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七十二章破摔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30日 22:31 [字數] 442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沈安溪的笑帶了揶揄之色,她懷疑安容的手鐲是碰了什麼黑髒東西,在陽光的照射下,泛了黑光。

可是漸漸的,沈安溪的眼珠子就睜圓了。

手鐲的淡黑光芒消失了,又恢復成紅玉手鐲,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著如石榴一般的紅暈,柔和、靜美。

似乎只有那麼一瞬間,卻碰巧的讓她捕捉到了。

面對安容扭緊的眉頭,質疑的眼神,沈安溪再次張口莫辯。

「我……是真的看見了,沒有看錯,我發誓,」沈安溪要哭了。

為什麼每次都是她眼尖瞧見,然後被質疑呢,二老爺是,手鐲也是。

但是,這一回,安容什麼也沒有說。

雖然她沒有親眼瞧見黑光,但是她並不質疑沈安溪是在同她開玩笑。

她靜靜的看著手腕上的紅玉手鐲發獃,對著陽光看,清晰可見裡面有一顆黃豆大的橙玉。

方才那一瞬間,讓她心悸的殺意,讓她莫名其妙。

偏巧沈安溪那一瞬間瞧見了黑暈,這肯定不是一個巧合。

難道蕭家傳家之寶會示警?

安容嘴角緩緩勾起,那這倒是一個極好的寶貝了。

看著安容的臉色質疑之色褪去,換成一副溫和舒心的臉龐,沈安溪也鬆了口氣。

鬆了口氣之後,就覺得有些冤枉了,她做人最是實誠,四姐姐卻不信任她!

沈安溪狠狠的瞪了那鐲子兩眼,最後發覺不大對勁,她抬眸望著安容,「四姐姐,你手腕上的之前不是紫繩手鐲嗎,取不下的,後來瞧你戴的紫金手鐲,現在又是紅玉手鐲了,你能換手鐲戴了啊?」

沈安溪替安容高興,隨即想到什麼,又扭眉了,「不是說紫繩手鐲是護身符嗎,取掉沒事嗎?」

沈安溪一連串的疑問,叫安容不知道從何回答好。

蕭家傳家木鐲到底有何妙用,到現在都沒人知道,但有一點安容可以確定。

那就是很珍貴。

珍貴的無法形容。

想想就為了這麼個鐲子,蕭老國公幾次為難蕭湛,甚至不惜……給他們下媚葯。

蕭湛告訴過她,蕭老國公讓他們提前洞房,就是想看看木鐲會起什麼變化,蕭老國公因為性子急,所以才等不及。

而這鐲子在她和蕭湛……之後便從紫金手鐲變成了紅玉手鐲。

這麼詭異的手鐲,安容以前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現在,這個手鐲竟然還能判別敵人對她是不是動了殺念。

只是安容愈發的不解了。

這麼珍貴的手鐲,蕭家人不自己留著,卻給媳婦用,這對媳婦得多好啊?

而且,前世她並未瞧見清顏戴過這樣的手鐲啊?

安容細細回想,最後一笑了之。

或許清顏戴過,只是她沒有注意到罷了。

不可能她有的東西,清顏沒有。

安容將手腕放下,又用袖子遮住手鐲,才對沈安溪笑道,「這個手鐲比之前那個更好。」

沈安溪點頭如搗蒜,她覺得安容幾次遇險,幾次化險為夷,都是那麼的驚心動魄,沒準兒就是有護身符的緣故。

她記得大昭寺的師父說過,護身符能防妖孽,在危難之際,能招來貴人相助。

這麼厲害的護身符,沈安溪想著,眼睛都泛精光了,「趕明兒我也去大昭寺求個木鐲子回來當護身符。」

安容笑著點點頭。

兩人有說有笑的朝前走。

走了百餘步,身後傳來急切的腳步聲。

芍藥回頭,就見七福一邊抹著汗,一邊跑過來。

因為迴廊上,安容和沈安溪並排走,身為丫鬟和小廝是不可以超過主子的。

七福急的翻過迴廊,跑的更快了。

這麼急切,把芍藥的心都給勾了起來。

她忍不住對安容道,「姑娘,你瞧七福那麼急的去松鶴院,肯定是出什麼事了。」

沈安溪瞥頭望過去,見七福跑的快,眉頭一扭,「侯府還能出什麼事啊,難不成我娘今兒去周老太傅府上送納采禮,周家反悔不嫁女兒了?」

這顯然不可能啊,要是不願意嫁,今兒肯定就派人來通知一聲了。

把納采禮都抬去了,要是不同意,那就得抬回來,傷的可是兩府的面子,侯府和周府又沒有什麼深仇大恨。

只是,七福跑的太急,肯定不簡單。

安容笑了笑,「別胡亂猜了,等去了內院,不就知道了。」

「也是,」沈安溪一笑。

兩人之前是徐徐緩步,欣賞著初春的景色,這會兒走的快了些。

等走到松鶴院時,兩人就發覺氣氛有些不對勁了。

丫鬟婆子的臉色都極難看。

安容走近時,就聽到一小丫鬟說,「怎麼辦,侯爺被綁架了,綁匪會不會撕票,要是侯爺死了,咱們侯府會不會落寞,咱們會不會被賣礙…。」

丫鬟說著,都帶了哭聲了。

要知道,侯爺不僅僅是侯府的當家之主,是安容他們的依靠,更是這些下人們的依靠。

侯爺一但死了,侯府僅靠沈安北,要想在京都立穩腳跟,最少最少也要三年五載。

到時候,節衣縮食,她們的月錢減少都還是其次,就怕為了縮減用度,將她們這些丫鬟給賣了……

賣丫鬟,是一個世家沒落的標誌。

世家最喜歡的就是面子,是排場,連排場都顧不上了,還有什麼前途?

聽了丫鬟的竊竊私語,安容的心一瞬間都漏跳了好幾拍。

「你說誰被綁架了?1安容拔高了聲音問。

顯然,侯爺被綁架的事,安容不敢相信。

父親是奉命送鹽引去的邊關,隨行的有孫大將軍和護衛,另外還有暗衛,怎麼可能會被綁架?

丫鬟縮了縮脖子,回道,「七福剛剛來稟告老太太,說侯爺和孫大將軍被綁架了,而且綁架了三天了,半個時辰前,六百里加急才送進宮……。」

沈安溪嚇白了臉,見安容轉身便進正屋,沈安溪忙跟了進去。

屋內,老太太再哭,孫媽媽在勸她。

地上,是一地的黃金。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二老爺送來的百兩黃金。

便是沒有證據,老太太也能猜到是二老爺和大夫人狼狽為奸,珠胎暗結。

侯爺如今生死未卜,他卻得了聖上賞賜,仕途平坦,老太太能不氣才怪了。

安容一腳將擋路的黃金踢開,上前請了安,便勸慰老太太道,「祖母,你別擔心,父親肯定能化險為夷的。」

「侯府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啊1老太太雙目赤紅,哽咽道。

安容幫老太太撫著後背,輕聲道,「父親是奉了皇上的意旨去邊關,如今遭了危難,朝廷不會置之不理的,若是祖母不放心,不如請了明叔去救父親?」

安容這一句,著實提醒了老太太。

「對,讓他去救你爹,」老太太抹了眼淚道,隨即吩咐孫媽媽去外院找明叔。

孫媽媽不敢耽擱,趕緊的就去了內院。

不到兩刻鐘,孫媽媽就回來了,臉色有些難看。

「老太太,侯府就留了六個暗衛看守內宅,餘下的好像都隨侯爺出京了,沈明也在,」孫媽媽話音里滿是擔憂。

那麼多暗衛守護,侯爺還被綁架了,那可真是凶多吉少了。

安容眉頭更扭。

賊匪在她看來都是一群烏合之眾,佔據的不過是地理優勢,打劫一般的官兵還成,打劫四十多名暗衛,還成功了,怎麼聽都是一個笑話呢?

難道武安侯府的暗衛就是這樣一群膿包?

可趙成又怎麼會被打成那樣,就連進內院探聽消息都費勁千辛萬苦。

直覺告訴安容,這事不尋常。

安容抬眸看著老太太,問道,「祖母,父親是在哪裡被劫持的?」

「好像是在同州臨近的州縣,」不等老太太回答,孫媽媽便道。

安容眼睛更凝了。

又是同州!

前些日子,鹽商趙家就是護送價值十萬兩的鹽引路過同州一帶被劫匪所劫,趙家少主被人打傷,朝廷懷疑有官匪勾結。

因為鹽引是從朝廷購買的,價值十萬兩的鹽引,趙家肯定會瞞的嚴實,只求安然回府。

若不是朝廷泄露了鹽引的事,趙家不一定會被打劫。

如今,父親送鹽引去邊關,又被打劫了。

明知道那一帶是賊匪出沒之地,按理應該小心又小心才對,卻偏偏被劫持了……

安容望著老太太,輕聲道,「父親會不會是故意的?」

老太太眉頭皺的緊緊的,安容主意到,老太太額間的皺紋又多了兩條。

「故意的?」老太太不明白安容的話。

安容輕聲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老太太輕聲呢喃了兩句,越發的困惑了,「你爹是送鹽引去邊關,還得趕著回來參加你的親事,這樣一耽擱,豈不是……。」

說白了,老太太並不大相信安容說的。

侯爺明明是去送鹽引,又不是去剿匪。

而且,剿匪只靠侯爺和孫大將軍,還有百名官兵就成的?

若是這麼簡單,就不會任由賊匪橫行的到今兒了。

安容讓老太太別太擔憂,憑著那麼多的暗衛,就算侯爺真的被綁架了,也不可能逃不掉。

伺候老太太服下靜心寧神的葯,等老太太睡下后。

安容回了玲瓏苑。

她記得侯爺離京的很快,在這之前,她去了蕭國公府一趟。

若真的是故意被抓,那蕭國公府肯定知道些什麼。

安容想找趙成來問問。

結果趙成也有事找安容。

他拎了個包袱進書房,不等安容開口,便先對安容道,「四姑娘,主子離京去救靖北侯世子了,玉錦閣的賬冊和生意無人照顧,老國公讓屬下送來給你。」

安容臉頰緋紅,她都還沒出嫁呢。

一個喊她大嫂,一個乾脆送賬冊來了。

這是要做什麼?

但是,很快,安容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趙成告訴她,玉錦閣的生意怕是難以為繼了,求安容挽救。

安容聽得獃滯,「玉錦閣的生意那麼好,怎麼會難以為繼呢?」

趙成輕搖了搖頭,「玉錦閣的生意是好,但是這個月開始,生意便一落千丈了,而且每個月兩套的極品頭飾,玉錦閣沒有樣式了。」

安容坐在那裡,靜靜的聽著,越聽越是目瞪口呆。

玉錦閣除了每月兩套的極品頭飾外,還有八套玉石頭飾,六套紫金頭飾,六套黃金頭飾。

另外發簪、步堯戒指、項鏈、腳鏈……每一種都有很確定的目標。

但是,現在這些目標都沒有完成,甚至一半都完成不了。

一個首飾鋪子,裡面的首飾不再更新了,那去的人就少了很多。

「既然玉錦閣都這樣了,為什麼還交給我?」安容很鬱悶。

這不是把她往火坑裡推嗎?

玉錦閣是蕭家的,現在出了問題了,蕭家不想辦法救,卻丟給了她,她沒這麼大的本事好不好!

安容很想問一句:蕭家人的腦袋構造是不是和一般人不一樣,就算破罐子破摔,也別讓她摔啊!

萬一回頭想要破罐子了,她只能還一堆碎瓷片了。

還有,就算是破罐子,也不是她能賠得起的好么?!

這個難題,安容拒不接受。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七十一章忠孝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七十三章賺錢(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