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一十四章惦記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31日 03:04 [字數] 374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會對二姨娘下手的,只有兩個人。

沈安芸和大夫人。

沈安芸小產,又加上大姨娘的死,對她打擊不小,她忍不住那二姨娘泄憤在情理之中的是,只是那時候她身子還沒有復原,應該還沒那個心情對二姨娘下手。

就算要報仇,也不急於這麼一時半刻,畢竟要殺一個人,還要做到滴水不漏,絕非一件容易的事。

只有大夫人,她才有這樣的本事。

只是安容想不通,大夫人就算要殺二姨娘,也不應該這樣急吧,人已經在莊子上了,還在受苦中,她要急著殺她做什麼?

安容想著,輕輕一聳肩,沈安芸和大夫人的想法,不是她能揣測的,因為她們的想法與她不同。

安容望著沈安姒道,「我盡量去查。」

沈安姒感激的看了安容一眼。

安容能感覺到她母屑な欽嫘惱嬉獾摹

那句話說的對,日久見人心,只有安容能做到始終如一。

從玉竹苑出來,安容覺得陽光格外的明媚,雖然只在沈安姒的屋子裡待了小會兒,卻好像很久了一般。

芍藥望著安容,輕輕撅嘴,「姑娘真要幫三姑娘?」

「不是幫她,是幫我自己。」

不抓到大夫人確鑿的證據,根本就沒辦法將她繩之以法。

芍藥不懂,亦步亦趨的跟在安容身後。

走到岔道口。芍藥遠遠的瞧見孫媽媽過來,笑道,「孫媽媽回來了。」

安容抬眸望過去。便見孫媽媽帶了個小丫鬟過來。

安容想了想,抬腳走了過去。

孫媽媽見安容過來,忙福身給安容請安,她知道安容擔心什麼,笑道,「四姑娘放心,奴婢將葯拿回來了。」

安容笑道。「孫媽媽辦事,祖母都放心。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我只是沒有瞧過絕子葯,想看看。」

孫媽媽忙從懷裡掏出一個藥瓶子,遞給安容。顏色和安容在街上瞧見的一樣,都是青花瓷的,至於花紋是不是一樣,當時離的遠,安容沒瞧清楚。

安容打開藥瓶子,輕輕嗅了嗅,清澈的眼眸微凝,再聞,眉頭又扭緊了些。

孫媽媽瞧了便有不好的預感。忙問,「這葯怎麼了?」

安容有些不敢確定的一嗅再嗅,最後乾脆倒到手心。聲音有些飄遠,「好像是麵粉。」

孫媽媽愕然,眼睛睜大,連眼角的皺紋都拉緊了些,「怎麼可能是麵粉呢?」

安容搖頭,她也不知道。當這瓶子里裝的,的的確確是麵粉。怎麼聞都聞不到一絲一毫的藥味兒。

孫媽媽自己嘗了一些,她倒不怕這是絕子葯,她一大把年紀,夫君早死,就算這真是絕子葯,她嘗了也不礙事,只是一口的麵粉味,孫媽媽的眉頭便扭緊了,「我是親眼瞧見丫鬟從袖子

里掏出來的埃」

安容把藥瓶子還給孫媽媽。

芍藥早忍不住義憤填膺了,俏目瞪圓,「都說江湖郎中喜歡騙人,愛賣假藥,肯定是那江湖郎中騙人1

孫媽媽猜也是這樣,大姑奶奶又不知道她會登門要丫鬟才買的絕子葯,她根本就沒有作假的機會。

孫媽媽趕著去回稟老太太。

安容心中的感覺越發不妙,江湖郎中會賣假藥,但不會把麵粉當葯賣,居家婦人,還能分不清哪個是葯,哪個是麵粉嗎?

安容期望是江湖郎中賣了假藥,是郎中存了良善之心,將麵粉當做絕子葯賣。

芍藥見安容這麼糾結,忍不住笑道,「姑娘想知道那郎中是好是壞,奴婢去找他就是了。」

安容白了芍藥一眼,「你忘了,那郎中說了明兒就離開京都,指不定這會兒就走了。」

若是賣了假藥,他沒必要走,要知道絕子葯的效果,少說也要幾個月呢。

芍藥想想也是,麵粉又不害人,沒必要逃。

安容邁步回玲瓏苑。

剛上樓,便聽到有清凌凌倒茶聲,不像是喻媽媽,也不像是海棠。

安容快走兩步,便瞧見蕭湛將茶壺擱下,端起茶盞輕輕撥弄。

安容眼睛輕眨,邁步走過去,問道,「你今兒沒離開侯府嗎?」

「出去了一趟,」蕭湛回道。

他抬眸望著安容,深邃如夜空的眸底有些璀璨光芒,光芒中滿含懷疑和探究,他打量安容,似乎想鑽進安容的腦袋裡去一探究竟,想瞧瞧她為什麼對別人就那麼敏感,對他就遲癲狂。

安容在他對面坐下,問道,「之前我求你幫我查大夫人,你有沒有派暗衛看著她,還有有沒有瞧見今兒殺碧玉碧春的刺客?」

安容一溜煙問完,然後睜著一雙清澈明亮的雙眸看著蕭湛,很期待蕭湛的回答。

可是蕭湛偏偏張不開嘴。

他在猶豫,有些齷蹉不堪的事,他不想安容知道。

可是不讓她知道,又似乎說不過去,原本她就在懷疑了,自己不告訴她,她也會去查。

蕭湛遲疑了片刻,決定據實以告。

再開口之前,蕭湛擺手把芍藥和海棠支開了。

安容眼睛瞪大,眸底寫滿了不解,海棠和芍藥是她的心腹,連他睡在她屋子裡的事都知道,還有什麼要瞞著她們的?

海棠和芍藥看著蕭湛朝她們擺手,差點嚇呆,二話不說,趕緊溜下樓。

等兩人走後,蕭湛才道,「碧玉和碧春是趙風殺的。」

安容驚站了起來,漂亮的雙眸睜的圓實,「你讓他殺的?為什麼?」

蕭湛搖頭。「不是我讓趙風殺的,是不得不殺她們。」

蕭湛伸手把安容拉坐下來,細細將事情的始末娓娓道來。

事情是這樣的。

之前。安容懷疑大夫人有可能會殺侯爺,她想不通原因,就問蕭湛,蕭湛這人,不喜歡憑空猜測,有什麼疑惑,可以直接了當的去查。就讓趙風盯著大夫人的一舉一動。

看了幾天,終於發現了不對勁之處。

大夫人室里有密道。

大夫人原本已經恢復誥命封號了。偏偏倒霉的到手的鴨子飛了,這不亂髮了一通脾氣后,沒忍住,鑽進了密道。

趙風等大夫人走了一會兒后。也跟了進去。

遠遠的跟著大夫人,想看看她想做什麼,暗衛沒想到,自己看到的一幕,差點驚呆他!

大夫人抱著二老爺就親了上去,兩人迫不及待的滾到鋪著錦被的小榻上。

衣香鬢影,水乳交融,那浪蕩的勁頭,暗衛都看的面紅耳赤。

聽完了兩人的春宮。大夫人趴在二老爺的心口,讓二老爺幫她想辦法恢復誥命封號。

只有她恢復了誥命封號,頂著侯夫人的名頭。才能更好的幫他。

兩人說了很多,暗衛總結了下,大概就三件事。

第一件,便是大夫人誥命封號的事,沒有誥命封號,她出門都要遭人冷眼譏笑。她受不了。

第二件,便是侯府要分家了。本來錢家府邸離的近,他們往來方便,現在錢家府邸的事也泡湯了,往後兩人還能不能這樣愉快的享受生活。

第三件,便是反省這些天,他們所遇到的挫折,看似府里亂成一團,庶女鬧翻天,和牲畜無害又性情溫和的安容關係不大,她從始至終都是受害者,被欺負逼迫的那個,但細細探究,似乎都和安容有關,是安容一步一步,不經意的把他們推到現在這一步。

便是鄭太后那齣戲,大夫人想,肯定也是因為安容的緣故!

安容壞了他們太多的算計,她的心計手段比他們所想的都要深,他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除掉安容。

兩人邊說邊溫存,最後又纏綿上了。

趙風覺得正事已經說完,沒必要再看人家顛鸞倒鳳了,就出了密道。

誰想到,碧玉、碧春在屋子裡擦桌子,他出去,正巧碰到他,還喊了他一聲夫人。

趙風身為暗衛,最重要的就是及時反映,他剛露面,在丫鬟還沒驚叫出聲時,就一刀了結了兩個丫鬟。

蕭湛平靜的說完,安容已經氣憤的將上等絲綢蓋著的桌子拽的緊緊的,甚至指甲都將絲綢戳破。

不是氣憤大夫人要殺她,而是氣憤大夫人給她爹戴了綠帽子!

安容前世今生所有的迷惑都揭開了。

她一直想不通,為什麼大夫人會想害死她爹,想做人人同情的寡婦!

原來她心底從來沒有父親,她早就和二老爺私通款曲了,難怪父親死後,她不反對讓二老爺先繼承侯府的爵位,然後等沈安孝長大,再把侯爵還給他!

安容不信,二老爺那麼辛苦算計來的爵位,會心甘情願的最後拱手讓人,原來沈安孝是他的親兒子!

侯府爵位最後還是他們父子的,他還佔了照顧大哥遺孀,孤兒寡母的美名!

只怕十幾年後,京都人人都會稱頌他是個好弟弟,幫大哥守住侯爵,守住武安侯府,等大哥的兒子長大,竟好不動心的還回去!

二老爺繼承侯爵后,沒多久二太太就死了。

不用想,二太太絕對是大夫人害死的,二老爺知道沈安孝是他兒子,他非但不惦記自己親兒子的東西,還會盡全力培養沈安孝,借著報答大哥之名,可勁的疼自己的親兒子。

二老爺能做到將沈安孝「視如己出」,不代表二太太不惦記,她得為自己兒子做打算。

ps:昨天的粉紅很給力,已驚呆。

這一章,補昨天的加更,晚到了半小時,請見諒。

距離五百張粉紅很近很近,乃們說我要不要五百加更呢?想知道《嫁嫡》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未完待續R655

(快捷鍵:←)嫁嫡 親們,求幫助!!!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一十五章七出(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