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三百章毛病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26日 08:28 [字數] 376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要來大昭寺的事,沒有告訴過任何人,蕭湛不知道。

他以為自己住在玲瓏閣,安容請過安,就會回來。

誰想左等右等,就是不見安容的人。

就讓暗衛去查了一下,得知安容來了大昭寺。

本來蕭湛也不怎麼擔心,可是暗衛回來稟告他,東延太子去了大昭寺,要不要劫殺他。

蕭湛當時就眼皮子一跳,想到了安容。

二話不說,就趕來了。

蕭湛想起方才東延暗衛的劍,若是晚來一步,安容就沒命了!

現在想想,蕭湛都恨不得將安容摟在懷裡,才能確保她安然無恙。

蕭湛的眼神太炙熱,太赤果,太擔憂。

安容聽了蕭湛的話,手一滯,抬眸看了他一眼,見他眸中有溫情,有懼色,安容心一軟,忙低下了頭。

她不知道出門會遇到危險。

她怎麼知道自己會遇到朝傾公主,還會得罪東延太子,被他追殺?

明明之前都不殺她了,卻忽然聽到她是沈四姑娘,就起了殺心。

想到這裡,安容眼珠子瞬間睜大。

方才那麼危險,她都沒來得及多想。

東延太子殺他們之前,說了什麼話?

她會害死清顏!

這一世,誰知道她會害死清顏?!

還有這一世,清顏並不耀眼,如何入的了東延太子的眼?

他會不辭辛苦,千里迢迢的趕到大周來,劫走清顏,而且還是在蕭家的劍下劫走了她!

安容咬著唇瓣,望著蕭湛,「是你要殺清顏?」

蕭湛沒有否認,「是我。」

安容正在給蕭湛繃緊傷口,聽到這話,手一時用了勁,疼的蕭湛直悶哼。

「我說過,你再拿她做借口,就殺了她,」蕭湛道。

安容望著蕭湛,「你只說過送顧家去千里之外,沒說過殺她1

蕭湛微微扭眉,補充道,「我說殺她的時候,你不在。」

他說了,只是安容沒機會聽到。

安容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蕭湛救了她,她沒理由沒立場指責他,可就算那是朝傾公主,可是身子還是清顏的啊,怎麼能殺她呢。

想到朝傾公主,安容就忍不住嘆息。

應該是沒機會換回來了,就算清顏頂著朝傾公主的臉,只要性子還如從前,安容就能接受。

可是旁人呢?

安容望著蕭湛。

蕭湛望著清顏。

四目相對。

趙風和芍藥兩人則望望天,望望地,偶爾瞥一眼「深情」對望的兩人。

直到安容說話,兩人齊齊淚奔。

「我送你回蕭國公府吧?」安容道。

趙風撫額望天,從來只聽說男子送女子歸家,還沒聽過女子送男子歸家的,就算要回去,他不能送嗎?

趙風抖抖眉頭道,「國公爺說了,主子傷好之前,就在玲瓏閣安心養傷,左右都是要迎娶回府的,也沒什麼授受不親的男女大防。」

說完,趙風又加了一句,「今兒大太太上侯府正式提親了。」

安容,「……。」

安容獃獃的看著趙風,趙風用眼角餘光瞄到自家主子,見他眸底有不虞之色,趙風側了側身子。

心底憋屈,又不是他要四姑娘看他的,是四姑娘自己要看的好么,主子不惱她,偏惱自己,不帶這樣欺負下屬的好么!

扛不住蕭湛的眼神,趙風望了安容道,「屬下還有事,主子就交給四姑娘你照顧了,告辭。」

說完,縱身一躍。

安容想喊他,「別走礙…。」

聲音還在,人已經不見了。

蕭湛心情大好,伸著手,要安容扶他起身。

安容望著芍藥。

芍藥兩眼四下張望,見有野花開著,忙走了過去。

安容氣傷。

只能自己去扶蕭湛了,感覺到蕭湛將半個身子壓在她身上,安容有些吃不消。

差點摔趴下,可是就在她無力支撐的時候,蕭湛伸手拉了她一把。

安容淚奔。

她就知道他是故意的,明明只要稍微扶一把就行了,偏裝的這麼虛弱。

安容扶著蕭湛往前走。

路上,安容擔憂的問,「暗衛走了,要是再遇到東延太子怎麼辦?」

蕭湛道,「東延太子來大昭寺就是找瞎眼神算,現在見到了人,他不敢在大周多留。」

敢在大周劫持人,還敢打傷他,外祖父和舅舅不會饒了他的,他能不能安然離開大周都不知道。

安容咬了咬唇瓣,道,「我不是成心惹你生氣,但是有些話我不得不說,東延太子好像很喜歡清顏。」

蕭湛皺隴眉頭,用胳膊夾緊安容,安容臉紅耳赤,都有些喘過氣來。

蕭湛沒有說話,但是安容知道,他的意思肯定是:東延太子喜歡誰,要娶誰和他無關,清顏更是。

安容有些迷茫了,真的無關嗎?

前世的事真的能一筆勾銷嗎?

這一世蕭湛沒有愛上清顏,她也沒有被人借刀殺了清顏,這一切都沒有發生,就不用愧疚前世了嗎?

可是這一世,大夫人她們也沒有害過父親和三叔、舅舅她們,她也要當前世都沒有發生過嗎?

安容在心底搖頭,她做不到。

前世,大夫人她們害了父親,這口氣,她始終咽不下去。

她到現在都沒弄明白,前世父親什麼時候虧欠過大夫人了,她要那麼狠心對父親下手,讓自己成了孀居的寡婦,這與她有什麼好處?

只要弄清楚原因,安容會請蕭湛出手,了結了大夫人,免得她興風作浪。

可原因呢,安容不想前世的仇恨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懸著。

安容一路走一路想。

蕭湛發覺安容有些心不在焉,幾次望著她。

「你在想什麼?」蕭湛忍不住問道。

安容低著頭道,「侯府家事糟亂一團,讓你看笑話了。」

蕭湛低低一笑,一隻手捏著安容的臉頰,「你不覺得我本身就代表了三個府邸的笑話嗎?」

安容聽得愣祝

細細一想,還真的那麼回事。

蕭湛是靖北侯夫人和永寧侯生的兒子,卻住在蕭國公府。

爹不能認。

娘不能認。

雖然有疼愛他的外祖父和舅舅,可蕭老國公有自己嫡親的孫兒,他那麼重視蕭湛,苦心培養,那些親孫兒會不吃味嗎?

安容不說話了,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的,蕭湛的那本只會比她的厚,這也算得上是一個安慰了。

安容輕聲問道,「你覺得一個女人在什麼情況下,會殺自己的夫君?」

聞言,蕭湛怔祝

隨即啞然失笑,「你是女人,怎麼問起我來了?」

安容滿臉通紅。

下一句話,安容差點沒腿軟,因為蕭湛問她,「還是你想給殺我尋個理由?」

安容呲牙,「我跟你無冤無仇,殺你做什麼?」

蕭湛輕笑,「我以為你想換個夫君。」

安容驀然抬眸看著蕭湛,「還能換夫君嗎?」

蕭湛臉黑了,安容問這話,明顯是想換一個。

安容知道自己被誤解了,忙道,「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只是……。」

她從小接受的都是三從四德的觀念,嫁人了就要從一而終,像靖北侯夫人那樣和離再嫁的,那是因為她是蕭老國公的女兒,才膽量去和離,再嫁,沒人敢說閑話,就算說,也不敢當著她的面說,換做是她,安容是想都不敢想。

乍一聽,蕭湛的話,安容就那麼問了。

而且,安容腦子裡自動的想,大夫人殺她爹,不會是想換個夫君吧?

可是她已不在年輕了,誰會娶她?而且前世她也沒有再嫁埃

安容怕解釋不清,很乾脆的問,「你覺得大夫人有沒有可能想殺我爹?」

蕭湛眉頭輕挑,「殺你爹?」

安容重重的點頭,這是她唯一確定的事。

蕭湛凝眉了,「我幫你查查。」

安容頓時心花怒放,心情好的她,原本僵硬的胳膊都軟綿了許多,好像不怕扶他了。

蕭湛見安容什麼都寫在臉上,高興便是高興,不高興就是瞪眼,無奈一笑,「在武安侯府,你能安然無恙的長這麼大,真不容易。」

安容輕撅了撅嘴,她知道蕭湛再罵她笨,安容無話可說,因為這是事實。

不過不反駁一兩句,安容心裡不舒坦,她斜了斜眉頭,反問,「那我得感謝大夫人的不殺之恩了?」

芍藥跟在後頭,聽著安容和蕭湛的話。

從驚呆,到驚呆,再到驚呆。

她已經快變成一個獃子了。

不過她覺得,最呆的還是她家姑娘。

大夫人不殺她,她還有謝她不殺之恩。

她已經說做鬼也不會放過大夫人好么!

只是,大夫人會殺侯爺嗎,怎麼瞧怎麼不像啊,女人沒有了男人,那地位可就一落千丈了,像柳太太,四老爺四太太憐惜她孤兒寡母受人欺凌,想接回侯府來住呢。

當然了,像老太太那種的要除外。

老太爺在世的時候,她得聽老太爺的。

老太爺過世后,整個侯府她最大,得聽她的。

可是七少爺多小啊,大夫人又不是世子爺的親娘,侯爺一死,她可就沒有了靠山了,她應該最希望侯爺長命百歲的才對埃

芍藥覺得安容想多了。

偏偏蕭表少爺對她家姑娘寵溺之至,姑娘說什麼他都不懷疑。

那姑娘說青菜好吃,對身子有好處,他怎麼不聽呢?

有毛玻

PS:求下粉紅,約莫了,表再捂著了。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九十九章亂跑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零一章馬娘(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