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八十三章藥材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19日 21:36 [字數] 368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其實沈安溪崴腳這樣的小傷,用不到柳大夫這樣高明的大夫。

找他來,是沈安溪吩咐的。

沈安閔和她是無話不說。

沈安北和沈安閔是無話不說。

安容要找柳大夫詢問周老太傅府上的事,沈安溪知道。

沈安溪甚至覺得,她今兒崴腳就是為安容崴的了。

柳大夫幫沈安溪把了脈,笑道,「六姑娘的身子大好,比我上一次幫你把脈又好了很多,看來六姑娘這些日子心情很不錯。」

沈安溪臉上帶笑,直道柳大夫醫術高明,連她高興都瞧的出來。

雖然和沈安玉她們鬧了很大的不愉快,不過她沒吃虧。

沈安溪的性子極好,只要不吃虧,不讓敵人佔了贏頭,她就心情好。

心情好,對身子就好。

不過今兒沈安溪就比較倒霉了,腳腕崴的有些嚴重,都有些紅腫了。

柳大夫幫她推揉時,沈安溪沒差點疼哭出來。

死死的咬著唇瓣,不讓眼淚流出來,不過在心底,對馮風的好感再次一落千丈。

然後便是瞪著安容,用眼神控訴。

安容表示,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柳大夫幫沈安溪敷藥,然後留了一瓶子葯給沈安溪,道,「回頭敷了葯,讓丫鬟幫著推揉,一日三回,睡前要推揉兩刻鐘,兩天就好了。」

「要兩天?」沈安溪撅了撅嘴。

明天是如意戲班來侯府的日子,她還想著去敲戲呢,現在好了,沒法去看了。

安容忙道,「如意戲班來侯府要唱兩天呢,聽一天也足夠了。」

沈安溪眼底閃過一抹狡捷笑意,「那你明兒一天都陪我說話。」

安容哭笑不得,點了點頭。

沈安溪一肚子火氣頓時彌散了,因為侯府誰都知道,四姑娘說話算話,她答應的事,從來說話算話。

她答應陪沈安溪,就一定會陪。

沈安溪笑了笑,「有你這句話就成了,我哪真能要你陪我啊,爹爹娘親知道了,還不得罵死我。」

柳大夫起身收拾藥箱,要告辭。

安容忙道,「我找柳叔你有些事。」

安容一聲柳叔,讓柳大夫愧不敢當埃

可是安容就是這樣叫了,柳夫人沒輒,只能生受了。

不過,那高興之情,是溢於言表埃

聽安容問及蕭老太傅府上,有哪些人生了病,病情是如何的,柳大夫有些錯愕。

「四姑娘為何問這事?」柳大夫忍不住問。

安容訕笑,「是周大少爺找我大哥的。」

柳大夫思岑了兩秒,就將事情的原委疏通了個清楚。

柳大夫可是知道那個不愛讀書,愛學醫的「沈二少爺」是安容,而且安容確實會不少奇效的方子,周少易找沈安北也在情在理。

柳大夫便將周老太傅府上的事,和安容一一道來。

有些安容不懂的地方,柳大夫還教安容。

安容一腦袋的奇方,配合柳大夫說的病情,慢慢的寫出來,然後給柳大夫瞧,看有什麼地方不合適。

剛配好給周老夫人的藥方。

外面小丫鬟進來道,「四姑娘,老太太找你有事,讓你去松鶴院一趟。」

安容正忙著呢,抽空看了小丫鬟一眼,「老太太找我何事?」

小丫鬟搖頭,「奴婢不知道,不過庄王妃來府上了。」

柳大夫笑道,「定是庄王妃聽說了四姑娘你手裡有舒痕膏的事,替惜柔郡主求葯呢。」

安容努了努鼻子,她對庄王府沒什麼好感,因為庄王世子下手沒輕沒重,把沈安閔給打的鼻青臉腫。

「你去回了老太太,就說我這兒有急事,耽誤不得,一會兒去見她,」安容道。

小丫鬟多瞧了安容幾眼,方才福身退下。

柳大夫笑笑不語。

安容繼續和他商議藥方的事,柳大夫笑道,「若是我給四姑娘你打下手,憑著你的藥方,能稱神醫了。」

柳大夫惋惜啊,四姑娘實在是暴殄天物,空有一腦袋的秘方,卻不怎麼會看脈。

偏偏脈象又極為重要,區分辨別起來極難,沒有一兩年,極難掌握。

安容也嘆息,可惜她前世死的早,沒來得及學埃

將方子寫好,安容用信封裝好,然後問柳大夫,「能幫我弄到之前我要的那些藥材嗎?」

柳大夫笑道,「知道四姑娘你急著要,早前我就給那些藥商送了信去,大概十天左右會送到,若是可以,我有個不情之請。」

柳大夫希望安容能調製幾盒舒痕膏放柳記藥鋪賣。

安容沒有絲毫的猶豫就答應了。

丫鬟送柳大夫離開。

安容起身朝床榻走去,和她說了幾句話,便出了西苑。

安容順道去了沈安北的書房。

安容沒想到沈安北正和沈安閔還有幾個少年在研究迴文圖。

這幾個都是他的師侄,他那些師兄們的兒子。

怕沈安北磨磨蹭蹭的,那些性急的師兄派自己的兒子上門來「催」了。

沈安北比他們年長一些,但也大不了多少,有些大半歲,有些大一歲。

安容覺得,沈安北這個師叔很不好做。

安容進沈安北的書房,從來沒有敲門的習慣。

這不,推門進去,瞧見五六個模樣俊朗的少年看著她,安容的臉唰的一下就紅透了。

安容怔了幾秒,忙道,「不好意思,進錯門了。」

可憐沈安北嘴巴張著,正要說話呢,安容把門又給關上了。

安容使勁的拍自己發燙的臉頰,惋惜她的形象啊,不推門便進去沒有禮數啊,她給武安侯府臉上抹黑了。

屋子裡在哄鬧,問沈安北、沈安閔,方才推門進來的姑娘是誰?

沈安閔目光落到畫上,不說安容是誰,只笑道,「這畫就是她給我大哥的。」

沈安北已經出門了,追上安容,憋笑問,「安容,你找我有什麼事?」

安容瞪了他好幾眼,才把信封遞到沈安北手上道,「這是方才我和柳大夫寫的藥方,你給周少易送去吧。」

沈安北拿著信封,笑的合不攏嘴,忙跟安容道謝。

安容白了他好幾眼,「你要真感謝我,就趕緊把大嫂給我娶回來陪我玩。」

沈安北滿臉通紅,安容斜了他好幾眼。

大哥的臉皮啊,太薄了,得想辦法給變的厚些才好。

安容從書房離開,去了松鶴院。

正屋,幾位太太陪庄王妃說話。

安容走到屏風處,正好聽到二太太說話,「也不知道四姑娘在忙什麼,老太太找她,她都不來,這架子端的有些大了吧,再去催催,別叫庄王妃等著急了。」

庄王妃笑道,「我也不是很急,別耽誤四姑娘的正事。」

不是很急,表示庄王妃還是有些急的。

她都來了大半個時辰了,茶水都喝了四杯了。

安容邁步進去,挨個的請安,然後裝傻問老太太,「祖母,你喚我來是?」

四太太坐在一旁,溫婉的問,「四姑娘這半天時間,忙什麼呢?」

安容勾唇一笑,「在和柳大夫商議事情呢,之前托他幫我買些藥材,好調製些舒痕膏,可是上回,大夫人把我的藥材全部拿走了,我當著祖母的面保證過,不再碰藥材了,那些藥材極其珍貴難得,我讓柳大夫幫我退了,損失我自己承擔。」

安容說的雲淡風輕,可是卻叫庄王妃有些坐不住了。

她今兒來就是求舒痕膏的。

結果還沒開口,安容便說她要把調製舒痕膏的藥材給退了,以後再也不調製了。

庄王妃扭頭望著大夫人,眸底帶了質疑之色。

大夫人就坐在一旁,手裡的帕輕動,回望了庄王妃一眼,眸底寫著:鎮定些,舒痕膏會有的。

安容將兩人的互動看在眼睛,心裡在冷笑。

庄王妃是來向她求舒痕膏的,怎麼瞧著像是向大夫人要似地?

一個偷她秘方的賊,能做的了她的主?

安容打定主意,大夫人不給她賠禮道歉,在出嫁之前,安容不調製舒痕膏了,免得有被人借口拿走。

二太太站出來說好話,安容絲毫不為所動,「連調製舒痕膏的藥材都被拿走了,二嬸兒讓我拿水調製嗎?」

二太太頓時不說話了,懨懨的坐下。

四太太則機靈的多,笑道,「這簡單,叫你母親把藥材還給你不就成了,她也是為了你好,擔心那些痒痒粉什麼的,萬一傷著自己就不好了。」

安容抬眸看著四太太,展顏一笑,「還給我還不夠,還要保證,不會隨隨便便的沒收我的藥材,不然我才不調製藥膏,免得回頭還挨罵。」

這個保證,除了大夫人,還有老太太。

老太太是反對她一個大家閨秀學什麼醫術的。

可是當著庄王妃的面,這話老太太不好說。

三太太坐在那裡,更是一句話沒吭。

她可是最護短的,庄王妃的兒子打了她的兒子,她願意跟她說話就很不錯了,幫她求情,別說門了,窗戶都沒有。

大夫人氣的牙根痒痒,不得不笑道,「我保證以後不碰你的藥材,不反對你調製藥膏。」

安容又看著老太太,老太太也點了點頭。

安容這才笑道,「那我那些藥材呢?」

這話,安容是望著大夫人說的。

她知道那些藥材都被大夫人給丟了,但她就是要她的那些藥材。

PS:求粉紅OO哈哈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八十二章崴腳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八十四章該死(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