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七十六章綠豆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17日 17:17 [字數] 371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臨墨軒,蕭湛剛剛回書房,就見到小七飛回來。

蕭湛很詫異。

他已經打定主意不裝荀止了,安安心心的做他自己。

沒想到安容會給他來信。

蕭湛心底有些鬱悶。

尤其是看著手心裡兩粒紅豆。

紅豆,相思。

她在想荀止!

今兒在侯府,還將他氣的夠嗆,這會兒就忍不住想荀止了。

蕭湛氣的手一捏,兩粒紅豆便成了紅豆粉,落到書桌上的白紙上。

門吱嘎一聲打開,暗衛邁步進來。

見蕭湛臉色有些差,暗衛沒敢吱聲。

蕭湛神情恢復,「什麼事?」

暗衛輕咳了一咳,方才回道,「少爺,靖北侯世子入獄了,救不救他?」

靖北侯世子離家出走,靖北侯將他的安全全權交給了蕭湛,蕭湛沒想打擾連軒,就派了兩個暗衛一路跟蹤保護。

沒想到,靖北侯世子入獄了。

暗衛不知道怎麼辦好了,因為靖北侯世子沒有性命之憂。

蕭湛的吩咐是:危難時刻,出手相助,確保靖北侯世子周全,毫髮無傷。

暗衛不敢貿貿然相救啊,救了之後,就要將靖北侯世子帶回來,不論用何種辦法。

想想,靖北侯世子是主動離京的,要想他回來,除了敲暈還有別的辦法嗎?

敲暈靖北侯世子,後果很嚴重。

蕭湛眉頭輕動,擺擺手道,「看看監牢飯菜如何,若是很差,就想辦法給他送些飯菜,不可暴露身份。」

暗衛嘴角輕輕一抽,「不幫著世子出監牢嗎?」

「他能進去,就有辦法出來。」

蕭湛語氣平淡勝水。

暗衛替靖北侯世子表示默哀,這絕對不是親大哥。

不過告訴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他可能連飯菜都沒有,指不定得到的是幾大板子。

離家出走,是件容易而快樂的事嗎?

暗衛走後,蕭湛繼續坐在那裡。

手裡拿了一本兵書翻閱著,似乎很心不在焉。

因為他幾次瞥向一旁的花箋。

最後,蕭湛將兵書放下,拿起花箋,寫下幾個字:你嫁給蕭湛吧。

寫完,蕭湛將花箋捲起來,要裝進竹筒里。

蕭湛眉頭一皺,想到一件事,那便是蕭家家傳木鐲。

蕭湛頓時頭大,他跟安容不止一次說過木鐲的重要性,而且這信一旦送出去……

蕭湛想,不論是荀止,還是他估計都會被安容記恨了。

蕭湛手稍稍用力,花箋就碎成了粉末。

「拿兩粒綠豆來,」半晌之後,蕭湛吩咐道。

夕陽西下,小七才飛回玲瓏閣。

芍藥瞅著那兩粒綠豆,在手心裡滾來滾去,芍藥的小眉頭都扭的沒邊了。

姑娘是因為想他,她才幫忙表示一下思戀,他送綠豆回來是什麼意思?

紅豆戴了綠帽子,所以是綠豆?

芍藥覺得自己真相了,肯定是這個意思,趙成大哥日日守護侯府,不可能沒發現姑娘和蕭表少爺的事。

不管怎麼樣,到底是孤男寡女啊,而且幾次姑娘都衣冠不整的出來,難保他不會想歪。

芍藥不會說,她都往歪了想過。

荀止生氣的事,芍藥不敢不告訴安容。

她疾步走到書桌前,正要張口喚姑娘,海棠給她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芍藥眨巴眨巴眼睛,挨著海棠站著,低聲問道,「姑娘這是在寫什麼呢,明明是在寫字,怎麼瞧著像是在畫梅花?」

海棠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姑娘說這是什麼《美人揉碎梅花迴文圖》。」

芍藥站在一旁瞧著,見安容不斷的挪位置寫字,神情端凝,就知道這圖很重要了。

兩刻鐘后,安容才寫完。

期間,還寫壞了一次。

看著自己寫完的圖,安容甚是滿意,一時太過專註,她額頭上都有了些汗珠,像極了清晨荷葉上的露水。

安容小心翼翼的吹乾墨跡,然後疊好,交給芍藥,讓她給沈安北送去。

芍藥忙接了圖紙,然後伸手將捂著手裡險些捂熟的綠豆放在桌子上。

安容看著綠豆,不解的問,「給我兩粒綠豆做什麼?」

芍藥搖頭,指了指小七道,「是它帶回來的。」

安容愈加不解了,荀止給她送綠豆做什麼?

讓她吃綠豆?

安容轉頭吩咐海棠道,「晚上的糕點讓廚房準備綠豆糕。」

芍藥,「……。」

半個時辰后,芍藥回來了。

安容正接過海棠端過來的茶,漫不經心的問道,「我大哥說什麼了?」

芍藥搖了搖頭,輕咬了下唇瓣,道,「世子爺什麼都沒說,奴婢去的時候,侯爺正和世子爺說話,好像是明兒要去拜訪周老太傅,好像福總管準備的禮不大合適,正商議呢。」

安容聽得一愣,她沒想到侯爺也在沈安北的書房,不應該在他自己的書房嗎?

芍藥繼續道,「姑娘給世子爺的東西,侯爺拿走了,說是好好研究一下。」

安容奔潰。

「你就那樣讓我爹把迴文圖拿走了?」安容覺得腦殼有點疼。

芍藥站在那裡,頭低低的,她只是一個小丫鬟,侯爺說要,她能不給么?

安容知道芍藥不敢不給,可是那是她寫出來給大哥追周婉兒用的啊,父親,你湊哪門子熱鬧埃

安容嘴撅的高高的,明兒大哥會去周太傅府上,那迴文圖還得裝裱呢。

安容望著芍藥,眉頭皺了一皺,讓她附耳過來,安容小聲吩咐了幾句。

芍藥望了眼自己的腿,考驗它速度的時候到了。

芍藥一路狂奔到沈安北書房,將門敲的砰砰響。

小廝出來開門,瞧見芍藥回來,小廝瞬間臉色綻開一朵笑,「世子爺猜的真准,你果然又回來了,那圖呢?」

小廝伸了手,芍藥白了他好幾眼,「你想太多了,你可知道四姑娘畫那麼一幅圖畫了多久,前前後後用了大半個時辰呢,姑娘說了,讓世子爺務必去侯爺那兒將圖拿回來,明兒送去給周老太傅。」

沈安北走了過來,眉頭皺的緊緊的,心底微嘆,有些犯難,從父親見到那圖的第一眼,那眸底流出的光,他就知道,父親是極喜歡迴文圖的,要回來,難度不小埃

不過安容這樣說,他不敢去也得去啊,得罪四妹妹比得罪父親更可怕。

沈安北去敲侯爺的門,屋內,侯爺正研究迴文圖。

越研究越驚嘆。

正在興頭上,沈安北跑去找他要迴文圖,侯爺發飆了。

「就不能等你爹我看完再要嗎?」侯爺很生氣。

沈安北被吼的脖子一縮,他還沒被自己的父親這麼吼過,他很鬱悶。

那明明是四妹妹送給我的迴文圖啊,爹,你仗著自己是長輩,都沒問過我就拿走了,還不許我要了。

沈安北是有話不敢說,只能望著侯爺,很委屈的道,「四妹妹說這圖是送給周老太傅的,他讓我來拿。」

侯爺眉頭一皺,覺得心有些堵的慌。

這樣有趣的東西,怎麼就想到周老太傅,想不到他這個父親頭上來呢。

侯爺瞪了沈安北道,「什麼時候臨摹一份,什麼時候出這個房門。」

說完,侯爺起身便走。

沈安北如釋重負,臨摹是他的強項,不是什麼難事。

第二天,吃過早飯,安容便帶著丫鬟去了松鶴院。

今兒的侯府會格外的忙些,至少比昨兒忙。

兩代出嫁的姑奶奶要回娘家。

說到最忙,最犯難的,絕對是三太太了。

按理她今兒是要回娘家的,可是她掌管侯府內院,哪裡走的開?

這不,安容進正屋的時候,老太太笑道,「你回一趟娘家吧,今兒就府里出嫁的姑奶奶回來,也不用特殊照應。」

三太太起身笑道,「早幾天我就讓丫鬟回娘家了一趟,送了些賀禮,告訴她們,侯府忙,我要晚幾日回去,娘親體諒我,說我什麼時候回去都行。」

老太太點點頭,笑道,「這樣,我便放心了。」

老太太正說著呢,外面就有丫鬟來報,「大姑奶奶回來了。」

孫媽媽眉頭一挑,「哪個大姑奶奶?」

丫鬟捂嘴笑,「就是大姑娘。」

孫媽媽輕拍額頭,失笑不語。

安容站在屏風處,聽到一陣磨牙聲。

她轉了身,就見到沈安玉和大夫人站在那裡,臉色很難看,像是被人潑了墨一般。

眸底更是陰暗狠辣,讓人不寒而慄。

沈安芸偷偷像周御史舉報了大夫人偷竊她秘方,惹的皇上震怒,剝奪了大夫人的誥命封號。

這不僅僅是打了大夫人幾個巴掌,而是捅了她好幾刀,刀刀直戳要害。

沈安玉和沈安姝她們會接二連三的倒霉,就是因為沒有了大夫人的庇佑。

尤其是兩人出府,受到的都是譏笑、暗諷,從大夫人被奪去誥命封號起,兩人收到的邀請都寥寥無幾,還被老太太一罰再罰。

想想大夫人母女三人睚眥必報的度量,這個仇恨,可不是那麼容易就化的開的。

說句心裡話,安容很欽佩沈安芸的的算計,但是更佩服她的膽量。

她明明知道自己做的事敗露了,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侯府里,除了大姨娘,應該沒人歡迎她回來吧?

安容聳肩一笑,表示她很期待沈安芸的回門。

期待她和大夫人的過招,希望火別燒到別人身上才好。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七十五章紅豆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七十七章慘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