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零一章馬娘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26日 08:28 [字數] 374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芍藥兀自嘀咕,手裡一朵野花有一下沒一下的晃悠。

遠處,沈安溪走過來,瞧見安容扶著蕭湛。

沈安溪又驚呆了,望著這樣,又望望那個,「四姐姐,你,你們……。」

沈安溪想說沒好意思說的話是:你們怎麼又粘到一塊兒去了。

四姐姐明明說蕭表少爺傷的下不來床,這才是昨兒說的話呢,今兒就瞧見他來大昭寺了。

這是下不來床嗎,這都能翻牆騎馬了!

而且,男女授受不親好吧,就算定親了,大庭廣眾之下這樣摟摟抱抱也有傷風化吧?

她都不忍心看。

沈安溪紅著臉,側過身子。

安容囧了,六妹妹,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他是我救命恩人,我不好丟下他不管。

芍藥上前問綠柳,「平安符求到了嗎?」

綠柳搖頭,「還沒呢,六姑娘說四姑娘福氣好,要等四姑娘一起呢。」

這不,正要來找四姑娘去辦正事,好像辦不妥了。

可是明明是這樣跟老太太說的,不求平安符不行埃

安容為難的看著蕭湛,「我還有正事要忙,你要不先在一旁歇會兒?」

蕭湛斜了安容一眼道,「你求平安符,還不如求我。」

危險的時候,只有我能保護你。

安容抿唇不語,她當然知道蕭湛的本事了,可是她又不能將他栓在腰帶上。走哪兒帶到哪兒去,總有萬一吧。

「我求平安符,我也求你。」安容道。

蕭湛笑捏了捏安容的臉,牙齒夠利索。

沈安溪伸手捂臉,真是非禮勿視啊,大庭廣眾之下打情罵俏,叫人瞧的雞皮疙瘩亂飛。

等安容扶蕭湛坐下后,和沈安溪去大昭寺正殿。

沈安溪說的第一句話是,「我剛剛脫了一層皮。感覺有些輕飄。」

語氣揶揄,眸底帶俏。

安容的臉啐然一紅。要追著沈安溪打,「你就知道笑話我,你都不知道,要不是蕭湛救我。我差點就沒命了。」

沈安溪驀然頓住腳步,忙問安容,「怎麼會沒命,你怎麼了?」

沈安溪沒往有人殺安容上面想,她想到了翻馬車,以為安容摔了。

安容搖頭道,「是有人要殺我,這事你知道就行了,別告訴祖母。」

沈安溪點點頭。有些心有餘悸,要是安容出事了,她可怎麼回侯府。她氣道,「四姐姐,你到底怎麼回事啊,府里的人變著法子的想占你便宜,府外的人又想害你性命。」

安容被問的怔祝

是啊,為什麼總有人想殺她。想害她。

安容抬手扶額,只覺得重生這事太玄妙了。

真正應該殺她的人救她。不該殺她的人卻可勁的要殺她。

清顏是死了,黑鍋也是她背的。

可是清顏是蕭湛的媳婦好吧,與你東延太子那是八竿子都打不著,憑什麼你要殺我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安容不信前世蕭湛會查不出來誰才是真正毒害清顏的兇手。

讓清顏和她死不瞑目,還是叱吒沙場的湛王嗎?

別說,這一刻。

安容對前世她死後的事,極有興趣。

她迫切的想知道,蕭湛有沒有想扒她的墳給清顏報仇。

想著,安容冷然一笑。

前世東欽侯夫人怕蕭湛牽怒東欽侯府,要柳雪茹端了毒藥給她,只怕是想造成畏罪自盡的假象。

只怕她連埋葬在東欽侯府祖墳的機會都沒。

安容嘴角的笑有些凄然,想必她死後凄涼吧,武安侯府二老爺他們把持,會要一個死後被休被棄的出嫁女嗎?

她生前歸宿在哪兒?

沈安溪獃獃的望著安容,輕咬唇瓣,拉著安容的袖子道,「四姐姐,我不是故意往你傷口上撒鹽的。」

沈安溪恨不得把舌頭咬斷才好,四姐姐才受過驚嚇,她卻說那樣挖心窩子的話,那些人心懷叵測,誰知道他們害四姐姐有什麼目的。

安容朝沈安溪一笑,「走吧,我們去求平安符。」

兩人進了大殿,好生一番跪求。

替她們心中期望的人求平安。

等她們再回去的時候,只有芍藥站在那裡,翹首以盼。

安容四下張望,「他人呢?」

芍藥忙道,「暗衛趙風大哥送蕭表少爺先回玲瓏苑了。」

要不是六姑娘和四姑娘共坐一輛馬車,蕭表少爺不會先走。

「趙風?他也姓趙?」安容眉頭輕皺。

芍藥輕眨眼睛,恍然大悟,是啊,好巧,荀少爺的暗衛叫趙成,蕭表少爺的暗衛叫趙風。

姑娘那樣子,不會是懷疑蕭表少爺是荀少爺吧?

雖然她是這樣期盼過,可是明顯不會啊,蕭表少爺好像很討厭荀少爺,哪有人討厭自己的?

除非他有毛玻

安容沒有多想,和沈安溪上馬車。

很快,她們就回到了侯府。

兩人走在侯府里,覺得有些怪。

沈安溪左右望望,問安容道,「四姐姐,你有沒有覺得哪裡不對勁?」

安容不是傻子,她能感覺的出來,平常喜歡扎堆掃地的丫鬟今兒都閉嘴不說話了。

「誰下禁令了嗎?」芍藥納悶道。

只有府里出了什麼大事,老太太下令,誰要是敢多嘴多舌,就掌嘴挨板子發賣,不然不會這樣埃

芍藥瞧見七福,忙過去問,「七福,府里出什麼事了?」

七福正拿著算盤走,福總管的算盤壞了,讓他拿一個新的去。

瞧見芍藥問話。七福聳肩一嘆,爆出一個驚天大消息,「大夫人恢復誥命封號了。」

芍藥瞬間驚呆。「怎麼可能呢?」

七福呲牙,「怎麼不可能,半個時辰前,太後娘娘的聖旨下了,豈能有假?」

安容走過來,正巧聽到這一句,頓時懵了。「太後下的聖旨?」

七福忙給安容見禮,點點頭。又道,「是徐太后。」

沈安溪努嘴,「我就說嘛,太后怎麼可能會下聖旨呢。她可是最疼四姐姐的。」

大夫人偷四姐姐的秘方,太后沒砍她腦袋已經不錯了。

沈安溪口中的太后是鄭太后。

此是說來話長,但有一點可以確定,鄭太后乃皇上親娘,是正宮太后。

不過徐太后也是太后。

鄭太后乃先皇原配,當初戰亂,鄭太后攜兒帶女避禍,和先皇失了聯絡。

徐太后的哥哥就說鄭太后死了。

先皇當時風頭正盛,前途無量。徐太后的兄長就說男兒身邊無賢妻不行,就把徐太后嫁給了先皇。

說白了,徐太后是繼室。

鄭太后是正室。

其中有這麼一段陰差陽錯。叫徐太后先封了皇后。

鄭太后才是正統啊,這不回來就有的爭了,這可是關係的皇位繼承的。

鄭太後有蕭老國公幫她,而且皇上也爭氣,徐太后的兒子身子骨弱,還沒熬到太子之位就嗝屁了。

皇上登基后。徐太后哪還有什麼地位?

這不抱了先皇最小的兒子,不想和鄭太后大眼瞪小眼。你看我不爽,我看你不爽,替小王爺求了富庶之地,和小王爺在封地住,平時也就過年的時候回京一趟。

沒想到,徐太後會下懿旨恢復大夫人的封號。

安容想不明白了,是皇上下旨沒收了大夫人的封號的,徐太后怎麼敢忤逆皇上呢?

安容想不通,沈安溪乾脆拉著她去問老太太。

松鶴院,正屋。

老太太臉色極難看。

大夫人不在屋子裡,但是三太太和其他幾位太太都在。

安容進去的時候,正是二太太說話,「這事可怎麼辦好,庄王妃和護國公夫人也真是的,事情都沒弄清楚,就胡亂說話。」

四太太溫婉的笑著,「二嫂,你也別太擔心,雖然徐太后的懿旨寫的有些出入,但是咱們武安侯府可沒有欺騙過太后什麼,就算時候查出來,也是庄王妃和護國公夫人的不是。」

二太太白了四太太好幾眼,「四弟妹,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呢,你以為這只是簡單求情的事,沒有三分利,誰願起五更,若不是有足夠的好處,你以為庄王妃她們會樂意管我們侯府的閑事?」

三太太則望著老太太道,「恢復誥命封號對侯府來說是好事,名聲好聽了些,可是要是大嫂算計的事透出去隻言片語,咱們武安侯府可真就……叫人唾棄了。」

當家主母算計偷竊嫡女的秘方再前,被奪取誥命封號后,又算計庶女,在眾人面前贏的好名聲,恢復誥命封號。

外人不知道是大夫人一個人的算計,只會把屎盆子扣在整個侯府頭上。

整個侯府的名聲都跟著臭了。

真是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安容和沈安溪邁步進去請安,請了安之後,沈安溪就拉著三太太問,「娘,到底出什麼事了?」

三太太拍著沈安溪的手,三言兩語就將事情的經過解釋了一番。

事情是這樣的。

今兒庄王妃和護國公夫人進宮,碰巧宮裡頭瞧戲。

庄王妃就點了一首戲曲,名叫《馬娘》。

馬娘,俗話就是後娘、繼母的意思。

戲曲寫的是一個很壞的後娘,對正室的嫡子嫡女那是壞到無話可說了,逼娶、逼嫁,簡直就是無惡不作,惹人生厭。

可是戲曲要表達的卻是這個馬娘有苦衷,她提倡的是棍棒之下出孝子,不打不成才。

最後,瞧戲的人都為那馬娘抹淚。

這不,庄王妃話題一轉,就轉到了後娘身上。

ps:不用斷更了,真好。未完待續R466

(快捷鍵:←)嫁嫡 第三百章毛病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零二章反省(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