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零九章丟臉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29日 09:35 [字數] 372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戲,還是那日徐太后瞧的戲,就是那首引起徐太后共鳴的《馬娘》。

鄭太后聽說徐太后喜歡這戲,今兒特地也來聽上一聽。

誰想,這戲和上回徐太后聽得有些出入。

前面大部分都相同,後面結尾的時候加了不少。

後面寫繼子繼女反擊,馬娘訴說自己苦衷連連,繼子繼女幡然悔悟,對她孝心有加,好吃好喝的供養她。

本來這裡就是大結局的,但是後面加了一齣戲。

馬娘病了,繼子繼女還有她親生兒女都在床前,誰來伺疾,這是個問題。

按理該馬娘親生兒女來,可是長子卻是繼子。

而且是葯三分毒,馬娘捨不得自己的兒女吃那個苦,讓繼子繼女來。

起先幾次都是繼長子來的,噓寒問暖,孝心讓老爺感動,再看幼子站在一旁,睜著眼睛看,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覺得幼子不及長子一半。

就讓馬娘的親生子來。

然後,重頭戲來了。

馬娘知道自己不久於人世,兒子不是長子,沒法繼承家業,將來的日子會凄苦的多。

就想毒死繼子,將家產留給親生兒子。

可是卻偏偏出了意外,老爺把毒藥端給了她兒子。

當時,她已經病入膏肓,口不能言。

看著親生兒子將毒藥抿入口中,然後笑的端給她。

剛走到床邊,兒子便七竅流血,氣絕身亡。

馬娘眼角有淚,手伸的高高的,最後悲痛欲絕之下,過世了。

這才是真正的結局,起先的結局不過是馬娘騙繼子繼女,寬他們的心。

鄭太后看完戲,拍著手,笑對徐太后,「這是哀家叫人補充的結局,徐太后覺得如何?」

徐太后沒差點氣死過去,卻不得不咬牙切齒的道,「好,極好。」

鄭太后便笑了,「哀家不過是臨時起意,時間倉促,難為他們還演的這麼入神,不過有件事,哀家不得不提醒一聲,有些事還是要查清楚再下懿旨的好,偏聽偏信,那是毀自己的名聲。」

徐太后回京只下過一道懿旨,鄭太后又請她看這麼一齣戲,傻子都知道和大夫人的事有關。

徐太後端茶不語,其實暗地裡已經給貼身公公使眼色,讓他去打聽了。

等得知大夫人的賢惠都是裝出來的,是算計的,徐太后的臉頓時陰了下去。

再後來,徐太后就訓斥大夫人了,把懿旨收回來。

芍藥說的繪聲繪色,安容聽的是大快人心。

芍藥捂嘴笑,「聽說大夫人剛回到沉香院,就暈倒了。」

安容把銀票遞給海棠,笑道,「我就不信她還辦法恢復誥命封號。」

芍藥低笑,「除非她下回救個皇子。」

就算真救了皇子,芍藥想,蕭表少爺肯定也有辦法讓她的如意算盤泡湯,有皇上做後台的感覺好爽。

不過芍藥是真同情蕭湛了,像他那般的人物,居然在親事在,被姑娘一再嫌棄,姑娘要好好反省了。

畢竟太后是皇上的親娘啊,姑娘有太后撐腰,孝字當先,皇上也不敢忤逆太后埃

芍藥覺得做一桌子紅燒肉還不夠,要做十天半個月才行。

芍藥敢想敢說,海棠一臉黑線,「你和蕭表少爺有仇吧,連著吃十天半個月的紅燒肉,估計往後都厭惡紅燒肉了。」

芍藥紅著臉撓額頭,訕笑道,「反正姑娘是要嫁給蕭表少爺的,往後十天半個月下一回廚就成了唄。」

芍藥說的小聲,她可不敢惹惱安容,她怕安容打她。

連蕭表少爺都不敢就更不敢了,芍藥笑的見牙不見眼。

一天之內,蕭湛幫了安容兩回,安容不可能不投桃報李。

這不,吩咐芍藥道,「去大廚房多領些菜回來,再讓婆子把廚房好生收拾一番。」

芍藥清脆脆的應了一聲是,然後下樓辦事去了。

安容則坐在那裡,想一會兒給蕭湛做什麼菜答謝他比較好。

這廂,安容在廚房燒菜。

那廂,蕭湛在和蕭老國公說話。

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聽了蕭湛減少「路損」的辦法,大呼妙絕。

不過鄙陋之處也不可忽視,蕭大將軍道,「這樣一來,的確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路損,只是鹽商運送糧食去軍營的時間不定,只怕糧草時多時少,而且軍中原本就有貪墨現象,難保不會在鹽引上動手腳。」

軍中貪墨大多是在官銀上動手腳。

俸銀是官銀,護送到軍營后,要融化,然後把大銀錠子分成一個個的小銀錠子。

就是這分開的過程,缺斤少兩。

蕭大將軍最見不得這樣的伎倆,每年,都會逮住三五個,殺之,以儆效尤。

可是,人的貪婪之心是禁不住的,如野草,這裡不長,那裡長。

蕭老國公道,「貪墨一事在所難免,能免了糧草損失最好,一會兒我會把這辦法寫了奏摺遞給皇上。」

說完,蕭老國公眉頭挑了一挑,「湛兒,這主意不錯,早前怎麼沒聽你提起?」

蕭湛不敢居功,「是安容告訴我的。」

蕭老國公驚訝不已,「沈四姑娘想出來的?」

蕭湛點頭。

蕭大將軍眉頭一挑,極少夸人的他都忍不住道,「當真是個妙女子。」

蕭老國公有些惋惜,「可惜是女兒身,不然留在老夫身邊調教,將來也能做湛兒的左膀右臂。」

「我可以自己調教,」蕭湛道。

蕭老國公擺擺手,伸手端茶盞道,「你就算了,我可不想一個活潑機靈的外孫媳婦變的跟你一般冷冰冰,她這樣就好,沒事了,你回侯府吧。」

蕭湛臉有些皸裂。

他轉身走了兩步,想到一件事,回頭道,「木鐲變成了紫金手鐲。」

蕭湛的話音未落,蕭老國公猛然一咳,沒差點嗆死過去。

「你方才說什麼?1蕭老國公起身,聲音帶了些急切之色。

蕭湛看著那茶盞掉在書桌上,將上好的宣旨然成淡黃色。

「木鐲變成了紫金手鐲,」蕭湛重複道。

蕭老國公忙走了過來,「親眼所見?」

蕭湛眉頭點頭,也沒有搖頭,「什麼時候變的我不知道,但是確實成了紫金手鐲。」

蕭大將軍便問,「可還有別的變化?」

蕭湛搖頭。

蕭老國公擺手道,「不可能有別的變化,沈四姑娘雖然和湛兒定了親,到底還不是我蕭家人。」

最後一句,蕭老國公說的有些惆悵。

看蕭湛的眼神極其不爽,自己親手培養的外孫兒,哪哪都好,怎麼就死活搞不定一個姑娘呢?

霸王硬上弓不會嗎?

血氣方剛的年紀,都住在一個屋子裡了,日夜相對,他就沒點兒衝動嗎?

蕭老國公心疼,他把外孫兒教的太懂禮了,要是換做軒兒,別說生米煮成熟飯了,估計這麼會都炸爆米花了。

這些心裡的話,蕭老國公是想說不能說,哪有外祖父這樣教外孫兒的,為老不尊。

要是軒兒在,估計忍不住要教他大哥了。

蕭老國公問道,「軒兒這會兒怎麼樣了?」

蕭湛想了想道,「這會兒應該在大牢里教獄卒們怎麼斗蛐蛐。」

蕭老國公氣煞了。

好好一個年,他不在家過,跑監牢里斗蛐蛐去,靖北侯到底是怎麼教他的,把他一個好外孫生生給養歪了!

等蕭湛離開后。

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商議木鐲的事。

蕭老國公已經等不及想瞧瞧木鐲最後能有什麼,當年娘親一手扶持,才有國公府今時今日。

心急如焚的他,決定給蕭湛下點葯。

蕭大將軍滿臉黑線,「父親,沈四姑娘和湛兒已經定了親了,就算急,也不至於急成這樣吧?」

蕭老國公白了蕭大將軍好幾眼,「你懂什麼,世上的事充滿了意外,哪怕一丁點兒的意外,都要扼殺掉。」

蕭大將軍撫額道,「湛兒一身的傷……。」

蕭老國公眉頭一皺,頗不爽道,「他怎麼就不能稍微爭點兒氣,氣煞老夫了1

蕭大將軍知道蕭老國公的固執,說實話,他也想瞧瞧蕭家祖傳的木鐲,到底有何奇妙之處。

為何只有沈四姑娘能戴上,旁人卻不行?

剛出蕭國公府的蕭湛,忽然覺得後背脊有些發涼。

只有被人算計的時候,他才會有這樣的感覺。

他不知道等待他的,是被蕭老國公洗乾淨,送安容的盤子里,任安容戳扁揉圓。

蕭湛翻身上馬,馬兒嘶鳴,他伸手勒住韁繩,牽動傷口,有些發疼。

他夾緊馬肚子,朝前奔去。

走了沒兩步,遠處傳來一聲口哨。

馬兒便停了下來,身後是一聲爽朗笑道,「湛兄,我的馴馬技術不錯吧?」

蕭湛轉身,便見陽光之下,兩男子騎馬過來,俊朗如星,倜儻風流。

正是裴度和瑞親王世子莫翌塵。

裴度又吹了一記口哨,蕭湛胯下的馬便揚起馬蹄。

蕭湛緊緊勒住韁繩,才能不摔下馬背。

心情不爽的蕭湛,嘴角勾起一抹長笑。

他長長的吹了一記口哨。

裴度便勒不緊韁繩了,馬兒像發了狂一般,載著裴度奔遠。

裴度啊啊啊叫了一路。

莫翌塵,「……。」

這就是班門弄斧的下場,甚丟臉。

莫翌塵憋笑,撫額。

「湛兄,讓他回來了,我們是奉父王之命找你有事,」莫翌塵道。

PS:求粉紅,月末了埃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零八章謝恩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一十章雷池(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