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五十七章拔涼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22日 04:33 [字數] 390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這樣猜測,趙成覺得有理。

不過他還有別的想法。

「或許是有人想借侯府的刀除掉庄王府,」趙成揣測道。

安容望著趙成,眉頭輕扭,這個猜測不無可能。

庄王世子橫行京都不是一天兩天了,庄王爺明面上是好,可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真正了解他的人,都會唾棄他。

只是,庄王府到底是親王府,武安侯府能除掉他嗎?

趙成表示可以。

武安侯府以前那是絕對不行,可是和蕭國公府成了親,那背後的勢力就更錯中複雜了。

因為蕭國公府的勢力很大,至於大到什麼程度,怕是連皇上都不一定清楚。

首先,是兩個女婿。

一個是靖北侯,一個是定親王。

與蕭國公府交好的有瑞親王,有長公主,還有顏王爺。

還有那些並不入朝的世家,私下往來也很多。

還有裴家,周太傅……

這些人能坐視蕭老國公親自挑選的孫媳婦的親大哥被打成那樣,還被人污衊坐視不理?

更重要的是,沈安北是因為求娶周婉兒才惹怒庄王世子的,周家也不可能袖手旁觀。

武安侯府和周家聯手,想整垮庄王府,雖然不容易,但應該不是件難事。

但是安容卻知道,庄王爺隱藏的很深,武安侯府若是和庄王府硬碰硬,可能會兩敗俱傷。

這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式,安容不喜歡。

不論是,有人想借庄王府的手除掉武安侯府。

還是有人想借武安侯府的手除掉庄王府。

安容都想知道他是誰。

前者肯定和武安侯府有仇,必須要查出來,這人敵暗我明的感覺,讓安容有一種如鯁在喉感。

後者利用武安侯府達成自己的目的,給她給侯府帶來麻煩,不論他是誰,安容都對他沒有好感,更重要的是,他能利用侯府一次,就能利用第二次。

她不擔心自己,可是侯府有很多人會極其容易上鉤。

安容拜託趙成幫忙。

趙成挺直了腰板道,「四姑娘放心,國公爺和主子都知道這事,屬下更會不遺餘力的去查清楚。」

安容道謝。

趙成轉身要走。

芍藥喚住他,將他拉到一旁,輕聲問,「趙成大哥,蕭表少爺自從上回在花燈會上救過我家姑娘一命后,怎麼就不見人影了?」

要說蕭表少爺生姑娘的氣吧,可是一點跡象也沒有埃

趙成大哥不還是恭恭敬敬的幫姑娘的忙么?

只是她想不明白,蕭表少爺怎麼走了就不回來了呢?

而且,連趙風也沒見到人影了。

趙成臉頰微微紅,有些事芍藥不知道,但是他清楚埃

趙成只能告訴芍藥,他主子不是不來,而是不能來。

蕭老國公的態度很強硬,蕭湛想辦法哄蕭老國公開心。

可是蕭老國公不是那麼容易打動的。

總之,蕭湛失敗了。

他忍著不來侯府找安容,一來是怕控制不住自己,二來就是和老國公賭氣。

他在和蕭老國公比誰更心平氣和,誰更無所謂。

就連今兒這事,主子也是要他先跟蕭老國公稟告的。

只有贏了,他才能更快的迎娶安容進門。

趙成不會說,他家主子忍的很辛苦。

聽到有腳步聲傳來,趙成和芍藥說了一聲,縱身一躍,變消失在了視線里。

芍藥朝安容走去。

安容問她,「有什麼事要避著我問趙成?」

芍藥扭了扭眉頭,「奴婢問問趙風大哥,上回花燈會上,奴婢向他借了二兩銀子,還沒還。」

安容臉有些紅。

蕭湛說過,那被他踢爆的彈丸就是趙風奉命扔的,他沒來侯府,肯定是因為怕她責怪。

安容轉身要回玲瓏苑。

身後,有丫鬟輕喚。

安容回頭,就見外院小丫鬟翠兒上前見禮。

翠兒道,「四姑娘,有人上門找你討債來了,說是花燈會上,你租用的花船著火,燒成灰燼,要賠償全部的損失。」

安容臉色很臭,不是她不願意賠,而是花船燒掉不是她的錯,是蕭湛的錯。

要賠也該找他才對。

「賠多少?」安容問道。

翠兒望了眼安容,道,「說是要四千兩。」

「四千兩?」聽到這個數額,芍藥當時就暴了,「怎麼會這麼多?」

翠兒也覺得多,這是個她想都不敢想的,要不是因為錢太多,福總管就直接從公中賠了,福總管讓她來就是想問問那花船到底值不值這個價。

雖然四姑娘燒掉花船有錯,可被人獅子大開口,那是絕對不行的。

「船坊總管說,花船上用的都是價值不菲的名畫,擺設更是昂貴精緻,四千兩還是看在侯府的面子上便宜算了,」翠兒道。

安容煙眉輕隴。

她再努力回憶花船,可是任她如何回想,也只想到花船上的人,和那張滴滿血的桌子和那張翻雲覆雨的小榻。

好像,小榻是花梨木的。

上面雕刻也算精細,安容估計,小榻的價值在八十兩到一百兩左右。

其他,安容想不起來了。

所以安容很直接道,「你去回了畫舫總管,讓他去蕭國公府找蕭表少爺拿賠償。」

翠兒有些蒙,不但她蒙,芍藥也蒙。

姑娘這樣做好像不大合適吧,那日花船著火,不是荀少爺在花船上么,怎麼找蕭表少爺拿錢啊?

芍藥想問,但是不敢。

萬一姑娘說話當真,她提荀少爺,就賣了她怎麼辦?

翠兒見安容轉身走了,拉了拉芍藥的袖子。

芍藥很無奈,「你就直說就是了,又不是你去要錢。」

翠兒想想也是,她只是負責傳話的。

「那我走了,」翠兒笑嘻嘻道。

結果她一轉身,就瞧見另外一個丫鬟走過來,翠兒頓時不高興了。

「碧兒,你怎麼來了?」翠兒撅著嘴問道。

上回她來內院傳話,得了好些糕點吃,碧兒不高興,今兒福總管讓她來,碧兒就說她走路磨蹭,耽誤時間。

還好福總管沒說什麼。

這會兒碧兒來,翠兒覺得她肯定是覺得她磨蹭,來催她的。

碧兒朝她一呲牙,道,「誰來催你了,你是來拿錢的,我可是來送錢的。」

翠兒瞪大眼睛,看著碧兒昂首挺胸的朝前走。

芍藥見翠兒手裡拿了信封,又說送錢的,下意識的就覺得是荀止送來的。

不過芍藥只猜對了三分之一。

這錢是蕭湛的,但是不是送給安容的。

而是請安容轉交給蕭湛的。

這樣說有的繞人頭暈,好好地錢為什麼不送蕭湛,而送來給安容轉交?

因為找不到蕭湛,準確的說是找不到沒有戴面具的蕭湛。

蕭湛當選十大美男。

那些絹花所得的錢,發起人和蕭湛會平分。

大家只知道蕭湛和安容說過話,至於他是誰,無人知曉,這不就托安容轉交了。

安容很無語,長一張妖孽的臉,坐在家裡,都能收錢,這也太爽了吧?

這些天,武安侯府忙成一團,其他的事,安容也無瑕關注,這會兒也好奇了。

因為蕭湛分的錢有四千七百兩。

不知道他排第幾?

碧兒忙道,「排第二呢,排第一的是裴家裴度少爺,不過他只比第二多一百兩銀子,送錢來的人說,若不是有很多人只見畫像投票,不知道他是誰,品性如何,估計他會是第一。」

當然了,也有可能因為品性不佳,連上榜都不行。

安容點點頭。

蕭湛的容貌,那是沒話說。

人品,那也沒話說。

排第三的是瑞親王世子。

第四的是三皇子。

第五的是永國公世子。

第六的是毅勇伯府二少爺。

第七的是寧王世子。

第八的是周太傅府周大少爺,也就是周少易。

第九,靖北侯世子。

第十,沈安閔。

這裡,不得不提一提第十一了。

第十一,是庄王世子。

據說,庄王世子為了能排上前十,砸了四千兩銀子下去,卻被沈安閔給擠掉了。

這也成為京都津津樂道的話題。

大家覺得庄王世子打沈安閔,被擠下榜,要佔很大一部分原因。

因為,沈安閔就比庄王世子多了五錢銀子。

最重要的是,只有前十才能得一半,之後的都沒有。

庄王世子白花了錢,還沒有上榜,這口氣夠憋屈埃

「我大哥排多少?」安容好奇的問。

碧兒道,「聽說排十八。」

安容撅了撅嘴,大哥好弱。

碧兒捂嘴笑。

這不能怪世子爺,還不是四姑娘鬧的。

要不是四姑娘女扮男裝,讓沈二少爺名聲遠播,名揚京都,哪有那麼多人知道二少爺德才兼備啊?

聽說花燈會後面,瓊山書院的有好多的學子,一人送了二少爺一朵價值十兩的絹花。

那些學子,好像極少有送世子爺的。

聽說只要二少爺能上榜,去了書院一定要請他們大吃一頓。

安容,「……。」

話說,這會兒,有一大波學子正朝武安侯府湧來。

據說是探病,實則是想來看看沈安閔傷的到底多麼的重,是不是慘的下不來床了。

因為明兒瓊山書院就要開學了。

他們可都盼著他明兒請客,讓大家好好樂樂呢。

沈安閔的心,拔涼拔涼的。

因為一堆損友覺得他這樣子,雖然皮外傷有些嚴重,但是比當初他的黑眼圈還是可親多了,以他讀書求學之勤奮,肯定會去書院的。

他們已經約好,會從明天早上餓起,就等他請客了。

沈安閔淚眼婆娑,直呼交友不慎。

PS:求粉紅。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五十六章質問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五十八章出事(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