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七十一章忠孝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30日 22:31 [字數] 732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

蕭遷很確定,蘇君澤和莫翌塵惦記上他大嫂了。

他觀察力可是很驚人的。

剛邁步進青玉軒,他就瞧見了有姑娘在上樓,他不確定是不是安容,只便覺得背影有些熟悉。

他不甚在意,因為他沒有看背影猜人的興緻。

不過蘇君澤和莫翌塵的反應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兩人看著樓梯,一眨不眨的,毫不遮掩。

他甚至注意到莫翌塵嘴角微微一勾,笑意極快地又隱沒。

他當時就詫異了,要知道他們打小一起長大,對彼此的性子都極了解,他從未見過他們兩個注視一個姑娘這麼久過,而且僅僅只是背影!

他想看看兩人能看多久。

幾乎是他這樣想,他就見莫翌塵身子動了,似乎要用輕功。

不過蘇君澤比他更快一步。

等見到蘇君澤將安容抱下來……蕭遷震驚的睜大了雙眼。

不過更讓他震驚的還是安容的表現。

她推開了蘇君澤。

按理,這是一個大家閨秀應該有的動作,代表了貞潔守禮,只是感覺發生在安容身上,有些不和諧。

因為在沒有瞧見蘇君澤前。她的臉是紅的。

瞧見是蘇君澤之後,她的臉一瞬間變白,好像不樂意救她的人是蘇君澤一般。

拋開蘇君澤惦記他大哥的女人不說,蘇君澤對安容有救命之恩,雖然從樓梯上摔下來不一定會缺胳膊斷腿,救命算不上,可好歹幫她免了一場禍事吧。她應該心存感激才對。

偏她一句話沒有。就直接將人推開了,而且力道很大,很急切。

她這觸不及防之下。用力一推,差點將蘇君澤推倒。

當時,那倒霉催的小夥計滾下來,正好在蘇君澤身後。安容一推,蘇君澤就往後退了幾步。

蘇君澤踉蹌之間。踩了小夥計的手指。

他是及時穩住了身子,可小夥計卻疼的直悶叫。

他注意到蘇君澤微微閃亮的眸子瞬間黯沉了下去,像是被烏雲遮住的星光一般。

似乎有些心痛?

蕭遷感覺的不錯,蘇君澤是在心痛。心痛的覺得胸口被安容推過的地方結了一層冰,再被蕭遷探過來的質疑眼神一看,瞬間冰塊分崩離析。

耳邊迴旋著蕭遷那句大嫂。喚的那麼自然順暢,可明明沈四姑娘還沒有出嫁!

蘇君澤瞥向安容。只見她眸帶羞色,臉頰又恢復了之前的紅潤。

不是因為推開他羞愧的紅,而是那聲大嫂。

想著,蘇君澤嘴角便勾起一抹自嘲譏諷的笑來。

她寧願摔死,也不願意他救她,他到底有多自作多情?

就在他這樣想的時候,安容卻上前兩步,朝他福身道歉,「謝謝你救了我,方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推開你的。」

安容真不是故意的。

那是她下意識的反應。

等推開了蘇君澤,安容也後悔了。

她好像做的太過分了些,明明什麼事都沒有,她那樣子,卻憑白多了些欲蓋彌彰的味道,還顯得她忘恩負義。

這一世,她和他已經註定不會有更多的交集了,她怎麼就不能表現的更自然一些?

蘇君澤笑了。

他看著安容,嘴角的笑愈加的歡暢,她的道歉連他眼睛都不敢看,只盯著他的胸口。

蘇君澤一直知道。

安容怕蕭湛,怕的就如同貓兒見了老鼠一般,避之不及。

但是今天,他更確定,安容怕見他。

她怕蕭湛,京都大部分人都能理解她,蕭湛性子冷冽,又帶著面具,窺不見容貌,越是這樣,越是叫人害怕。

可是他呢,他自認還是個儒雅君子,眼神溫和,有什麼可怕的?

發覺氣氛有些不對勁,蕭遷假咳兩聲,走到安容身側對蘇君澤道,「蘇兄,我大嫂不會有意的,等我大哥回來,我讓他給你道謝。」

一口一個大嫂,就像是警鐘敲在蘇君澤的心上。

他望著蕭遷,笑道,「舉手之勞,何足言謝,便是換做旁人,我也會相救,若真想謝我,不如一會兒你請我喝幾杯?」

蕭遷樂意至極。

蘇君澤邁步上樓,莫翌塵漫步隨後。

蕭遷則看著安容,眉頭皺了又皺,大哥走之前派了暗衛守護她,怎麼都沒見著?

像大嫂這樣容易倒霉的人,暗衛不近身伺候哪行啊,別等大哥回來,大嫂還不知道摔成什麼樣子了呢。

安容抬眸,看到蕭遷的眼神,嘴角輕輕扯開,「那個,我還不是你大嫂。」

蕭遷笑了,笑的頗有些意味。

大哥被祖父算計的事,雖然國公府知道的人極少,但是他卻是知情的一個。

那日大哥回來,他喚他,他都沒有搭理。

而是急匆匆的去了祖父的書房,大哥走動的時候,他聞到一股淡淡的女兒香,頓時起了好奇心。

他偷偷的跟去了外書房。

祖父不在,父親在。

大哥質問媚葯的事,父親很直接了當的告訴他,讓他找祖父。

當時他的震驚啊,祖父辦事,還從來沒有失手過。

大哥中了媚葯,又身含女兒香,這還有別的可能嗎?

再加上後來祖父和大哥的反應,唯一的解釋就是,沈四姑娘已經是大哥的人了。不用急著娶回來,也飛不掉。

已經是他大哥的人了,他喚她沈四姑娘合適么?

只是這話,蕭遷可不敢當眾說,便是私底下,他也不敢啊,要是叫大哥和祖父知道了。還誤以為他調戲大嫂。他還能有好日子過么?

蕭遷清了清嗓子,道,「還有不到半個月。你就嫁給我大哥了,我喊你大嫂也是應該的。」

說完,他也邁步上了樓。

留下安容站在那裡,臉頰通紅。恨不得鑽了地洞好。

安容告誡自己是她多心了,可是她總覺得蕭遷那一聲大嫂不是隨便喊的。好像意有所指。

安容不想胡思亂想,可偏偏忍不祝

惱羞成怒之下,安容在心底狠狠的咒罵蕭湛,都怨他!

沈安溪站在一旁。望著安容顏如渥丹的臉,眼睛眨了又眨,最後伸出五指在安容眼前輕晃。

「四姐姐。你想什麼呢?」沈安溪笑著,眼底帶了捉狹之色。

她知道安容是因為蕭遷的話才臉紅

的。這蕭國公府的人也真是奇怪。

好像說話做事都喜歡隨心所欲,怎麼高興怎麼來,都不管人家姑娘是不是臉皮薄,承受不承受的祝

喊沈四姑娘怎麼了,非得喊大嫂,羞的人家臉紅就高興了?

安容搖頭,「沒想什麼。」

沈安溪捂嘴笑,「沒想什麼怎麼會臉紅,肯定是想四姐夫了。」

安容的臉瞬間又紅了三分,幾乎可以跟番茄媲美了。

她跺了跺腳,就要打沈安溪。

沈安溪趕緊跑上樓,將樓梯踩的作響。

安容不敢追她,她現在都有些怕上青玉軒的樓梯了。

誰知道,會不會又摔了?

安容剛這樣想,好了,那邊樓梯還真有人出來。

沈安溪又是跑著上樓的,這不就和那人撞上了。

不過,好在沈安溪是扶著樓梯上的樓,瞧見有人,她趕緊避過了身子。

沒錯,那人滾了下來。

那凄慘的叫聲,聽得人耳膜生疼。

而且,還有些熟悉。

等她摔下來,安容忙走過去一看。

待她看清楚是誰時,眉頭凝成了一團,她沒法相信這只是一個意外。

摔下樓梯的人,是上官萼雲。

上官萼雲四仰八叉的摔在青石地面上,髮髻凌亂,環釵斜歪,額頭還撞出了淤青。

不過她趴在地上時,倒沒有哭的那麼傷心,只低著頭,滿臉的眼淚鼻涕。

只是雙肩在打顫,使勁在那抽噎著,別提有多凄慘。

安容扭了扭眉頭,雖然她是在懷疑上官萼雲是自找罪受,可人家那麼趴在地上,著實沒有什麼形象可言,偏她的丫鬟還不在,安容還是決定去扶她一把。

等安容走近,伸出手時,卻被上官萼雲一把給糊開了。

她紅著眼眶,哭道,「你肯定以為我是故意的,不用你同情我1

安容微微錯愕,眼看一樓的客人都圍了過來,安容都替她覺得尷尬。

只是上官萼雲木笄咳冒踩菸⑽愣,難道她不是故意的?

「有人推我1上官萼雲咬牙切齒道。

安容眉頭隴緊,她分不清上官萼雲是不是為了逃避而撒謊。

「誰會推你?」安容問道。

上官萼雲嗓子一噎,她哪裡知道是誰推的她,她後腦勺上又沒有長眼睛。

上官萼雲摔了,沈安溪又扶著樓梯下來了。

看著她不喜歡的上官萼雲,沈安溪著實白了她好幾眼,要不是她以前身子骨弱,習慣了上樓扶著樓梯走,生怕什麼時候體力不支,摔下樓來。

不然豈不是要給她當了墊背的?

但是一碼歸一碼,沈安溪還是實話實說了,「她摔下樓,我躲開時,好像瞧見了有穿青碧色裙裳的姑娘躲開。」

上官萼雲一下子就清白了,她就哭的更委屈了。

這回,安容去扶她,她就沒說什麼了。

沈安溪問小廝,「樓上誰穿了青碧色裙裳?」

小廝想了想道,「有兩個姑娘,一個是東欽侯府姑娘,一個是江太醫府上的姑娘。」

至於是誰。這可就不好說了。

不過很快,就排除了蘇君澤嫡妹,蘇可馨的嫌疑,上官萼雲摔倒時,她正和她大哥在說話,而江太醫府上的姑娘江采萍則準備下樓。

上官萼雲聽得是咬牙切齒,要不是渾身都疼。需要去看大夫。她真想活颳了江采萍。

不過江采萍也嚇的直哭,「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踩了裙擺。我怕……。」

她是怕上官萼雲摔下樓摔出個好歹,到時候江府擔待不起,就躲了起來。

江采萍這樣的解釋,讓人唾棄。可又覺得情有可原,要是上官萼雲真摔死了摔殘了。她不擔罪責怎麼可能?

不過安容倒覺得她目光有些躲閃,,顯然是在撒謊,而且看她的眼神有些冷。很討厭她似地。

而上官萼雲則有些咬牙切齒,卻也沒有繼續追求,這顯然不像她的性子。

沈安溪沒事。上官萼雲不追究江采萍,誰還追究?

江采萍扶著上官萼雲去看大夫。她神情倒鎮定的很。

她就是故意的,可又如何,上官萼雲不敢說,因為她推她時,上官萼雲是這樣嘀咕的,「怎麼不摔下樓,摔死她呢。」

她做的,不過是成全她罷了。

結果,江采萍扶著上官萼雲剛出青玉軒。

門口就傳來一陣騷動。

有人喊道,「鄧府抄家了!鄧府抄家了1

青玉軒里也哄鬧了起來,「哪個鄧府?」

有人回道,「就是鄧太醫鄧家。」

江采萍臉色一白,顧不得上官萼雲,就直接跑了出去。

太醫院只有一個鄧太醫,就是她舅舅!

安容和沈安溪也出了青玉軒。

只見遠處,阮侍郎騎在馬背上,他身後跟著一群官兵。

官兵中間,用繩子捆了一對老弱婦孺往前走,老的白髮蒼蒼,小的才三歲的模樣,哭的叫人憐惜。

沈安溪看了有些怕,這就是伴君如伴虎的下場,「好好地,鄧太醫怎麼就抄家了呢?」

有中年男子在一旁,聽了沈安溪的話,道,「這位姑娘就有所不知了,其實這鄧太醫倒無辜的很,有罪的是他父親,說是宮裡頭查出來,當年是他父親在醫書上動了手腳,害的鄭太后將有毒的晚香玉當安神香用了十幾年,如今被查出來,皇上震怒,要滅了鄧家滿門,還有太醫院上下,通通挨了板子,無一倖免。」

說著,那中年男子重重一嘆。

安容背脊有些發涼。

看著緩緩走遠的蹣跚老者,還有那漸行漸遠的啼哭聲,安容忽然覺得她有些罪惡。

她只顧著太后的身子,卻沒想到會連累這麼多無辜的人。

罪不及妻小,皇上怎麼能滅鄧家滿門呢?

安容輕咬唇瓣,沈安溪拉著她轉身。

安容轉身時,瞧見江采萍憎恨的眼神。

安容忽然有些明白江采萍為什麼要推上官萼雲了,她是恨她,恨武安侯府。

江采萍對安容的恨,那是要多慘烈就有多慘烈。

鄧家表哥,她欽慕了好幾年了,也算是兩情相悅,情投意合。

如今鄧家滅門,她表哥又如何能倖免?

這一切,都是安容害的,若不是她指出晚香玉對身子有礙,太后又怎麼會知道,太后不知道,鄧家又怎麼會遭此橫禍!

江采萍覺得安容是將自己的富貴榮華建立在鄧家滿門鮮血上。

安容苦笑一聲。

她自問指出太后的病沒錯吧,要鄧家滿門的是皇上,而且鄧老太醫存了害太后的心,這原就不對。

只是那些無辜的人……更

不是她的錯。

是鄧老太醫拿他們的性命不當回事,不是她。

出了這樣的事,安容沒了心情逛街。

沈安溪便拉著她去周御史找周倩瑤。

結果在大門口,瞧見江采萍的娘跪在那裡,求周御史救鄧家。

看著安容走過來,江夫人暮摶猓比江采萍的嚴厲百倍不止。

安容嘴角輕動,拉著沈安溪轉身離開。

結果剛轉身,身後就有人喚她了。

安容轉身,便瞧見周倩瑤,她正跟在一個年約三十五六的夫人身邊。兩人面容有五分相似。

周夫人看著江夫人,輕搖了搖頭,讓丫鬟扶她起來。

「江夫人,你回去吧,我家老爺說了,這樁案子皇上已經下了聖旨,斷然沒有了更改的可能。你求他也沒有用。」周夫人輕嘆道。

江夫人哭的極傷心,「看在我們多年的交情份上,你就幫我說說情吧。」

周夫人搖頭。

「鄧老太醫更改醫書。貽誤太后的病情,罪證確鑿,沒有翻案的可能,」周夫人道。

她也知道宮裡頭的太醫害人。十有是被人所逼,否則就是借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

可就是被人強逼。他也不能害太后,皇上才不管他是不是被人逼迫,他都害了他親娘,若不是皇上仁慈。只怕要滅了鄧家九族。

皇上也說了,讓鄧家招出幕後主使者,可留鄧家幾條血脈。這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可惜,鄧老太醫撒手人寰。死無對證了。

江夫人跪著不走,周夫人也拿她沒有辦法,又說了幾句話,便進了府。

周倩瑤拉著安容進去,笑道,「都來了,怎麼又要走,若不是我出來的及時,豈不是讓你白跑了一趟?」

安容艱難的擠出一絲笑,「我也沒料到會這樣。」

說著,安容頓了頓,「真的沒法救鄧家那些無辜的人嗎?」

周倩瑤對這事知道的不少,她知道安容有些愧疚,便安慰她道,「你別多想,鄧家抄家滅門不是你的錯,他們敢害太后,就該承擔這樣的後果,而且皇上也給鄧家留了一線生機,就看他們抓不住!

沒人救得了鄧家,只能靠他們自己了。

見安容心情不好,周倩瑤努力轉移話題,笑道,「你不知道小小有多乖有多可愛,我娘喜歡極了她,打算收她做義女呢,這回你可不能跟我搶了,她得跟我娘信。」

安容點點頭,沒有再爭。

等進了正院,便聽到一陣咿咿呀呀聲。

有丫鬟拿著撥浪鼓逗小小玩,小小伸著胳膊去抓,可是怎麼努力都夠不著。

不知道是生氣,還是委屈的,她嘴裡吐了個泡泡出來。

可愛極了。

安容瞧她那小模樣,心情也爽朗了起來。

兩人逗小小玩。

周御史從書房出來,站在走廊上,剛毅肅然的臉上難得有笑。

遠處,有小廝奔過來。

近前道,「老爺,武安侯府二老爺剛剛去了官署,打了同僚丁大人。」

周御史微微皺眉。

安容站起身來,望著小廝。

「到底怎麼回事?」周御史問道。

小廝將聽到的事說來,安容聽得眉頭皺隴。

沈安溪沒有看錯,二老爺的手,真的好了。

不說好全,但是遠遠的瞧著也跟正常人無異。

二老爺裝了只假手,他歇養夠了,今兒去官署當差。

卻被以前的同僚笑話,說他是個廢人,還來官署做什麼,在家含飴弄孫才是。

這話直戳人心窩子,誰不知道二老爺的嫡子剛夭折,子都沒有,哪來的孫?

而且,那句廢人激怒了二老爺。

二老爺憤怒之下,一隻手將那官員打倒在地,丟下一句話,「我若是廢人,那你連廢人都不如1

周御史聽后,擺擺手,那小廝便怎麼來的怎麼走了。

沈安溪嘟了嘟嘴,朝安容呲了下牙,才道,「二叔都斷了只手,還能繼續當官嗎?」

安容隴緊眉頭,之前她覺得二老爺沒了只手,這輩子的仕途算是走到盡頭了,沒想到,他還有后招。

他用事實證明,即便斷了一隻手,他也比那些四肢健全的人厲害。

若是不要他當官,那些不如他的人,是不是都該回家含飴弄孫去?

只怕以二老爺的心機,他就是故意拿丁大人開刀的,到時候事情弄大,他再來個苦肉計,說他即便斷了一隻手,他也要為朝廷為大周盡綿薄之力。

這樣的臣子,皇上喜歡。

就算不加官進爵,能依舊當官是鐵定的了。

正如安容所料的那般,二老爺真的是這樣說的。

皇上龍心大悅,大肆褒獎了他一番。

陞官倒沒有,不過賞賜了他百兩黃金。

而這百兩黃金,更是被二老爺用到了極致,他拿來送給了老太太,以盡孝道。

就這樣,二老爺打了人,還得了個忠孝的美名。

美的安容雞皮疙瘩亂飛。

當時安容剛進內院,二老爺正出來。

兩人迎面遇上。

二老爺笑的意氣風發。

安容笑的溫和淡雅。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殺意。

這股子殺意來的快,去的也快。

但是安容明確的感覺到了,而且有那麼一瞬間,很明顯。

她回頭看著二老爺,看著他挺直的背影,眉頭皺的越發的緊了。

二老爺的神情掩藏的很好,半點也不見殺意,為何她就覺得二老爺想殺她呢?

安容想不通。

但是站在她身旁沈安溪卻在低笑,「四姐姐,你的手鐲泛黑光。」

ps:蕭家傳家之寶開始發揮威力了,哈哈,求粉紅。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七十章惦記(求粉紅)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七十二章破摔(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