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六十七章成敗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27日 01:25 [字數] 826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不怪老太太會氣暈。

她質問侯爺沈安姝和沈安孝到底是不是她親孫子,侯爺是這樣回答的。

沈安姝應該不是,沈安孝是不是,不確定。

當時,老太太就氣的腦殼發脹。

她被侯爺的態度給氣著了,什麼叫應該不是?什麼叫不確定?

是不是他生的,他不知道嗎?!

明知道不是自己的孩子,是孽種,還留著做什麼?!

老太太氣的恨不得給侯爺來兩悶棍才好,可是最氣人的還不是這個。

侯爺告訴老太太,他和沈安姝、沈安孝做過滴血驗親。

兩人的血脈都能和他融合。

在古代,血脈能融合,就能斷定是他的親生骨肉。

但是侯爺又能確定,沈安姝不是他女兒。

就是這樣的亂,亂的侯爺也不確定沈安孝是不是他生的了。

懷沈安孝的時候,他確實宿在大夫人屋子裡,不然大夫人也瞞不過去。

老太太臉色陰的極其厲害,因為侯爺這話,無疑是告訴他,和大夫人狼狽為奸給侯爺帶綠帽子的是侯府的老爺,侯爺的骨肉兄弟!

老太太氣的臉色鐵青,渾身都在顫抖,「大夫人已死,孝哥兒又能和你血脈相融,要怎麼證明他是不是你親生的兒子?1

侯爺輕搖了搖頭,雖然有些難以啟齒,可他真的不知道。

老太太就被氣撅了過去。

趙成的稟告,安容也怔的半晌回不過神來。

她沒想到,侯爺會滴血認親求證,更沒想到沈安姝和沈安孝的血都能和侯爺相融,雖然安容看過醫書,知道這樣滴血認親的方法存在很大的鄙陋,並不准確。

有些親生孩子和父母的血互相排斥,也有陌生人的血互相交融的。

可,世人都信滴血認親。

偏偏大夫人又死無對證,不然孩子是跟誰生的,沒人比她更清楚。

安容陷入愁悶中。

她是真愁了。

沈安姝幾乎可以確定是二老爺的女兒,她能和侯爺的血脈相溶,自然能跟二老爺的相溶了。

不然還能用二老爺的血和沈安孝的做下滴血認親。

安容愁的眉頭扭成一團麻。

趙成嘴角在抽,抽的他都控制不住了,武安侯府絕對是他見過最糟糕的府邸了。

一堆糟心事,就沒有消停的時候。

要他說,這真沒什麼好糾結的。

大夫人給侯爺帶了綠帽子,她生的孩子,不管是不是侯爺的,活在世上都是恥辱。

大夫人現在都死了,侯府還會一如既往的對待大夫人所出的孩子嗎?

心裡存了膈應,只怕見都懶得見了。

狠心點,一刀結果了他。

心軟點,直接送去莊子上,任他自生自滅便是了。

就算侯爺的子嗣單薄了些,可嫡子嫡女好就成了,再退一步說,他又不是七老八十,正值壯年,多納妾,要多少孩子沒有?

當然了,這些都只是趙成心中的想法。

他不會說出口,只默默的回到他該待的地方去。

再說,老太太被侯爺氣暈,侯府又將柳大夫請了來,看著老太太的身子狀況,柳大夫也顧不得其他了,將侯爺一通罵。

早叮囑過,老太太身子骨差,受不得氣,要心平氣和的調養,一個個的將他的話當做耳旁風,還請他來做什麼?

侯爺被訓斥的無話可說,請柳大夫替老太太治玻

柳大夫見侯爺那樣,也是嘆息一聲,他也知道武安侯府事多,老太太不操心誰操心,可這是拿命操心埃

柳大夫道,「老太太在侯府一日,就一日不得安生,我看侯爺不如將老太太送出京都,離的遠了,眼不見為凈。」

侯爺眉頭輕挑,他也確實有過這樣的打算。

只是老太太的性子他知道,不會同意離京的。

安容出嫁在即,沈安北還病在床……

老太太放不下心,就是離京了,也是日日擔心。

柳大夫不管這些,他只管病人的身子,他很鄭重的告訴侯爺,「如果老太太再這樣下去,不出兩個月,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她了。」

三太太一聽急了,求柳大夫無論如何也要確保老太太無虞。

柳大夫搖頭,這事不是他能管的,他管得到的只是老太太吃什麼葯,管不到老太太心裡想什麼。

柳大夫去寫了藥方子,交給三太太。

正要走呢,瞧見有丫鬟進來稟告,「三太太,二少爺進庄王府了。」

看著三太太皺隴的眉頭,蒼白的臉色,柳大夫搖搖頭,又給三太太把了把脈,開了個方子,然後一言不吭,拎著藥箱子離開。

再說,沈安閔從侯府離開,帶著兩小廝去了庄王府。

在庄王府門口,一等就是小半個時辰。

沈安閔的脾氣啊,若不是是侯爺讓他來的,他早忍不住撂挑子走人了。

一忍再忍,忍無可忍的時候,庄王府才許他們進去。

沈安閔懷疑庄王世子是吃的好,睡的好,若是真的幾日滴米未進,他一來,還不趕緊領著他進去餵豬?

沈安閔猜對了一半。

庄王世子不是滴米未進,他確實吃飯了,只是日日吃藥,又雙手綁著繃帶,他是真的沒什麼食慾。

偏下人還來稟告沈安閔去瓊山書院上學,還大肆宴請那些學子,把酒言歡,很是受人追捧。

庄王世子當時就怒不可抑了,要不是那群討人厭的學子,他怎麼會屈居沈安閔之下,害他白白浪費了那麼多銀子,還沒有排上京都十大美男榜!

他倒霉的床養病,他卻去書院請客,憑什麼?!

庄王世子是庄王妃的心肝肉,他一氣,就用腳踹掉丫鬟手裡的飯碗,不但不吃飯,連水都不喝了。

庄王妃心疼啊,然後庄王世子提什麼要求,她都應。

這才有了,沈安閔來喂他吃飯的事。

本來,庄王世子是要沈安北也一起的,是庄王妃不同意,沈安北到底是侯府世子,又折了胳膊,自己吃飯都要人喂,哪能來喂他。

庄王妃勸了好一通,庄王世子這才罷休,但是沈安閔必須要來,不然他就活活餓死!

沈安閔進屋的時候,先瞧見的是一屋子的菜。

他眼睛橫掃了一圈,根本就沒數清楚有多少個菜!

雞鴨魚肉,天上飛的,水裡游的,地上跑的,山珍海味,鮑參翅肚,應有盡有。

沈安閔嘴角就抽了,他記得柳大夫幫沈安北治胳膊的時候,再三叮囑,不要吃的太油膩,要清淡忌口。

敢情庄王世子是百無禁忌呢。

這樣好,他就喜歡喂人家吃肉。

沈安閔走到床榻,瞧了瞧綁著繃帶的庄王世子,很敬業的問,「你要吃什麼菜,我給你夾。」

庄王世子很詫異,他沒想到沈安閔這麼聽話,他不應該憤怒的反抗嗎?

別以為聽話,他就不找他麻煩了!

庄王世子是悶的無聊了,他存了心的消遣沈安閔,拿他開唰。

「先吃個雞腿,」庄王世子道。

沈安閔暗暗磨牙,走過去給他夾雞腿。

結果剛走到床邊,庄王世子就皺眉了,「雞腿太小,全是骨頭,哪有肉啊,換一個肉多的。」

沈安閔咬著牙,又去換了。

結果換回來,庄王世子又不高興了,「全是肉,還有皮在,你想膩死我埃」

結果一換再換,將一盤子六個雞腿都給換了個遍,不論你夾哪個,庄王世子總能雞蛋裡挑骨頭。

等到最後一個被挑剔的時候,沈安閔罵了,罵王府下人,「你們是怎麼伺候你們世子爺的,端一盤子雞腿上來,一個也不合他心意,趕緊去廚房吩咐,再重新做了送來1

然後在笑問庄王世子,「雞腿怕是要等半天才能送來,不知道世子爺要吃哪個菜?」

庄王世子心情暴爽,「先來碗雞湯潤潤喉。」

沈安閔氣瞎了,告誡自己忍辱負重,世上也是有豬比較挑食的,他就是再挑,也沒幾個就要下熱鍋被宰。

他忍。

沈安閔過去端雞湯。

結果太燙,把庄王世子舌頭給燙麻了。

沈安閔,「……。」

他發誓,他是故意的。

庄王世子氣的破口就罵,「你想燙死我啊1

沈安閔很無辜,「我給你夾雞腿都夾了好半天,再燙的雞腿也不燙了,我還擔心涼了呢。」

沈安閔直接將滾滾的熱氣給無視了,霧氣太大,看不見。

庄王世子狠狠的白了沈安閔幾眼,沒見識,連裝雞湯特有的瓮都不認得,「還不趕緊過來給我擦乾淨。」

沈安閔已經快憋不住了,他拿了丫鬟遞過來的帕子走過去。

打算狠狠的擦,擦掉他兩層皮。

走到一半的時候,他帶來的小廝說話了,「二少爺,還是讓小北來吧?」

沈安閔求之不得呢,趕緊把帕子丟給了小北。

庄王世子怒了,敢把他的話當作耳旁風!

他正要罵呢,結果小北一轉身,庄王世子的眼睛都看直了。

小北在對他笑。

笑容嫵媚勾魂,還帶了三分嬌弱,三分被瞪嚇沒了魂,怯怯的不敢上前。

庄王世子的心一下子就軟了,兇殘的眼神也溫和了,只覺得三魂七魄被勾走了一大半,恨不得將小北拉懷裡問,他是不是受了什麼委屈。

「快過去給爺擦乾淨了,」見小北站在那裡,不敢動,庄王世子便催了。

小北,怯懦懦的上了前。

那柔軟無骨的手,擦過臉頰,真是像羽毛在人心尖上撥弄,痒痒麻麻的。

「奴才伺候的好嗎?」小北輕聲問。

庄王世子連連說話,轉過頭就罵沈安閔,「連他都比你伺候的好1

沈安閔眼角再抽,請不要拿他做比好嗎?!

小北喜不自勝。

小南也上前伺候。

將庄王世子伺候的是舒舒服服。

尤其是小南的手時不時的從庄王世子的心口撫過去,那撩撥人的動作。

沈安閔要吐了。

庄王世子被撩撥的渾身不自在,再一看屋子裡有丫鬟,還有沈安閔,頓時怒了。

「你們有沒有點顏色,還不快滾出去1庄王世子吼道。

沈安閔一聽,二話不說,便出了屋子。

幾個丫鬟也都退出了屋外。

沈安閔很無奈,坐在迴廊上發獃。

不許他走啊,甚至不許他出這個院子。

發獃之際,他耳朵一動,聽到屋子裡傳來說話聲。

「兩個小妖精,還不快給爺脫褲子,讓爺好好爽爽,」庄王世子聲音很壓抑,很沙啞,更多的還是興奮和急不可耐。

沈安閔,「……。」

沈安閔不傻,他自然知道京都有楚生館,裡面養了很多孌童,專門伺候那些有特殊變態癖好的人。

甚至有些大臣家中都養了孌童。

只是他沒想到庄王世子也好這一口,難怪大伯父會讓這兩個雌雄莫辯的小廝來幫忙。

沈安閔撇了眼窗戶。

好巧不巧,窗戶沒關,他瞧見了床上的景色。

小南抱著庄王世子,小北蹲著給庄王世子……口。

庄王世子表情很銷魂。

沈安閔眼珠一睜大,然後一轉身。

沒錯,隔夜飯吐了。

一身的雞皮疙瘩,不知道掉了多少。

吐到最後,苦膽汁都吐了出來。

隔著屋子,他甚至聽到屋子裡傳出來靡靡之音。

他趕緊跑一旁,賞花去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就在他等的昏昏欲睡的時候,屋子裡傳來砰的一聲。

再接著,就是小南驚呼聲,「世子爺,世子爺,你沒事吧?」

沈安閔一驚,趕緊跑進屋。

正見到小南將庄王世子扶起來,小北在幫他提褲子。

庄王世子額頭大汗,嘴裡道,「快請大夫來,我胳膊疼。」

沈安閔眉頭扭緊。

不懂庄王世子怎麼就從床上摔下去了。

他哪裡知道,庄王世子覺得給他口不夠,要親自上陣。

只是雙手綁著繃帶,只能讓小北幫忙了。

結果正爽呢,一時用力太大。

他和小南一起摔下了床。

樂極生悲就是這樣。

話說,庄王世子這一摔可不輕。

大夫來診治,說是胳膊有些錯了位,要重新接骨。

然後沈安閔就聽到了庄王世子殺豬般的吼叫,那叫一個慘不忍賭。

庄王妃聽說庄王世子摔下床時,沈安閔並沒有伺候在屋子裡,而是在外面溜達,讓兩個小廝伺候的。

庄王妃當時就要殺了那兩個小廝。

庄王世子趕緊求情,「母妃,不怪他們,是我自己不小心。」

那兩個小妖精,他還沒玩夠呢,實在捨不得他們死。

再說,庄王妃見到的兩個小廝,都是孌童中的極品,聰慧的很,知道在什麼人面前做什麼姿態,半點也不見嬌媚之色,只是一個唯唯諾諾的小廝,還有些灰頭土臉。

庄王妃對自己兒子了解的很,若是兩個小廝的錯,不用她發話,他們都是死路一條。

便叮囑了小廝和沈安閔,一定要用心伺候庄王世子,否則有他們好看的。

沈安閔忍著嘔心,點頭如搗蒜。

等庄王妃一走,庄王世子就挑事了,「聽說你飯菜燒的不錯,本世子今兒要好好嘗嘗。」

沈安閔怒上心頭。

他不答應。

庄王世子就讓丫鬟去請庄王妃來,說有人虐待他。

沈安閔是捏著拳頭,跟著丫鬟去的廚房。

再說,沈安閔走後。

屋子裡,小南小北跟庄王世子賠禮道歉,說方才摔著他了。

庄王世子雖然胳膊疼,可是想到那種極致的快樂,他就忍不住了。

自從胳膊傷了后,他就沒有碰過女人身了,忍的慌。

而且,他一直想試試男人是什麼滋味,只是沒那個膽子去。

今兒見到小南小北,他就憋不住了。

他哪裡不知道,這是武安侯府特地送來賠罪的,只是方才那確實是意外,他這人在床上是最講道理的。

要不是庄王世子高興,哪裡會那麼輕易放過沈安閔?

胳膊疼過了,加上小南小北又在畫圈圈,勾他的魂,庄王世子又忍不住了。

只不過這一回,他實在不敢親自上陣了。

他是打定主意了,一定會折磨的沈安閔把這兩個小廝送給他。

話說,庄王世子還不知道這兩個小廝是他父王最喜歡的,只能說,父子口味一樣。

半個時辰后,沈安閔炒了幾個拿手菜,丫鬟端了上來。

小南小北扶著庄王世子去桌子上吃飯。

吃到一半的時候,庄王爺來了。

他見到小南小北,眼珠子沒差點瞪出來。

兩小廝見到庄王爺也很高興,上前請安,「見過王爺。」

庄王爺眉頭隴緊,眸底帶著怒氣,將兩小廝叫到一旁,問,「你們不在楚生館,怎麼跑這裡來了?1

小南一臉委屈,「王爺,你都好幾天不去找我們,我們閑的發悶,就在花園裡轉了一圈,結果卻被武安侯看中了,他就脅迫楚生館,給我們贖身了,衛叔不敢抖出我們是王爺您的人,只能答應了,我們就這樣去了武安侯府,結果武安侯府出了事,侯爺忙去了,正好世子爺要沈二少爺來伺候他用飯,侯府小廝都不願意來,我們兩個就想到了王爺,就主動跑來了……。」

兩小廝哭的是梨花帶雨,一副差點入了火坑的表情,惹的庄王爺一陣憐惜。

庄王爺皺眉,問,「武安侯可碰過你們?」

庄王爺問的時候,眸底有怒氣,大有武安侯要是敢碰,他就要他命的感覺。

他是篤定武安侯也好這一口了。

兩小廝連連搖頭,發誓說沒有。

然後就撩撥庄王爺了。

庄王爺也有段時間沒見他們了,想的慌呢,只是在兒子的屋子裡,他可不能亂來,再者,他從不在王府胡來。

庄王爺想著尋個由頭要了小南小北,他從來沒遇到過這樣一對尤物,捨不得埃

只是他聽到庄王世子朝沈安閔開口,沈安閔死活不同意。

庄王世子就怒了,沈安閔有條件的屈服了。

要小南小北伺候,他就不伺候。

庄王世子只能二選一。

庄王世子肯定選小南小北埃

小南小北興奮的拽著庄王爺的袖子,要跟著王爺,不要伺候庄王世子。

庄王爺笑道,「放心,不會委屈你們的。」

小南小北趕緊表示,晚上要和他睡在一起。

這樣嬌媚的人兒,提出這樣委屈的要求,庄王爺的心軟成一團,豈有不應之理?

他可就盼著入夜了。

等庄王世子吃完,沈安閔就出了庄王府。

雖然一牆之隔,但是沈安閔就是覺得,庄王府外的空氣清新些。

庄王府,絕對的藏污納垢之地啊,太尼瑪嘔心人了,以後一定繞著庄王府走!

沈安閔回到侯府,先是去了書房,稟告侯爺,然後回到西苑,泡了一個時辰的澡。

睏乏的他,爬出浴桶,倒床便睡。

侯府,夜深人靜。

而,庄王府。

這一夜,註定平靜不了。

先是小院著火,將庄王府的暗衛全部吸引了過去。

然後,解衣就寢的庄王妃被人綁了架。

暗衛將庄王妃綁進了王爺的書房。

點了她的啞穴。

庄王妃親眼見到,庄王爺是怎麼玩的孌童,是怎麼背著她糜亂的。

看著庄王爺和兩個孌童在床上顛鸞倒鳳,親親我我,還一口一個寶貝兒,我的心肝。

庄王妃差點沒嘔心死。

更叫她心碎的是,小南小北趴在庄王爺心口上問,「王爺,是我們好,還是庄王妃好。」

庄王爺捏著他們的小鼻子,笑罵道,「這還用問嗎,我可是丟了她,來陪你們。」

話音剛落。

暗處就飛來一粒小棋子,將庄王妃的穴道解了。

庄王妃怒不可抑,起身就朝床榻走去。

捉姦在床的戲碼……很經典,沒有哪一回不熱鬧。

這一夜,庄王府雞飛狗跳,雞犬不寧。

武安侯府,外書房。

臨窗處,侯爺望著天上的皎月,眉間透著一股子憂愁。

庄王府的事,早有暗衛稟告他,一切都如計劃的那般,很順利。

侯爺不擔心替老太太收屍。

他擔心替自己收屍。

到這裡,就不得不說說庄王妃的身份了。

她乃當朝敖大將軍的嫡妹,唯一的嫡妹。

敖大將軍駐守邊關,手握十萬大軍,雖然常年駐守邊關,可在朝中也是叱吒一方的人物,正是因為背景太強大,庄王妃才能鎮得住庄王爺。

才能讓他這麼的乖,這麼的聽話。

得罪庄王妃,庄王爺的日子也不好過。

只是,庄王妃引以為傲的御夫之術,這一夜,徹底坍塌,成為笑柄。

那兩個小廝是跟著沈安閔進的庄王府。

庄王府知道是侯爺算計的他們。

給庄王妃這麼大的委屈受,敖大將軍不會坐視不理。

武安侯府報了庄王府的仇,卻引來了一個更強大的敵人。

一個皇上想糾錯,遲遲揪不住的敵人。

幾日前,武安侯府和庄王府幹上。

蕭老國公就笑說,他看中敖大將軍手裡的兵權了,讓他這個岳父當做禮物送給女婿。

侯爺當時就搖頭,說他送不起,沒那個本事。

這會兒,侯爺是哭笑不得了。

早知道,他不得不走這一步,還拒絕蕭老國公做什麼?

他犧牲自己,引敖大將軍進京。

若是送不了兵權,那送給蕭湛的就是他的骨頭了。

侯爺心情很沉重。

他望著窗外月光,薄雲飄過,遮住月華。

侯爺苦笑一聲。

他入朝為官這麼多年,還從沒有做過這麼危險的事。

成,則步步高升,京都無人敢再得罪武安侯府。

敗,則粉身碎骨,指不定武安侯府都會在京都消失。

現在,他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

他只希望蕭老國公別只是說說。

皇上也別坐山觀虎鬥,存了坐收漁翁之利的心才好。

那樣,武安侯府還有一線生機。

PS:兩更一起發了哈。

不知道這個岳父的大禮送不送得出去?

O∩_∩O哈哈~

會有很多人搶的。

要是成功的話,那蕭湛以後的日子會好過很多。

手裡有兵權,皇上怕三分埃

~~o》_《o~~

聽說,網站要維修,後台要抽兩天。

有編輯通知作者要後台定時發布,好吧,我家編輯貌似沒有通知。

但是,為了全勤,我要開始存明天的稿子了。

如果明天只有一更,還是三千……那不是我的錯,絕逼是後台抽了。

容我哭一會兒,希望在我存稿子定時前,後台沒抽。

順帶,求下粉紅。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六十六章嫌棄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六十八章厭惡(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