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嫁嫡 > 第三百一十二章靜靜(求粉紅)

嫁嫡

第三百一十二章靜靜(求粉紅)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31日 03:04 [字數] 485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不得不說,弋陽郡主真相了。

小世子不哭不鬧,還真的是想趁機出去玩,京都外面的世界和他想象的很不一樣,連軒哥哥都為了玩離家出走了,可見京都外面有多麼的好玩了,他要好好玩玩,才不負此行。

小世子膽子大的很,從來就不知道何為懼怕,他身份高貴,在京都,有幾個人比得上他,又有誰能給他懼怕?

便是那些皇子們,都要靠後,小世子的身份確定無疑,將來是郡王,若是將來建功立業,再進一步,那變會封為親王,那些皇子們可都搖搖欲墜著呢,雖說是皇上的兒子,可不是每個皇子都叫人稀罕。

參與奪嫡,僥倖成功,那是九五之尊,手握生殺大權,人人奉承恭迎討好,若是失敗,十有八九是送命的下場,甚至比送命更凄慘,流放苦寒之地,駐守陵寢之類。

文武大臣大多會巴結皇子,但是皇子會轉過頭巴結小世子,好討得長公主的歡心,在他們奪嫡路上,給他們予以支持。

便是這會兒,小世子被綁架,那些皇子們都不會坐山看好戲,而是積極幫忙營救。

再說了,小世子聰慧的緊,不吵不鬧,才能討人喜歡啊,撒嬌才有好吃的,這是連軒教他的秘訣。

再退一步說,就算真惹惱東延太子又如何,他不就把人丟豆腐渣上么,豆腐渣那麼軟,又摔不壞,他怕的人家把他丟半路上,前不著村后不著店。

而且,小世子也沒餓著,東延太子不給他買,他自己就不會買了么?

身上有長命鎖,有荷包,有玉佩,哪個都能換雞腿。

最重要的是,小世子的嘴很甜啊,把朝傾公主哄的高高興興,一口一個姐姐你真美,別說一個雞腿,就是雞腿攤子,小世子要,朝傾公主都捨得買給他。

離京之旅,就是這樣歡樂,除了夜裡想家,小世子有些想哭。

但是他總是會回家的,回家之後,姐姐不陪他玩,娘親爹爹進宮,又不帶他,他天天跟小廝玩,實在無趣的緊,所以思念又淡了很多。

這不,這會兒路過酒釀丸子攤鋪,聞著那淡淡的米酒香,小世子抓著朝傾公主的手,指著小鋪子道,「連軒哥哥說那個吃了也美容。」

東延太子站在一旁,額頭是青筋暴起,望著心動的朝傾公主,咬牙切齒的開口,「一路走過來,十個攤子有九個能美容,一個讓人瘦身,你信嗎?」

「我信啊,我要吃,」朝傾公主指著攤鋪,要東延太子買。

東延太子無奈擺手,就有暗衛上去買酒釀丸子了,小世子和朝傾公主坐在小攤子上。

等酒釀丸子端上來,小世子很殷勤的把自己那份分給朝傾公主和東延太子,還很嘴甜的說,吃的越多,就越漂亮,男人也一樣,會俊朗翩翩。

看著東延太子臉色越來越好,小世子暗自撇嘴。

以前他對連軒哥哥的話都是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覺得他都是糊弄小孩子的,沒想到都是真的。

女人喜歡聽好聽的,只要說能變漂亮,她腦子就不轉了。

男人要難糊弄的多,不過只要把他喜歡的女人哄高興了,他的不高興就不重要了,用連軒哥哥的話說,就是靠邊站,沒有他說話的權利。

連軒哥哥說,不能小瞧了女人,因為男人的娘親、媳婦都是女人,像他外祖父,父親口中大周最霸道不講理的蕭老國公,連軒哥哥說,蕭太夫人在的時候,他連屁都不敢放一個呢。

小世子抬眸望天,琉璃般璀璨的眸底有一抹小凄涼。

做男人好辛苦,在家要聽娘親的,長大要聽媳婦的,怎麼聽話的總是男人?

身為小男子漢,小世子覺得東延太子很可憐,所以又把酒釀丸子分給了他兩個。

祈王坐在他身側,眉頭扭了又扭,「為什麼沒有我的份?」

小世子扭頭看著他,一副你好意思開口要吃的,我卻不好意思給你吃的害你的表情,還有些恨鐵不成鋼道,「你比我見過的哥哥都胖,要減肥了。」

祈王,「……。」

朝傾公主笑噴。

祈王很無奈,對小世子道,「你應該叫我王叔。」

小世子隴鼻子,一副我雖然小,但我可不是好糊弄的表情,他鄙視了祈王一眼,理直氣壯道,「王叔都長了鬍子。」

祈王,「……。」

他就不能是年輕的王叔嗎?

就因為沒跟其他王爺一樣長了鬍子,就該是哥哥嗎?

這小子懂不懂什麼叫輩分啊,一路走過來,他都要以為他是人精了,沒想到還有這麼呆萌的時候,居然以鬍子定長幼。

東延太子則對祈王笑道,「確實是富態了些,這一路上,可以多鍛煉一二,權當減肥。」

祈王嘴角猛抽,他胖點怎麼了,他就胖了,祈王一抬手,很任性的對小攤販喊道,「再來兩碗酒釀丸子。」

喊完,對東延太子笑道,「能吃是福。」

「能吃是福,太能吃是豬,」小世子嘆息,「太墮落,沒救了。」

祈王,「……。」

手好癢,他要忍不住要揍這臭小子了怎麼辦?

東延太子輕勾唇,夾起一個酒釀丸子,笑道,「人為魚肉,我為刀俎,才是福氣。」

祈王眼神微凝。

小世子很歡樂,好吃好喝好玩,比在公主府還要自在。

公主府,長公主、長駙馬,還有清和郡主等,都以為他在吃苦頭,憂心忡忡。

尤其是,知道小世子沒有雞腿吃后,清和郡主和長公主都食難下咽了。

弋陽郡主捂著肚子,輕咬唇瓣,她早上習慣吃的少,又走了那麼久的路,這會兒都前胸貼後背了。

在清和郡主食欲不振的時候,她還真不好意思張口要吃的,清和郡主會覺得小世子會被活活餓死。

她只好拽了拽安容的衣袖,嘟嘴道,「我去你那兒吃午飯吧,好餓。」

安容眼角微斜,她那裡可不行,蕭湛這會兒不知道在不在樓上呢,「去西苑吃吧,讓二哥做好吃的。」

弋陽郡主臉頰緋紅,「他不是院讀書了,我們別打擾他。」

安容眼珠子瞪圓,她感覺弋陽郡主身上寫了幾個精光閃閃的大字:絕世好媳婦。

但是,玲瓏閣真不能去。

安容道,「去六妹妹那兒吃,她肯定歡迎我們。」

弋陽郡主輕點頭,羞不自勝。

兩人同清和郡主告辭,清和郡主要送她們出公主府,但是起身的時候,身子有些不穩,似是有些頭暈。

弋陽郡主忙扶著她坐下,責怪道,「我勸你,你又不聽,小世子不會有事的,別哪天他圓滾滾的回來,你卻消瘦的他都不認得了。」

清和郡主苦笑,「哪有綁架的人會圓滾滾的回來,除非被打腫。」

弋陽郡主嘴角輕抽,果真沒法繼續勸了,她拍了拍清和郡主的胳膊,道,「那我們就先走了,等你餓暈了,我們再來瞧你。」

安容撫額,藉以遮住嘴角那抹憋不住笑。

要是平常,弋陽郡主說這話,清和郡主絕對會和她罵起來,但是這會兒,清和郡主餓的沒力氣罵人了。

弋陽郡主很得瑟,讓你餓,伶牙俐齒都給餓沒了吧。

走的時候,弋陽郡主還回頭看了清和郡主一眼,嘴上嗆道,「增一分則太長,減一分則太短;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可惜了這副好容貌,生生給餓的面黃肌瘦,眼神無力。」

說完,弋陽郡主重重一嘆,轉身走了。

身後,清和郡主嘴氣的能掛茶壺了,「我要吃飯1

丫鬟一聽,欣喜不已,忙去端吃的來。

弋陽郡主回頭,還以為清和郡主會留她用飯,誰想清和郡主臭了一張臉,不理弋陽郡主了。

弋陽郡主呲牙,小氣鬼。

然後拉著安容走了,安容搖頭輕笑,「氣著了清和,你還想她留你用飯?」

弋陽郡主撅嘴,「那是她小氣,要換做我,肯定做一大桌子吃的,不吃完,不許走。」

安容,「……。」

她還是覺得空著肚子走好。

等上了馬車,弋陽郡主就端起糕點請安容吃,怕安容以為她是個吃貨,弋陽郡主解釋了兩句。

安容拿了塊桂花糕,心中想笑,和二哥都烤魚烤肉了,還不是吃貨,那是什麼?

弋陽郡主掀開一角車簾,往窗外望去。

看著一路的小攤子,空中瀰漫著吃食的香味,越發覺得肚子里空的緊。

弋陽郡主狠狠的咬著糕點。

一塊糕點剛吃完,正要伸手去拿,好了,馬車猛的一停,小几上的糕點直接蹦了起來,再落下時,糕點有不少都碎成了渣渣。

弋陽郡主那個氣啊,正要罵人呢,外面就傳來一陣哄鬧聲。

安容掀開車簾,便見到幾米遠處,一個剽悍的胖女人,正拿著菜刀追一個消瘦的女子,嘴中大罵,「叫你勾引我男人,我今兒就砍了你1

弋陽郡主眼珠子睜大,一臉好奇的拉著安容,「好剽悍的女人,我們下去瞅瞅。」

弋陽郡主轉身鑽出車簾,安容見圍觀的路人越來越多,不散去,馬車也沒法前行,也就和弋陽郡主下了馬車。

芍藥喜歡湊熱鬧,在前面開路,問一個手裡拎著籃子的婦人問,「大娘,這是出什麼事了?」

那婦人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呢。」

一旁的男子笑道,「這還用問,明擺著是那女人勾引了人家男人。」

婦人哼笑,「明擺著?我瞧未必,趙老實可是個實誠人,媳婦又以剽悍出名,借他三五個膽子,他都不敢偷腥。」

男子想想,覺得也是,「那為什麼趙老實他媳婦追著人家錢寡婦喊打喊殺?」

「寡婦門前是非多唄,」婦人冷笑。

男子不在言語,一條街上住的,哪不知道婦人心裡有氣啊,她就是個寡婦。

弋陽郡主站在大柱子旁,雖然靠後了些,卻將熱鬧瞧的一清二楚。

很快,這裡的動靜驚動了巡城官兵。

騎在馬上的人,還特別的熟,正是李良。

芍藥的干表哥。

他冷著臉,手底下的官兵便去問出什麼事。

拿刀婦人,揪著錢寡婦的衣領子,用粗狂的聲音道,「官爺,她不要臉,勾引我男人。」

錢寡婦嚇的臉色刷白,哭道,「我沒有,我都沒跟趙大哥說過兩句話,怎麼勾引他?」

「狐媚子勾引人,還用說話嗎?1拿刀婦人大叫。

她最見不得的就是別的女人對她男子拋媚眼,她會忍不住想去戳瞎人家的雙眼。

錢寡婦搖頭說沒有,甚至發了誓。

拿刀婦人冷笑,「你沒有勾引他,我家男人那麼老實,怎麼會說想你?1

到這時候,那嚇的躲在一旁不敢出來的趙老實,才哆嗦著身子出來,給李良他們行禮。

李良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老實欲哭無淚,「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今兒煩的很,不想和婆娘說話,說想靜靜,她就發了瘋。」

事情是這樣的。

趙老實覺得生意難做,兒子又要讀書,這束脩眼看著就要交不上了,正發愁呢。

偏媳婦又是個大嗓門,吵的他焦躁不安,他就說,「別煩我,我想靜靜。」

偏不巧,錢寡婦,小名靜靜。

趙老實的媳婦愛吃醋,平素誰多看趙老實兩眼,她就不高興,一聽他想靜靜,這還了得。

自己男人捨不得打,對著錢寡婦,她可是下的去手。

李良聽著趙老實的話,瞬間,「……。」

芍藥已笑暈。

弋陽郡主捂著肚子大笑,「我想靜靜。」

安容也很配合,「靜靜是誰?」

芍藥指著錢寡婦,「靜靜是她。」

一群人笑的前俯後仰。

錢寡婦,「……。」

她叫靜靜,她就活該這也倒霉嗎?!

李良輕扶額頭,撇了芍藥一眼,對趙老實道,「下次說話注意點兒。」

趙老實直接給自己一巴掌,道,「看我這笨嘴拙舌,不會說話。」

他應該說,他想靜一靜,不就是什麼事都沒了。

李良一擺手,官兵就把圍在一起看熱鬧的人轟散了。

安容轉身要走,卻瞧見幾米遠,有個熟悉的清秀身影,在和一個江湖郎中說話。

PS:還有一章,四千字,今天就更新九千了。

月末了,親們手裡的粉紅票表捂著了,砸我吧。

今天的粉紅破四百,就加更一章。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一十一章吞金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一十三章絕子(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