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九十九章亂跑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26日 08:28 [字數] 379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沈安溪搖頭,眸底略帶疑惑,「我不知道呢,方才我還瞧見有人和她說話了,她可真是傲慢,對人愛答不理的,好像別人欠她錢不還似地。」

沈安溪表示,這樣的人她很不喜歡,甚至可以說討厭了,極難相處,讓安容離她遠一點兒。

綠柳翻白眼,要四姑娘離她遠一點兒,就不應該告訴她好么。

姑娘這麼一提醒,四姑娘不去找顧家大姑娘才怪了。

安容正擔憂清顏的身子,朝傾公主去哪兒了,既然沈安溪瞧見了,她當然要去問一問的,怎麼說,那日顧家母女還上門質問過她。

只是安容心中還有些納悶,沈安溪不喜歡清顏,怎麼方才說起她時眸底帶笑,好像心情很不錯的樣子?

安容問道,「清顏方才是不是有什麼事?」

沈安溪齜牙道,「京都有幾個大家閨秀和四姐姐你一樣,受了慢待,就一笑置之,算了的,一般人都會當場還了的好么,跟上回二姐姐對大姐姐那樣,那姑娘伸腳了,顧家大姑娘摔了一跤。」

那樣傲慢的人兒摔跤,沈安溪心情當然好了。

安容要去找朝傾公主,沈安溪不樂意的嘟著嘴,磨磨蹭蹭的走著。

安容只好陪她晃晃悠悠了。

後頭,芍藥在套綠柳的話。

綠柳性子緩和,和芍藥玩的開,芍藥七轉八轉的一問,好了,綠柳什麼話都告訴芍藥。

就在安容去找瞎眼神算的時候,沈安溪找大師算了算八字。

算出來的結果和沈安溪希望的大相徑庭。

大師說沈安溪和馮風的八字相合,乃天造地設的姻緣,夫妻和順,白首偕老,更重要的是兒孫滿堂,子孝孫賢。

綠柳說的時候,那叫一個眉飛色舞,恨不得即刻告訴三太太才好。

這樣的相合的八字,可是極難見到的,沈安溪將來出嫁,會過的很舒坦很舒坦。

綠柳說完,朝芍藥撅了撅嘴,「這話我只敢跟你說,也只會跟你說,要是有旁人知道了,絕對是你泄密的,你會連累我被姑娘……。」

綠柳吐了吐舌頭,意思是她會被沈安溪拔舌頭。

芍藥拍著胸脯保證,「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外人的,除了我家姑娘。」

綠柳放心的笑笑,兩人玩笑起來。

主僕幾個朝前走,見前面熱鬧轟轟的,芍藥忙走了過去。

瞧見有兩個婆子將一個大家閨秀抬走,芍藥便拉著一旁的香客問,「出什麼事了?」

那香客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呢,好像好好的那姑娘就喊腿疼,面容扭曲的倒在了地上,疼的直打滾,可憐千金之軀……。」

沈安溪則隴著眉頭,「好像是陳家姑娘,就是她橫了顧家大姑娘一腳……。」

才過了多大一會兒啊,她的腿就疼了,這是報應嗎?

沈安溪背脊一涼,望著莊嚴肅穆的大昭寺,心中再不敢有抱怨之言。

而且,她方才心底還罵了人,現在覺得滲的慌,不行了,她要多去給菩薩燒幾柱香,就算她不願意嫁給人家,也不能咒人家吃飯噎死埃

看著沈安溪疾步走遠,安容摸不著頭腦,「六妹妹,你去哪兒?」

沈安溪回頭道,「我有些事,一會兒來找你。」

說完,趕緊拎著裙擺跑。

安容則朝另外一邊走去。

走了沒一會兒,安容便在涼亭子里瞧見了朝傾公主。

她正吹著手心的傷。

感覺到有人過來,朝傾公主微微一怔,沒有理會安容,繼續吹傷口。

眸底有痛色,還發怒了,要是在北烈,估計又是誅人家九族了。

見安容在她對面坐下,朝傾公主頗有些不耐煩,「找我有事?」

安容輕撫額頭,都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她說話可真沖,安容也就不和她拐彎抹角了,「顧家說你被人綁架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朝傾公主臉色帶怒,「什麼綁架?!人家那是救我一命!那日我去顧家找你,回來就有人上門行刺我,東延太子告訴我那是蕭家的暗衛1

說著,朝傾公主更怒,「我幾時惹到蕭家了,和顧家結親的是他們,退親的還是他們,最後還要殺我1

安容心底翻起驚濤駭浪來,「蕭家派人殺你?怎麼可能呢?你確定?」

說著,安容又望著朝傾公主,「你聽信東延太子的話,懷疑蕭家?」

朝傾公主重重一冷哼,「好人壞人我分的清1

安容望著朝傾公主,眉頭隴緊,「東延太子不是什麼好人,你應該離他遠一點兒。」

安容的話音未落,一抹寒光閃了下她的眼睛。

等安容睜開眼睛的時候,鋒利深寒的劍峰正對她的脖子。

「你說誰不是好人?」男子的說話聲帶著冰冷怒意。

安容背脊發涼,側過頭去看男子。

男子一身黑衣勁裝,臉色冰冷。

不過他身側站著的男子,卻是劍眉星目,樣貌堂堂,模樣甚是俊朗,而且瞧著有些眼熟。

安容都不用回想,就知道他是東延太子了。

朝傾公主方才才提及東延太子,這人不論是衣著還是容貌都符合他的身份。

安容沒有說話,本來東延太子就不是什麼好人。

只是安容略微有些心寒,就算朝傾公主佔了清顏的身子,卻沒有繼承她一絲的良善。

任是讓人拿劍指著她,她也沒有半句求情的話,而且她問的話更是叫人毛骨悚然。

「她死了沒?」朝傾公主問。

東延太子吧嗒一聲將摺扇打開,笑道,「還沒死,不過也快了。」

朝傾公主重重一哼,瞅著受傷的手心,冷然道,「便宜她了1

東延太子掏出藥膏輕柔的幫朝傾公主上藥,眸光溫柔,明明是看著朝傾公主,卻又不像是看她。

朝傾公主氣的不行,又是顧清顏!

之前安容說顧清顏有多麼的溫柔,她還不信。

可是連東延太子都說她溫柔勝水,叫人憐惜。

本公主不溫柔嗎,父皇母后沒少誇本公主溫柔,金口玉言,誰敢質疑?!

暗衛拿劍指著安容,問,「爺,這女人怎麼辦?」

東延太子望著朝傾公主,是殺是留看她的意思。

朝傾公主撇了安容一眼,眉頭微扭,要說在大周,她還有一個朋友的話,就應該是她了,雖然她對自己也沒什麼好臉色過,她關心的是真正的顧家大姑娘,不過說句良心話,在大周這麼多天,要不是借著她的名義,自己還不知道要吃多少的苦頭。

朝傾公主擺擺手,道,「放了她吧。」

暗衛收回劍。

安容望著東延太子,想起蕭湛說的話,眉頭更皺,要把朝傾公主拉到一旁問話。

東延太子臉色陰冷。

朝傾公主也不待見安容,不耐煩道,「沈四姑娘,我知道你的好心,但是我的事,不需要你管,你走吧。」

安容張嘴,正要說話呢,東延太子忽然臉陰成了炭,「沈四姑娘?你是武安侯府四姑娘?」

安容站直了身子,「我就是。」

東延太子拳頭一緊,三個字從牙關里蹦出來,「殺了她1

安容還沒回過神來,暗衛將把劍舉了起來。

凜凜劍光,透著兇狠殺意的刺過來,安容身子都涼了半截。

她甚是連逃的想法都沒有,她如何在暗衛的刀劍下逃掉?

就在安容覺得自己死定的時候,有刀劍相撞之聲傳來。

她還沒有睜開眼睛,就感覺到有人抱著她往後退,耳畔是呼嘯的風。

安容睜開眼睛,見蕭湛一手抱著她,一手拿著軟劍,臉色有些蒼白。

安容知道,他的傷口又崩開了。

東延太子驚站起來,走了過來,指著蕭湛和安容,「你們,你們,你……。」

東延太子已經驚呆了,怎麼可能?

蕭湛怎麼和殺妻仇人抱在了一起?!

他要殺沈四姑娘,他不幫忙就算了,居然還救她!

東延太子氣笑了,「你居然救她,你知不知道,她會害死清顏1

蕭湛眉頭一皺,撇了朝傾公主一眼,「她死不死與我何干。」

東延太子愕然怔住,忽然笑了,一擺手,「殺1

暗處出現四個暗衛。

蕭湛抱著安容往後退。

退了沒兩步,忽然有個身影閃現在他們跟前。

正是瞎眼神算。

他笑道,「佛門重地,切忌殺戮,太子勿造殺孽。」

蕭湛抱著安容縱身一躍,消失在眾人眼前。

感覺到有風刮過臉頰,有輕微的刺痛感,安容看著眼睛的景緻。

極快的倒退著。

很快,蕭湛就將安容放下了。

他捂著肩膀,錦袍上有血跡浸透。

安容忙扶著他,擔憂的問,「你沒事吧?」

聲音有些急切,還有些哭音,她知道,今兒若不是蕭湛及時趕到,她就沒命了。

安容扶著蕭湛做到一旁的大石塊上,那邊暗衛趙風把芍藥放下。

芍藥這丫鬟有些頭暈,趴在地上有些半死不活。

趙風把葯給安容,安容忙給蕭湛上藥。

一邊問,「瞎眼神算不會有事吧?」

蕭湛用了力,臉色有些蒼白。

趙風忙回道,「四姑娘放心,大師武功高強,東延太子不是他的對手。」

安容這才放心。

蕭湛身上縫合的傷口崩開了三處,安容去芍藥那裡拿了針線,又幫著縫起來。

忍不住責怪他道,「你要再崩開,都沒法縫合了。」

蕭湛嘴角劃過一抹苦笑,「我傷好之前,你不要亂跑。」

PS:抱歉,今晚的二更會比較的晚,三更只能明天補齊了,親們明天一起看吧,五更。

淚奔。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九十八章心瞎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三百章毛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