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九十八章心瞎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25日 19:17 [字數] 380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以為輕輕鬆鬆就能詐的蕭湛自亂陣腳,然後坦白招認。

可是蕭湛是什麼人,豈能讓安容糊弄了過去?

隨便一句反問,安容就有些不知所措了。

尤其是蕭湛從容淡定的笑著,「若是讓我轉交,我可以順帶……。」

那難凵瘢明顯是把荀止揍一頓。

安容一句話沒說,拿了銀票,驀然轉身。

繼續納鞋底。

只是明顯的心不在焉,他到底是不是荀止?

真的只是這樣的巧合嗎?

安容不信。

可是僅憑字跡和青菜,就能確定荀止其實就是蕭湛嗎?

蕭湛那話明顯就是不承認他就是荀止啊!

安容陷入糾結中。

望著手裡的鞋底,安容發獃,一定要想個好主意,逼的蕭湛無所遁形才好。

打定主意,安容反倒輕鬆了。

輿洗一番后,安容還納了半個時辰的鞋底,明兒要去大昭寺,她怕時間不夠用。

一夜安眠。

第二天,安容醒的有些早。

醒來時,蕭湛還沒有起來。

丫鬟躡手躡腳的伺候安容洗漱穿戴,心底在忍不住有些怪異,好像姑娘已經出嫁了一般。

安容洗漱完,蕭湛便醒了,坐在床上望著安容。

安容很彆扭,就算她前世嫁過人,臉皮厚一些,可是每天醒來。瞧見屋子裡有個不算熟悉的男子,心底總怪異的很。

丫鬟拎了食盒過來,安容看著滿滿一桌子好吃的。有些咽口水。

這不是給她吃的,她得等蕭湛。

很快,蕭湛就洗漱完,過來吃早飯。

誰都沒有說話。

吃完后,安容就帶著芍藥下樓去了。

在松鶴院門口,安容瞧見了沈安溪。

兩人一同進去給老太太請安。

沈安溪攬著老太太的胳膊道,「祖母。我和四姐姐要去大昭寺一趟。」

老太太微微一愣,「怎麼好好的要去大昭寺?」

沈安溪臉頰微紅。「我們去大昭寺能有什麼事兒,當然是去求平安的,往年都是祖母你替我們求平安符,今年我和四姐姐去求。」

這個理由成功說服了老太太。

老太太點點頭。拍著沈安溪和安容的手道,「祖母求回來的平安符,保不了侯府平安,你們兩個去,多求兩個回來。」

安容和沈安溪兩個點頭如搗蒜。

然後福身告退。

兩人出了侯府,坐上馬車,直奔大昭寺。

一個時辰后,馬車在大昭寺前停下。

丫鬟過來扶她們下馬車。

大昭寺前,人山人海。遠在半山腰上,便聞到寺中傳來的禪香味,靜謐幽遠。

安容和沈安溪邁步上山。

沈安溪左瞄右看。忍不住嘆道,「大昭寺好熱鬧啊,來上香的人真多。」

安容笑道,「確實比平常要熱鬧的多,我們先去辦正事,一會兒再玩。」

沈安溪扭眉頭。「什麼正事?」

她說求平安符,那是糊弄老太太的。她總不好說她是來求算卦的。

最好是算出她和馮風的八字相剋,到時候就可以理直氣壯的要爹爹娘親改主意了。

安容沒有說話,拉著沈安溪朝姻緣廟走去。

沈安溪瞧見廟前的姻緣樹,臉就火燒火燎的了。

她反拉住安容的手,道,「四姐姐,你去忙吧,我和綠柳在這裡等你。」

安容見沈安溪面色羞紅,眼神飄忽,嘴角也忍不住勾起一抹捉狹的笑來。

六妹妹思春了。

偏她在,她不好意思。

得,她閃人好了。

安容意味深長的笑了一聲,帶著芍藥朝另一條道走去。

那是瞎眼神算住的小院。

地兒有些偏,但是風景秀美,景緻怡人。

安容還擔心見不到瞎眼神算的人,誰想他正在涼亭子里獨自飲茶。

安容扭了扭眉,推門進去。

瞎眼神算淺酌慢飲,瞧見安容過來,他勾唇一笑,「等你許久了。」

聲音溫和,有一種穿石透骨的穿透力。

安容背脊有些涼,他怎麼知道她今兒要來?

安容走上台階,在瞎眼神算對面坐下,道,「大師知道我來所為何事?」

瞎眼神算給安容倒了杯茶,笑道,「姑娘似乎沒有為別的是找過我。」

言外之意,就是安容只為清顏和蕭湛的事找他。

安容臉頰微微紅,好像真是那麼回事。

安容抬眸看著瞎眼神算,「大師能告訴我,顧家大姑娘和北烈朝傾公主是怎麼回事嗎,她們為什麼會調換?」

瞎眼神算道,「她們互換乃有人刻意為之。」

安容愕然怔住,她從來不知道還有人有這樣的本事。

「那她們還能換回來嗎?」安容聲音中帶了抹急切。

瞎眼神算搖了搖頭,「無能為力。」

「一點希望都沒有嗎?」安容不死心的問。

「除非有和我一樣道法高升的大師願意犧牲自己的性命,」瞎眼神算道。

安容怔祝

芍藥就忍不住嘀咕了,她覺得瞎眼神算說這話旨在吹牛,在道法高升這四個字上。

瞎眼神算倪了芍藥一眼,眉頭不虞道,「老道從不吹牛。」

芍藥,「……。」

芍藥不敢再說話,偷偷的退到涼亭外數米遠。

安容坐在那裡,手裡的帕扭緊。

世上能有幾個人有瞎眼神算這樣的道法?

又有誰願意犧牲自己的性命去幫助別人?

安容在糾結。瞎眼神算笑道,「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姑娘想太多也無用。」

安容知道她是杞人憂天。可是清顏於她有恩,她不能讓清顏流落他鄉,而且,安容想到一件事。

「我為何能重活一世?」安容問道。

「天機不可泄露。」

又是這討人厭的六個字。

她摸著手腕上的紫繩手鐲,心中有些狐疑,方才大師說話的時候,似乎撇了手鐲一眼。

是她看錯了嗎?

還是她的重生和這隻戴上便取不下來的手鐲有關?

安容拋開這個問題。問瞎眼神算,「大師博古通今。該知道蕭湛和清顏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他們今生天各一方,還有機會在一起嗎?」

瞎眼神算大笑,「老道是眼瞎。姑娘卻是心瞎,有些執拗,該放下時就該放下,累人累己,前世若是能走到頭,又何來今生重生?你強求蕭湛和清顏在一起,可知道這一世,蕭湛心悅你,清顏於他。不過是路人而已,你越是撮合他們,蕭湛越是厭惡她。」

安容輕咬唇瓣。很想替自己辯駁一句,她沒有強求蕭湛一定要娶清顏。

她再三和蕭湛重申,只是告訴他,自己不是她的良配。

她更不想嫁給蕭湛后,將來沒臉見清顏。

要是蕭湛今日是和別人定親,她最多只會惋惜。卻不會去阻攔。

她做不了蕭湛的主,但是總能做自己主吧?

誰想到她的命運會掐在蕭老國公的手裡。和蕭湛硬生生的綁在了一起。

瞎眼神算見安容那樣,就知道這執拗,她一時半會兒是放不下了。

可憐蕭老國公再三叮囑他要幫蕭湛說好話,可是好話過耳容易,入心極難。

前世,安容瞧見蕭湛和清顏夫妻恩愛,鶼鰈情深,她又對清顏推崇備至,要讓她放下心結去搶清顏的男人,她做不出來。

可她又怎麼知道,如果沒有清顏的插足,她和蕭湛才是圓滿的一對。

瞎眼神算在心底輕嘆,有些事,還得她自己去經歷,去體會,才能幡然悔悟,旁人說的再多,也是枉然。

瞎眼神算嘆息,但不惋惜,反而慶幸,虧得安容心瞎,不然哪還能保持一顆純善之心到今日?

安容扭頭瞅著瞎眼神算,她懷疑瞎眼神算收了蕭國公府什麼好處,不然怎麼說的話和蕭老國公的那麼的像呢?

瞎眼神算臉皮亂抽,「你當老道願意撮合你們兩呢,蕭湛不娶你正好,給老道做衣缽傳人。」

安容眼珠子瞬間睜圓,「蕭湛當和尚?」

瞎眼神算摸了摸自己的頭髮,無聲的抗議,「老道今兒把話撂這兒,他要是不娶你,遲早還會入老道的坑。」

安容,「……。」

這是威脅她還是說的是真的?

瞎眼神算覺得自己夠命苦,明明想收徒弟,還得幫徒弟娶媳婦,他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瞎眼神算扭頭便走。

走了百餘步后,才想起來,他方才瞧見安容沒見有晦暗之色,想提醒她避著點兒,免得有血光之災。

瞎眼神算想回頭去告訴安容,又放不下架子。

最後搖頭一笑,笑自己杞人憂天。

她逢凶化吉的命,死不了,自己瞎操哪門子心。

就她那榆木疙瘩樣的腦袋,是要被人用劍多指指,不然開不了光。

涼亭里,安容見瞎眼神算走了,自己在留下也沒什麼意思,便起身也走了。

安容剛走幾步,便瞧見沈安溪和綠柳過來。

遠遠的瞧見安容,沈安溪便疾步走了過來,道,「四姐姐,你猜我方才瞧見誰了?」

安容望著沈安溪,眉頭輕扭,六妹妹瞧見什麼人了,這麼高興?

安容搖了搖頭,她猜不出來。

沈安溪忙道,「方才我瞧見顧家大姑娘了。」

安容眼睛瞬間睜圓,「你說誰?」

「顧家大姑娘,」沈安溪一字一頓,說的很清楚很大聲。

綠柳在一旁,點頭,「真的是她,奴婢見過她好幾回,不會認錯。」

芍藥就不解了,「不是說她被綁架了嗎,顧家找不到她,還報官了啊,怎麼會出現在大昭寺?」未完待續R466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九十七章有愧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九十九章亂跑(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