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九十六章地契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24日 16:58 [字數] 376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望著海棠,眸底帶了絲質疑,「他翻我柜子了?」

海棠搖頭,「沒有,錦盒是奴婢拿給蕭表少爺的。」

當然了,是蕭湛先開口要的。

安容努努嘴,她也覺得翻箱倒櫃這樣的事蕭湛做不來,可是就算送她東西,有必須用錦盒裝的這麼好嗎?

不知道那兩張紙是什麼?

安容好奇的打開,瞧見上面字時,安容差點驚呆。

徐府地契!

另一張,徐府的房契!

安容忙下了小榻,去找蕭湛。

蕭湛開始端架子了,眉眼都懶得抬一下,「不要就放下。」

芍藥嘴差點呲歪,好傲嬌的蕭表少爺,明明是他要她拿給姑娘的,又說這話。

芍藥想,他肯定是想姑娘誇他,不過姑娘會誇他,明兒太陽就該從西邊升起來了。

安容緊緊的把錦盒藏在身後,臉色有些羞紅,訕然道,「誰說我不要了,我要1

彷彿之前斬釘截鐵說不要的那個人不是她一般。

蕭湛嘴角劃過一抹笑,繼續翻賬冊。

安容憋不住了,「你是怎麼拿到這房契地契的?」

蕭湛抬眸看著安容,不答反問,「這書房我能佔用了吧?」

安容又想捂心口了,牙齒有些癢,想咬人,真是給他三分顏色,他就給你開染坊。

「我請你用,」安容道。

蕭湛往硯台里添水。然後繼續看賬冊。

安容呲牙,「我幫你研墨。」

邊研墨,安容邊問道。「你要不要喝茶?」

「泡一杯君山毛峰,」蕭湛彷彿不知道安容在裝殷勤。

安容沉默了,她要多問一句做什麼,找事。

安容去給蕭湛泡茶來。

蕭湛端起茶盞,輕輕的啜著,安容實在是憋不住了,「你到底是怎麼拿到房契地契的?」

蕭湛喝了兩口茶。慢條斯理道,「暗衛送來的。」

安容氣吐血。傻子都知道他不可能親自去拿房契地契,肯定是暗衛去辦了,這是在搪塞她!

安容撅了嘴問,「暗衛是用什麼辦法拿到的房契地契?」

蕭湛見安容努力壓抑那股憋屈的怒氣。心情莫名其妙的好,好像安容生氣抓狂,他就格外的心情好。

不過,他不想惹的安容炸毛。

蕭湛據實以告。

安容聽得眉頭緊隴,她就知道二老爺會那麼乖交出房契地契,肯定有原因,果不其然!

原來二老爺能拿到徐家房契地契就是算計的。

是他叫人拾掇徐家少爺進的賭坊。

徐家正面臨困境,徐家少爺在街上閑逛的時候,被算卦大師攔了去路。說他紅光滿面,有大財,他就上了心。問大財在哪兒。

大師裝模作樣的算了半天,說在賭坊。

說徐少爺運氣好,能發橫財,不應錯過。

徐少爺心動了,在賭坊門口溜達了十幾回,最後還是鑽了進去。

起先。徐少爺真的贏了不少,有兩千多兩。

嘗到賭博的甜頭。徐少爺就沉溺其中了。

他哪裡知道這是二老爺夥同賭坊給他設的套,目的就是要徐家府郟

除夕之夜,徐少爺又見到了那個大師。

徐少爺又求大師給他算卦,大師算出他今夜賭博,會先贏,再輸,而起輸的有些慘,不過只要他能堅持下去,少說也能贏三五萬兩。

就這樣,徐少爺在賭坊死扛,一借再借。

最後被賭坊打,他逃出門,遇到了二老爺。

然後,後面的事,安容都知道了,二老爺對他伸出了所謂的援手。

安容沒想到,二老爺辛苦算計來的府邸,最後會落到蕭湛手裡,更沒想到他會送給她。

安容心軟成一灘,暖洋洋的,像是有人用鵝毛輕輕的撩撥著,痒痒麻麻,飄飄浮浮如無根的浮萍,找不到落腳之地。

蕭湛見安容面色嬌紅,如泉水清澈的缸毆餉就那麼站著哪裡,風吹來,三千青絲晃動。

那是一種寧靜的美,尤其是她嘴角的笑,舒心、歡暢。

蕭湛從來沒見過這樣為別人著想的女子,這地契房契是給武安侯府三老爺三太太的,她急人之所急,不知道的,還以為三老爺才是她親爹呢。

安容的高興,那是找不到形容詞的。

有了這房契地契,三房就不用搬的太遠,三太太不會憂愁,沈安溪不會嘆氣,老太太也會高興。

安容一高興,就對蕭湛的態度極好,「我讓二哥給你做好吃的。」

說完,不等蕭湛說話,她抱著錦盒就去找沈安閔了。

這東西,安容不敢留在身邊,怕被人偷。

她也不想沈安溪他們白憂愁幾日。

聽到急切的下樓聲,蕭湛搖頭輕笑。

西苑,琥珀苑,正屋。

三老爺、三太太還有沈安溪兄妹齊坐一堂,正為侯府分家,搬去哪兒落腳再憂愁。

沈安溪提議要不在侯府多住一個月,沒準兒這一個月內,侯府附近就有空府邸了,要知道,京都重地,沒一兩個月就有那麼幾個大臣被皇上砍了,家產充公。

到時候,以侯府的權勢地位,求求皇上,拿到府邸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沈安溪的提議,沈安閔是贊同的。

三老爺、三太太還有些猶豫,到底是住了許久的府邸,哪怕正屋被燒,還沒有修建好,就這樣離開了,多少心底有些不舍、膈應。

四人不約而同的嘆息一聲。

門外,有青衣小丫鬟進屋福身道。「四姑娘來了。」

四人抬了抬眼皮,朝門口望去。

只見一身鵝黃色裙裳的安容從容不迫的邁步進來,身姿窈窕。笑容燦爛。

沈安溪起身相迎,努力擠出笑容道,「四姐姐,你怎麼來了?」

安容努了努鼻子,瞥了沈安溪一眼,「好像不怎麼歡迎我?」

沈安溪嗔著安容,「哪有不歡迎你。只是再說搬家的事,高興不起來。我能對你笑,已經很不錯了。」

換做旁人,她會不會抬眼皮都不一定呢。

安容表示,她受寵若驚。

然後笑著上前給三老爺、三太太請安。起身時,擺擺手,讓屋子裡的丫鬟先出去。

沈安溪疑惑的看著安容,「四姐姐,你要說什麼大事呢?」

安容沒有說話,把袖子里的錦盒拿給沈安溪。

雖然蕭湛是不怕二老爺了,可是她也不想徐家府邸的事鬧得人盡皆知,自己知道就行了。

沈安溪瞅了瞅錦盒,努嘴。她跟安容一樣,被錦盒給騙了,以為安容是送她頭飾。

她應該高興。可是這會兒高興有些不合時宜。

不過為了禮貌起見,沈安溪還是打開了錦盒,瞅見裡面是兩張紙,微微一愣。

沈安閔就迫不及待的伸手了,嘴上還道,「磨磨蹭蹭的。四妹妹不會送你頭飾的。」

早前才把太后賞賜的頭飾給了她兩套,又不是她過生辰。怎麼可能送頭飾。

沈安閔打開一看,見是地契,眼珠子沒差點瞪出來,「安容,你哪來的?」

三太太也過來瞧了一眼,介面道,「這地契不是在永春賭坊手裡嗎,怎麼在你這兒了?」

安容臉頰微微紅,望著三太太道,「三嬸兒,你別問了,我沒偷也沒搶,這地契……。」

「這地契是綁架來的,」沈安溪介面道。

永春賭坊管事的可是急著要拿地契去換他們家少爺呢,現在在四姐姐手裡,那不是意味著四姐姐綁架人了?

沈安溪眼珠子睜的直直的,不敢置信。

安容瞧的白眼直翻,伸手狠狠的拍沈安溪的腦袋,「我像是綁架人的人嗎?」

「那地契哪兒來的?」沈安溪撅嘴,揉額頭道。

安容把她拉到一旁,輕聲嘀咕了兩句。

沈安溪綿長的笑了一聲,「玲瓏苑,風水寶地埃」

住幾個晚上,就得一座府邸,可不是風水寶地么?

三太太還要問地契,沈安溪拉著她娘道,「娘,你別問了,這事我知道呢,地契來路正當,可以放一萬個心,只是這會兒二叔二嬸還在氣頭上,這地契的事,四姐姐的意思是不要聲張,免得二嬸兒有陰陽怪氣的說話。」

等過些時候,隨便尋個由頭,說這地契是有人送給二老爺的,或者侯爺的,好好的氣氣二房。

敢挖他們三房的牆角,她讓整個二房都氣瞎。

有了這地契房契,三房大鬆一口氣,之前的頹廢不悅的神情一掃而空。

然而,轉了一圈,三太太又問了,「這地契三房可不能白收,這錢……。」

三太太要把錢給安容。

安容犯難了,方才一時高興,都沒問蕭湛要多少錢。

雖然人家是說送的,可她哪好意思收啊,她可是不止一次的說退親傷人家的心。

還是一碼歸一碼才好。

安容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回頭再說也不遲。」

說完,安容給沈安溪和沈安閔使眼色。

兩人跟著安容出去了。

對於沈安溪,安容道,「明兒我打算去一趟大昭寺,六妹妹,你陪我一起去。」

對於沈安閔,安容道,「二哥,你幫我做一桌子好吃的,菜色多一些。」

沈安閔眸光一動,想問是不是弋陽郡主來了,可是一想,她要來武安侯府,不可能不告訴他一聲。

沈安溪能猜到安容是給蕭湛準備吃的,他幫了三房那麼大一忙,給他做吃的也應當,便推攘著沈安閔道,「要做滿滿一桌子好吃的。」

ps:求粉紅票。

——————————

推薦一本書重生權貴嫡長女,誅殺奸佞,謀幸福。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九十五章賄賂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九十七章有愧(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