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七十六章蘇家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02日 14:39 [字數] 493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小夥計呲疼,扯露出兩顆潔白的牙齒,「是趙王。」

安容眉頭越皺,趙王只是個閑王,並無實權,怎麼敢叫人砸了柳記藥鋪,他不知道柳記藥鋪背後有很多的後台嗎?

「柳大夫好好的怎麼會得罪趙王呢?」芍藥好奇的追問。

小夥計瞅了瞅芍藥,又看了看安容,愣是不開口。

芍藥就急了,「你倒是快說埃」

芍藥最是性急,這麼八卦的事,好奇的她心肝如同被貓撓了似地,他還藏著掖著不告訴,她們是和柳大夫一夥的好么,有什麼不能告訴的,姑娘連那麼珍貴的秘方都告訴柳大夫了呢。

芍藥覺得小夥計在蔑視她們。

覺得她們只是一群女兒家,拿不得主意,可他也不想想,姑娘幾時做不得主了?

連玉錦閣,她家姑娘都能做主!

再說了,柳記藥鋪也有她家姑娘的份,現在被砸了,她家姑娘有權知道事情的真相。

小夥計臉更紅,聲音也越來越弱,但是他很堅持,「不能說,要替病人保密。」

芍藥一呲牙,頓時鬆了手。

小夥計吧嗒一下又摔地上去了。

小夥計差點疼哭,不帶這樣翻臉的吧?

芍藥朝他呲牙,不說拉倒,她還不樂意知道呢。

小夥計是真哭了,難怪柳大夫說,這世上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果不其然。

翻臉比翻書還快,說變就變。

小夥計真怕得罪了芍藥,要知道,丫鬟吹耳邊風那是最厲害的,上回他得罪了夫人身邊的丫鬟,結果差點挨板子。

要是芍藥惱了他,跟沈四姑娘說柳記藥鋪的壞話,以後有了什麼好秘方不給柳記藥鋪了怎麼辦?

小夥計爬起來,喊住了芍藥。

芍藥努了努嘴,一臉得意洋洋,骨頭再硬又如何還不是乖乖的招了。

小夥計清了清嗓子,「我說了,你可不能打我。」

芍藥扭眉,「是我讓你說的,為什麼要打你?」

小夥計頓時放心了,小心咕嚕了兩句。

芍藥聽得眼珠睜大,再睜大,然後臉紅了,紅的能滴血,狠狠的跺了跺腳。

羞的她恨不得鑽了地洞好。

羞惱之後,芍藥一推。

倒霉小夥計又跟大地來了個親密接觸。

「還能不能言而有信啊?」小夥計憋著嗓子道。

芍藥跺腳道,「我又不是大丈夫,要什麼言而有信。」

芍藥說完,就恨不得把舌頭給咬斷了。

她方才太入神,完全沒注意到,幾米外站了個人。

這個人,還不是別人,是她的干表哥。

李良騎在馬背上,眯著眼睛看芍藥,他好看的唇瓣張口,「女子,當謹言慎行,豈能占著女子身份,便出爾反爾?」

芍藥尷尬的,恨不得一頭撞死好了,她死鴨子嘴硬道,「我讀書少,不懂。」

這句話,很多次幫芍藥立於不敗之地。

但是這一回,她碰了牆壁了。

李良眉頭皺的緊緊的,他覺得芍藥認了他姨母做乾娘,就是他的干表妹,不讀書也就算了,還以不讀書為榮,簡直有辱李家門風。

這是李良無法忍受的。

「知道自己讀書少,就還有救,」李良著個黑臉道。

芍藥頓時氣大了,怒目而視,「你才沒救了呢。」

芍藥很惱李良,好吧,這個惱意跟李良也沒什麼關係,都是一群流言蜚語害的。

現在安容婚期已定,沒半個月就要出嫁了,玲瓏苑一堆丫鬟婆子都在糾結要不要跟著去蕭國公府。

雖然這不是她們能決定的,但是安容素來心軟,多求求她,沒準兒就能如了自己的意。

有些婆子在侯府伺候了大半輩子了,不想去別的地方了,人生地不熟的,容易犯錯,在侯府里,還有熟人,多少有些照應。

芍藥當時就說,她是跟定安容了,安容到拿,她就在哪。

一群婆子就笑她,「芍藥啊,咱們玲瓏苑誰都能永遠的跟著姑娘,唯獨你不行。」

芍藥當時就懵了,然後很不高興道,「為什麼你們行,我就不行,我可是姑娘的貼身大丫鬟!貼身的,你們懂么?」

一群婆子樂不可支,她們都喜歡芍藥,雖然她是大丫鬟,可是一點大丫鬟的架子都沒有,有時候還幫小丫鬟掃落葉,幫她們洗衣服拎水,這些事,秋菊、冬梅,還有府里其他大丫鬟從來不做的。

婆子笑道,「當初,那一陣風刮的好啊,那漂亮的肚兜飛啊飛啊,就跟媒婆的線一樣,這就掛到李將軍身上了,這又是表妹,又是肚兜的,往後不就是夫君了,你總不能叫人家將軍入贅到你屋裡頭去吧?這一旦嫁了,那就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離姑娘遠嘍。」

肚兜是芍藥一輩子的痛,誰提跟誰急。

可偏偏繞到出嫁上了,芍藥臉紅了,然後把李良記恨上了。

以前,芍藥覺得安容繞道很沒理由,很不可思議。

但是現在,繞到走,是她最想做的事。

芍藥忍不住在心底腹誹:你嫌棄我讀書少丟臉,就別和我說話啊,我還不樂意和你說話了呢,你嫌棄我最好,免得人家說我會嫁給你。

看著芍藥那一副倔樣子,李良眉頭皺的緊緊的,還有急事要忙的他,勒了韁繩,轉身離開。

等他離開,芍藥對著他的背影做了個鬼臉。

正巧,李良回頭了。

「真丑,」李良滿臉黑線道。

芍藥,「……。」

海棠在一旁,捂著肚子笑。

小夥計更是笑的腮幫子疼。

安容也忍不住笑了,沈安溪輕輕道,「這芍藥要是真嫁給李將軍了,那天天都有熱鬧看了。」

芍藥撅著嘴走到安容身邊,道,「姑娘,時候不早了,該回府了吃午飯了。」

綠柳睜大雙眼看著芍藥,低聲笑道,「這麼急著回去,莫不是怕在遇到李將軍吧?」

芍藥頓時臉大窘,恨不得去打綠柳才好。

綠柳忙說自己說錯了,又道,「你問出柳記藥鋪怎麼得罪趙王沒有?」

芍藥臉又紅了紅,「是柳大夫沒本事,非但沒把人家趙王的病給治好,還越治越差了,這不就被人砸了招牌。」

沈安溪瞥了柳記藥鋪一眼,看那招牌掛在上面,還真有些搖搖欲墜。

只是,柳大夫的醫術,比之宮裡的御醫都不差啊,怎麼會把人越治越差呢?

若是病情他治不了,大可以不治啊,讓趙王去請太醫就是了。

芍藥望了望安容,道,「這事,多少與姑娘還有些關係。」

說白了,還是和晚香玉有些關係。

晚香玉影響太后的病情,宮裡的太醫多少都知道,只是不敢說,安容心直口快給抖了出來。

皇上一怒,太醫院上下都遭了殃。

這不,趙王的病又來的太快,宮裡的太醫都不敢出診,誰不知道這趙王怪的很,沒有什麼實權,可人家橫的很啊,做事橫衝直撞,隨了性子來再說,有什麼罰,他認了就是。

太醫不出診,趙王沒法子,不只有找大夫了,京都最好的大夫,柳大夫首當其衝。

然後,柳大夫就倒霉了。

安容眉頭皺緊,這樣說來,還真的和她有些關係,這讓她以後還敢不敢在宮裡頭說話了啊?

「趙王到底得了什麼病?」安容問道。

芍藥搖頭,不說。

死都不說。

安容看芍藥那表情,還有之前推開小夥計,種種跡象表明,趙王的病可能不合適女兒家知道。

只是,身為大夫,眼裡只有病人,沒有其他。

「你說就是,」安容道。

芍藥知道安容的性子,她不喜歡一句話重複好幾遍,便把安容拉倒一旁。

巴拉巴拉一陣倒豆子。

好吧,安容的修為到底不夠,她臉紅了。

她哪裡知道,趙王的病,病在早泄上。

男人,追求的都是金槍不倒,嫁過人的安容,知道。

看過醫書的她,更是了解。

上回,她不過是隨口一說,都惹的蕭湛發怒了。

這趙王,也不知道是不是縱慾過度,從以前半個時辰,到兩柱香的時間,到前幾日,一盞茶的時間。

趙王不滿意了,找了柳大夫醫治。

柳大夫開了葯,然後趙王服用后。

別說一盞茶了,就是半盞茶的時間都堅持不了了。

今兒更慘,趴美人身上,還沒搗鼓呢,就軟了。

一氣之下,柳記藥鋪就被砸了。

安容抹了抹額頭上的汗,轉身離開。

走了沒幾步,就瞧見柳大夫火急火燎的走過來。

他瞧見安容,微微一愣。

小夥計湊到他身邊咕嚕了幾句,柳大夫呵斥了小夥計幾句,方才對安容道,「污四姑娘的耳朵了。」

安容紅著臉道,「大夫眼裡,不分男女。」

柳大夫微微一鄂,隨即大笑,「四姑娘所言甚是。」

安容望著柳大夫,心道,柳大夫的心倒是寬容的很,鋪子都被砸了,還笑的出來。

「趙王性子蠻橫,若醫不好他的病症,柳記藥鋪怕是……,」安容有些擔憂。

柳大夫也犯愁,「是我大意了,中了濟民堂的奸計。」

安容錯愕不已,「濟民堂?」

濟民堂不是沒落了嗎,怎麼還能算計柳記藥鋪?

柳大夫點點頭,就是濟民堂算計的,那日趙王登門時,他就說自己無能為力,偏濟民堂掌柜的說,他最拿手的就是替人瞧那方面的病,不給趙王看病,是瞧不起他。

趙王的暴脾氣,當時就拎他脖子了。

柳大夫無奈,這不就替他開了兩副葯。

誰想,沒有藥效不說,趙王的病還越來越嚴重了,柳大夫越想越犯愁。

安容想到了醫書,她倒是知道很多方子,不知道能不能醫治趙王?

柳大夫不知道安容心中所想,他急著回鋪子瞧瞧損失,就跟安容告辭了。

安容想到蕭湛,她都跟蕭湛保證會忘了那醫書,要是知道她還用,指不定會怎麼看她呢。

而且那方面的病,她一個還沒有出嫁的閨閣女兒說自己會看,她是真說不出口。

安容輕輕一嘆,有一種生錯女兒身的感覺。

安容和沈安溪坐上馬車,回侯府。

馬車停在侯府門前,安容鑽出馬車,站在車轅上,瞧見一輛馬車緩緩朝一旁駛去。

馬車上,寫了一個蘇字。

安容挑了挑眉頭,問守門小廝,「府上來客了?」

小廝點頭如搗蒜,「來客了,是原州蘇家。」

「原州蘇家?」安容輕聲呢喃了一句。

沈安溪就詫異了,「之前大哥定親的不就是原州蘇家嗎?這會兒上門,莫不是不同意退親吧?」

安容勾唇冷笑,原州蘇家上門,除了親事,還能有別的事嗎?

這門親事,她反對,不退也得退!

安容邁步進府,直奔松鶴院。

饒過花鳥山水屏風,安容便瞧見屋子裡坐了一對中年男女,年紀不大,約莫三十三四歲的樣子。

男的還算儒雅,女的倒也嫵媚。

安容沒有上前,只在屏風處站在,問夏荷道,「原州蘇家不同意退親的理由是什麼?」

夏荷回道,「原州蘇家說拿給姑娘你的畫像不是大姑娘的,是二姑娘的,只是拿錯了,並不是有意的,蘇家有錯在前,老太太就是生氣,他們也認了,但是大姑娘身體康健,活蹦亂跳,可不是什麼病秧子,要真是病秧子,也不敢嫁進侯府做世子夫人,他們也知道侯府如今風光,蘇家高攀不上,但這門親事是老太爺在世的時候定下的,他們這些小輩可不敢貿貿然退親,還請老太太諒解。」

夏荷說著,又頓了頓,「蘇家也知道世子爺和周姑娘定親的事,蘇家自知比不過周姑娘,甘願讓出正妻之位,但是不能做妾。」

說白了,就是要給沈安北做平妻。

安容聽得眉頭緊緊的。

原州蘇家樂意給她大哥做平妻,人家周婉兒可不願意有個平妻的夫君。

話說的好聽,步步退讓。

可卻是在逼侯府。

她還不知道原州蘇家有這麼通情達理的時候。

安容冷笑一聲,邁步要進去,走了一步,又停下了,問夏荷,「來人是蘇家的誰?」

夏荷忙道,「是蘇家三老爺、三太太。」

蘇三老爺、蘇三太太?

安容又多瞧了那兩人幾眼,越看眉頭越皺。

蘇三太太她沒見過,不知道是何模樣。

可是蘇三老爺前世來過侯府,她還和他有過一面之緣。

怎麼這人和蘇三老爺長的並不像?

PS:三更,求粉紅。R1152

(快捷鍵:←)嫁嫡 月初,感謝!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七十七章信物(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