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嫁嫡 > 第三百五十八章出事(求粉紅)

嫁嫡

第三百五十八章出事(求粉紅)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22日 13:55 [字數] 461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聞言,安容直笑不語。

這些都是世家子弟,又不是食不果腹之人,並不在乎一頓飯,在乎的只是一群人吃飯的氣氛。

前世並未聽說這些學子中有奸惡之徒,所以,安容很放心讓沈安北和沈安閔與他們來往。

只是安容沒料到,她撒的一個又一個慌,從沈二少爺到沈四少爺,沈安溪從沈三少爺到沈五少爺。

今兒終於崩了。

沈安淮聽說沈安閔和沈安北被人打傷,去前院探望。

他可是武安侯府五少爺!

不是沈安溪假扮的五少爺!

看著個頭不高,精神卻極好的沈安淮,眾人再想沈安溪,腦子裡頓時一團漿糊。

這樣一再被糊弄,這些學子怒了,一定要沈安北和沈安閔從實招來。

沈安北躺床上,又傷了胳膊,沒人敢堵他。

但是皮外傷的沈安閔就慘了,被圍堵的那叫一個水泄不通,這不無奈之下,招了。

除掉知情的,如董峰、趙堯幾個,其他人都驚呆了。

居然是女的!

幾人正要掐沈安閔的脖子呢,門外便傳來一陣敲門聲。

小廝進來道,「世子爺、二少爺,刑部阮侍郎來了。」

小廝話音才落,趙堯便對一錦袍男子笑道,「阮飛,你氣著你母親,不願意娶親,還跑出門揚言不回去了,你爹肯定是找你來了。」

阮飛臉色微尷尬,還有些小小的蒼白。

不是吧,爹,你好歹給兒子留點兒面子埃

阮飛欲哭無淚。

等阮大人進門的時候,阮飛就站門口認錯,「爹,兒子知道錯了,你……。」

「你給我滾一邊去,別妨礙老子辦案1阮大人怒吼道。

阮飛頓時懵了,「爹,你不是來找我的?」

阮大人臉色一沉,阮飛嚇的忙退後幾步。

他抓了沈安閔問,「到底怎麼回事,我爹查案怎麼查到你大哥屋子裡了?」

沈安閔很無奈,將庄王妃上門和武安侯府鬧翻,然後去刑部立案的事告訴阮飛知道。

阮飛恍然大悟,在一旁聽他爹問案。

一般問案都在府衙,可是架不住庄王世子一雙胳膊都被人打折了,刑部又不敢得罪庄王,就派了阮侍郎親自上門問案。

原告問了,總不好把被告叫到刑部去問吧,這不是厚此薄彼么,要知道武安侯府也不是他們刑部能得罪的。

聽了沈安閔和沈安北,還有小廝的答話,阮大人眉頭微微皺。

兩人說的和庄王世子說的,並無出入。

只是庄王世子被打的部分,武安侯世子和沈二少爺並不知道。

而且阮大人去鬥毆現場查看過,發現兩地相隔不遠。

趙堯聽后,覺得好笑,他打趣沈安北道,「安北兄,你家的暗衛是不是和你有仇啊,看著你被人打,然後事後再給你報仇?」

沈安北哭笑不得。

阮大人多瞧了趙堯兩眼,笑著從椅子上站起來,道,「話已經問完了,本官該回刑部了,兩位若是想起什麼,可差人告知刑部。」

沈安閔送阮大人離開,阮飛乖乖的目送。

屋子裡,笑鬧起來。

沈安北和沈安閔明顯是被人栽贓嫁禍了,只是庄王府死咬著他們兩個不放,若刑部查不出真兇,這黑鍋武安侯府背定了。

沈安閔送阮大人出侯府大門,阮大人離開后,他轉身回府前,瞧見遠處有一中年男子騎馬過來。

沈安閔覺得他有些眼熟,只是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他。

等他下馬,跟福總管稟告,說求見二老爺身邊的總管時,沈安閔眼前一亮。

他想起來了。

玲瓏苑,書房。

安容坐在花梨木的椅子上,望著書桌上的九轉琉璃燈發獃,眼睛看盯著的地方,正是琉璃燈被砸碎的地方。

她左手邊有一沓厚厚的大紅拜帖,是前院丫鬟送來的。

這些拜帖,安容不知道怎麼回好,都是要來侯府跟她切磋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的。

應了吧,侯府事情一堆,她壓根就沒那個心思。

不應吧,人家還當她怕了,到時候京都流言四起,她更煩。

安容看看請帖,又看看琉璃燈,不由得有些長吁短嘆。

聽到有腳步聲傳來,芍藥眉頭一挑,「不會又有人想搶姑娘百花神女的位子吧?」

芍藥邁步過去,冬兒把信遞給她,道,「這是二少爺給四姑娘的信。」

「二少爺?」芍藥有些暈。

二少爺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好么,有什麼話直接讓丫鬟來傳一聲不就行了,還寫什麼信埃

芍藥把信送到安容跟前。

安容也納悶呢,她接過信,打開一看。

橫掃了兩眼之後,安容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齊州沈家給二老爺送了一隻血參來。

而且臨走的時候,齊州沈家的人見到四老爺,藉機巴結四老爺,兩人相談甚歡,最後一同出門,像是去八大酒樓吃飯。

安容眼睛越看越冷。

齊州沈家和二老爺兩個,到底將武安侯府當成了什麼,居然有膽量上門。

現在二老爺斷了只胳膊,齊州沈家又想扶持四老爺了?

齊州沈家到底想幹什麼?!

安容將信扭成一團,直接丟秋菊擦桌子的銅盆里了,墨跡瞬間化開,將銅盆里的清水染黑。

安容坐在那裡沉眉。

看著眼前的琉璃燈,越發的煩躁。

最後道,「芍藥,你去問問,誰第一個送的請帖來,將琉璃燈送去,就說我自動認輸了,這琉璃燈是我打壞的,我會賠。」

芍藥撅撅嘴,哪有自動認輸的,不過安容事多,她知道,不比也好。

芍藥拎了琉璃燈,拿了請帖離開。

安容吩咐秋菊道,「你去大廚房吩咐一聲,我要吃紅燒肘子。」

秋菊輕咬了下唇瓣,應聲離開。

等屋子裡只剩下海棠,安容走到窗戶旁,敲了敲窗戶。

三下之後,趙成出現在屋子裡。

他望著安容問,「四姑娘找屬下有何事?」

安容修長的睫羽輕輕顫動,她道,「我懷疑是齊州沈家的人打傷了庄王世子,嫁禍給武安侯府,你去刺殺一下沈祖琅,看看有沒有暗衛出來保護他。」

趙成點頭,然後道,「要不要真殺了他?」

安容眉頭輕皺,趙成這個問題還真難住了她,她要不要真殺了沈祖琅?

齊州沈家和武安侯府有仇,還是輕易化不開的仇,前世沈祖琅害的大哥連參加科舉的機會都沒了,這個仇,安容一直記得呢。

只是殺掉一個沈祖琅能起什麼作用,除了激怒齊州沈家,將這個仇累加的越來越深。

安容覺得,這仇並非不能化解。

當年齊州沈家,還有人對祖父有恩,若是真毀了齊州沈家,這真的是祖父想看到的嗎?

若是祖父真想滅了齊州沈家,當年大周戰勝,完全可以血洗齊州沈家,但是祖父沒有。

他只是希望武安侯府能成為一流世家,不為人所欺凌。

安容想,若是哪一天武安侯府負了她,她殺的也只是負她之人,而不是背棄列祖列宗。

安容心中有一個想法,她想扶持沈寒川。

若是他成為齊州沈家的家主,而且有足夠的震懾力,震住那些敵視武安侯府的人,這仇恨自然而然就化解了。

而敵視武安侯府的,正是齊州沈家如今當家做主之人。

安容思岑了片刻道,「暫時先不殺他,若真是他借刀殺人,就讓庄王世子親自報仇吧。」

殺了他,豈不是死無對證了,武安侯府還得背黑鍋。

她正好可以借庄王世子的手攪亂齊州沈家,讓他們在京都難以立足。

或許,她可以利用庄王世子做更多的事。

趙成領命離開。

安容想的極好,可是朝堂上的事,不是她想的那麼容易。

齊州沈家滲透在京都的勢力,也比她想象的要更加的複雜,她前世知道的那些不過是冰山一棱。

就連趙成刺殺沈祖琅,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個百年的世家,怎麼會沒有幾個死士?

夜色寧靜。

安容琢磨著如何扶持沈寒川。

人家想著怎麼扶持武安侯的庶房。

還有更多的人,在夜色下,望著清凌凌的月光。

不是閑心賞月,而是醞釀著更多的陰謀。

第二天一早,安容醒來時,是哈欠連天。

她一宿翻來覆去,壓根就睡不安穩。

因為事情太難辦了。

想扶持一個毫無根基的人,著實不容易埃

尤其是她,自己都沒有根基。

不過是仗著蕭湛借了她兩個暗衛。

不是自己的人,她用著都不好意思。

安容越想越煩躁,煩躁的她趴著被子一通亂捶亂打。

進屋伺候的丫鬟驚住了,忙過來問安容怎麼了。

安容聳了聳鼻子,道,「沒事,就是期望和現實差距太大,有些接受不了。」

喻媽媽一聽就笑了,「路是一步步走的,哪有一口就吃成個胖子的?」

安容點點頭,是她過於浮躁了。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她是恨不得十天就報完。

安容起床洗漱,吃過早飯後,去了松鶴院。

安容起的有些晚,去的時候,見到了劉二太太,她的大姑母。

她是來和老太太辭行的。

老太太捨不得她,叮囑她在外要照顧好自己,別委屈了自己。

安容微微愣,她沒想到劉二太太還沒有啟程。

不是過了元宵就要走的么?

不得不說,劉家就是奇葩,居然怕武安侯出爾反爾,一定要劉家大老爺先去上任,然後才許劉二太太一家離京。

劉家老太太今天剛出京都,不然劉二太太都沒法回門。

安容滿臉黑線,反正人家的好日子也快倒頭了,就讓她們先高興高興好了。

劉二太太要趕著去赴任,耽誤了幾天,路上又怕遇到颳風下雨,要儘早啟程,和老太太告辭后,就離開了。

她離開后,沈安閔來了。

他是來給老太太請安的,一會兒要去書院了。

老太太看著他臉上的傷,心疼的不行,「就不能把傷養好了再去嗎?」

沈安閔搖了搖頭,道,「祖母,我不礙事的,我只是些皮外傷,養幾日就好了,只是酒坊……。」

酒坊被砸,損失慘重。

這損失應該庄王府賠,他要是去書院了,沈安北病在床,這事讓總管去辦,肯定不行。

庄王世子連他和沈安北都打了,會顧忌一個總管才怪了。

偏三老爺要上任,他總不好去找侯爺吧?

安容問了問沈安閔損失多少,聽到有八千兩,安容的臉色也臭了。

這筆錢,庄王府必須要賠。

「二哥,你放心吧,酒坊的事我看著,」安容寬沈安閔的心道。

沈安閔扭眉望著安容,見安容一臉成竹在胸,他就放心的走了。

等他走到院子里,安容追過來,交給他一封信。

不是給他的,是讓他轉交給沈寒川。

而且叮囑他,要避著沈祖琅。

沈安閔看著手裡的信,想起來一件事,對安容道,「差點忘記了,弋陽郡主讓我轉告你,你給她出的主意成了,她表姐被送去莊子上了,才去了一天,就受不了寫信跟她求救了。」

安容聽得直笑,「二哥,你去了書院,弋陽郡主的信也跟著去么?」

沈安閔,「……。」

二話不說,沈安閔扭頭就走。

身後,安容笑的腮幫子疼。

但是很快,她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林萱兒出事了。

PS:淚奔,粉紅榜又掉下第八了。

求粉紅,再衝上第七!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五十七章拔涼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五十九章大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