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三十五章開剁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10日 23:29 [字數] 367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蕭湛輕揉太陽穴,「一定要等他嗎?」

他去換成蕭湛來,她估計又要等荀止了,難道他又要變荀止回來等蕭湛嗎?

這樣換來換去,一晚上都在湖畔吹夜風了。

蕭湛望著安容,燭火和月光的照耀下,她的臉瑩潤光潔,如玉精緻無暇。

蕭湛希望安容回答說不用。

但是安容沒回答他,她吩咐芍藥和海棠道,「你們在這裡等蕭表少爺,他來了,讓他上花船。」

說完,安容邁步上花船,蕭湛緊隨其後。

芍藥撅了撅嘴,望著奢華精緻的花船,看著上面懸著的彩帶,隨風浮動,彩帶尾上系著的銀鈴,在風中清脆作響。

花船很美,不論是品茶,還是撫琴都是極好的,可是孤男孤女就不合適了吧,蕭表少爺來會不會誤會啊,就不能再等等么?

鑒於荀止一聲不吭就消失了這麼多天,芍藥的心一下子就傾向了蕭湛了,最最重要的是,荀止沒有蕭湛俊朗!

雖然芍藥只見過蕭湛半邊容顏,可是就這半邊就足矣完勝荀止了。

好吧,荀止模樣也不差,可以說很俊朗了,俊朗到走出去,輕輕一笑,就能讓一堆大家閨秀面紅耳赤,暈頭轉向的人物,只是有比較就有落差埃

看著荀止邁步進花船,還吩咐船夫開船,芍藥驚呆了。

別啊,別開船啊,一會兒蕭表少爺來了,他能飛,她和海棠腫么辦啊啊啊?!

芍藥嘴撅的高高的,等她瞧見趙風腳踏湖面上了花船,芍藥心就大鬆了,隨即又羨慕妒忌了起來。

海棠笑芍藥操心太多,笑道,「有蕭表少爺的暗衛在,蕭表少爺就是不來,也沒什麼關係,咱們去玩吧。」

芍藥猛點頭,兩人就屁顛屁顛的去逛花燈了。

再說,安容上了花船,瞧見荀止讓船夫開船,想阻止,卻又張不開口。

她轉身進花船,坐下后,給荀止和自己倒了杯茶。

花船內,有些寂靜。

風吹過窗柩,將船內蠟燭吹的忽明忽暗。

蕭湛端起茶盞,用茶盞蓋輕輕的撥弄著,茶氣氤氳。

他開口打破寂靜,「你找我來是?」

安容抬頭望著蕭湛,將自己的手腕伸了出去,雪白的皓腕上,紫金手鐲泛著淡淡的紫光。

「木鐲變成這樣了,」安容輕聲道。

這事,蕭湛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點點頭,示意安容繼續說。

安容道,「這是你家傳之寶,以前我不信,但是現在我信了,可惜我用盡辦法,都摘不下來。」

蕭湛眉頭輕挑,「沒讓你摘下來。」

「你是沒讓我摘下來,可是你不止一次的說過會把木鐲迎娶回去,家傳之物,豈可落於他人之手?」安容輕笑。

蕭湛沒有說話,他望著安容,心底有一個疑惑。

她這話怎麼聽都是要把木鐲還給他,可是木鐲明明取不下來,如何還?

很快,蕭湛就明白了。

這個明白不禁讓他氣不打一處來。

因為安容拿出一把匕首,精緻異常,就是那把他喜歡,還曾高興的以為安容是特地挑選了送給他做回禮的匕首。

他沒想到,她居然想拿這把匕首剁掉自己的手腕,把木鐲取下來還給他!

蕭湛很生氣。

他沒想到安容會選擇這樣自殘的做法。

他不懂安容心中所想,她不能一直戴著不屬於她的東西,那會是她心裡解不開的疙瘩。

蕭湛緊緊的盯著安容,看著她抽出寒光肆意的匕首。

暗處,趙風已驚呆。

他不懂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了,那木鐲是蕭家傳家之物,原就是要給沈四姑娘的啊,現在沈四姑娘卻要剁手把木鐲還給主子?

趙風低頭看著手裡的彈丸,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老國公讓他給兩人製造英雄救美的機會,可是今兒,不用他出手,主子已經救過四姑娘一回了啊,而且現在救命關係到生孩子的問題了,一天就讓四姑娘多生兩個孩子,是不是不厚道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主子好像不是很喜歡他裝的荀止,自己給荀止製造英雄救美的機會,主子會不會追殺我?

趙風很憂鬱,因為這關係到他能不能完美的完成任務,你就不能坦白相告,荀止、蕭湛其實是同一個人嗎?

趙風覺得到現在已經到了必須要坦白的時候了。

可是很快,趙風的眼珠子就睜大了。

因為安容要剁手了。

而蕭湛半點反應也沒有。

看著安容舉起那寒光沉沉的削鐵如泥的匕首,趙風的心咯一下跳了。

安容閉著雙眸,狠狠的把匕首砍下去。

蕭湛不為所動,他不信一個大家閨秀會有這樣的膽量,敢剁掉自己的手。

蕭湛是習武之人,知道什麼時候能收住手中的劍,什麼時候收不祝

在匕首距離安容手腕不到一寸的地方,蕭湛趕緊握著匕首。

暗處,一粒圓滾滾的彈丸晃晃蕩盪的滾了出來。

趙風,「……。」

趙風看著自己的手,空無一物了。

他看著那彈丸滾啊滾啊滾,就滾到了花船中央。

趙風撫額,自己剛才著實被四姑娘嚇了一跳,不然也不會驚掉了手裡的彈丸。

幸好是掉到自己的腳上,然後才滾遠的。

不然要是爆炸了,自己可能就要裸飛了。

只是,現在彈丸掉在了花船中間,他這時候去撿,是不是不大合適?

趙風就關心自己的任務了,至於自家主子因為握匕首,還鮮血直流的手,他自動給無視了。

又不會傷及性命,流點血,算得了什麼?

而且最重要的是,誰叫他不坦白了?

這會兒四姑娘是剁自己的手,等知道她被欺騙了,估計就要剁主子的手了。

安容望著蕭湛,看著蕭湛握著匕首的手,鮮血一滴滴的往下掉,掉在她白皙的手心裡,嫣紅一片。

安容嚇的忙鬆了手,驚站了起來,「你,你……。」

蕭湛鬆開匕首,當一聲,匕首砸在了桌子上。

蕭湛起身看著安容,安容哭著朝他吼,「誰要你攔著我的,是我自己手欠戴了木鐲,我該剁手還你1

蕭湛朝安容走過去,他道,「有些事你不知道,木鐲是我故意丟在你腳邊的,就是要你戴上。」

安容淚珠驀然怔住,她驚看著蕭湛,「你看見我把木鐲踩進了泥巴里?1

蕭湛老老實實的點點頭,「我看見了,我全都知道。」

「為什麼?1安容覺得心口堵著一團憤怒之氣,當初他救了她,自己卻誤以為踩壞了他家傳的木鐲,心愧難安,到頭來,她卻是被人算計的那個!

因為什麼,蕭湛以前也不懂。

但是現在他明白了。

「因為只有你能把木鐲變成現在這樣,」蕭湛回道。

安容望著手腕上的紫金手鐲,氣的心口疼,因為蕭湛說那日他會救安容,其實他一直跟著她,目的就是想把木鐲給她戴上,至於救她,是不能讓她死,是順帶的。

「你是在利用我?1安容歇斯底里的吼著。

吼聲之大,趙風在暗處都覺得耳朵疼。

他翻了翻白眼,他覺得自家主子是在作死。

好吧,話不能這樣說,其實蕭湛說這話,只是為了打消安容對荀止的愧疚之心,人家是有目的的救她,木鐲也不是她自己戴的,是他算計的。

等她知道這一切,就不會再想剁手了。

蕭湛預料的不錯,安容真的不想剁手了,她覺得自己從來就沒有認識過荀止,認識這樣一個卑鄙齷蹉的人!

安容轉身要走。

好巧不巧的,她才走了兩步,就一腳踩在了彈丸上。

趙風,「……。」

之所以讓趙風這樣無語,是因為安容一腳踩上去,居然沒把彈丸踩爆掉。

安容正在氣頭上,覺得腳下的東西都在欺負她,她腳一提,直接把彈丸踢飛了。

趙風瞧的一清二楚,他在慶幸,慶幸沒炸開,至於把花船炸掉,正好完成蕭老國公的命令,是好事。

趙風盯著彈丸,瞧見它飛啊飛啊飛,然後砸在花船上,沒有預料中的爆炸聲傳來。

只有一縷青煙。

趙風獃獃的看著那煙,欲哭無淚。

他不會這樣倒霉吧,好不容易有了個彈丸,居然還是個劣質的。

這是用來炸主子的,要是用來保命……他簡直不敢想象。

趙風想,應該是被安容那一腳給踹壞了,蕭老國公不可能這樣玩他。

很快,那彈丸的煙越來越大。

趙風的臉色頓時大變。

他捂著鼻子,二話不說,跳窗便墜入湖中。

臨跳窗戶前,還把船甲上的船夫也一併拖入了水中。

趙風在水裡拚命的游,等游遠了,他回頭看著花船,真是淚眼婆娑,一副福大命大的表情。

幸好四姑娘嚇了他那麼一下,不然這彈丸他還打算留著,以後保命用。

要是叫老國公知道,他這樣壞他大事,他會被剝掉兩層皮的!

那彈丸里,哪裡是什麼迷藥啊,那是媚葯!

老國公不是嘴上說說,他真的打算把主子洗乾淨了丟四姑娘床上去!

難怪老國公今兒叮囑主子,說他快馬加鞭趕回來,一身的灰土,要好好洗洗。

這是要主子洗乾淨了,然後準備開剁了呢?

PS:求粉紅。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三十四章游湖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三十六章捏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