳的總是格外的快,也算有一兩個時辰了,傳到周府也不算什麼意外。

不過,她又沒有撒謊,人家問她進京做什麼,她難道要欺騙朋友么,錯也只是錯在人家嘴巴太大上,可不是她的錯。

安容忍著怒氣笑了。

好,真是極好。

原本,她還懷疑他們目的只是敲詐些銀錢,沒想到目的是想破壞這門親事,弄臭侯府的名聲,那就別怪她心狠了。

安容笑著轉了身,對老太太道,「祖母,周家來了人正好,有些話正好當面說清楚,蘇家認了錯,也賠禮道歉了,可惜蘇家隔的太遠,我侯府又不是有意騙親,有些事錯一步便沒有了回頭路走,既然犯了錯,就該有心裡準備。」

老太太點點頭,讓三太太去迎接周二太太。

周二太太便是周婉兒的親娘,出了這麼大的事,讓旁人來,她不放心,也等不及。

許是路上,聽了三太太的解釋,周二太太的臉色沒有安容想象的那麼難看,但是笑容也夠勉強的了。

也難怪,好好一樁親事,還鬧出來個平妻。

甚至京都都有流言說,侯府攀附權貴,周家仗勢欺人,逼的正妻退位做平妻。

她當時就氣的不行了,這事要是不弄清楚,她怕是要食不安,睡不穩了,她更捨不得女兒以淚洗面,哭哭啼啼的委屈模樣。

進門,見了禮之後,周二太太便開門見山的問,「怎麼我聽人說,府上世子爺還有個平妻?」

一句話,問的老太太尷尬不已。

她還沒有說話,蘇三太太便道,「還不是平妻,這事說來不怪侯府,是我們蘇家不好,早前四姑娘想見我們大姑娘的畫像,下人弄錯了,要不是侯府派人去退親,我們還都不知道,這門親事是老太爺在世的時候定下的,我們這些做小輩的不敢擅自做主退掉,偏又犯錯在前。」

說著,蘇三太太輕輕一嘆,有種萬般皆是命的惆悵感。

她接著道,「來之前,我們就商議了,覺得侯府都不問問清楚,就直接退親,怕是早存了這樣的心思,若真是這樣的話,為了孝道,只好委屈大姑娘做平妻了,若是我們蘇家猜錯了,侯府是覺得我們蘇家有意偷梁換柱,那解釋清楚了也就沒事了,誰想……晚來了一步,世子爺又定了門親。」

退親,可不是說退就退的。

至少要雙方都同意了,把早前交換的定親信物給還回來,還得有一封退婚書。

這一點,侯府確實有錯。

周二太太覺得侯府做得不夠好,沒拿到退婚書,怎麼就又叫媒婆上門說親,這不是沒事找事嗎?

老太太無話可說。

安容低下了頭,是她疏忽了,她從沒想過,蘇家會不退親,她是打定主意,這門親事不退也得退,退也得退的。

而且,負責退親的人去了原州,他們沒回來,蘇家倒先來人了?

安容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

她抬眸望著蘇三太太,「侯府派去蘇家的小廝,怎麼沒跟你們一道回來?」

蘇三太太也納悶了,一臉的疑惑不解,「沒回來嗎?」

安容咬了咬牙,不用說,小廝怕是凶多吉少了。

安容笑問道,「蘇三太太能給我瞧瞧,侯府給蘇家姑娘的定親信物嗎?」

蘇三太太笑了,「我們又不是來退親的,哪會隨身帶著定親信物,四姑娘要見那隻碧玉蝴蝶,瞧瞧世子爺的也是一樣。」

是碧玉蝴蝶,沒錯。

周二太太坐在那裡,臉色越來越不耐煩,再她看來,蘇家有錯,但是認了錯,這門親事就沒必要退了。

可偏偏她女兒又對沈安北喜歡極了,她來之前問她願不願意退親,女兒想都沒想就說不願意。

她問她願不願意與人共侍一夫,她就猶豫了,她問了兩回,她都沒有回答。

她不想退親,也不想與人共侍一夫。

周府也不願意她與人共侍一夫!

蘇家的親事解決不了,周家就要退婚。

只是這樣施壓的話,周二太太說不出口,她怕侯府會動邪念,到時候不但侯府名聲毀了,周府也要背負罵名。

世人會道:若不是周家咄咄相逼,侯府何至於會下殺手?

周二太太是左右為難,她聽了會兒道,「老太太,我是喜歡極了世子,只是我周家還沒有女兒與人共侍一夫的先例,我也知道侯府不是存心鬧出這麼大的差錯,是事出有因,情有可原,但請你諒解我,婉兒是不會與人共侍一夫,我周家便忍痛割愛了。」

說著,周二太太站了起來,她緊握了握懷裡的定親信物,想直接擱下。

可她捨不得女兒傷心,便道,「我給侯府三天時間,希望侯府能將此事圓滿的解決了。」

圓滿,表示了侯府不能受人一絲的詬玻

周二太太說完,便要轉身。

安容上前一步,道,「不用三天,我現在就將此事解決了。」

PS:~~o》_《o~~

迫切的需要粉紅啊,揮淚求票。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七十六章蘇家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七十八章皇陵(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