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九十五章賄賂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23日 22:01 [字數] 374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正屋內,老太太請右相夫人喝茶。

右相夫人端起茶盞,撥弄了兩下,又輕輕放下,問道,「老太太,我實話告訴您吧,我今兒來是聽到京都四起的流言,說三姑娘被戲台砸傷了腿,不知道傷的如何了?」

老太太手裡佛珠輕輕撥弄,搖頭道,「傷的有些重了,復原恐怕無望。」

右相夫人一怔。

老太太望著右相夫人,輕嘆道,「三姑娘與府上少爺是有緣無分了。」

右相夫人輕鬆了一口氣,幸好是老太太先提出來,要是武安侯府執意不肯退親,相爺重信守諾,哪怕三姑娘病的下不了床,只有幾年活頭,也是要娶回相府的。

啟兒是她親手帶大的,除了沒給他一個庶出的身份,與嫡出的一般無二。

她倒是想給啟兒一個嫡出的身份,可是架不住裴家家規。

庶子要做到四品官,族譜上就會給他一個嫡出的身份,相爺要七少爺自己努力。

右相夫人順著老太太的話道,「難為三姑娘年紀輕輕就遭此厄運,相府這關頭退親,難免叫人覺得寡情,幸好老太太您通情達理,憐惜啟兒。」

右相夫人表示,相府會補償沈安姒,兩府就算不結親,也會交好。

右相夫人說完,從袖子里掏出一萬兩銀票,遞送到老太太跟前。

老太太沒有接。

「是她自己命苦,這補償就不用了。」老太太搖頭道。

老太太早有意退親,她喜歡裴七少爺更甚沈安姒,不忍她去禍害裴七少爺,而且沈安姒摔斷腿,是作繭自縛,老太太並不憐惜她。

不過,右相夫人覺得這是應該的,放下銀票,右相夫人起身道,「府上還有事忙。這就告辭了。」

這會兒說告辭。那是要拿了定親信物走的。

老太太讓孫媽媽去取信物來。

右相夫人拿到信物就徹底鬆了口氣,笑和老太太告辭。

暖閣里,沈安溪站直身子,輕撅嘴道。「右相夫人多好。三姐姐還惱人家裴七少爺是個庶子。瞧不起人家呢。」

現在如她所願,退親了,她該滿意了吧?

這會兒。沈安姒躺在床榻上,聽到丫鬟稟告她和裴七退親的事。

沈安姒的眼眶就紅了,眼角有淚水滑下。

姨娘昨兒還寬慰她,裴家乃千年的世家,重信重義,不會因為定了親的姑娘傷重就置之不理的,她會嫁進裴家做少夫人。

可是現在呢,退親了。

沈安姒自嘲一笑,笑自己活該。

信沈安芸的話,害的她和裴七少爺有了婚約。

信大夫人的話,害她摔斷了腿,下半輩子了無生望,還被人嫌棄,退了親。

沈安姒有生以來,第一次有了輕生的念頭。

可是這股念頭,還不足以抵消她心底的恨意。

她恨沈安芸。

她恨大夫人。

她恨侯府所有人!

那股恨意爬上臉頰,讓她原就蒼白的臉色顯得格外的猙獰可怕。

丫鬟低下了頭,不敢多瞧。

暖閣,沈安溪和安容有說有笑的走出去。

外面,有丫鬟急急忙的奔進來,「不好了,老太太,永春賭坊找上門來了。」

安容一怔,「永春賭坊為什麼會找上門來了,侯府有人賭博嗎?」

老太太臉色很差,她和安容想到一塊去了。

老太太活了大半輩子了,賭博毀家的事,老太太聽過許多,每一回都叫人惋惜,她絕不允許侯府有這樣一天,對侯府老爺小輩是一再叮囑,否則逐出家門,怎麼還惹上了賭坊?

小丫鬟回道,「奴婢也不知道,賭坊來人,說是找二老爺。」

老太太心下稍寬鬆,只要不是大房賭博,就不會危機侯府的根本,不過一個庶子也敢賭博毀家,這事,老太太絕不姑息。

「去把二老爺找來1老太太厲聲道。

安容和沈安溪給老太太請安,然後陪著老太太坐下,等候二老爺。

永春賭坊在侯門門前鬧的事,很快驚動了幾房。

除了二老爺,其他老爺都來了。

二老爺有些茫然的看著老太太,「老太太這麼急著找我來是?」

老太太沒有說話。

外面,福總管領著永春賭坊的人進來。

永春賭坊的管事瞧見二老爺,眼神有些躲閃。

他是來找二老爺有事,可是小廝一聽說他是永春賭坊的管事,就把福總管找了出來,最後還是不許他進。

若不是有急事,急的關乎性命,他也不敢在侯府門前叫嚷。

總管的從懷裡掏出來一張萬兩的銀票,遞給二老爺道,「這銀票還你,你把徐家府邸的地契還我吧。」

侯爺坐在那裡,眉頭有些冷,「二弟,你的地契不是徐家老爺給你的嗎?」

二老爺臉色奇差無比,望著總管道,「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總管差點要哭出來,「二老爺,不是我不守信義,是我家少爺的命還懸著,有人綁架了他,要我們老爺拿徐家地契去換,原本一萬兩銀子就把徐家地契賣了,虧的是永春賭坊,你就當是救我們少爺,把地契還我吧,以後賭坊有了好的府邸,再給你便是。」

武安侯府,永春賭坊惹不起。

可是少爺,那是老爺的命根子,不可有半點差池。

他一時見錢眼開,差點被老爺活活打死。

漸漸的,屋子裡的人弄明白了,徐家老爺說二老爺對他有恩是什麼意思了。

原來是徐家少爺在永春賭坊賭博,輸的精光。借了很多的錢,最後還不上錢。

是二老爺「路過」,一時慷慨,掏了一萬兩幫他還債。

作為抵押,徐少爺給二老爺寫了張欠條,還不上錢,就拿徐家府邸做抵押。

本來這地契是永春賭坊要的,是看在二老爺的面子上,讓給了二老爺。

徐家捉襟見肘,都要變賣徐府了。哪裡還還的了二老爺萬兩的銀子?

這不。徐老爺心肝肉疼的把地契給了二老爺。

總管望著二老爺,二老爺氣的額頭青筋暴起,拳頭緊緊的握著,因為總管眸底有威脅之意。

如果拿不回地契。他就破罐子破摔了。將二老爺怎麼騙的徐家的事捅出來。

二老爺咬牙切齒。卻不得不鬆口。

「來人,去書房取房契地契來,」二老爺冷聲吩咐道。

總管拿了房契、地契。不敢多留片刻,急急忙便告了辭。

屋內,侯爺望著二老爺,眸底是隱藏的質疑。

他這個二弟,越來越叫他看不懂了。

「你和永春賭坊還有往來?」三老爺問道。

二老爺打馬虎眼笑道,「三弟多慮了,我和永春賭坊哪能有往來,不過是那些同僚喜歡小賭兩局,他們和永春賭坊老闆熟,曾同桌喝過兩杯酒。」

二老爺是笑著說的,可是端茶盞時,那低斂的眉頭,有抹寒光一閃而逝。

尤其是,二老爺出松鶴院的時候,守在院門口的小廝回他,「奴才瞧見永春賭坊的總管出了侯府的大門,就將房契地契交給了一個戴著銀色面具的黑衣男子。」

二老爺一拳頭砸在身側的大樹上。

瞬間,樹葉嘩嘩掉落。

他費勁心思才算計到徐家,結果到手的鴨子就這樣飛了,這口氣他是無論如何都咽不下去的。

到底是誰在算計他?!

二老爺眸底泛冷光。

玲瓏苑。

安容邁步上樓,揉著脖子朝小榻望去。

小榻空蕩蕩。

蕭湛不在那兒。

安容大鬆一口氣,問正在擦拭桌子的海棠,「他什麼時候走的?」

海棠直起身子,伸手指了指安容的背後。

安容扭眉回頭,就見到她的書房被人霸佔了。

蕭湛坐在她最喜歡的花梨木椅子上,正在和他的暗衛說話。

安容氣的邁步走過去。

蕭湛擺擺手,暗衛便跳窗走了。

安容手撐著書桌,氣勢洶洶,居高臨下的看著蕭湛,「你可以回家了。」

蕭湛沒有說話,拿起一個錦盒遞給安容。

安容重重一哼,「別想賄賂我,我要我的書桌。」

霸佔了她的小榻,霸佔了她的床,現在又要霸佔她的書桌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蕭湛勾唇一笑,「不要?」

「不要1安容氣道。

蕭湛把錦盒放下,拿起賬冊翻看著,「外祖父知道我住在你這裡,覺得我大有長進,不要我回蕭國公府了。」

聞言,安容差點被心口淤積的老血給嗆死過去。

安容懷疑她什麼時候得罪了蕭老國公,要這麼害她。

一個大家閨秀的閨房裡,怎麼能讓一個外男常住?!

安容氣的頭暈,轉身便走。

芍藥跟在安容身後,她瞄了那錦盒兩眼。

她方才有沒有瞧錯,蕭表少爺那眼神是讓她把錦盒拿給姑娘?

芍藥覺得自己肯定是看錯了。

她轉身要走。

蕭湛輕咳了一聲。

芍藥麻溜的轉身,抱著錦盒就跑。

安容坐在小榻上,兀自憋氣。

見芍藥把錦盒遞給她,安容更氣,「你拿這個做什麼?」

「有便宜不佔白不佔,」芍藥笑道。

安容覺得芍藥說的有理,朝蕭湛瞪了好幾眼,然後伸手接了錦盒。

錦盒是玉錦閣的,安容以為裡面裝的是發簪什麼。

沒想到是兩張紙。

安容合上錦盒,多瞧了兩眼,覺得有些眼熟,這錦盒好像是她的。

PS:求粉紅票。未完待續……R129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九十四章偷聽(求粉紅)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九十六章地契(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