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嫁嫡 > 第三百四十二章認錯(求粉紅)

嫁嫡

第三百四十二章認錯(求粉紅)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14日 06:53 [字數] 476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沒道理,嫡出的三房都單獨過年,庶出的還在侯府,這會讓人笑話死的。

四太太知道,三房一搬,她們就沒有在侯府再待下去的理由了,都是板上釘釘的事,她強求只會惹人嫌惡,還不如乖順聽話,往後有事相求,也好張口些,便笑著應了。

等她們走了,老太太臉色就溫和了起來,嗔了三太太道,「好不容易將錢家買了下來,又充什麼好人賣給二房,萬一她應了呢。」

三太太信心十足道,「娘,你放心,我知道二嫂她捨不得。」

若是二老爺在,那就不一定了。

不過五萬兩也不是個小數目,便是二老爺在,也不一定有這樣的魄力,便是二房,都不一定拿的出來這樣多的銀子,她是算準了,才故意把價錢說的這樣高,就是想絕了二太太的念頭。

不過就算二老爺不爭饅頭爭口氣,捨得掏錢,那也沒關係,她話已經說了,二太太沒一口應承,就沒有第二次機會了,難道她要一而再給他們機會嗎?

屋子裡其樂融融,沈安溪約了安容明兒去錢家,她要好好的裝扮一下她的新院子,讓安容給她出出主意。

安容笑著應了。

正說著呢,外面七福來報,「老太太,庄王妃來了。」

說完,七福又對侯爺道,「侯爺,李大夫來了。」

老太太微微皺眉,她知道庄王妃來所為何事,但是侯爺找李大夫做什麼?

「你身子不適?」老太太擔憂的看著侯爺。

侯爺起身道,「我身子無礙,只是有些事詢問下李大夫。」

說完,侯爺行退禮,轉身離開。

安容站在一旁,手裡的帕輕扭,最後輕輕一嘆。

三太太出去迎接庄王妃。

老太太這才得空看著安容,問她,「祖母今兒早上,才聽丫鬟說你昨兒一再受驚嚇,又是刺客,又是花船著火,誰要殺你,那花船好好的怎麼會著火?」

老太太是一肚子疑問,幸好安容沒事,這要昨晚上知道,估計會嚇死過去。

侯府到底得罪了什麼人,先是刺殺安容,又是刺殺二老爺,接下來又會是誰?

老太太下意識的想到侯爺和沈安北,真是心驚膽顫。

安容忙道,「祖母,我是不小心打碎了燭台,燒了地毯才著的火。」

老太太點點頭,花船上著火,十有八九是燭火引起的。

老太太望著安容,她還沒問出口,沈安溪就嘴快的問道,「四姐姐,今兒早上聽人說,救你的是一個身穿玄青色錦袍的男子,沒有戴面具,容貌絕美,勝過所有世家少爺,那人是誰啊,是不是蕭表少爺?」

安容輕點了下頭。沈安溪眼珠子就睜大了,「真是他啊,他的臉上沒傷啊,怎麼一直戴著面具啊?」

沈安溪很好奇,但是安容則臭著一張臉道,「太漂亮了,小氣吧啦的捨不得給人看唄。」

沈安溪,「……。」

一瞬間,就不知道怎麼接話了。

那麼漂亮的容貌,居然被一張冷冰冰的面具遮住,還真像是四姐姐說的那樣,小氣吧啦的捨不得給人看,這也太小氣了吧?

老太太撫額無奈,她沒有見過蕭湛的臉,不知道安容所說的漂亮到捨不得給人看到底是有多麼的漂亮,不過怎麼傳聞他臉上有傷啊,要是沒傷,只唬人的,蕭老國公至於為了他找侯爺要舒痕膏嗎?

沈安溪則道,「四姐姐,你是不知道,原本京都都選好十大美男了,據說因為他,十大美男待定呢,誰都不知道他是蕭表少爺。」

依照丫鬟打聽回來的,蕭湛似乎能排第一呢。

容貌絕美,氣質冷傲,身世雖然有很大的瑕疵,但是架不住人家有本事啊,皇上跟前的紅人,身後的勢力,便是連皇子都要巴結奉承,他當選十大美男之首,估計沒人質疑,也沒人敢質疑。

誰敢質疑啊,人家可是有一個護短的紈弟弟呢,你質疑我大哥,小心我揍的你爹娘都不敢認你。

就是這樣囂張,不解釋。

很快,三太太就將庄王妃迎接了進來。

今兒庄王妃是帶了厚禮來的,進門便是客氣親切的笑,「原是想早些來的,誰想來的路上,榮王妃聽說長公主府小世子回來了,非得拉著我先去探望下小世子,這才姍姍來遲。」

安容聽得微微一鄂,小世子回來了?

老太太起身見禮,庄王妃忙扶著她起來。

老太太笑問,「小世子回來了,長公主能鬆一口氣了,小世子安好吧?」

庄王妃笑著坐下,道,「好著呢,東延太子將小世子養的是白白胖胖的,一點都沒消瘦,小世子壓根就不願意回來,說是外面好玩極了,要她娘罰靖北侯世子呢。」

老太太眼角輕輕一挑,這綁架還正中小世子的下懷了?

怎麼又跟靖北侯世子扯上了?

他不是離家出走了嗎?

庄王妃便笑說起小世子被綁架離京的事來,首先,她吐露了一個大消息,「長公主是不用擔心了,這會氖薔副焙盍耍靖北侯世子被東延太子綁架了。」

安容眼珠子瞬間瞪圓。

沈安溪的臉上也寫滿了好奇。

還有一眾的丫鬟婆子,個個臉上都寫滿了八卦的神情。

庄王妃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京都的夫人姑娘,除了衣裳首飾,胭脂水粉外,可不就是這樣趣事和別人家的醜事么?

庄王妃說起來,安容才知道,小世子怎麼脫困的,靖北侯世子又是怎麼淪陷的。

事情是這樣的。

連軒離家出走,跑到東陵郡找顏親王將他少時口沒遮攔的話收回來,請顏親王給他寫封信,正兒八經的簽名蓋章,好堵上他外祖父的嘴。

可是他和卜達不辭辛苦的離京,剛到東陵郡,餓的前胸貼後背,這不,趕緊找地方安撫自己的五臟廟。

好吧,有人的地方就少不了八卦。

大家在談論顏親王的女兒顏如玉,說她如何如何的美,如何如何的絕色。

好么,顏如玉這個名字,是連軒心裡的疙瘩埃

她可沒忘記宣平侯世子迎娶沈安芸時,那胖的五官全毀的顏如玉,真是見一眼,隔夜飯都能吐出來。

這不,連軒記性又好,直接想到了侯府大門前的顏如玉。

一陣作嘔過後,忍不住道,「不用說,肯定是一個醜八怪。」

當時,很巧。

月郡主,也就是顏如玉正女扮男裝出來玩,就在涼棚子里喝茶,聽了連軒的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她又沒有得罪他,他憑什麼揣測她是醜八怪,還一副很惱她的模樣?!

氣頭上,月郡主忍了,走過去和連軒把酒言歡,套他的話。

連軒一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徹底激怒了月郡主。

因為那個癩蛤蟆是她。

天鵝是連軒自己。

當時,正巧有官兵奉命來請月郡主回府,月郡主手一指,要官兵抓住連軒,關進大牢,板子伺候,狠狠的伺候。

連軒是這樣進的大牢。

在大牢里,他著實吃了些苦頭,不過他靖北侯世子的身份,還真沒人敢得罪。

只是郡主的話也得聽啊,最多只關著你,不對你用刑就是了。

連軒是在哪裡都玩的起來的人,這不和那些獄卒打的火熱,在他的牢房裡斗蛐蛐玩骰子一個不落。

日子過的還算舒服,如果不是有玄鐵腳鏈,他逃不出去的話,那就更好了。

等了好些時候,才等到月郡主來審問他。

連軒一把擒住月郡主,逼她掏出鑰匙,解開自己和卜達,然後把月郡主當作人質,去威脅顏親王給他來一封「退親書」。

這顏親王也是個妙人兒,當時笑道,「你不說,本王還真想不起來有這回事了,也罷,月就許配給你了吧,你帶她回京吧。」

注意,顏親王雖然也叫親王,卻不是皇家姓,而是因為顏王太難聽了,所以喊他顏親王。

當時,連軒就奔潰了,尼妹,誰要娶你女兒了,小爺有意中人好吧,你這樣激將法,對小爺沒用。

你顏親王膝下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小爺就不信你捨得丟下她。

連軒一怒之下,還真的把月郡主給綁架了。

最奇葩的是,顏親王還真的沒派人來救。

就這樣,連軒得負責月郡主的伙食,她還不吃差的,要撿最好的吃。

連軒怒了,他的銀子早光了,得為了她去做梁上君子,他才不樂意呢。

然後,他在買包子的時候,發現了小世子。

他不認得東延太子,但是他認得顧清顏埃

他就納悶了,小世子怎麼跟她在一起,還有說有笑的。

然後,連軒就拉著月郡主湊到小世子那桌子上,問他,「你怎麼不在京都,跑出來了。」

小世子對連軒很怨念,「我是被綁架來的。」

連軒滿懷詫異,居然遇到同行了,看看小世子,再看看被他捆著的月郡主,他忽然覺得自己很合適綁匪這個行當。

連軒很隨意,但是東延太子的奔潰,誰能懂?

這兩兄弟,真是一個比一個奇葩。

一個,救殺妻之人,還要殺自己的媳婦。

一個,綁架了自己的媳婦不算,還要賣了她。

沒錯,連軒打算賣了月郡主,他說服東延太子道,「這位是顏親王的愛女,模樣還算周正,比小世子要值錢的多,我倆換換?」

當時有兩聲不換異口同聲。

一聲是小世子的,一聲是月郡主的。

但都被連軒給無視了,他極力說服東延太子,這筆買賣只賺不虧。

東延太子很無力,人家要賣自己的媳婦,他也擋不住啊,而且這筆買賣確實不虧。

小世子跟著他們,把朝傾公主哄的是團團轉,這都幾天了,才走到這裡,這到猴年馬月才能到北烈?

就這樣,小世子就跟月郡主換了。

連軒是打算帶著小世子離開的,但是東延太子覺得連軒的價值比祈王、月郡主加起來都大,因為他是蕭湛的弟弟!

蕭湛的為人,他比誰都清楚,他不一定在乎祈王的死活,小世子他又殺不了,朝傾公主不答應,只有連軒,才能牽制蕭湛。

就這樣,小世子自由了,連軒淪陷了。

到現在他都沒懂,這是為毛,明明他是人販子啊,不是人質啊,有沒有搞錯啊?

月郡主表示,這是買一送一,他只是添頭。

連軒很奔潰。

更讓他奔潰的還在後面,他被捆著了,負責押送他的那個人是……月郡主。

報應有沒有?

這些事,都是小世子和暗衛回來說的。

對於這樣的奇葩的二貨兒子,靖北侯夫人真是恨不得沒生過才好啊,臉都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

庄王妃笑著說完,老太太已經是一臉黑線了。

安容和沈安溪則是在抖肩膀,那些丫鬟們也是憋笑憋得辛苦,一個個都覺得這樣的事發生在靖北侯世子身上,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

笑過之後,老太太才問起庄王妃,今兒來侯府所為何事。

庄王妃一臉慚愧道,「都怨我,好心辦壞事,我是想著,府上四姑娘幫惜柔恢復容貌,我得欠府上一個天大的人情,不知道如何還好,這不正巧瞧見府上大夫人賢惠的一幕,護國公夫人就幫我出了那麼個主意,我就想著幫府上大夫人恢復誥命封號,誰想到,卻是被護國公夫人給利用了,真真是……。」

庄王妃一臉羞愧,可是為了女兒的臉,又不得不舔著臉面再登門。

庄王妃怕啊,昨兒安容兩次遇難,雖然都化險為夷了,可是誰知道有沒有第三次。

人不可能一直走運的。

武安侯府多災多難啊,五姑娘中劍,二老爺斷手,就四姑娘福大命大。

說白了,庄王妃是怕安容一命嗚呼了,惜柔郡主的臉恢復無望,所以等不到她算計武安侯府,逼安容捧著舒痕膏上門認錯。

這是庄王妃心底的想法,臉上則全是認錯的神情。

那真摯發自肺腑的歉意,將銀票送上,誰都沒法再回絕了。

這不,安容遲疑了片刻,點頭了。

她的目的就是讓庄王妃認錯,往後和大夫人斷絕了往來。

目的達到,再端架子,就說不過去了。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四十一章吃虧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四十三章失蹤(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