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二十七章不賣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07日 15:55 [字數] 392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嫁嫡》更多支持!

要換做平時,四太太的勸說,十有八九不管用,但是今兒是元宵佳節,一年才一次,都想著出去玩,沈安姝是看在元宵節的份上,才對沈安溪偃旗息鼓。

不過沈安姝忍了,沈安孝可不忍,又哭又鬧,吵的人不勝其煩。

安容不會憐惜沈安孝,她憐惜不起來,沈安溪就更不會了。

不是兩人沒有愛幼之心,而是沈安孝壓根就找不到叫人愛護之處,要她們溺愛縱容他嗎,溺愛出一個侯府的紈,縱容出一個禍害出來?

兩人轉身便走。

身後,四太太納悶的笑,「今兒這是怎麼了,安容比慣常脾氣大很多?」

二太太則哼笑,「她幾時脾氣小了?」

四太太瞥頭看著二太太,笑的一貫溫婉,「二嫂,侯府的姑娘,除了歡姐兒,可就安容的脾氣最好了。」

有時候,四太太看的是最通透的。

二太太赫然一笑,八姑娘不是脾氣好,那是沒脾氣,跟五太太一個樣子,爛泥扶不上牆的東西。

二太太轉過頭,偏瞧見二老爺抱起沈安孝,輕聲哄他,「不哭了,二叔給你買花燈。」

二太太臉色頓時青了青,眸底帶怒,那是一種火氣從心底冒出來的感覺。

她恨不得把沈安孝從二老爺懷裡拽出來才好,她給他生的兒子,一年都難見他抱兩回,他倒好,見了沈安孝便抱,不知道的,還以為那是她兒子呢!

要說二太太是真氣,有一次她請幾個夫人在東苑花園裡玩,碰到二老爺帶沈安孝玩,那些夫人當沈安孝是她兒子了。

二太太當時是不好發作,自己兒子病怏怏的,他不陪著,卻陪沈安孝玩,哪怕沈安孝是撿風箏來的東苑!

芍藥回頭瞧了一眼,對安容道,「二老爺可真會轟七少爺,他不哭了。」

安容驀然頓住腳步,她回頭瞧了一眼。

只見沈安孝粉嘟嘟的小肥瘦,去抓二老爺的鬍鬚,笑的跟剛下了蛋恨不得全世界知道的老母雞一樣。

二老爺眸中有寵溺之色。

好一副父慈子孝的模樣!

安容眸光冷凝,嘴角的笑漸漸的冰冷起來。

沈安溪看不出別的道道,她撅了撅嘴道,「有什麼好看的,走了,給祖母請安去了。」

說完,拉著安容便走。

松鶴院,正屋內。

安容和沈安溪進去的時候,正好是三太太在說話,說的也是過元宵的事。

她無奈笑道,「我是不想安溪她們出府逛花燈會,上回庄王府惜柔郡主被燒傷,我想想便覺得后怕,偏她性子拗,一定要出去,我一勸,她就委屈的跟我說,往年府里姐妹去,她只有巴巴看著的份,今年好不容易身子好了,偏又不許,我真真是拿她沒辦法。」

要是沒出庄王府惜柔郡主的事,三太太哪裡會起不讓沈安溪出府的心,她巴不得沈安溪多出府,和那些大家閨秀接觸一二呢。

其實,三太太還有一個擔心,那就是大夫人。

大夫人於她來說,那是如刺在喉,如芒在背,不除掉,那是半點也覺察不到安全感的。

沈安姒便是前車之鑒。

她幾乎可以斷定,西苑的火就是大夫人派人放的!

侯府除了她,沒有人能有這麼狠毒的心,下的了這樣的狠手。

三太太哪裡不想報仇啊,她是日也想,夜也想,甚至是夜不能寐,可是安容和沈安北對她極好,她不能不顧及他們兄妹。

可是忍,便意味著擔憂,擔憂大夫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伸出她的利爪。

三太太在心中嘆息,嘆息中充滿了對安容和沈安北的憐惜。

老太太也擔憂不已,她手裡的佛珠撥弄,「安溪卻是沒有逛過花燈會,也不怪她想去,多派幾個可靠的小廝丫鬟跟著,人多的地方,不許她去。」

三太太表示,也只能這樣了。

安容和沈安溪邁步進去請安。

還沒說話呢,外面就有小丫鬟碰了托盤進來,上面擺著一個錦盒。

丫鬟滿臉是笑的福身道,「老太太,威長侯夫人派人送了個錦盒來,說是那十雙鞋大昭寺的師父們穿了,要感謝四姑娘呢。」

說著,丫鬟把錦盒送上。

老太太瞧見錦盒裡擺著一套上等精緻的頭飾,價值少說也在五六百兩的樣子,不由的有些詫異,「這禮未免有些過重了。」

可不是有些重了,一雙千層底的鞋,就算是安容做的,那也值不了這麼多,送一套一百兩的便足夠了。

丫鬟連忙回道,「不重,來人說,若不是有四姑娘的叮囑,那十雙鞋根本穿不到小師父的腳上。」

因為安容叮囑威長侯夫人,派小廝去給大昭寺挑十天半個月的水,這是一件小事,威長侯夫人照著做了。

誰能想到,大昭寺有小師父被罰挑水,他必須要挑幾大缸,可不是威長侯府小廝幫忙就能不罰的。

小廝挑水的路上,發現小師父崴腳摔了,就趕緊扶他回屋歇著。

結果剛到門口,就發現了一件大事,小師父是有幸領到那十雙鞋其中之一的人,他覺得那鞋好的很,打算送回家給父親穿。

要不是他們回來的及時,這鞋就要被送走了!

小廝忙勸他說,這鞋中看卻不中用,也就看著結實,送回去肯定會挨罵。

小師父睜大眼睛,說不可能,大昭寺發的鞋,那可結實了,他天天挑水,也能穿三個月呢。

小廝表示不信可以試一試。

小師父就忍著腳疼試了,那時候他的腳就是腫的,勉勉強強穿的進去,若不是小廝及時扶他回去,鞋被送走了不說,還穿不下了。

看著小師父忍痛踩著地上,笑容燦爛的說很舒服的時候,小廝的心也放了下去。

威長侯夫人聽小廝稟告這事,真是對菩薩拜了又拜,心中對安容的感激之情,那是無法言喻的,二話不說,趕緊讓人去玉錦閣挑選頭飾,趕緊給安容送來。

安容聽丫鬟說十雙鞋全穿了,心底也高興。

對於這些玄而又玄的事,安容覺得,但信無妨,這樣一來,至少威長侯夫人心就寬了,威長侯世子夫人的心也定了,就不用日日擔心小世子會夭折。

小孩子,你越是寶貝,越是緊張他,他越是難養活,這也是為什麼有好多孩子三歲前,不取大名,就一個鐵頭、鐵蛋、石頭這樣的賤名,賤名好養。

安容收了威長侯夫人送的頭飾。

丫鬟沒有轉身走,而是道,「老太太,威長侯府的小廝還等在外院,說是威長侯夫人想起早些年,老太太曾給四姑娘求過百家飯,她也想給小世子討一回,請咱們侯府送她一些。」

百家飯,是一種生育習俗,在嬰兒出生后,其祖母向村鄰討去五穀雜糧,碾成粉末后熬成粥糊,供產婦食用。

產婦消化百家飯,餵給孩子奶水。

當時,安容出生,她娘便過世了。

老太太怕安容養不活,就向百家求了些五穀雜糧回來,其實,也就是求個心安,因為吃過百家飯的孩子,可受百家的庇佑,免除災難。

當時,威長侯府就是其中之一。

這麼點小忙,老太太豈會不幫,她讓孫媽媽去廚房舀了一斛,讓丫鬟帶去前院交給小廝。

小丫鬟前走剛走,又進來一個小丫鬟,她手裡拿了個請帖。

她進來,先是請安,一邊把請帖送上,一邊道,「老太太,這是庄王府派人送來的。」

老太太眉頭稍蹙,手裡的佛珠撥弄。

孫媽媽接過請帖,請帖里還夾著一封信。

她先把請帖遞給老太太看,請帖是請安容去庄王府玩的。

至於信,那也是給安容的,立面夾了一萬兩銀票,旁的再沒說。

就是這一萬兩銀票的用途,都沒有說。

但是誰都知道,這錢是用來買舒痕膏的。

今兒距離庄王妃上門,差不多剛好十日。

安容看著大紅請帖,雞皮疙瘩亂飛,她想到庄王爺,一個玩瘦馬,還玩孌童的變態,她怕去庄王府會碰到庄王爺,倒是會忍不住作嘔想吐。

而且!

她不懂庄王妃哪來的臉要她幫忙,她不是幫大夫人恢復誥命封號,心向著大夫人嗎,安容不信,庄王妃會不知道大夫人是她的敵人!

她去幫大夫人的同黨,便是看在錢的份上,她照樣不樂意!

安容坐在那裡,道,「祖母,這錢還是還回去吧,我不賣給她舒痕膏了。」

老太太微微一愣,「不賣了?」

安容點點頭。

她只說配製舒痕膏的藥材要十日才到,可沒說,配好了會給她,不算失言。

沈安溪便介面道,「誰叫庄王妃在徐太後面前說大夫人偷四姐姐秘方是冤枉的,那不是說四姐姐冤枉了大夫人嗎?」

那樣說,無疑是伸手打了四姐姐一巴掌,現在又開口向四姐姐買東西。

可不是誰都見錢眼開的。

沈安溪表示,庄王妃很呆很天真。

安容知道這樣拒絕了庄王妃,侯府很難做人,便道,「當初大夫人偷我秘方的事,純屬冤枉,那她派丫鬟翻我樓,毀我藥材也是為了我好,我要依照諾言,再不配製藥膏了。」

順著庄王妃的話說的,她就是氣也沒輒!

安容就是要氣她,誰叫她差點壞她大事的!

誰叫庄王爺和二老爺走的近了!

PS:清明時節雨紛紛。

這個生我養我的地方,真是讓我又愛又恨。

一下雨,不是停電就是斷網。

各種心酸,真是掬淚不語。

接下來兩天,據說還是要下雨。

求不斷電,求不斷網。

求親們撫我受傷的小心肝。

求粉紅,求支持!

淚奔,鞠躬。小說《嫁嫡》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二十六章蠻橫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二十八章挑釁(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