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零八章謝恩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29日 09:35 [字數] 357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沈安玉冷哼一聲,「那可說不一定,去茅房的路上,隨便把銀票往哪個地方一塞,回來再去取便是了。」

沈安闌氣的嬌容扭曲,把臉撇過去,「我說沒偷就是沒偷!誰偷的,下輩子投胎做豬狗1

「你沒偷,不代表丫鬟也沒偷,」沈安玉冷笑道。

沈安闌直接被氣哭了。

她哭她的,屋子裡人繼續吵,彷彿不把偷銀票的賊吵出來,誓不擺休。

可是就是沒人承認偷竊。

最後,大家的矛頭一致指向柳雪茹,對她是恨的牙根痒痒,恨不得挖了她雙眼好。

就她事多,克完親爹不算,又跑來侯府克她們了,才來第一天啊,就害的她們被老太太責罰!

沈安芙側了側身子,揉了揉跪的發麻的膝蓋,苦了張臉道,「現在怎麼辦,找不到偷銀票的賊,老太太不會放我們出去,我們就一直跪著嗎?」

沈安玉早跪的雙腿麻煩了,她心裡煩躁的很,「我怎麼知道怎麼辦,誰樂意掏三千六百兩?要讓我知道是誰偷的銀票,我一定扒她兩層皮1

柳雪茹縮在那裡,一言不吭。

沈安芙揪著張臉道,「我不想跪了,可沒有銀票,老太太那裡過不去,四妹妹也會揪著不放,我看,只有我們把銀票湊齊了。」

沈安玉不樂意了,「我又沒偷銀票,憑什麼要我掏銀票?」

沈安芙氣不打一處來,「你不掏?就是你要拿四妹妹的令牌的!你不掏銀票,我們也不掏,大不了都跪死在這裡算了1

沈安芙把臉撇向一旁,反正罰跪的又不止她一個。

沈安玉懷疑銀票就是沈安芙拿的,要是平攤的話,一人九百兩,她掏的爽快,她還能落下兩千七百兩,她們卻跟著白受了罪!

幾人不贊同沈安芙的提議。

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膝蓋越發的疼,好像渾身都疼了起來。

尤其是沈安闌提起老鼠和蟑螂,幾人沒差點嚇哭。

沈安玉率先站了起來,「算了,我掏九百兩就是了,我跪不下去了。」

沈安闌也站了起來,嘴裡埋怨道,「最後還是要掏銀票,方才二姐姐提的時候答應不就好了,白跪了許久。」

沈安玉恨不得抬手扇她,她已經夠後悔的了,她還說風涼話。

沈安芙揉著膝蓋,對沈安玉是半點好臉色也無。

柳雪茹咬著唇瓣,癟癟縮縮的,「我沒銀子。」

「沒銀子,你就跪著,跪倒祖母心軟為止1沈安玉氣的口沒遮攔。

最後抬頭看著沈安闌,「人是四叔帶回來的,七妹妹要是不忍心她跪著,就讓四嬸兒把九百兩補上。」

說完,沈安玉邁步便走。

沈安闌扭頭看著柳雪茹,九百兩,可不是個小數目,柳雪茹和她關係一般,這錢她是不樂意掏,但是留她跪在這裡,沈安闌又於心不忍,最重要的是,傳出去不好聽埃

沈安闌想了想,還是扶著柳雪茹起來。

兩人歪歪扭扭的揉著膝蓋,出了佛堂。

話說,沈安玉幾個罰跪佛堂的事,侯府上下都知道。

見她們出來,丫鬟還以為查出是誰偷的銀票了,都好奇的在心底揣測著。

沈安玉她們各自回院子拿銀票。

大夫人不在,沈安玉找了丫鬟拿錢,丫鬟不敢不給。

但是其餘幾位太太,真是氣的心口直疼。

其中尤以四太太為最,她今兒真是倒霉透頂了,不能留京了,還得往外掏一千八百兩!

四太太看柳雪茹的眼神都有些咬牙切齒,難怪她還沒進侯府,就有算命大師說她是克侯府了,指不定四房不能留京也是她克的。

四太太決定,不論四老爺怎麼說,她也要送柳雪茹回柳家,這要多留幾天,指不定克的她們連骨頭渣都沒了。

四人把三千六百兩湊齊了,再跟老太太跟前告罪。

老太太一聽,錢是四人湊的,沒有人承認偷銀票,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果真還是安容預料的准,真的是死不認罪,既然如此,那就一起罰了。

偷東西的是手,老太太讓人拿了竹篾板子來。

一人賞了四十板子。

等行刑完,手腫了,眼睛也哭腫了。

等丫鬟將沈安玉她們送走,老太太揉著太陽穴,眸底寫滿了失望之色。

孫媽媽勸老太太別生氣,老太太擺擺手,「你也別勸我,我如何能不生氣,一個個,半點大家閨秀的樣子都沒有。」

孫媽媽也知道勸不動,她覺得府里這些姑娘真是沒救了,不過做奴婢的,在主子生氣的時候,不想辦法把怒氣捋平順了,就不稱職。

孫媽媽笑道,「不是還有四姑娘和六姑娘嗎,十個手指還有長有短呢。」

提到安容和沈安溪,老太太臉色這才好了許多,「總算還有兩個沒被養歪,妻不賢,家宅不寧,都怨我,當初我就不應該讓建安伯送庶女來給侯爺做填房,到底是庶出的……。」

老太太後悔不已,讓孫媽媽扶她進內屋歇息。

孫媽媽扶著老太太,勸道,「這事怎麼能怨老太太,您也是心疼世子爺和四姑娘,怕侯爺娶回來的繼室,苛待他們兄妹,想著建安伯是他們外祖父,總不會害他們,誰能想到,建安伯看走眼了。」

老太太擺擺手,「我和她婆媳十幾年,也就最近才瞧透她,建安伯雖是父親,可女兒在內宅,接觸的時間並不多,他看走眼,我倒也理解。」

說著,老太太重重一嘆,「我原以為朝廷奪去了她的誥命封號,她能安安分分的禁足,我還能容她安穩的過完下輩子,她卻半點不知道安分,侯府再這樣下去,只怕會毀在她的手裡。」

老太太眸底有抹狠色。

孫媽媽瞧的一驚,「老太太,你當真要……。」

這麼多年,孫媽媽還是第一次瞧老太太露出這樣的神情。

可是求情的話,孫媽媽是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的。

她是老太太的心腹,可不是大夫人的心腹,再說了,她其實並不怎麼喜歡大夫人。

她只是有些犯難,「侯府分家在即,世子又還沒有定親,到時候他的親事,還是四姑娘的親事總要有人張羅,老太太,您身子骨吃的消嗎?」

孫媽媽的意思是,就算要殺大夫人,也得等世子夫人進門了再說,不然內宅無主,有好些事不好辦埃

要是分家,三房先不分出去就好了,但是孫媽媽知道,只有三房先分,其他庶房才無話可說。

老太太重重冷哼,「指著她,我怕安容和北哥兒的親事還不知道會出什麼蛾子1

孫媽媽抿唇不語,連大姑娘的親事,大夫人被禁足了,都一再動手腳,何況她掌著內宅大權呢?

孫媽媽扶老太太饒過屏風。

身後有丫鬟急急忙過來,「老太太,大夫人回來了。」

孫媽媽回頭看著夏荷,「大夫人回來了,這麼點事有必要稟告嗎?」

夏荷猛搖頭,這麼點小事,借她三五個膽子,也不敢在老太太乏的時候稟告,「是宮裡的公公送大夫人回來的,說是把之前徐太後下懿旨時順帶賞賜的誥命服帶回宮。」

孫媽媽聽得一怔,「收回誥命服?這是……。」

夏荷點頭如搗蒜。

沒錯,大夫人恢復誥命的事泡湯了。

孫媽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今兒一天,怎麼就沒遇到一件好事呢。

玲瓏閣。

芍藥上樓,走到安容跟前,把一大摞銀票擱在安容身旁的小几上,笑的見牙不見眼,「姑娘,不多不少,正好三千六百兩。」

安容把鞋底擱下,拿起那摞銀票,厚厚一沓,叫人心情好的不行埃

芍藥和海棠也是捂嘴笑,她們都知道安容沒有丟銀票。

至於蕭湛,沒聽他說銀票丟了,應該也沒有。

不過五姑娘她們喜歡給姑娘找晦氣,不掰回來一局,那不是被她們當成軟柿子捏?

芍藥焉壞,出主意道,「最好是把銀票塞二姑娘屋子裡,讓五姑娘她們好好氣氣她。」

海棠翻白眼道,「雖然是氣到了幾位姑娘,可手的銀子不是又還回去了嗎?」

海棠覺得,銀子最實惠,而且沈安玉她們受的懲罰也夠了,她們已經互相猜忌了。

芍藥撅了撅嘴,沒有再說。

轉而說起另外一件事道,「姑娘,今晚要給蕭表少爺做一桌子紅燒肉才夠呢,他真的幫姑娘把大夫人誥命封號弄沒了。」

這會兒,蕭湛在芍藥眼底已經是神一樣的人物了。

先是送四老爺去千里之外。

又把剛剛從坑裡爬出來的大夫人踹回坑裡去。

安容臉頰微微紅,問芍藥道,「他用什麼辦法幫我的?」

芍藥巴拉巴拉一陣倒豆子。

事情是這樣的。

今兒大夫人意氣風發,揚眉吐氣的進宮給徐太后謝恩,謝徐太后給她伸冤辯白,還她一個賢良名聲。

徐太后見大夫人氣質不錯,眉間也溫婉,對大夫人很有好感,尤其是大夫人妙語連珠,三言兩語就解了徐太後為祈王擔憂的心。

聊的正歡時,宮女來報,說鄭太后請徐太后和大夫人去聽戲。

鄭太後有請,徐太后不敢不給面子,這不就和大夫人去了。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零七章崩開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零九章丟臉(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