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零六章外放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28日 05:24 [字數] 62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合歡花,葉纖密,圓而綠,似槐而小,相對生。

夜間成對相合,如夫妻歡好之狀,故而叫合歡花。

將這樣的花,在袖口,哪怕是在內袖口,萬一叫人瞧見了,多尷尬啊?

安容臉有些紅。

可是她抵不住裙裳的誘惑,跑內間換衣裳去了。

等她出來的時候,驚呆了芍藥和海棠。

只覺得眼前的人兒,飄然塵外,瑩潤如玉,秀白如雪,仿若佛前蓮台上的一瓣聆聽佛偈的玉蓮。

一身天藍色裙裳,下擺著蝴蝶穿花,隨風輕動,那蝴蝶彷彿能振翅遠去。

髻間僅一枚蓮花滴露玉簪,雖然簡單,卻別具一番韻味,映著那寒泉映月的剪水雙眸,連人的三魂七魄都能勾走。

尤其她欣喜轉動,裙擺翻飛時,那抹清麗中,透出一抹艷麗的光來,叫人無法不多看幾眼。

芍藥和海棠驚艷不已,拍手叫好。

可是安容轉著轉著,就停了下來,愣愣的看著書房不錯眼。

芍藥轉身回頭。

只見隔著珠簾,那邊站著個男子。

他身著天藍色錦袍,面罩天藍色面具,氣質華貴,眸中有驚艷之色。

芍藥再次驚呆。

荀少爺怎麼來了?!

芍藥回頭看了安容一眼,轉身打了珠簾,朝書房邁步。

站著珠簾外,芍藥獃獃的看著空蕩蕩的書房。

彷彿方才屋子裡壓根就沒出現過什麼人。

她身後,珠簾輕晃,彼此撞擊,有清脆聲傳來。

芍藥忙跑窗戶旁看去。

只見一道天藍色身影縱身遠去。

在牆邊,另一道玄青色身影躍牆而入。

芍藥,「……。」

完了。

「姑娘不好了!荀少爺和蕭表少爺遇上了1芍藥驚呼道。

安容忙打了帘子過去。

玲瓏閣建的高,就看的遠。

安容瞧見牆角邊,荀止和蕭湛詳談甚歡。

安容搭在窗戶上的手,緩緩垂下,搭在兩胳膊間的披帛掉在地上。

安容退後一步,好巧不巧踩了上去。

海棠直覺得那一腳踩在她心尖上。

這披帛也是天蠶絲的啊,怎麼能這樣糟踐啊?

姑娘,你倒是抬抬腳啊!

牆角邊。

蕭湛眉頭皺緊,上下掃視蕭遷,「你這身衣裳……。」

蕭遷瞅了瞅衣裳,「沒什麼問題啊,祖父讓我穿著試試,也是祖父讓我來找你,給你送葯的,我不知道大哥你不在屋子裡。」

蕭遷碰了碰臉,面具戴在臉上難受。

蕭遷把葯塞給蕭湛,道,「沒事我就先回國公府了。」

等蕭湛點頭,蕭遷一笑,縱身一躍,便消失在了侯府。

蕭湛看著手裡的藥瓶子,極品的金瘡葯,只是外祖父讓蕭遷穿他的衣裳來侯府是何用意?

難道是惱他不聽話,不穿這身衣裳,覺得擱在那裡浪費了,讓蕭遷穿?

祖父會那麼閑的無聊嗎?

他怎麼覺得外祖父好像是故意的,故意給他出難題?

蕭湛搖搖頭,把葯揣懷裡,邁步向前。

等他躍上二樓時,安容還在內屋換衣裳。

芍藥和海棠把擺放的錦盒裝進大箱子里。

安容站在屏風后,手緊緊的握著裙裳,心亂如麻。

她嘴角一抹譏諷的笑。

她原先還擔憂荀止就是蕭湛,她該怎麼辦,結果呢!

荀止來玲瓏閣是找蕭湛,不是找她的。

安容望著手腕上的紫繩手鐲,覺得鼻子泛酸。

如豆般的眼淚掉落而下,剛巧落在紫繩手鐲上。

安容伸手去擦,也不知道指甲什麼時候有了斷痕。

勾起一抹絲來,原本精緻的紫繩手鐲頓時變的難看了起來。

安容氣的用手去掰指甲,一時沒注意。

好了,指甲連著肉,疼的她直呲牙。

聽到安容的叫疼聲,芍藥忙走了過去,問,「姑娘,你怎麼了?」

安容輕甩手指,「不礙事。」

芍藥忙捧了安容的手看,瞧她的指甲壞了,便皺眉道,「奴婢給姑娘修修。」

說完,一扭頭就瞧見亂七八糟的紫繩手鐲,頓時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再給姑娘你編個紫繩手鐲,」芍藥道。

安容點點頭。

芍藥麻溜的拿了剪刀來,幫安容把指甲修建好。

再將紫繩剪斷,安容坐在小凳子上,看著窗外的白雲走神。

芍藥拉開紫繩,眼珠子越睜越大,最後沒差點瞪出來,喊安容道,「姑娘,姑娘,你看木鐲……。」

安容被喚回神來。

芍藥將她的手抬著,讓安容能瞧見她的手腕。

只見她手腕上,那原本醜陋不堪的木鐲,此刻泛著淡淡的紫暈。

赫然一隻紫金手鐲。

安容驚呆。

對著手鐲轉悠半天,發覺有地方還透著一點點黃色,像是黃金。

「這……,」安容不敢置信。

芍藥拍著自己的臉頰,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怎麼可能有這樣奇怪的事,一隻醜陋不堪的木鐲,居然變成了紫金手鐲,而且精緻的叫人嘆為觀止!

好像看著它,心情就很平和,再大的怒氣都能平復下來似地。

「難怪荀少爺說這是他家傳之寶呢,」芍藥驚嘆道。

安容試了試,依然拽不下來。

芍藥犯難了,「這是人家的傳家寶,姑娘卻要帶著它嫁給蕭表少爺了。」

芍藥感慨完,只覺得後腦勺有些涼快。

芍藥一扭頭,便見蕭湛站在那裡,看著安容的手腕,一眨不眨。

芍藥差點沒嚇的坐地上。

安容忙用袖子遮住紫金手鐲。

可是蕭湛已經看清楚了,蕭家傳家木鐲從讓人不屑一顧變成了紫金手鐲。

也如外祖父說的那般,手鐲會發出柔和的光芒。

只是外祖父瞧見的是玉鐲,這怎麼是紫金的?

還有那件裙裳,外祖父說是太夫人留下的,和木鐲正好是一套。

蕭家,無人不肖想那件裙裳。

但是只有能佩戴木鐲的人才有資格穿上。

屋子裡,有些靜的可怕。

幸好這時,樓下有砰砰聲傳來。

芍藥忙溜樓下去了。

很快,芍藥拿了份請帖上來,對安容道,「姑娘,弋陽郡主給你送了帖子來。」

安容起身接過請帖,邊走邊瞧。

請帖上寫了,長公主府小世子被綁架,清和郡主很難過,弋陽郡主想安容和她一起去長公主府寬慰寬慰清和郡主。

請帖上還寫了,弋陽郡主知道安容心軟,不會拒絕她,所以明兒會直接來侯府接她去長公主府。

安容將請帖遞給海棠,端起茶盞,覺得有些燙手,就把手收了回來,望著蕭湛問,「不是說晚上再回來嗎?」

「我回來拿東西,」蕭湛回道。

猶豫了會兒,蕭湛問安容,「他和你說什麼沒有?」

蕭湛真怕蕭遷是奉命來使壞的。

安容望著蕭湛,反問,「他和你說什麼了?」

「祝我們夫妻和順,白首偕老。」

安容赫然一笑,好一個夫妻和順,白首偕老。

「他什麼也沒和我說,」安容低聲道。

蕭湛這才放心,走到床邊,見被子疊的整整齊齊的,眉頭一皺。

問海棠,「被子誰疊的?」

海棠忙回道,「是奴婢。」

「有沒有瞧見一塊令牌?」蕭湛問。

海棠點頭,「見到了,奴婢放在了枕頭底下。」

海棠伸手去拿,可是枕頭底下,空空如也。

海棠雙眼瞬間睜大,扭頭問芍藥,「你有沒有拿漳令牌?」

芍藥搖頭,「我今兒都沒去過床邊埃」

「那令牌去哪兒了?」海棠嘀咕。

芍藥忙走過去道,「今兒五姑娘她們翻被子了,不知道是不是她們拿的。」

蕭湛的臉瞬間冷了下去。

安容臉色也差的厲害,望著蕭湛道,「十有八九是她們拿了,不知道在誰的手裡,你急著要用嗎?」

蕭湛點點頭。

「現在怎麼辦?」安容擔憂了。

蕭湛眸底有殺意流過。

安容瞧的心驚肉跳,忙道,「我去拿回來。」

說完,安容忙下了樓。

芍藥跟在安容身後,跟安容稟告今兒都有誰進了玲瓏閣。

安容想,有膽量拿她東西的,只有沈安玉。

所以,安容直接去了蒹葭苑。

可是,沈安玉並不在蒹葭閣。

她在松鶴院。

安容急急忙趕去松鶴院。

剛走到屏風處,就聽到沈安玉急忙急慌道,「不是我污衊四姐姐,是茹表妹親眼所見,四姐姐在屋子裡養了野男人,不信,你問茹表妹。」

「到底怎麼回事?1老太太說話聲中,夾了冷意。

柳雪茹站在那裡,委委屈屈的,她知道自己被沈安玉利用了,這樣一來,她就更沒法留在侯府了,她不願意被人利用,「我不知道,我昨兒傍晚想去找四姐姐玩,瞧見迴廊上有男子,我就回來了,六妹妹說那是四姐姐女扮男裝,我也沒在意……。」

至於,那男子是安容,還是野男人,她不知道。

沈安芙則道,「我們今兒去玲瓏閣找四妹妹,丫鬟攔著不讓我們上樓,我們在樓上沒有瞧見有男人,但是在四妹妹的床上,瞧見一塊令牌,像是男子之物……。」

老太太眉頭隴緊,「什麼令牌?」

沈安玉忙將袖子里的令牌拿出去,遞給老太太。

蕭大太太坐在那裡喝茶,好像屋子裡發生的事和安容無關,和蕭湛無關。

四太太暗暗欽佩,到底是國公府當家主母,這氣度可真不一般。

她哪裡知道,蕭大太太知道安容不可能給蕭湛戴綠帽子。

蕭老國公瞧中的外孫媳婦,那是要確保安全無虞,直到娶回國公府的。

忽然蹦出來個男子給他外孫兒戴綠帽子,這是打國公爺的臉,所以斷然是不可能的。

蕭大太太相信那男子是安容女扮男裝的。

但是瞧見那令牌后,蕭大太太不淡定了,那令牌她在蕭大將軍身上瞧過。

連碰都不許她碰啊!

蕭大太太臉漆黑成墨。

別亂懷疑,蕭大太太沒有往蕭大將軍身上想,她只是氣,雖然她不知道那令牌有什麼用,但是能讓蕭大將軍寶貝的東西,絕對非同一般。

當時,她還笑說,「不給我瞧罷了,等將來留給遷兒,他肯定會給我瞧。」

蕭大將軍冷著臉,「這令牌我無權決定交給誰。」

言外之意,就是看蕭老國公的意思,而且不一定留給蕭遷。

蕭遷才是蕭家長子嫡孫,將來整個蕭國公府都是他的,自然也包括這塊令牌!

現在倒好,令牌卻在安容手裡了。

不是蕭老國公給的,還能是誰?

三太太卻怕蕭大太太誤以為安容不貞,幫安容說好話,蕭大太太吃味道,「四姑娘得國公爺的看中,我碰都不能碰的令牌,國公爺卻給了她。」

三太太愕然,「蕭老國公給安容的?」

蕭大太太點頭,「令牌被面有個善字,乃是蕭家先祖之名。」

蕭善,蕭家太夫人夫君的名諱。

老太太把令牌放下,望著沈安玉幾個,眸底冷寒一片。

沈安玉幾個背脊發涼,嘴巴張著,不知道如何狡辯了,這令牌怎麼會是蕭老國公給安容的呢!

蕭大太太見老太太要訓斥孫女,她不便多留,便起身告辭。

三太太送蕭大太太出門。

安容忙躲到一旁,不讓自己和蕭大太太正面碰上。

等蕭大太太走後,安容這才邁步進屋,走到老太太跟前道,「祖母,我已經忍無可忍了,玲瓏閣是我的住處,我下令沒有我的允許,不許任何人上樓,五妹妹她們卻將我的話當做耳旁風,上了樓不算,還隨便拿走我屋子裡的東西,除了這令牌之外,我還丟失了三千六百兩銀票1

安容委屈的眼眶通紅,差點就能哭出來。

老太太聽得氣不打一處來,懷疑安容不貞,還當著蕭大太太的面捅出來,這是存了心破壞安容的親事!

現在倒好,拿了令牌做證據不算,還偷拿安容的銀票!

這是賊。

堂堂侯府千金,卻學得一身小人行徑!

「說,銀票是誰拿的?1老太太呵斥道。

沈安玉幾個互望,眸底都帶了猜疑之色,她們沒有懷疑安容是在撒謊,在玲瓏閣,她們確實瞧見安容的錢亂放。

床上有銀票,地上有碎銀子。

瞧的人牙根都痒痒。

當時瞧見銀票的時候,她們確實起了賊心。

可是她們都只有賊心,沒有賊膽。

現在銀票卻丟了!

到底是誰拿的?

幾人,你懷疑我,我懷疑你。

老太太瞧的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到底是誰拿的?1

沈安玉幾個連忙表示,「不是我拿的。」

安容冷笑,「不是你們,那銀票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就丟了?!你們不招認,我只能報官了1

說著,安容轉身便走。

那架勢,就跟即刻就要去報官一樣。

沈安玉忙拉著安容,不讓她走。

這事兒一旦見官,那就會鬧得人盡皆知,到那時候,她們哪裡還有什麼名聲可言?

安容一把甩開沈安玉的手,「五妹妹,你說不是你拿的銀票,她們也說不是她們拿的,那你說,我的銀票去哪兒了,不查出來,誰賠償我的損失,這口窩囊氣,我要白白受了嗎?再到最後,來一句偷拿我銀票是有苦衷的,我跟誰哭去,這事我要見官,讓官府去查,免得說我污衊人1

安容說這話,任是誰都聽的出來,她是因為大夫人的事遷怒沈安玉她們了。

之前大夫人偷竊她秘方,就是私了,最後呢,反倒是大夫人是無辜的,這口氣,落誰身上估計都受不了。

老太太知道安容的委屈,對沈安玉她們的怒氣就更甚了,桌子拍的砰砰響。

「送去佛堂跪著,什麼時候招認了,什麼時候放出來1老太太厲聲道。

老太太話音才落,就有幾個婆子走過來,拎著沈安玉幾個的胳膊將她們拉出去。

至於那叫委屈,叫冤枉的話,誰信?

連令牌都拿了,拿銀票那有什麼好奇怪的?

最重要的是,她們之前是彼此懷疑的。

說明有銀票,而且都見到了。

等她們走遠,老太太拍著安容的手道,「令牌這樣重要的東西,要好生收好,不可再亂放了。」

安容努著鼻子,「祖母,你就亂責怪我,我什麼時候亂放過東西,秘方收在箱子底有人偷,信放在匣子里有人偷,現在令牌放在枕頭底下,還有人拿,怎麼就那麼喜歡我的東西呢,今兒蕭國公府抬了那麼多東西來,祖母讓我收著,我真怕哪一天就全被人給拿光了。」

安容話說的很重,但是不重不行,沈安玉她們實在太過分了。

拿她的東西也就罷了,連蕭湛的東西都敢拿!

老太太拍著安容的手,道,「祖母知道你受委屈了,等查出誰偷的銀票,祖母會狠狠的懲罰她。」

安容努鼻子,「能查出來才怪了,誰敢承認?肯定會死不認罪的,到時候肯定是她們平攤。」

本來丟錢就是莫須有,安容就是要挑起她們內訌。

交不出她丟的銀票,都別想出佛堂。

老太太表示,若是真查不出來誰偷了銀票,她們平攤的話,她一起懲罰。

安容要的就是這話,手裡把玩著令牌,想著給蕭湛送去。

正要起身呢,侯爺邁步進來了。

眉頭輕皺,像是有心事。

老太太見了,便問道,「出什麼事了?」

侯爺坐下道,「四弟好像沒法外放了。」

安容眼前一亮。

「爹,四叔不是篤定能外放嗎,怎麼忽然又不行了?」安容迫不及待的問。

PS:四更五更一起,求粉紅。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零五章下聘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零七章崩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