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零四章毒蠍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27日 15:49 [字數] 376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蕭湛一聲女婿太過直白,驚呆了丫鬟,驚的安容不敢再和他對望。

安容起身納鞋底去了。

誰想剛坐下,好了,晚飯送來了。

芍藥偷偷捂嘴笑,絕對是蕭表少爺的暗衛,心向著自家主子呢。

一頓飯,吃的有些忐忑,安容沒有開口,蕭湛也沒有說話。

他好像在想事情。

想的還不是一般的入神,安容偷偷把紅燒肉和青菜對換了個位置,他都沒發覺。

等發覺吃的是青菜的時候,那眉頭緊皺的模樣。

對著青菜和紅燒肉,眉頭隴的緊緊的。

安容咬著筷子,一副你怎麼有些怪怪的表情的看著蕭湛,很無辜,無辜的蕭湛都不好意思懷疑她。

至於那顆被咬了兩口的青菜,被吐了出來。

安容撇撇嘴,這是得有多討厭吃青菜埃

可偏偏蕭國公府送來的菜,頓頓有青菜。

安容實在憋不住了,問蕭湛,「你在想什麼事情呢?」

蕭湛給安容夾菜,聞言道,「一些公務。」

顯然不欲多談。

安容也知道自己幫不上蕭湛,沒再追問,悶頭吃飯。

誰想蕭湛以為他沒說,安容生氣了,便又解釋道,「糧食從集齊,到送到邊關,路上要派人護送,以防被人打劫,小心謹慎不說,等送到邊關的時候,糧食多還好,要是少,估計連一半都不到,舅舅讓我想辦法解決『路損』。」

路損,路上的損耗。

安容聽的愣愣的,難怪他想的入神了,這路損是必須的啊,總不能護送糧草的將士們不吃飯吧?

「要是他們不吃飯就好了,」安容呢喃出聲。

海棠聽得嘴角輕抽,抬手扶著額頭,不吃飯,都餓死在路上了,別說一半的糧食了,就是一粒糧食都送不到邊關好么。

可是下一秒,海棠就把胳膊放下了,因為蕭湛說,「我也是這樣想的。」

安容正吃飯呢,聽到蕭湛的話,猛然一嗆喉,沒噎死過去。

蕭湛嚇了一跳,忙給安容盛湯,用一種責怪的眼神看著安容,「小心點吃。」

安容眼神很哀怨,她只是隨口說著玩的,你卻是當真了啊!

這樣的大事,卻形同而戲,她能不嚇嗎?

「那他們吃什麼?」安容喝了幾口湯,不那麼難受后,問道。

蕭湛想了想,「吃他們自己的。」

只要不吃運送的軍糧,那軍糧就不會損失,舅舅的目的便達到了。

只是,他們護送軍糧,為何不吃軍糧?

只要給一個合理的理由,蕭大將軍交給蕭湛的問題,便能迎刃而解。

安容扯嘴角表示,他那是在異想天開。

將士們吃的都是軍糧好么,從來沒有吃自己的。

除非運送軍糧的不是將士。

可這麼大的事讓外人去送能行?

請人送,那也是要付銀子的好么,而且付出的更多。

安容決定默默吃飯,不打擾蕭湛的思緒。

一頓飯吃完,安容去樓下遛食,一刻鐘後上樓,海棠攔著安容道,「蕭表少爺在沐裕」

安容眼珠子瞬間睜圓,「他怎麼沐浴的?1

「……用姑娘的浴桶。」

安容驚呆了,滿臉赤紅,她想到那日她沐浴被蕭湛闖進來的事,不敢上樓了,繼續下樓溜達。

心中忍不住嘀咕,他不是回了蕭國公府嗎,還換了衣裳,怎麼就不順帶沐浴呢,而且他傷的不輕,怎麼沐浴?

傷口不能浸水好么!

安容在院子里溜達過來,溜達過去。

心裡急的很,夜已經很深了,她點燈游花園很怪異好么。

而且院子里的丫鬟都納悶了,丫鬟拎了熱水上樓,姑娘卻不沐浴,在樓下徘徊不安,這不應該埃

小半個時辰后,安容這才上樓。

走到屏風處,安容便瞧見蕭湛頭冒雲霧的場景。

白霧裊裊,騰空而散。

像極了鳥獸銅爐里的熏香,安容最喜歡的就是去捉那熏香,這會兒瞧見蕭湛頭頂冒白煙,有些手痒痒。

蕭湛抬眸看過來,道,「陪我對弈一局。」

安容一笑,打了帘子進去。

夜,深沉沉。

翌日,安容醒來時,蕭湛已經不在屋裡了。

安容扭了扭眉頭,望著丫鬟,「他人呢?」

海棠掏出一張紙給安容,搖頭道,「不知道呢,奴婢早上醒來時,就不見蕭表少爺人了,卻在書房發現了這個。」

紙上寫了幾個字:晚上回來。

安容呲牙,真是夠忙的,蕭國公府沒旁人了,明明傷成那樣,還事兒一堆。

安容把紙丟火爐里,伸了個懶腰,由著丫鬟伺候梳洗。

安容還以為蕭湛有事忙,早飯得吃侯府的飯菜,誰想剛洗好臉,書房便傳來動靜。

過去一看,可不是食盒么。

一頓早飯,安容吃的格外的歡。

芍藥和海棠相顧無言,要是蕭表少爺知道姑娘這麼高興,肯定能氣傷。

不過也能理解,姑娘怕蕭表少爺,雖然沒以前那樣懼怕的見了就繞道走,可也拘謹的很。

就比如吃飯吧,喜歡吃的菜,都不敢多夾,尤其是擺在蕭表少爺跟前的菜,姑娘幾乎都不敢去夾。

今兒的早飯,估計是姑娘吃的最歡快的一次了。

膽小,不解釋埃

吃完了早飯,安容帶著海棠去松鶴院。

在半道上,安容就瞧見了沈安溪,見她快步走過來,安容有些挑眉。

「六妹妹,你這麼急做什麼?」安容不解的問。

沈安溪拉著安容就往回走,「快回玲瓏苑,方才五妹妹她們朝玲瓏苑方向去了。」

安容越發不解了,「她們從來沒大清早的找我過,應該不是去玲瓏苑的。」

沈安溪有些抓狂了,對著安容道,「四姐姐,你不知道,昨兒茹表姐傍晚想去找你玩,想在玲瓏閣休息,誰想走到玲瓏苑門口,瞧見二樓有男子,她嚇了一跳,帶著丫鬟又回南苑了。」

安容臉色青冷,肯定是昨天她站在迴廊上的時候,蕭湛出來,被柳雪茹瞧見了。

她已經再三表示了對她的不歡迎,她居然還要跑玲瓏苑找她,瞧見了不該瞧見的,還鬧的人盡皆知?

安容不信前世那麼能忍的柳雪茹會這麼沒耐性。

果然,聽沈安溪一說,安容的臉就更沉了。

每個心急深沉的主子身邊,總有那麼一兩個出頭鳥一樣的丫鬟。

是丫鬟碎嘴,明明知道沈安玉她們走過來,卻在假山旁,嘀嘀咕咕一堆,說簡直不敢相信,四姑娘屋子裡居然藏了男人。

柳雪茹則輕聲道,「四姐姐溫婉守禮,不會做出有違禮教的事,肯定是我們瞧錯了,這事不許聲張,侯府原就不歡迎我們了,我們再胡言亂語,該惹人厭惡了。」

說的很委屈。

沈安玉一聽,這還了得,忙走了過去追問。

柳雪茹支支吾吾的把瞧見的說了一通。

當時沈安溪就在不遠處,瞧見這一幕,正好過去湊個熱鬧,一聽之下,就知道蕭湛暴露了。

當即笑道,「茹表姐,你想多了,四姐姐慣喜歡女扮男裝,你瞧見的那男子才是四姐姐。」

一句話,沈安玉她們的心就熄了大半,懨懨的散了。

沈安溪還以為沈安玉她們打消了這個念頭,誰想早上出西苑,走了沒一會兒,就聽府里丫鬟說沈安玉她們去玲瓏苑「抓姦」。

這才知道事情大發了。

昨兒蕭表少爺傷的多嚴重啊,萬一逃不開,被逮個正著,四姐姐豈不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就算已經定了親,可到底沒有出嫁呢。

而且,蕭表少爺似乎壓根就沒想過躲避,不然怎麼可能被人瞧見?

安容聽的神情冰冷,拉著沈安溪的手道,「沒事的,讓她們去搜吧,我們去給祖母請安。」

沈安溪扭著小眉頭,「不管蕭表少爺了?」

安容搖頭,「他不在玲瓏苑。」

沈安溪大鬆一口氣,嗔了安容道,「你直接說他不在不就好了,嚇死我了,讓她們白跑一趟。」

兩人朝松鶴院走去。

剛進院門,就瞧見福總管過來,臉色有些難看。

沈安溪瞧了就知道沒好事,問道,「福總管,出什麼事了?」

福總管一臉后怕道,「二姨娘死了。」

沈安溪一驚,「二姨娘怎麼會死?就算莊子上苦些,也不至於沒兩天就死吧?」

福總管回道,「莊子管事來報,說二姨娘是被蠍子蟄死的,當時聽到二姨娘驚叫,幾個丫鬟跑去瞧,死了兩個丫鬟,莊子上不知道怎麼就有了毒蠍子,到處傷人……。」

好好一個莊子,就算收成差了些,可這樣也太邪乎了,得讓老太太拿主意才成。

福總管要進去稟告老太太。

幾人在說話,沒注意身後大夫人走過來,她聽了這話道,「這事就不用稟告老太太了,她年紀大,受不了驚嚇,以後這樣的事稟告我即可。」

安容轉身,便瞧見大夫人煥然一新的打扮,神情十足,全然不見被奪去封號后的憋屈神情。

安容嘴角緩緩勾起,昨兒徐太后才下了懿旨,她今兒就迫不及待的出來蹦躂了。

不知道她還能蹦躂幾天?

恢復誥命封號,就還是侯府當家主母,安容幾個乖乖請安見禮。

大夫人背脊挺直,沒有說話,邁步進院子。

身後,沈安溪撅嘴道,「她怎麼就沒有一點做錯事的覺悟呢,把侯府架在火爐上烤,還這麼囂張,她今兒肯定要搶侯府管家權。」

PS:求粉紅。

看蕭湛PK大夫人。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零三章賢婿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零五章下聘(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