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八十八章然後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22日 16:18 [字數] 379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微微挑眉,眸底帶笑,但是臉上卻滿是迷茫的看著蕭湛。

「你不喜歡吃青菜么?」安容裝傻問道。

蕭湛沒說話。

她不傻,怎麼可能聽不出方才他問那話的意思,明擺著就是不喜歡才說的。

安容便笑了,「給你送飯菜來的暗衛明顯辦事不利啊,主子不愛吃的才還端來做什麼,只是給你看么?」

安容對端菜來的暗衛本來很隨意,但是那張紙條來惹人氣呢,什麼意思嘛,這是她的閨房,她還能沒飯吃,搶他主子的飯?

安容才不會承認她方才有過這樣的想法,正是因為被戳破了,所以更惱了。

總之,這是你的暗衛給你送來的飯,自然都是你可心喜歡的,我給你夾哪個都成。

談不上打探過你的喜好。

蕭湛被安容問的語咽。

低頭盯著碗里的青菜,眉頭漸漸皺隴。

這菜好像不是給他準備的。

至少不全是給他準備的,不然暗衛不可能端青菜來。

蕭湛再掃桌子一眼,幾乎可以篤定了。

暗衛是依照安容的喜好上的菜。

安容心情很好,用筷子夾了塊肉丁,塞嘴裡,輕輕的咀嚼著,然後望著蕭湛,那清澈的眸底就一個意思:我可是給你面子吃了,你總不至於不給我面子吧?

「你至於么,我給你夾的又不是砒霜,」安容實在憋不住了。

這話,安容前世就想說了,今兒總算是問出口了,也算是了了一個心中疙瘩。

安容只是想刺激一下蕭湛,可是蕭湛的回答差點讓安容噴飯。

「砒霜比這個好吃,」蕭湛回答。

安容斜了他一眼,「要不要我給你炒盤子砒霜來,清蒸也行埃」

可是蕭湛的回答再次讓安容淚奔。

「武安侯府的砒霜是麵粉,」蕭湛笑道。

海棠伺候在一旁,憋笑憋得肩膀險些脫臼。

蕭湛的意思是,小炒也行,清蒸也行,總歸比青菜好。

這得多反感吃青菜啊?

安容眼珠子一轉,一抹流光轉瞬即逝,卻差點閃著蕭湛的眼,讓他瞧的有些錯不開。

安容打定主意了,就要他吃青菜,好好的折磨折磨他。

「你要在我這裡住幾天?」安容問道。

蕭湛給自己夾菜,「傷好為止。」

安容暗暗呲牙,你這傷已經好差不多了好么,賴在她閨房不走,有損你湛王冷冽深沉的形象好么!

安容懷疑,她的重生,讓蕭老國公滿意她,從而逼的蕭湛走上了一條歪路,就成現在這樣,有點無賴了。

安容望著他,輕咬筷子,問道,「被蕭老國公逼,你什麼感覺?」

蕭湛抬眸看著安容,深邃的眸底有抹光亮,「外祖父他是為了我好。」

安容嗓子一噎,覺得和蕭湛有些無話可說。

好像跟他一比,她特別的不孝順。

她也知道父親和祖母是為了她好。

可是那也不應該逼著她嫁一個她不願意嫁的人啊,安容覺得蕭湛有些愚孝,要努力說服他才行。

安容斟酌了下道,「我知道你孝順蕭老國公,可是成親是一輩子的大事,豈能隨意馬虎,一定要自己中意才行,不然將來後悔了怎麼辦?」

安容還打算說一堆,可是抵不住蕭湛一句話打斷她。

「我不會後悔,」蕭湛沉冷的聲音就像入冬的冰溜子,「只有娶你,我才能一輩子有嫡妻。」

安容眼珠子瞪圓,好像心底忽然堵了一團氣,「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不克你,」蕭湛解釋道。

安容怔了一怔,她記得有流言說蕭湛克妻,娶誰,誰死。

可是前世清顏明顯是死在沈安玉他們手裡的啊,又不是他克的。

雖然跟他也有關係,是因為他太俊朗,太吸引人,才害得沈安玉傾心,導致了清顏的被害。

安容想著,就忍不住小聲嘀咕了。

蕭湛耳力很好,聽到安容說他是禍水,蕭湛的臉都黑成了一塊大黑炭。

尤其是安容理直氣壯的說,「就算我命好,你也不能來禍害我啊,你去禍害別人去吧?」

安容眸底有話:我求你了。

蕭湛忽然覺得嘴裡的飯菜味道有些不對勁,他好像被安容氣的把青菜往嘴裡塞了。

安容緊緊的盯著他。

蕭湛吐也不是,不吐又難受。

最後一狠心,給吞了下去。

然後黑著臉瞪著安容,「我禍害不死你,你會醫術。」

安容立馬拔高了聲音道,「我的醫術是跟清顏學的1

言外之意,就是你更禍害不死清顏。

蕭湛臉黑的很厲害,隱隱有了怒意,他將手裡的筷子重重的擱下,「她已經嫁人了1

蕭湛擱筷子,安容嚇了心撲騰一跳,可也沒有他說的話來的更叫她驚嚇。

「怎麼可能,清顏怎麼可能嫁人呢,我上回還見過她1安容不信。

蕭湛覺得有必要和安容說清楚,免得她來揪著這事不放。

蕭湛指著自己裸露的上半身,那些被包紮的傷口道,「你當我這些傷哪兒來的?」

安容被問的怔住,她一直想問他怎麼受傷的呢,在安容的認知里,極少有人能傷他埃

「誰傷的?」安容急切的問道,她心底有個猜測,「是不是綁架了清顏的那些綁匪?」

安容問完,覺得有些不對,一般的綁匪怎麼能將蕭湛傷成這樣?

蕭湛沒想到安容會一針見血,猜的這麼的准。

他點了點頭,道,「是他們綁走了顧家大姑娘,也是他們傷了我,為首的是東延太子,他告訴我說,我心愛的姑娘已經是他的人了。」

東延太子?!

安容怔的連筷子都拿不穩,雙目瞪圓,「你讓他帶走了清顏?1

對於安容這樣的反應,蕭湛甚是不喜,「他要帶她走,我為何要阻攔?」

顧家大姑娘和他非親非故,更何況,他還要殺顧清顏。

安容差點被氣暈。

她甚至瞧見了蕭湛頭頂上有綠雲飄蕩。

敵人搶你媳婦,就算那是朝傾公主,可是那身子總是清顏的吧,他居然就那麼讓人把清顏帶走了?!

東延太子前世就對清顏垂涎不已,據說在戰前,還揚言,要蕭湛將清顏奉上,他會留蕭湛一條命。

前世她死的時候,蕭湛就是出征東延。

而且勝利了。

安容想著,忽然眉頭一皺,覺得有些不對勁。

前世東延太子喜歡上清顏還是很後面的時候埃

至少也是一年後。

怎麼這會兒,東延太子就來京都,還劫走清顏呢?

他不是應該在東延,鞏固他的太子之位嗎?

安容還在走神,蕭湛卻出聲打斷她,「你以前見過東延太子?」

安容搖了搖頭。

蕭湛神情忽然鬆開。

安容越發的不解,看著碗里又多了一堆菜。

安容忽然臉紅了,他說的心愛的姑娘是指她埃

「可是清顏怎麼辦?」安容還是繞不開這件事。

蕭湛覺得安容天生就會攪毀人的胃口,為何一定要提顧家大姑娘?!

「她已經是東延太子的人了,不嫁給他,還能嫁給誰?我嗎?」蕭湛聲音中夾了絲怒意。

安容輕咬了咬唇瓣,她也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要是朝傾公主頂著清顏的身子嫁給了東延太子,成了東延太子的人,又怎麼可能再嫁給蕭湛呢?

那是綠雲罩頂。

安容咬著筷子,問蕭湛道,「大周和北烈會打戰嗎?」

安容問的有些傻,她經歷過前世,知道北烈會侵犯大周,這會兒邊關都有了小摩擦,然後會開戰,再和親。

安容這麼問,是存了一絲僥倖,想她重活一世,或許就不打戰了呢?

蕭湛忽然笑了,笑容有些冷,像是忍不住要掐人脖子的模樣,「怎麼,沒法娶顧家大姑娘了,你又想我娶北烈朝傾公主了?」

安容抿了抿唇瓣,她不否認她是有過這樣的想法,可是她知道那不可能,「你會是大將軍王,朝廷沒有大將軍娶敵國公主的先例。」

「然後呢?」蕭湛心裡怒氣平復了一些,語氣也溫和了三分,不過也夠凍人了。

「什麼然後?」安容有些轉不過神來,「朝廷又不歸我管,皇上也不聽我的。」

蕭湛的臉頓時又冷了下去,「要是皇上聽你的,你還打算要我去和親?1

安容脖子一縮,感覺到蕭湛的憤怒,安容有些不知所措了,「我不要你去和親。」

安容急急道,眼眶都有些紅了,蕭湛覺得心一軟,伸手去撫摸安容的眼眸。

不怕打擊的他,問道,「你不是想我娶她嗎,為什麼又不要我去和親了?」

蕭湛的手有繭,摸在安容滑膩的臉上,蕭湛的手感很好,但是安容的感覺就不好了。

臉燙不說,還有些刺疼。

安容輕咬唇瓣道,「你要守護大周。」

蕭湛手一滯,嘴角微微上揚,「總算明白了一回,沒有要我娶公主了。」

安容臉色赤紅,腦袋有些暈乎乎的。

事情好像被她弄得一團糟了。

你媳婦都沒了,你還對我笑。

心底慚愧的安容,又給蕭湛夾了幾根青菜。

讓蕭湛多吃青菜,是前世清顏最大的心愿。

蕭湛的臉漆黑如墨。

「我不喜歡吃青菜,」他擲地有聲道。

安容昂著脖子,氣勢十足,「我不願意嫁給你,不也要嫁?」

別想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蕭湛沉默。

「這輩子,我只想嫁給願意為我吃青菜的男子。」

忽然,安容輕聲道。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八十七章青菜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八十九章他殺(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