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六十四章想歪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25日 10:40 [字數] 592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聽得鼻子有些泛酸。

整個二房,只有體弱多病的六少爺她不反感,也極少見到。

在安容的記憶里,他從沒有做過什麼壞事。

上一世,二老爺謀奪了侯爵之位,最後根本就沒有他的份,二老爺喜歡孝哥兒勝過他,他從來就不是受益者。

這一世,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離開人世。

想想,都覺得他可憐。

安容轉身上樓,眸底流出一絲的自責。

雖然知道六少爺的死與她無關,可是到底都是由那封信引起的。

如果不是被二太太看到了,她怎麼會和二老爺爭吵,更不會拉扯連累廷哥兒。

安容回到樓上,打算梳洗一番,去東苑看看。

蕭湛還坐在床榻上,泛著冷光的面具遮不住那雙深邃如潭的雙眸,裡面依然可見火光跳躍。

安容想起方才的情節,就很尷尬,她真不是故意的,他應該沒事吧?

安容忍不住往不該看的地方瞄,蕭湛的臉黑了。

他明顯看懂了安容臉上的意思:會不會砸壞了?他應該不會這麼脆弱吧?

原就欲求不滿,還一肚子憋屈火氣的蕭湛再一次被安容挑起怒氣。

他站起身,朝安容走過來,故意道,「我要試試還能不能用。」

說著,拉著安容就朝床榻走。

眸底還表露出一個意思:要是真沒用了,那他只能殺人滅口了,這樣羞辱的事怎麼能讓第二個人知道?

安容一臉羞紅,眼睛瞪的很大,死死的抓著珠簾。

「別拽了,我的珠簾要壞了1安容叫道。

蕭湛回頭看著她,缸歐恚「是我重要還是珠簾重要?」

「珠簾重要1安容昂著脖子道。

因為我的小命和珠簾綁在了一起。

「誰比較重要?」蕭湛眉頭隴緊,又問了一遍。

這一遍的音調明顯高過上一回。

安容慫了。

「你重要,可是我……,」安容有些吞吞吐吐了,感覺到蕭湛繼續用力,為了保住她最愛的珠簾,安容鬆手了。

路過桌子時,安容死拽了桌子不放,「我保證你沒事,我發誓1

蕭湛笑了。

「你確定你能保證?」他問道。

安容點頭如搗蒜。

「我能保證,我……我知道很多治不舉的秘法,」安容越說越小聲,最後就如蚊蠅哼似地。

實在是難以啟齒啊,但是她真的會。

安容一臉羞紅,未施粉黛的臉,此刻像是打了胭脂一般,嬌媚誘人。

可是她的話卻讓蕭湛更生氣了。

一個大家閨秀居然說她會治療不舉的秘法。

難怪她之前在花船上會懂的那麼多,她看這樣的醫書,難道還想替人瞧病不成?!

想想那樣的可能,蕭湛真想掐死安容算了。

「你從哪學來的?」蕭湛著張臉問。

不怪蕭湛心情不好,他發覺安容什麼書都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也就算了,到底是好事,可是醫書也看,還不挑。

蕭湛知道,那些古樸墨香的書坊,明面上賣書籍,內里還**宮圖之類的陰書。

他怕安容看過。

好吧,安容確實看過。

誰叫她上輩子嫁過人了,那是出嫁前必須要學的好吧。

嫁給你,她還要溫故而知新呢。

安容縮了縮脖子,她也知道自己說的話有多麼的驚世駭俗,可是不怪她,她想忘,偏偏忘不掉。

「書上看的,」安容如實回答。

「書呢?1蕭湛越發憤怒了。

「……沒了。」

前世,她要跟清顏學習醫術,清顏讓人給她送了一堆醫書來。

裡面就有專門治療不舉的。

安容發誓,她真沒打算看的。

她害羞之下,把醫書丟一旁,結果急了些,醫書掉地上去了。

安容彎腰去撿的時候,正巧見到有清顏寫的批註。

安容不會說,當時她想歪了。

覺得威風凜凜,不可一世,遙不可及的湛王有毛玻

因為,她知道清顏不可能替旁人看這樣的毛玻

好奇心驅使下,她把那一頁看完了。

然後翻了下一頁。

當時她看的特別的認真,生怕錯過一點點,她知道這種窺探人秘密的感覺很不道德,但是很刺激,再加上,這些書都是送來給她看的,清顏不反對她看,但是安容還是很緊張。

她一緊張,記憶就格外的深刻。

想忘都忘不掉。

當蕭湛問安容為什麼看這樣書的時候。

安容回答是好奇。

蕭湛覺得心有些坍塌了,「你就不能對別的東西好奇嗎,比如我1

「我就是對你好奇才看的,」安容低聲咕嚕道。

安容說的極小聲,但是蕭湛聽的很清楚。

那一瞬間,蕭湛的臉,真是黑的跟百年老鍋底一樣。

幸好安容看不見,她甚至以為蕭湛都沒聽到她說什麼。

要是讓蕭湛知道她曾經以為他不舉,非得掐死她不可。

再者,這樣的醫書也不是一點用處都沒有,上面寫了怎麼治療不舉之外,還有別的,有些就是尋常人都能用到。

出於對清顏的信任,出於對醫書所記載的秘方好奇。

安容拿蘇君澤試過。

原諒她吧,她實在找不到別人,就像她看到清顏的筆跡,下意識想到蕭湛有病一樣。

「在我回京之前,把它們都給我忘乾淨,我用不到1蕭湛壓抑著怒氣道。

安容很想告訴蕭湛,她忘不掉。

不過安容沒敢說,反正是記在她腦子裡的,他還能鑽進去看不成。

最多,不讓他知道就是了。

安容想的極好,可是蕭湛回來,發現安容將他的話當成耳旁風,不僅沒忘記,她還給人治病了,這股子怒氣……

要不是蕭湛控制力極好。

安容該享年十五了。

蕭湛見安容很乖,怒氣平復了許多,不過還是夠憋屈。

他不怪安容想歪,誰叫他早到娶親的年紀,身邊無妻,還無妾。

連軒不就懷疑過他有毛病,慫恿外祖父給他納妾。

偏蕭老國公又對他下媚葯,指不定就是因為這個,讓安容以為他是不行。

蕭湛恨不得明天就娶親了。

外面,暗衛忍不住開始催了。

蕭湛不舍的在安容額頭印下一吻,道,「等收復北烈,我一定帶你去玩。」

安容腦袋一翁。

她再抬眸時,蕭湛已經走了。

安容很想問一句,收復北烈是什麼意思。

萬一,收復不了,是不是就不帶她去玩了啊?

前世不也沒有收復嗎?

安容呲牙,雖然覺得去北烈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至少十年之內無望,可是總比之前一口回絕了她好。

她想,以蕭湛言而有信的性子,應該不是逗她玩吧?

蕭湛走了,安容忙去梳妝台。

看著凌亂的頭髮。

安容囧了,她美好的形象啊!

安容趕緊梳理好,再換了身衣裳,趕緊下樓去。

知道安容要去東苑,海棠要跟著她伺候,安容有些擔心芍藥,讓海棠留下來照顧她。

喻媽媽道,「還是讓海棠伺候姑娘你吧,芍藥,有奴婢盯著呢。」

安容點點頭,帶著海棠離開。

東苑,亂成一團。

安容去的時候,正見到一個三十幾歲的婦人被打的皮開肉綻的拖出來。

渾身是血,披頭散髮。

瞧不見臉色,但可以確定,不是二太太。

聽了丫鬟說,才知道,她是六少爺的奶娘,負責照顧六少爺。

六少爺死了,還是被二太太不小心一屁股坐死的,二太太悲痛欲絕,將怒氣撒在了奶娘身上。

她認為是奶娘沒有照顧好六少爺,她和二老爺吵架的時候,六少爺在屋子裡,她都不進來抱走六少爺。

不然,六少爺又怎麼會死?

要說,二太太也是蠻橫不講理至極了,她和二老爺經常吵架,之前就下過令,要丫鬟婆子離的遠遠的,敢將她的話當做耳旁風的,她會活活杖斃了她。

不聽吩咐,要杖斃。

聽了吩咐,還是要杖斃。

總之,要你死,你就得死。

丫鬟婆子都在心裡想,六少爺會死,絕對是她的報應,只是可憐了六少爺,太命苦,希望他下輩子投胎,尋個好娘親。

安容邁步進正屋。

屋子裡,三太太坐在那裡,問二太太,「二嫂,你到底何事放不開心懷,和二哥日日爭吵,還害了無辜的……。」

二太太跪在地上,她懷裡抱著兒子,不許任何人靠近。

她髮髻凌亂,雙眼無神,哭的無聲。

安容今兒才知道,二太太不是什麼時候都哭的驚天動地。

她只有真哭的時候,才輕聲。

沈安芙跪在一旁,哭的更是雙眼紅腫,對於唯一的親弟弟,沈安芙對他更是寵愛有加。

廷哥兒的忽然離世,她也接受不了。

但是對三太太和四太太的追問,二太太沒有反應,沈安芙怒了。

「你們都以為是我娘在吵,是我娘不賢惠,沒事挑事,但是今兒,不是我娘先吵的1沈安芙哭道。

她知道她娘和爹爹經常吵架,有時候一言不和,就吵的不可開交。

但是今天,就是說破天也不是她娘的錯!

她娘衣不解帶的伺候爹爹,好不容易在小榻上合了會兒眼,就被丫鬟叫醒了,說爹爹找她說話,讓她即刻馬上就去。

當時沈安芙就不高興了,沒見到她娘疲憊不堪嗎,父親還這樣,他一點都不憐惜母親!

二太太醒了,也去見了二老爺。

沈安芙認定,今兒二太太和二老爺吵架,是二老爺先挑起來的。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四太太懵怔了。

怎麼不是二嫂先吵的,難道會是二哥先吵的?

也是,平白沒了一隻手,脾氣是差了些,可是到底是怎麼回事?

四太太問了半天,二太太只是抱著廷哥兒不撒手,嘴裡只說一句話,「廷哥兒,娘的廷哥兒,你醒醒,娘以後不跟你爹吵了,就我們娘三過日子,你醒醒,醒醒……。」

安容從未見過二太太溫柔的模樣,這是第一次。

溫柔的叫人心痛。

但是很快,二太太就癲狂了。

二老爺讓丫鬟將六少爺的屍體抱走。

丫鬟過來時,二太太根本就不給。

丫鬟不敢搶,但是二老爺一聲呵斥。

丫鬟就大著膽子搶了。

二太太一個人,搶不過丫鬟,尤其是沈安芙還在一旁幫丫鬟,讓她娘鬆手。

弟弟已經死了,總不能一直抱著跪在地上。

看著丫鬟抱著廷哥兒走。

二老爺請三太太和四太太離開。

二太太徹底癲狂了,她衝過去就要打二老爺。

「為了那個孽種,你害死了我的廷哥兒,我跟你拼了1二太太咬牙切齒的道。

可是她還沒挨到二老爺,就被三太太和四太太給拉住了。

「二嫂,什麼孽種?」四太太靈敏的捕捉到一個不尋常的字眼。

二太太面容猙獰的可怕,朝二老爺罵了一聲,「畜生,連自己的大……。」

還沒有說完,就被二老爺給點暈了過去。

二老爺看著倒在他懷裡面容憔悴的二太太,眸底流出殺意。

轉瞬即逝。

他望著三太太和四太太道,「你們二嫂悲痛過度,口不擇言了。」

「也是難為二嫂了,」三太太輕嘆一聲。

夫君斷手,兒子離世,這樣的打擊,任是誰都承受不祝

三太太望著沈安芙,「小心點扶你母親回去歇著,再找個大夫來給她瞧瞧。」

沈安芙扶著二太太離開。

二老爺也身子疲乏,需要休息。

一群人就都散了。

等出了正屋,三太太瞧見安容,便和安容說話。

兩人走的有些慢。

四太太走在前面點兒。

兩人剛出東苑門,便瞧見有青衣小丫鬟上前和四太太說話。

幾人朝一旁的小道走了過去。

三太太的丫鬟眼尖瞧見了,拉了拉三太太的袖子。

三太太瞧了安容兩眼,給丫鬟使了個眼色。

丫鬟就過去偷聽了。

沒一會兒,丫鬟就回來了。

臉上有些震驚,丫鬟將三太太拉到一旁,小聲道,「那小丫鬟是三太太院子里的,被四太太收買負責監督二房,今兒更是大著膽子偷聽二老爺和二太太吵架,丫鬟說二老爺和二太太是因為七少爺吵起來的,說是二太太在七少爺服用的葯里動手腳,被二老爺知道了,二老爺讓她收手,二太太就生氣的和他吵了起來,二太太還說什麼七少爺是孽種,殺他是為侯府除害,後面丫鬟沒聽到……」

丫鬟說的小聲,但是三太太一臉震驚。

二嫂竟然在孝哥兒的葯里做手腳,難怪他的病情反反覆復,遲遲不好。

可是孽種這個詞就有些嚴重了吧?

孝哥兒怎麼會是孽種呢?

三太太想到二太太剛剛罵人的話,罵二老爺是畜生,連自己的大……

三太太身子猛然一怔。

後面不是大嫂吧?

三太太猛搖頭,不會的,侯府不可能出現這樣污穢的事。

可是三太太控制不住的往那上面想,因為二太太沒道理害孝哥兒,就算她和大夫人不對盤,可是大夫人被殺,還被休,她應該高興才對。

以前的糾葛怨恨也該一筆勾銷了才對。

她罵孝哥兒是孽種,罵二老爺是畜生。

這麼大的事,三太太心裡有些慌,叮囑丫鬟道,「嘴巴都給我閉緊點兒。」

安容站在那裡,四下張望的她,瞧見四太太站在大樹下。

她再看三太太。

就算隔的很遠,安容也能感覺到四太太的高興。

因為四太太高興時,習慣用手將碎發勾在耳際。

安容眉頭輕輕皺。

三嬸兒讓丫鬟去偷聽,她卻高興?

安容眼睛一凝。

她是故意的!

丫鬟到底偷聽到了什麼,她會高興?

等三太太過來時,安容問,「三嬸兒,丫鬟偷聽到什麼了?」

三太太沒敢說沈安孝是孽種的事,只說二太太在他服用的葯里動手腳。

這事,安容還真不知道。

更不知道這一切是侯府算計的。

只是,安容想不通,四太太為何高興。

四房不是和二房走的很近嗎,看到二房倒霉,她有什麼好處?

安容想到什麼,眉頭皺的更緊了。

她想到齊州沈家和四老爺走的近的事。

四太太不是想,二房倒了,齊州沈家會扶持四房吧?

不得不說,安容真相了。

齊州沈家拋出的誘餌太大,太誘人,四太太忍不住動心了。

她更知道,齊州沈家扶持了二老爺多年,不忍心放棄這顆棋子。

不放棄,就不會全力支持四房。

她在逼齊州沈家做選擇。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六十三章煞星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六十五章撒謊(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