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五十三章路費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20日 00:29 [字數] 567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聽到丫鬟稟告周倩瑤來了,安容很是吃驚,吃驚到當時她正往嘴裡塞的糕點都驚掉了。

她沒想過,周倩瑤會來,尤其是在這關頭。

安容猜不出來她來是為了什麼事,但上回周倩瑤也算是幫過她大忙,這份情,她還沒有表達感謝,忙讓丫鬟去請。

安容更是親自下樓相迎。

安容見到周倩瑤時,她已經進了二門了。

一路上,丫鬟指指點點,覺得她沒臉來侯府,因為就是她爹周御史,害的侯府名聲大損,害的大夫人步步走錯,然後被人殺害在了密道里。

周倩瑤面色從容,只是眸底有抹苦笑。

安容面帶薄怒的呵斥那些丫鬟,那些丫鬟嚇的四下逃開。

安容歉意的看著周倩瑤,賠罪道,「府上丫鬟不懂事,喜歡亂嚼舌根,還請你見諒。」

周倩瑤知道安容沒有責怪之意,很早她就知道安容是個心底仁厚的姑娘,她極是喜歡。

她想和安容做朋友,但是她不敢。

她笑道,「你不必道歉,我已經習慣了,父親耿直,得罪了太多的人,便是來武安侯府尋你,我也是鼓足了勇氣的。」

安容輕輕點頭,這些,她都知道。

「上回梅花宴后,你給我寫的信,幫了我大忙,我都沒向你道謝。」

說著,安容給周倩瑤福身行禮。

周倩瑤忙扶起安容,笑的柔美道,「我也是投桃報李。」

兩人相視一笑。

安容請她進玲瓏苑品茶。

看著玲瓏苑小橋流水,假山奇石,周倩瑤嘆為觀止。

她甚至笑道,「當年,你一擲千金建了玲瓏苑的事傳遍京都,連父親都說你奢靡,如今看來,真是有過之無不及埃」

安容羞愧難當,「用銀子建玲瓏苑容易,再把玲瓏苑換成銀子卻是不能,當年太年輕,如今悔之晚矣。」

周倩瑤一笑,細細觀賞起玲瓏苑來。

走到竹屋,安容請她進去喝茶。

周倩瑤笑看著安容,眸底流露出欽佩,「你的忍耐性叫我吃驚,你都不好奇我為何登門嗎?」

「好奇,但我不忍心打算你遊園的興緻,」安容笑道,又補充了一句,「萬一你興緻被打斷,不告訴我了怎麼辦?」

周倩瑤捂嘴輕笑,覺得安容很好玩。

她率先進竹屋,邊走邊道,「我猜你多少能猜到我來侯府找你是為了什麼事,如今的武安侯府,可是被御史台盯著呢,父親也不例外。」

安容點點頭,表示周倩瑤說的對。

周倩瑤坐下,看著安容,笑道,「你是不是覺得我父親耿直古板,其他的御史台好說服,就我父親難勸動?」

安容眉頭一挑,沒有接話。

周倩瑤勾唇一笑,「你肯定猜不到,是父親讓我來的吧?」

安容驚訝,「周御史讓你來的?」

她還以為是她自己來的呢。

安容不解了,「為什麼?」

周倩瑤輕聳肩,「今兒一大清早,小廝就收到了一張請帖,請父親和一眾御史台來武安侯府門前瞧熱鬧,父親來了,也著實看了一通好熱鬧。」

周倩瑤輕聲道來,她的聲音輕柔如風。

事情是這樣的。

今兒一早,周御史上朝回來,總管就送了張請帖給他,周御史換下朝服,就來侯府門前瞧熱鬧了。

武安侯府的事,震驚京都,周御史也是倍加關注的。

只是送請帖,請他去看熱鬧,周御史呲之以鼻。

大家都認為周御史古板的很,但是誰知道他其實是贊同武安侯休妻的。

一個偷竊女兒秘方的賊,怎麼能做當家主母,這等手腳不幹凈的女子,就該休之而後快!

只是大夫人替老太爺守過孝,在三不去之內,侯爺不休她,是受禮法的人。

一個這樣的男人,當初不休妻,在大夫人被殺之後卻休妻了,這本來就惹人納悶。

若是要休妻,當初休不更好嗎,皇上親自下旨撤了大夫人的誥命封號,御史台根本就不敢質疑他休妻。

周御史覺得侯爺重情重義,再加上周倩瑤和安容也算是有三分交情,至少周倩瑤和周母不止一次的再他面前誇安容,周御史便讓周倩瑤來打聽一二。

這便是周倩瑤來的目的。

安容驚呆了,她做夢都沒想到周御史對侯爺休妻的態度會是這樣。

周倩瑤見安容那麼吃驚,笑道,「你不懂我父親,父親尊重大周律法,但是他更看中一個人的品性,而且,父親說過,大周律法存在很大的問題。」

這一點,安容還真不知道。

她只知道周御史固執起來,別說九頭牛,就是九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安容讓芍藥和周倩瑤的丫鬟退到竹屋外,她才和周倩瑤坦白相告。

從大夫人偷竊秘方到她狡辯栽贓,再到她以各種辦法害人,包括害三太太和沈安姒。

樁樁件件,聽得周倩瑤目瞪口呆。

「這樣的女人不休何來天理?」周倩瑤嘆道。

安容苦笑,「侯府的事比你想的要複雜,除了三不去之外,大夫人是我繼母,也是我姨母,我祖父和我外祖父交情深厚……。」

結親是兩個家族的事,休妻何嘗不是?

周倩瑤點頭,表示理解。

只是她就不明白了,大夫人做了那麼多錯事,都看在建安伯府的面子上饒了,怎麼這會兒卻休妻了?

安容望著周倩瑤,她知道她嘴巴嚴的很,她決定據實以告,有周御史支持父親休妻,其他御史就不足為懼了。

安容道,「有些事,侯府知道的人寥寥無幾,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不能讓旁人知道。」

周倩瑤眼珠子睜大,猛點頭。

安容將大夫人在密道偷情的事抖出來,包括沈安姝早產的事,聽得周倩瑤直接驚站了起來。

「這,這……,」周倩瑤都找不到形容詞了。

這樣的女人豈止該休,合該千刀萬剮!

周倩瑤心中暖和,這樣的醜聞,關係武安侯的名聲,安容都對她坦然以告。

安容說完,拉著周倩瑤坐下道,「這些事建安伯府不知道,只揪著大夫人為祖父守過孝,昨兒鬧完,今兒又鬧,怕是沒完沒了,有件事,我想請你幫我個忙。」

周倩瑤當即就道,「你說,只要我能幫,義不容辭。」

安容笑了笑,對周倩瑤耳語了兩句。

周倩瑤當即就拍了胸脯保證,讓她放一百二十個心。

等送走了周倩瑤,安容在書桌旁寫了張請帖。

讓芍藥送去建安伯府。

芍藥現在認的好些字了,看到請帖上的內容時,她就問了一句,「姑娘,你是不是病了?」

沒病,怎麼會約江二老爺、江二太太談解藥和賠償的事呢?

姑娘又沒有下毒,更沒有委屈過他們,何來賠償一說?

安容嘴角劃過一抹笑,恍如罌粟般妖嬈,朱唇輕啟,「照我吩咐的去辦就是了。」

芍藥撅了撅嘴,不甘不願的轉身離開了。

一個時辰后,收到請帖的江二太太笑了。

她就知道,武安侯府屈服了,只是侯爺和老太太拉不下臉面,就讓安容一個晚輩來。

別以為晚輩,就好說話!

江二太太狠狠的拍桌子,卻忽然疼的呲牙咧嘴起來,今兒挨了不少棍子,身上有好些淤青。

第二天,安容吃過早飯,又給老太太請了安之後,便去了聽瀾居。

今兒,她約了江二老爺、江二太太在這裡見面談事。

但是到了約定的時辰,江二老爺和江二太太卻遲遲不到。

安容眉頭微微蹙。

芍藥忍不住道,「不會不來了吧?」

安容篤潰「不會不來,只是端著架子。」

安容猜的不錯,是她主動「求和」,江二老爺、江二太太這兩天在侯府受盡窩囊氣,更因為分家和建安伯夫人被休,而顏面掃地。

讓他們準時來,那本來就是件奢望的事。

不過,他們也擔心安容氣性大,怕她誤以為他們不來,所以在半個時辰后,到了。

進門,便聽到江二太太大聲抱怨道,「我這腰啊,疼的厲害,上個樓都廢了一半的氣力了。」

安容一聽,就知道江二太太餓了。

轉頭吩咐芍藥道,「讓小二準備一桌豐盛的吃食,一會兒送上來。」

江二太太一聽,心底頓時高興了,只是臉上還不滿,看著安容道,「昨兒武安侯府將我們打了出來,今兒你又約我們來做什麼?」

安容笑著給他們斟茶。

「二舅母,我為什麼請你和二舅舅來,你還猜不到么,你請了一堆御史台來侯府門前瞧熱鬧,今兒父親和三叔都不敢上朝了,我是不得不屈服,」安容一臉怕了的表情。

江二太太接了茶,上等的君山毛峰,她平素極少喝到,看到安容認錯的態度良好,她心情也好了很多。

江二老爺關心的是,「解藥呢,快拿出來。」

安容望著江二老爺道,「二舅舅,我不知道建安伯夫人是什麼時候中的毒,但我武安侯府可以對天起誓,這毒絕對不是侯府下的,但是昨兒你們走後,有人將解藥送到侯府了,祖母心軟,看在外祖父的面子上,願意給你們解藥,但是這解藥就當做賠償。」

江二太太頓時就急了,「把解藥當做賠償?1

建安伯夫人平素也沒少罵她蠢,她現在被貶為妾了,啞巴了正好呢,她倒好,把解藥當做賠償!

江二太太不敢說不要解藥,要賠償,畢竟江二老爺還在呢,她可不想被罵。

安容點點頭,「對,就是將解藥當做賠償。」

江二太太的臉色頓時陰沉沉的,江二老爺的臉色也難看了起來。

兩人不同意。

解藥他們要,賠償也要。

雙方僵持不下。

最後安容退步了。

但是卻給江二老爺和江二太太出了個大難題。

因為安容說賠償可以。

雙方經過商議,賠償四萬兩銀票。

但是,解藥就不給了。

因為毒不是侯府下的,他們大可以去查出下毒之人,逼他交出解藥,這事就是捅到皇上跟前,武安侯府也坦坦蕩蕩!

安容說完,坐下來,細細的品茶。

茶香清香,沁人心脾。

江二老爺和江二太太則在糾結,到底是要解藥,還是要銀票。

準確的說,糾結的只是江二老爺。

對江二太太來說,當然是銀票最好了。

安容靜靜的等他們做決定。

芍藥將解藥和裝著銀票的匣子放在桌子上。

整整一匣子的銀票,全是千兩的面額,安容準備了五萬兩。

當著江二太太的面,芍藥數了十張出來,餘下四萬兩。

一盞茶才喝了兩口,江二老爺就做出了選擇。

他要銀票!

安容眉頭一挑,眸底有抹笑容一閃而逝。

看著江二老爺伸手過來拿銀票,安容將匣子摁住,笑道,「二舅舅,你要怎麼說服御史台放棄彈劾我爹?」

江二老爺眼睛望著匣子錯不開,有些心不在焉道,「舅舅辦事,你放心,明兒那些御史台就不會彈劾你爹了。」

安容不放心,「你總要說個辦法吧,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你拿了錢,回頭變卦了怎麼辦?」

老實說,這就是江二老爺心底想的。

等拿了錢,御史台繼續彈劾武安侯府,她還是得乖乖交出解藥。

只是他沒想到安容這麼不好糊弄,他道,「這一點你大可放心,我會親自登門跟御史大人解釋,說大夫人做了很多錯事,是武安侯府主動接的休書,那些御史大人不會吃飽了撐的慌,揪著武安侯府不放的。」

安容眉頭輕扭,「二舅舅,本來休書就是外祖父願意接的,可沒人逼迫外祖父。」

江二老爺眉頭皺緊,「可是我不願意接休書1

安容恍然一笑,「是了,二舅舅主動上門說服,就代表你也不反對休大夫人?」

江二老爺點頭。

安容這才鬆開手。

江二太太一把抱過匣子,她沒數,就算她心情很迫切,但是她知道安容不敢糊弄他們。

哪怕少一張,他們都有足夠的理由出爾反爾。

江二老爺要走,江二太太還想吃頓飯,因為小二都把飯菜送上來了,老遠就聞到了香味兒。

不過安容急著要江二老爺去找御史台說清楚,並表示回頭會讓小廝將這些飯菜做好,送到建安伯府去。

江二太太想著那一沓銀票,再加上飯菜也不會少,就離開了。

他們前腳剛離開,屋子裡屏風后就走出來好幾個人。

全是御史大人。

但個個面色極其的難看。

江二老爺把他們御史當傻子玩,誰心情能好?

安容這一招,還是跟江二老爺學的。

可不是只有他能請的來御史大人瞧熱鬧。

她也可以。

周倩瑤也在,她隴眉看著安容,「你給了他們多少銀票?」

周倩瑤知道安容不會真給四萬兩,但是也不會少給。

安容勾唇笑道,「一千兩。」

就上面的一張是真的,其他都是白紙。

安容笑著請幾位御史大人落座用飯,她和周倩瑤去隔壁吃。

安容和周倩瑤剛進隔壁。

江二老爺和江二太太就怒氣沖沖的回來了。

兩人踹門而入,進門見到一堆吃飯的御史大人。

當時就驚呆了。

「我,我進錯門了,對不住,」江二老爺連連點頭道歉。

「你沒有進錯,」有御史好心笑道。

一句話,江二老爺如遭雷劈,額頭淚寒直冒,不到片刻時間,衣襟就濕透了,差點嚇尿褲子。

周御史眼神肅然,從頭到尾掃視江二老爺。

一個為了錢,可以置親娘於不顧的不孝子。

卻口口聲聲為大夫人討公道,怎麼聽都讓人覺得可笑。

幾位御史當著江二老爺的面,有說有笑。

江二老爺的臉蒼白如雪,兩腿直顫。

芍藥站在門外瞧熱鬧,回去告訴安容和周倩瑤道。

「幾位御史大人決定聯名上奏,彈劾江二老爺了,聽說這樣的不孝子,會被流放千里呢,」芍藥很興奮,「江二老爺嚇的跪地求饒,可是被人理他。」

姑娘說過,那一千兩是給江二老爺和江二太太做路費的。

起先她沒明白,覺得從建安伯府來聽瀾居就給一千兩,這也太傻了。

原來指的是這個。

PS:求粉紅。R1152

(快捷鍵:←)嫁嫡 三百五十二章御史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五十四章救命(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