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嫁嫡 > 第三百六十一章請期(5K,求粉紅

嫁嫡

第三百六十一章請期(5K,求粉紅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23日 18:01 [字數] 632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話音才落,屋子裡就傳來一陣踹桌椅凳子聲。

一粗狂男子衣裳不整的出來,大聲嚷嚷著是哪個龜孫不要命。

兩小賊嚇的額頭直滴冷寒,忙上去拉著他大哥道,「大哥,錢沒拿到,咱們偷雞不成蝕把米了,他們就是武安侯府的1

福總管似笑非笑的看著那大哥。

明叔手搭在刀上,輕輕一碰,刀便出了鞘,那大哥的頭髮就沒了一半。

風一吹,頓時翻滾而去。

朱大頓時嚇白了臉,雙腿直顫。

「指出是誰指使你們殺人的,我留你一命,」明叔道。

明叔,又叫沈明。

是沈老太爺留下的唯一的暗衛。

當年老太爺是被抄家,孤身逃命,憑著一腔熱血,幫太祖皇帝打江山,才有了今日的武安侯府。

這些暗衛,說白了並不是暗衛,都是老太爺的兄弟,一起出生入死,大多都隨老太爺戰死沙場了。

老太爺死的時候,趙明也受了重傷,養了好幾年才恢復,傷好后,就一直在幫侯府訓練新的暗衛。

京都,公侯世家,大概只有根基淺薄的武安侯府沒有暗衛了。

暗衛,和那些泛著悠久墨香的孤本善本一樣,是一個世家的底蘊。

一個沒有暗衛守護的世家,想長久的繁華榮耀下去,那還真是痴人說夢。

人,生存在這個世上,就不可能不豎敵人。

有敵人,就存在生命威脅。

暗衛要做的,便是保護主子的安全,替主子暗中除掉那些潛在的或者已經存在的危險,守護一個世家屹立不倒。

沈明是今日回來的。

他提前了整整三年邁進侯府。

若不是侯府接二連三的出事,侯爺連著給他送了七封信,他根本就不會回來。

侯爺很明確的告訴他,若是再不回來,等三年後,或許不一定有侯府了。

當年,他和侯爺擊掌為誓。

十年。

給他十年時間,也給侯爺十年時間。

侯爺將侯府從根基未穩躋身二流世家,他會帶回來一隻足矣匹配一個二流世家的暗衛。

如今,不當他回來了,還帶回了訓練了七年的暗衛!

只是,這支暗衛還達不到他的期望。

沈明是一個追求完美,更信守承諾的人。

他之所以回來,除了侯府的麻煩,侯爺迫切的懇求,再就是侯府的密道了。

密道,暗無天日,是培養暗衛最好的地方!

今天,福總管是孤身出來送勒索銀兩的。

在樹林里,他轉身回去的時候,見到沈明。

那一刻的激動,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幾乎是老淚縱橫。

除了見到多年的兄弟外,便是看到了侯府的未來,真正的未來。

不是依靠蕭國公府,也不是依靠周老太傅的威望建立起來看著很美,實則極容易搖搖欲墜的未來。

因為這些依仗一旦失去,侯府則會墜入萬丈深淵,再難爬起。

說的再簡單點,就是侯府遇到敵人的時候,之前是依仗別人手裡的劍,如今靠的是自己的劍。

福總管抹掉眼淚,就說了一句話,「侯府畏畏縮縮了八年,也穩中求進了八年,那些想怒不敢怒,忍無可忍必須忍的日子總算是熬到頭了。」

這八年來,侯府不敢得罪一個世家,侯爺更是一直將自己處在一個退可攻,進可守的位置,他必須給自己給侯府留後路。

可以說,安容的衝動退親,是武安侯府得罪的第一個世家。

沈安芸的親事,得罪了宣平侯府和護國公府。

沈安北的親事,得罪了庄王府。

武安侯管住了自己,但是他管不住兒女。

侯爺在朝中這麼多年,還沒有樹立一個敵人,可是沈安芸他們卻給侯府惹來一個又一個的麻煩。

如今,沈明回來了。

侯爺手裡的劍回來了。

需要查什麼,去殺什麼人,不用猶豫,不用顧忌,更不會再出現如三太太那般,去外面收買地痞的事了!

今日,就拿護國公府開刀!

朱大怕死,他顫顫巍巍的跪在地上,將大夫人和護國公夫人合謀殺害沈安芸的事說出來。

本來,這些事他都不知道。

他們只是拿人錢財與人辦事,殺人就好。

這些天,他們一直扮成乞丐在宣平侯府跟前溜達,就是等沈安芸出門,好司機下手。

可是前些天,大夫人死了。

護國公夫人有些怕了,就讓婆子來告訴他,殺人的事取消。

前幾天,那婆子又來告訴他,計劃照舊。

誤殺了人之後,他們是想逃離京都的,卻被護國公府的人堵在了城門口,護國公夫人見了他,要他依照她的吩咐去辦。

若不是背後有人,就憑他那樣的豬腦袋,怎麼可能想出這樣的連環妙計呢。

沈明聽后,看了福總管一眼。

福總管笑道,「若是你沒回來,我會帶他回侯府找侯爺,如今你回來了,還有什麼好顧忌的?」

也是時候,讓人知道武安侯府不是他們想欺凌便欺凌的了。

半個時辰后,朱大被明叔丟在護國公府大門前。

幾乎是片刻時間,護國公府大門前,便圍了里三層外三層的看熱鬧的人。

不但是這些看熱鬧的,還有刑部的官員。

正是那位阮侍郎。

沈明派了暗衛拿了侯爺的名帖,去刑部請他來護國公府查案。

就在護國公府前,當著眾人的面,明叔讓朱大將事情說清楚。

當時,護國公夫人的臉就刷白一片,矢口否認,直說朱大污衊人。

明叔則看著阮侍郎道,「朱大招認,護國公府有位馮婆子,朱大說的是真是假,可找馮婆子一問究竟。」

只有官差,才有權搜查府邸,這也是為什麼找刑部來的原因。

阮侍郎抹了抹額頭上的汗,之前他還覺得武安侯府有些慫,如今看來,人家是膽大包天。

這樣的事,該私下了結吧,在大門口就鬧開,這哪有半點回緩的餘地?

既然武安侯府報案了,這事就不能不查。

阮侍郎跟護國公行了一禮,道,「抱歉,職責所在,不得不為之。」

護國公不能阻攔,否則就是妨礙公務了,更叫一群看熱鬧的人覺得,護國公府是在心虛。

既然坦蕩,何懼之?

阮侍郎帶了官兵進護國公府搜查,約莫一刻鐘的樣子,便找到了馮婆子。

當時,她已經嚇的六神無主了。

見到人的時候,她直接一頭撞死了。

很明顯,畏罪自荊

她不敢招認,她還有兒子女兒伺候在護國公府,她已經是死路一條,她想護國公府看在她忠義的份上,饒了她一雙兒女。

可惜,馮婆子的死,更是坐實了護國公夫人的罪。

再者,馮婆子是護國公府抬出來的,就能證明她是護國公府的人。

她去找朱大,一路上都有人瞧見,阮侍郎將馮婆子和朱大都帶回了刑部。

走之前,福總管給他作揖道,「有勞阮大人了。」

阮侍郎連忙說應該的,又笑道,「這一回,該沒人再說武安侯府不該休妻了。」

死了,也休了,還能給侯府惹麻煩,這樣的女人,也真是夠本事的。

可憐護國公府和宣平侯府的親事,這下不但結親不成,還要成世仇了。

再說,護國公府門前發生的事,早有人稟告宣平侯府知道。

當時,宣平侯夫人就氣撅了過去。

後面的事,不用想也知道了。

沈安芸洗白了,不過她讓人在馬車上動手腳的事也不能忽視,挨了五十板子,幾乎只留了一口氣。

這些事,傳到武安侯府時。

安容差點驚掉下巴,連拍自己的臉,她根本不信,這是她父親做的出來的。

父親一向很溫和,給她的感覺有時候就跟懦弱沒什麼兩樣,怎麼會有這樣乾淨利落的時候?

安容懷疑是蕭老國公或者蕭湛乾的。

老太太也滿是詫異,問七福,「這事果真?」

七福點點頭,道,「爺爺讓我告訴你一聲,說『沈明回來了』。」

老太太先是一鄂,隨即大喜過望,拿著佛珠的手都在顫抖,更是語無倫次,「回來了,總算是回來了。」

安容則在皺眉,沈明很了不起嗎?

前世她也見過沈明啊,在老太太的靈堂前,福總管領了個男子進來,年紀很大了,甚至背脊都有些岣嶁。

他跪在地上,就說了一句話,「全部死了,一個不留。」

當時他那蒼茫無神的雙眸,看的人心驚,更叫人吃驚的是他做的事。

「沈明有負重託,不敢苟活於世,」說了這一句話,他就撞死在了老太太的靈堂前。

就這樣一個人,卻讓老太太激動成這樣,有沒有搞錯?

安容對沈明不看好。

不過侯爺能這麼乾淨利落的解決林萱兒的死,安容是滿意至極。

但是,很快,安容就改變了對沈明的看法了。

她回到玲瓏苑,在院門口,見到了鼻青臉腫奄奄一息的趙成。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身邊還站著兩個暗衛。

趙成趴地上,真是想直接死了算了,他氣弱道,「四姑娘,救命。」

安容忙走了過去,問道,「誰將你打成這樣的?刺殺失敗了?」

不應該啊,刺殺失敗的話,怎麼可能都是皮外傷,應該會沒命才對吧?

趙成眼淚直彪。

刺殺成功了。

回侯府稟告卻被打成這樣。

冤不冤啊?

以往,侯府他是來去縱橫,沒有地方是他去不得的,誰能告訴他,為什麼侯府忽然就多了這麼多暗衛殺手?

趙成會這樣,完全就是一個意外。

他辦事歸來,發現玲瓏苑外,他的地盤被人給佔了。

這還了得,趙成覺得暗衛肯定是想在這裡刺殺安容的,決定先下手為強。

本來,趙成就見到一個暗衛。

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可是人家吹了一記綿長的口哨。

尼瑪,幾乎才過了兩招,就來了五個暗衛。

他以一敵六,然後就這樣慘了。

要不是他先出手,問他們來武安侯府是何目的,估計命都沒了。

這些暗衛不信他是安容的人,站在這裡守著他,要是安容不認得他,那等著他的就是一命嗚呼。

聽到事情的經過原委。

安容就一個表情。

囧。

武安侯府居然還有暗衛,而且還這般厲害,不行,她要去找父親要幾個。

安容扭頭就走。

身後,趙成,「……。」

四姑娘,你不能這樣子,你好歹說兩句好話啊,地上有螞蟻,會咬人埃

趙成扭頭看著暗衛沈遠、沈高,笑道,「你們也聽見了,四姑娘很關心我。」

「沒看出來,」沈高冷不丁道。

沈遠則道,「好像四姑娘更關心我們。」

四姑娘那眼神從他們身上瞄過去的時候,眸底都帶著興奮的光芒。

趙成,心拔涼拔涼的。

再說,安容一路拎著裙擺就到了外院書房。

將門敲的是砰砰響。

「父親,安容找你有事,」安容抑制不住的興奮道。

「進來。」

得了侯爺的允許后,安容推門進去。

走到書桌前,安容很直接的就開門見山了。

「父親,侯府是不是有暗衛?」安容雙眼冒精光。

侯爺眉頭一挑,點點頭,「一直有,只是今兒才回府,怎麼了?」

安容脫口就道,「我要幾個暗衛。」

安容說的理直氣壯,幾乎就跟說,父親,我缺錢了,你給我幾兩吧,那般輕鬆隨意。

卻叫侯爺嘴角微微抽,「不是有蕭湛的暗衛嗎,不夠?」

安容臉頰瞬間爆紅,她忽然有些懷念侯府沒有暗衛的日子了,至少她做什麼,瞞的過父親。

「那不同,暗衛到底不是我自己的,用著彆扭,沒有自己的用的舒坦放心,」安容嘟著嘴道。

更是走過去,拉著侯爺的手,破天荒的撒起了嬌,「父親,你就給我幾個吧,我不要多,就四個。」

侯爺搖頭,「一個也不行。」

安容頓時就氣撅了嘴,用一種責怪侯爺小氣的眼神直勾勾的看著他。

安容是打定主意了,侯爺不給,她就賴在這裡不走了。

侯爺從抽屜拿出一張帖子,遞給安容道,「你自己看看吧,這是今兒蕭老國公給為父送來的請期,他挑了兩個日子,為父覺得哪個都行,你看看選哪一個。」

侯爺的態度很明確。

接下來,安容要做的事,是出嫁。

是準備陪嫁,嫁衣。

侯府其他的事,他會處理。

安容又羞又惱,但是的態度也很明確。

她就是要暗衛。

不給暗衛,她才不嫁衣。

父女兩個僵持不下。

最後侯爺妥協了,「不是為父不給,而是武安侯府的暗衛進不了蕭國公府,給了你也帶不走。」

也就是,侯爺可以給安容四個暗衛,但是只能在侯府用,出嫁的時候要歸還。

「為什麼?」安容不信,她又不是三歲小毛孩,這麼好糊弄。

她也是要帶陪嫁的好么,難道她就孤零零一個人嫁給蕭湛嗎?

但是侯爺說的是真的。

蕭國公府的秘密很多,蕭老國公信任安容,也信任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下人,但是不信武安侯府培養出來的暗衛。

侯爺告訴安容,最遲明天,蕭老國公就會給她送暗衛來。

那些暗衛她可以放心的使用,不用任何的顧忌。

「我想用自己家的,」安容撅著嘴,手裡拿著墨棒有一下沒一下的攪著。

侯爺笑回了一句,「出嫁前,武安侯府是你的家,出嫁之後,蕭湛在的地方,才是你的家。」

安容瞬間暴走。

「父親,你絕對是安容見過最小氣的人了,幾個暗衛都捨不得,」安容嬌哼道,「不給就不給,我自己養就是了。」

安容氣咻咻的離開。

臨走之前,還耍起了小脾氣,將手裡的墨棒啪的一下丟下。

兩滴墨汁,甩侯爺的衣襟上了。

侯爺看著衣襟上的墨跡,緩緩化開。

他眸光也從溫和變的冷凝起來。

因為,安容出了書房之後,又推開門,說了一句,「父親,打傷庄王世子的是齊州沈家的人,他們不但和二叔有往來,現在似乎和四叔也往來了。」

本來,今天是四老爺離京上任的日子。

但是他沒有去。

如果安容沒有猜錯的話,四老爺應該還在為留京做掙扎。

父親有了暗衛,以後該知道的都會知道。

但是之前的,安容猜不一定,所以很直接了當的告訴了他,免得走彎路。

誰叫她是沒有暗衛可以使喚的人呢。

以前,她不敢告訴侯爺,就是怕他連自己都護不住的情況下,去以卵擊石。

現在,有了暗衛守護,她還擔心什麼?

安容望著天上的雲,悠閑自在。

她在笑,苦笑。

她不但擔心,甚至可以說,比之前更擔心了。

安容沒想到,侯府還隱藏了這麼一支暗衛,前世還沒有開刃,就全軍覆沒了。

能殺的只剩下沈明一人,還廢掉他一身的武藝。

這樣的敵人,安容心驚膽戰。

前世,會是誰滅了這支暗衛?

安容在走神,直到一隻白皙消瘦的手在她跟前晃。

安容回過神來,望著芍藥。

芍藥舉了舉手裡的大紅帖子,笑的見牙不見眼,「之前姑娘沒說話,侯爺就做主了,劃掉了二十二號,姑娘你要十六齣嫁。」

安容的臉瞬間如同牡丹輕綻,絢爛旖旎。

芍藥則在扭眉。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什麼都沒準備。

要想風光大嫁,會累成狗的。

PS:要不要第三更?

粉紅二百五,加更……

那是不可能的,要二百五十一,O∩_∩O哈哈~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六十章黑鍋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六十二章拒絕(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