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六十九章賜婚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28日 01:06 [字數] 583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不過這也難不住皇后,皇后是有權利劃掉秀女名字了,武安侯府想送兩個女兒進宮,也得問她答應不答應。

再說皇后自信滿滿,要給武安侯府一個下馬威。

可是她上了馬,武安侯府沒人接招不說,宮裡頭還有人出招。

最近武安侯府勢頭太顯,惦記武安侯府的人可不止一個。

惦記不上沈安玉,惦記不上安容,這不,將僅剩的侯府嫡女沈安溪惦記上了。

沈安溪的潛力,說起來,比沈安玉更大,她可是有個親哥哥,位居十大美男,雖然排在了末尾,但是人家名聲極好,而且手裡有酒坊,將來前途不可限量埃

怕皇后在選秀的時候阻攔,有人提前打主意了。

而且來的速度很快,快的叫人有些措手不及。

幾乎皇后的人前腳剛走,她後腳就來了。

沒錯,鄭貴妃傳三太太進宮了。

在宮裡頭,敢這樣迅猛的無所顧忌的撬皇后牆角的,只有鄭貴妃。

三太太進宮前,都來不及給老太太商議一番,就火急火燎的跟著公公走了。

老太太又開始擔憂了,她不擔憂三太太會答應沈安溪的親事,她怕的是三太太說話太直,得罪人。

好在老太太也沒擔憂多久,侯府今兒可是忙著呢。

二房搬家。

四房離京去任上。

哪個都不是小事。

二老爺、二太太傷心捨不得離開侯府,更怕打擾老太太休養,默默的搬離了侯府。

四老爺、四太太就高調的多,來跟老太太告辭。

尤其是四太太,慣會做人,紅著眼睛跟老太太說,她今兒離了京,再回來已是年關了,求老太太在她臨走前,給她一次盡孝道的機會。

當時,安容正喂老太太吃藥,聽了四太太的話,暗自撅嘴。

老太太成全了她,四太太接了碗,對安容又是一番不舍,「安容是我看著長大的,不到一個月就要出嫁了,時間過的真快,轉眼都這麼大了,可惜四嬸兒沒法看你穿嫁衣,送你上花轎。」

說著,四太太抹眼淚,又笑道,「四嬸兒給你準備了一份陪嫁,讓丫鬟抬去玲瓏苑了,東西不算精緻,只是四嬸兒的一片心意,你別嫌棄。」

一番話,說的安容都招架不住了。

不過要說裝,安容也不輸給她,抹著眼眶道,「四嬸兒,我也捨不得你離京……。」

情緒醞釀到這裡,急轉直下。

「四嬸兒,祖母的葯快涼了,不能耽擱,」安容努著鼻子道。

四太太滿腔的話,愣是被安容憋的臉都紅了。

安容的話,就像是無形中的一巴掌打在四太太的臉上,你的孝道就是捧著葯碗等葯涼了再給祖母喝么,和我道別也不急於這麼片刻功夫埃

四太太反應很快,當時就抹了眼眶道,「四嬸兒被一肚子的話給弄迷糊的都分不清輕重了。」

等餵了老太太服藥,四太太又和老太太拉家常。

若不是丫鬟幾次來催,四太太是真捨不得走埃

安容在撓額頭,有些迷糊了,四太太是真不想走她知道,只是她這樣拖拉有用嗎?

要是齊州沈家能幫四房留京,也不至於挨到現在吧?

要說四太太後悔,就不應該挑今兒走,再挨一天才對,都道別了,不走也不行了埃

四太太深呼一口氣,和老太太告辭。

結果她剛走到屏風處,外面丫鬟火急火燎的奔進來,「老太太,宮裡頭又來人了1

四太太心上一喜,這回總該是他們四房的喜事了吧?

一個上午,兩回宣旨,她是高興了兩回,失望了兩回,這心啊,都快承受不住了。

不過,很快,四太太就發現她的承受能力沒她想的那麼弱。

這回依然不是她希望的留京旨意。

而是三太太的誥命封賞。

聽到丫鬟稟告,老太太還以為自己聽岔了,「什麼一品誥命,說清楚些。」

丫鬟眉開眼笑的又重複了一遍,「是皇上,御封咱們三太太做了一品誥命夫人,還下旨給六姑娘賜了婚,嫁給一個叫馮……。」

丫鬟眉頭扭了,她一時忘記叫啥了,她來之前可是默記了好幾遍。

在老太太不悅之前,丫鬟想起來了,忙道,「叫馮風的少年。」

老太太又是高興,又是納悶。

高興的自然是三太太得了一品誥命了,納悶的是馮風是誰?

京都馮家,並不顯赫,怎麼三太太得了誥命,沈安溪卻隨意賜婚了?

別說老太太納悶了,安容更納悶。

要說鄭貴妃這時候請三太太進宮,肯定是想求娶沈安溪才對,怎麼反倒皇上賜婚沈安溪和馮風了?

這種猜到了開頭,猜不到結尾的感覺,有些彆扭。

但是,事情就是這樣的奇妙。

連三太太自己都想不到,進宮一趟,居然碰到皇上心情好,當然了,她心情更好。

再說,三太太隨公公進了宮,見了鄭貴妃。

鄭貴妃委婉的提出想替二皇子求娶沈安溪做側妃。

三太太當時就忍不住想要發怒了,側妃說的好聽是妃,也能上皇家玉蝶,說白了,還不就是個妾么,她女兒怎麼能給人做妾呢?

換做旁人家,估計樂的要燒高香了,但是她不稀罕。

三太太歉意道,「蒙貴妃厚愛,喜歡小女,只是她……已經許過親了,她打小身子骨就弱,我是怕她養不活,所幸磕磕碰碰也長到十三歲了,我家老爺瞧她那嬌弱病態的樣子,怕她嫁不出去,這不見手底下有個老實本分,前途又大好的小少年,就做主定了親……。」

三太太有些臉紅,怕女兒嫁不出去的,估計也就他們夫妻了。

鄭貴妃聽了三太太一番搶女婿的話,頓時哭笑不得。

不過也是人之常情,她打定主意給二皇子娶沈安溪時,也打聽了沈安溪一番,確實病的厲害,病成那樣,估計真不會有人願意娶。

求遍大夫都治不好,誰能想到卻被沈四姑娘給治好了?

怕是三太太也後悔早定親了吧,只是親事已定,就不能輕易悔親,鄭貴妃很惋惜。

三太太表現的也很惋惜。

一旁還有勸她毀親再許配給二皇子的,三太太義正言辭的回絕了,你這后妃品性不良啊,做人怎麼能這樣,要言而有信啊,人生在世,求的怎麼能只有權勢地位呢,還要一顆活的坦坦蕩蕩的心啊,仰不愧於天,俯不愧於地……

三太太洋洋洒洒一堆,她目的是指桑罵槐,說給鄭貴妃聽的。

誰想到皇上在外面,將她一番話,聽了個正著。

尤其是那句「仰不愧於天,俯不愧於地,對得起天地良心」。

直讓皇上拍手叫好。

這世上,淡泊名利的人少之又少了。

皇上問三太太,她給沈安溪選的夫婿是誰。

三太太就把馮風提了,老實說,三太太在顫抖,她這也算是欺君了。

不過,皇上不知道埃

馮風,一個重情重義的牽馬小廝,如何比的上高高在上的二皇子?

三太太將女兒許配給個牽馬小廝已經勇氣可嘉,重信守諾,不為權勢所誘惑而背信棄義,更叫人佩服。

這不,皇上一高興,就封了三太太一品誥命夫人,因為他覺得三太太擔當的起。

至於賜婚馮風,全是敗鄭貴妃所賜了。

她覺得這門親事門不當戶不對,侯府嫡女,一品誥命夫人的女兒嫁給個無品跡這不是讓人笑話嗎?

但,三太太說了一句,「寧欺白頭翁,莫欺少年窮。」

她看中的是人家的品性和未來,怎麼能因為現在窮困潦倒就否決了人家呢?

這話,正中皇上下懷啊,他想到了沈二少爺,不愧爽朗,才華洋溢,有這樣的娘親,不成才都對不起列祖列宗。

既然,這門親事叫人議論紛紛。

那皇上索性就做了回好人,替他們賜婚。

皇上賜的婚,誰敢說不好,要你小命。

至於那個勸三太太退親的小嬪妃,就倒霉了,皇上覺得她品行不端,罰她禁足一個月,要她好好反省反剩

三太太是又驚又喜又害怕,生怕有人抖出沈安溪還沒有定親的事來。

等出了皇宮,回到侯府。

三太太就心定了,但是很快她就不淡定了,因為丫鬟告訴她,沈安溪摔了。

皇上賜婚馮風和沈安溪的事,傳回侯府時,沈安溪正在學走路,步伐婀娜,小心翼翼。

沒錯,她跟當初的弋陽郡主一樣,再走梅花樁。

聽到賜婚消息時,她一驚之下,腳踩空了,從梅花樁上摔了下來。

摔的有些慘。

但是她哭的更慘,抓著安容的手,哭的是梨花帶雨,「四姐姐,我不要嫁給一個獃頭鵝。」

安容知道在別人哭的時候笑,有幸災樂禍的嫌疑,很不道德。

但是她實在是忍不住了,她笑了。

尤其是這個獃頭鵝還站在一旁,因為沈安溪的話,產生了質疑,他在看自己,哪裡跟獃頭鵝像了。

安容憋的辛苦啊,她瞅著沈安溪,聳肩道,「聖旨已下,還怎麼退親啊?」

不嫁也得嫁了。

沈安溪哭的更凶了。

馮風抖著眉頭跑開了,他有些怕沈安溪哭,可是她都沒辦法,他能有什麼辦法啊,他就是去撞了牆,她是得嫁給他。

怎麼就賜婚給他了呢,皇上怎麼知道他的?

馮風想不通。

走在半道上,一路小廝跟他道喜。

有什麼好道喜的,人家又不樂意嫁給我,當然了,我也沒敢奢望過,馮風鬱悶的想。

他覺得沈安溪說的一句話很對,沈安溪懷疑自己不是三太太親生的。

老實說,他也懷疑她不是三太太親生的。

哪有親娘,把自己女兒嫁給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小廝呢,而且這個小廝還被她女兒所嫌棄。

「我跟獃頭鵝很像嗎?」馮風鄭重的問。

那些小廝搖頭,「獃頭鵝可沒你這麼好福氣,老實說,你是不是經常踩狗屎,不然怎麼能走這麼好的狗屎運?」

馮風扭眉,他沒踩過狗屎,「我娘生我的那天踩了狗屎算么?」

小廝,「……。」

三太太得知沈安溪摔了,趕緊回院子去看她。

可是沈安溪一見她娘,就轉了身,把背對著她娘。

三太太輕撫太陽穴,坐到床榻邊,去拽沈安溪的被子道,「乖,讓娘看看,摔疼了沒有?」

「我心疼,」沈安溪蒙頭道。

三太太哭笑不得,「好了,娘知道馮風是耿直了些,不過人家多聽話,你讓他每天扎三個時辰的馬步,人家就不偷懶一刻鐘,這這樣的夫婿,上哪裡找去?」

沈安溪一把掀開被子,「那是他呆1

三太太投降了,「好好,是呆,是呆,除了呆了些,其他都不錯了啊,娘給他請夫子,讓他讀書,書讀的多了,自然就聰明了。」

沈安溪呲牙,「獃頭鵝讀成書獃子1

三太太,「……。」

一群丫鬟笑暈。

三太太沒輒了,問丫鬟沈安溪傷了如何,綠柳回道,「胳膊有些淤青,已經抹過葯了。」

三太太放下心,拍了拍沈安溪的被子道,「娘去見你祖母,你乖點兒。」

「我心疼,三天不能學規矩了,」被子里,傳來嗡嗡聲。

三太太撫額,她這女兒哪裡是對親事不滿啊,是對學規矩不滿呢。

「你要乖乖的不鬧,娘許你四天不學規矩,」三太太拋出誘餌。

沈安溪在被窩氣瞎了,安容笑著勸了兩句。

等三太太將四天變成五天,沈安溪就投降了。

等三太太走後,安容捂嘴笑,「你還說人家呆,我看你比人家更呆。」

沈安溪怒,「我哪裡呆了?」

安容撇了綠柳一眼。

綠柳笑道,「嬤嬤說了,姑娘什麼時候規矩學好了,她什麼時候離開。」

根本就不是按天算的,不是躲一天是一天。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啊,」安容揶揄的笑。

「……我估計是近墨者黑了,」沈安溪道。

「……這黑鍋背的……。」

「……甚冤。」

松鶴院,內屋。

三太太進去給老太太見禮。

老太太笑著點頭。

三太太頗羞赫,「老太太,你別這樣看我。」

老太太高興啊,那喜悅是掩不住了,不僅僅是因為三太太得了一品誥命封號。

今兒,皇上拿了侯爺做誘餌,沒多久,就給了三太太封賞。

這不是一個巧合。

皇上這是寬侯府上下的心呢,皇上很看好侯府,存了重用提拔之心,就不會拿侯爺的性命開玩笑。

能確保侯爺沒事,老太太的心病就好了一半了。

再說,三太太得了誥命封號,四太太不想離京了。

她提議侯府要大肆宴請一番,沖沖喜氣。

說白了,四太太就是想找機會挨一天。

三太太不願意麻煩,笑道,「四弟妹,二房今兒才搬家,廷哥兒又夭折了,侯爺更忙著去邊關的事,你又要離京,老太太還病在床,我宴請做什麼呢?」

三太太笑笑,又看看天色,道,「時辰不早了,再晚,今兒就得風餐露宿了。」

四太太嘴角苦笑,依依不捨的由著三太太送上馬車,緩緩離開。

四房的馬車走後。

遠處走出來兩匹駿馬,油光順滑,一看就知道是千里良駒。

馬背上坐著個丰神俊朗的男子,他嘴角一勾,劃過一抹冷笑。

他身後的中年男子,搖頭道,「少主,武安侯府二老爺斷了胳膊,四房又喜歡擅作主張,接下來該怎麼辦?」

沈祖琅坐在馬背上,笑的很深沉。

他以為四房會很聽話,沒想到這麼耐不住性子,五天都等不及。

「可查出來是誰砍了二老爺的胳膊?」沈祖琅看著侯府的大門,笑問。

中年男子搖頭。

沈祖琅的笑就冷了下去。

「繼續查1

他丟下一句,一夾馬肚子,從侯府門前疾馳而過。

要說二老爺也心機深沉,只是太大意了。

要是他的胳膊是三皇子的人砍的,又在元宵節出的事,他能洗掉嫌疑?

虧得父親扶持了他這麼多年。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只是他成不了事,四房就更成不了事,女人當家做主,乃大忌。

四太太真是機關算計太聰明,她不知道齊州沈家要的是個傀儡,四房只是齊州沈家的一個選擇,卻不是唯一的一個。

她找不準自己的位置,就當齊州沈家沒有了選擇,非四老爺不可。

結果惹惱了齊州沈家,徹底放棄了四老爺。

就這樣,四太太渴望而迫切的心隨著馬車漸漸遠離京都,漸漸的冷卻。

PS:四太太就這樣拜拜了,有些出乎人意料。

抽風之際,求粉紅。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六十八章厭惡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七十章惦記(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