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八十五章眼神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20日 21:57 [字數] 512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夜,寧靜而綿長。

屋內的燈燭靜靜的燃燒著,發出嗶啵聲。

安容在納鞋底,千層底的鞋,納起來很費力。

安容還從來沒有這樣辛苦過,以前也做過千層底的鞋給蘇君澤,不過鞋底都是丫鬟納的。

若不是這鞋是威長侯夫人說讓她親手做,她恨不得假手於丫鬟了。

因為,鞋底納的實在太丑,針腳根本就不密。

安容想重新做一雙,可是喻媽媽說,這樣就很不錯了,第一次納千層底的鞋都這樣。

安容有些不信,喻媽媽讓她明兒問老太太。

海棠、芍藥拎了熱水上樓來,喻媽媽過去幫著抬。

剛將熱水倒進浴桶里,喻媽媽伸手探探溫度。

窗戶傳來吱嘎一聲響。

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從窗戶處倒進來。

嚇的喻媽媽和海棠直驚叫。

叫聲太大,驚了安容,安容又一次將手指戳破了,疼的她趕緊用嘴吸。

芍藥饒過屏風,給安容招手道,「姑娘,出事了1

安容微微一鄂,趕緊把鞋丟小几上,下了小榻。

「出什麼事了?」安容問道。

芍藥沒有說話,拉著安容就去瞧。

彼時,喻媽媽和海棠兩個已經將倒地的人翻了過來,瞧見那銀白色,泛著冷光的面具,都怔住了。

安容臉都嚇白了。

喻媽媽便問。「這是不是蕭表少爺?」

芍藥點頭如搗蒜,「就是蕭表少爺,就是不知道怎麼傷成這樣了。」

要不是他是跳窗進來的。要是在路邊發現,她都要懷疑他是不是已經死了。

喻媽媽聽到芍藥確認他是蕭湛,就急亂如麻了,姑娘可是和蕭表少爺定了親,退親的可能微乎其微,要是蕭表少爺死了,那姑娘豈不是要背負一個克夫的惡名?

別怪喻媽媽這樣想。蕭湛的命夠硬,已經有人說他克妻了。要是和安容定親,然後死了。

不用說,安容的命硬的,絕對沒人敢來娶了。

蕭湛不能死。

喻媽媽趕緊讓海棠扶著蕭湛起來。一邊吩咐芍藥,「去告訴侯爺一聲,請大夫來。」

芍藥有些嘴抽,「喻媽媽,你急糊塗了不成,侯爺這些日子都歇在外書房,二門早關了,而且大晚上的,上哪兒找大夫去?要是蕭表少爺能找到大夫。就不會來找姑娘了。」

芍藥望著安容,能救蕭湛的,只有她。

安容沒有絲毫的猶豫。便讓喻媽媽把蕭湛扶到她床上去。

喻媽媽有些猶豫,大家閨秀的閨閣,讓外男來已經很出格了,這要還歇在床上,要是讓人發現了,姑娘還要清白可言?

喻媽媽望了望蕭湛。最後還是沒將不合適這三個字說出口。

將蕭湛扶上了床,喻媽媽讓海棠去樓道口守著。別讓人上來。

剛吩咐完,喻媽媽就發覺芍藥往床底下爬,已經進去半個身子了。

「芍藥,你快出來,」喻媽媽有些臉黑。

芍藥沒說話,等她出來時,從床底下扒拉出來一個小箱子,笑的見牙不見眼。

她藏東西,怎麼可能叫大夫人派來的人找到?

這箱子里有各種各樣的葯,有些是買來的,有些是安容調製的,便是解毒藥粉,這裡面都有一小包。

芍藥對自己了解的很,毛手毛腳的,還喜歡丟三落四,她怕把藥粉弄丟了,所以分了一小半出來存著。

安容瞧的愣住,她還擔心沒有葯可以救蕭湛,她還以為葯全部被大夫人搜走了。

這會兒有了葯,就好辦了。

安容要幫蕭湛脫衣服,可是手剛伸到腰帶上,只覺得手一麻,像是被電了一下。

安容手收了回來,臉紅了。

喻媽媽拿了剪刀過來,沒有發現安容的異樣道,「這傷像是有段時間了,傷口一直在流血,也不知道葯夠不夠用。」

芍藥則把針線穿好,送上。

安容卻吩咐道,「去拿烈酒來。」

安容穩住心神,拿起剪刀,將蕭湛殘破的衣服剪的亂七八糟的,然後一撕,蕭湛上半身就光了。

傷口有些多。

安容細細檢查了一番,有些傷口有大半個小指深了。

但是好像都避開了要害。

他之所以傷的這麼重,是流血太多造成的。

若不儘早止住傷口,他會血流而亡。

安容拿酒水給蕭湛擦拭傷口,烈酒的刺激,讓他昏迷中還在蹙眉。

安容用酒水洗手,然後用針線把蕭湛的傷口縫好。

芍藥在翻箱倒櫃,最後氣呼呼的跺腳,「那包紮傷口的綢緞肯定是被她們拿走了1

喻媽媽忙道,「隨便哪個,只要能包紮,先拿來用用。」

安容縫了半天,臉頰上都是汗,用袖子擦了一擦,拿了葯給蕭湛敷上。

芍藥把包紮帶送上。

安容看著自己的束腰,上面還著蘭花,眼珠子瞪大。

芍藥有些臉紅,「奴婢只找到了這個。」

那些沒用的布條,樓上沒有。

安容也顧不得其他了,趕緊幫蕭湛裹上,粉紅色的束腰,看著極彆扭。

安容鬆了一口氣,喻媽媽卻道,「還有大腿呢,好像也傷了。」

安容臉瞬間熱了起來,因為蕭湛的腿傷的地方有些特殊,要是幫著包紮的話,那是要解下內褲的。

安容不說話。

喻媽媽也知道為難安容了,拿了剪刀把蕭湛受傷處剪開,看著那傷口,喻媽媽有些心驚,本以為只要上藥就可以了。沒想到這麼嚴重。

喻媽媽不敢動手。

最後還是安容來了。

縫製傷口時,安容手背碰到了不該碰的東西,就算隔著褲子。安容還是覺得手背熱的慌。

一刻鐘后,安容總算是把蕭湛的傷給處理完。

然後新的問題出現了。

「蕭表少爺傷成這樣,也沒法離開,他佔了姑娘的床,姑娘今晚睡哪兒?」喻媽媽問道。

芍藥眼睛在屋子裡掃了一圈,發覺只有她值夜的床安容能睡。

芍藥抿了抿唇瓣,姑娘一直睡樓上。忽然去樓下睡,肯定叫人起疑。「要不我打地鋪吧?」

地板上鋪著地毯,再墊兩床被子,也不會冷。

安容點點頭,腰酸手疼的她。累的緊。

本來還打算沐浴一番的,屋子裡睡了個男子,她哪還沐浴的下去。

隨便輿洗了一番,安容正要睡。

卻聽到喻媽媽和芍藥商議,明兒早上要不要給蕭湛準備些吃的,他明天早上會不會醒。

說白了,兩人在懷疑安容的醫術,雖然包紮的挺好,可是到底叫人覺得不大靠譜。

誰知道蕭表少爺有沒有內傷埃比如內出血什麼的,那也要命埃

安容氣撅了嘴,想到一件事。忙吩咐道,「芍藥,你去弄些鹽糖水來,喂他服下。」

安容是指著蕭湛說的。

芍藥有些感動,姑娘,你對奴婢實在太好了。心疼奴婢夜裡熬粥辛苦,可也不用這樣寒磣蕭表少爺吧?鹽糖水多難喝埃她不怕辛苦。

安容被芍藥弄得很無力,白了她好幾眼,「你想多了,他現在需要鹽糖水,你要不嫌麻煩,就把粥順帶熬了吧。」

安容說完,轉身朝床榻走去。

芍藥獃獃的看著安容。

安容上了床,本來很困的她,愣是翻來覆去睡不著。

心裡積著事呢。

清顏失蹤了。

蕭湛又受傷了。

一個失蹤前來找過她。

一個受傷後來找她。

誰劫走了清顏?

又是誰要殺蕭湛?

安容望著天花板發獃。

芍藥端了鹽糖水來,喻媽媽幫著她張開蕭湛的嘴,可是怎麼弄都張不開。

一碗鹽糖水,也不知道有沒有喝進去兩口。

芍藥又重新弄了一碗,一滴滴的用勺子滴到蕭湛口中。

等芍藥弄完,胳膊都差點廢了。

廚房裡的粥都熬好了。

芍藥把粥連鍋一起端了上樓,放在火爐旁溫著。

然後再抵不住困,爬地板上睡下了。

安容,眼睛還睜著。

她看著屋子裡閃爍的燭火,忽明忽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床上睡著的人在喚,「水……。」

安容起先沒聽清楚,側起身子聽了聽,果然是要喝水。

安容沒有喊芍藥,自己掀了被子下床。

安容倒了水,路過火爐旁時,掀開蓋子瞧了瞧,粥熬的很好,上面稀,下面稠。

裡面更是放了各種補血的東西。

有紅豆、紅棗、桂圓、血燕窩、黑芝麻……一鍋煮。

安容嘴角抽了抽,估計芍藥能想到的,補血的東西都在裡面了。

拿了碗來,安容給蕭湛盛了一碗。

然後,安容和芍藥面臨了一個同樣的問題。

蕭湛不張嘴埃

安容很鬱悶,不是渴了么,怎麼不喝粥。

安容餵了一勺子,全流了下來,安容趕緊幫蕭湛擦掉。

安容看著蕭湛,很是糾結。

最後咬了咬牙,自己吞了一口粥。

正要俯身喂下去,卻覺得臉頰有些冷。

很不巧,面具擋著了。

安容一咕嚕,把粥給咽了下去。

然後把碗放下,將蕭湛的面具摘了下來。

看著蕭湛的臉,一半驚若天人,美的叫人自慚形穢。

一半卻叫人不忍直視。

一條黑長的疤痕,著實難看。

安容瞧著,眼睛一凝。

那好像是她調製的舒痕膏!

安容湊上去聞了聞,臉瞬間黑了,真的是舒痕膏。

她的舒痕膏從來沒有給過蕭湛,他的舒痕膏是從哪裡來的?

安容壓下心底的震驚,她心底隱隱有一個揣測,但是不敢往那上面想。

她覺得不可能。

荀止怎麼可能是蕭湛呢!

兩人的性子明明天差地別!

安容壓住心神,開始用嘴喂蕭湛粥水。

昏睡中的蕭湛,感覺到乾涸的唇瓣有濕潤的觸感,那柔軟的感覺,還有玲瓏小舌撬開他的牙齒,他下意識的伸舌去迎接。

安容如遭雷劈,一張臉瞬間漲紅。

她眼睛睜的圓圓的,若不是蕭湛眼睛閉著,呼吸沒有變過,她都要懷疑他是在裝暈了!

好在只有那麼一下,直到安容將一碗粥喂完,他都沒有反應過。

喂完粥,安容去了書桌,寫了張花箋,抓了小七,朝空中一丟。

再說蕭國公府。

之前蕭湛讓蕭遷離開,蕭遷死活不願意,幫著蕭湛對抗敵人。

可是中了兩劍后,蕭湛一伸手,將他丟過了牆。

那些暗衛意在殺蕭湛,也沒有去追蕭遷。

等蕭遷回國公府搬救兵,再趕去的時候,除了兩個咽氣的暗衛外,再沒其他。

蕭大將軍帶著尋找,就是找不到。

這會兒,蕭國公府有些愁雲慘淡。

蕭老國公在發怒。

寶貝外孫兒被人刺殺,還失蹤了,他能不心急嗎?

蕭老國公按耐不住性子,要進宮找皇上,全城搜捕刺客,尋找蕭湛了。

蕭大將軍不同意他這麼做,正僵持不下呢。

外面,暗衛抓了小七進來,道,「給表少爺的信。」

蕭老國公趕緊接過信,一瞅,眉頭便扭緊了。

都什麼關頭了,四姑娘還有閒情逸緻問,她給湛兒的兩盒舒痕膏有沒有送過人。

蕭老國公眉頭一皺,不予理會。

見暗衛離開,蕭老國公又加了一句,「告訴她,蕭湛失蹤了。」

然後安容便收到一封回信:蕭湛失蹤了。

安容眉頭扭的沒邊,望著床榻上的蕭湛,心中納悶,他是不是有毛病啊,蕭湛上次不是打了他嗎,怎麼還關心起他的死活來了?

安容回信:他在我這裡。

然後整個蕭國公府沸騰了。

絕大部分都是在生氣,國公府為他生死擔憂,擔憂的夜不能寐,他卻跑沈四姑娘那裡去了?!

蕭老國公問蕭湛傷的怎麼樣,得知蕭湛傷口已經包紮過了,死不了。

死不了,蕭老國公就放心了,一放心,火氣就更大了。

然後,安容就收到一封回信:別讓他死了就成,其餘的,你隨便折騰他,別心疼。

絕對不是親外祖父。

但是安容卻努鼻子了,她要的回信不是這個,他就不能把蕭湛帶走嗎,就這麼放心的丟她屋子裡?

蕭老國公回信:很生氣。

安容也很生氣,存心的氣「荀止」:那你慢慢生氣吧,我要給蕭湛喂粥了。

蕭老國公氣的吹鬍子瞪眼,還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小輩,什麼叫他慢慢生氣,她不應該勸他別生氣嗎?

弄了半天,蕭老國公才明白,安容這是吃醋了。

醋味還有些大。

蕭老國公有些黑線,換身衣裳,沈四姑娘就分不清誰是蕭湛誰是荀止了,這眼神,需要看大夫了。

蕭老國公嘴角一笑,很乾脆的寫了回信:荀止就是蕭湛,我是他外祖父。

ps:求粉紅票。未完待續R580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八十四章該死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八十六章坍塌(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