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七十三章精緻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17日 13:24 [字數] 39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嚇了一驚,忙追過去攔下他,「我,我沒說是她1

「這回又是什麼理由一定要退親?」蕭湛問道。

安容嘴張著,就是說不出來話,她壓根就沒想到什麼理由。

「我配不上你,我缺點一堆,」安容低聲道。

蕭湛微微蹙眉,「哪裡配不上?改了不就行了?」

「我死不悔改。」

安容急急道。

蕭湛氣笑了。

他伸手捏了安容的臉頰,笑的很歡暢,「這真是個大缺點。」

安容囧了,恨不得把自己舌頭給咬斷才好。

她頭低低的,那是一種想鑽地洞的表情。

她為什麼一遇到他就腦袋缺弦,說話做事容易不經過大腦?!

安容悶頭撿金葉。

方才的話題,安容不知道怎麼繼續了。

這可是退親絕佳好機會啊,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埃

蕭湛知道安容的意圖,他笑道,「這錢不是給我的,是舅舅和皇上的,我可以幫他們尋找,但不會為了他們答應你退親的要求,你要真想留下一半金葉,我可以跟舅舅說。」

安容嗓子一噎,抬眸望著他,「你覺得你舅舅會答應嗎?」

蕭湛嘴角微微上弧,「我想武安侯會倒貼不少銀子。」

安容頓時氣的心口疼。

她已經夠煩躁的了,他還在那裡說風涼話!

誰不知道蕭大將軍性子冷,做事果斷,和他談錢,你就要有沒命的心理準備。

這錢是武安侯府密道里的不錯,可是卻是前朝錢家所留,大周推翻前朝,這些東西都應該充公歸朝廷所有。

而且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皇上真要,你敢不給嗎?

安容明知道雞蛋碰不過石頭,可是她就是不甘心。

「你有證據證明這是錢家所留,而不是我祖父或者父親放在這裡的?」安容質問道。

蕭湛把玩著金葉,笑道,「價值百萬的金葉,武安侯如何跟皇上解釋?」

安容笑了,唇齒相譏道,「蕭國公府的錢財都跟皇上一一交代了嗎?」

蕭湛嘴角輕輕抽,他沒料到安容的嘴皮子會這麼利索。

蕭湛沒有說什麼,只有幾個字,「這是金葉錦。」

雖然只有五個字,卻叫安容無話可說。

因為金葉錦前朝才有,雖說大周也有,安容只知道穿在庄王府和惜柔郡主身上。

武安侯府有這麼多,而且都化成了灰,說出去誰信?

任是安容如何舌燦蓮花,如何狡辯,都敵不過金葉錦這三個字。

不過安容又笑了,「這只是金葉而已,你見到金葉錦了么?在哪兒?」

聲音如雨滴碧荷,聲聲清脆。

安容更是手抓一捧灰,很是得意的往下掉,正巧全打在金葉之上。

大哥,你拿這些灰去,誰認得是錦緞?

蕭湛,「……。」

安容眉眼斜飛,清澈水潤的眸底就一個意思:東西還在本姑娘的地盤上呢,想順暢的拿走,就得答應本姑娘的要求。

本姑娘就是這麼好說話。

蕭湛無奈輕笑,「你是在威逼我退親?」

「你知道就好,」安容膽子很肥。

但是很快,安容就說不出來話了。

因為蕭湛抽出腰間的軟劍,顯然,也是學安容威逼。

安容正不知道怎麼辦好,蕭湛卻將軟劍丟了。

他開始寬衣解帶了。

安容眼珠子瞪圓了,聲音都微微顫抖,「你,你要做什麼?1

蕭湛解下著精緻木槿花的玉腰帶,抬眸看著安容,似笑非笑道,「你不懂?」

安容一臉燥紅。

心中腹誹道:我怎麼不懂,我比你懂的多的多!這一世你還是個雛,我卻記得前世所有啊!

安容氣呼呼的道,「說的好像你懂似地。」

說完,見蕭湛面具沒有遮住的地方臉有些紅,安容決定加把勁。

她手指一掐,笑的春風得意,「你不是知道我會占卜算命么,我算出你還沒近過女人的身,看在你我相識一場的份上,我奉勸你兩句,你要慎重,輕易破身,有殺身之禍。」

說著,覺得可信度不夠。

安容想起前世她見過清顏的兒子,他大腿內側有個梅花印記,她還誇過漂亮,長在女兒家身上會更美。

蕭錦兒笑說,隨了他爹。

所以,安容道,「你大腿內側是不是有梅花胎記?」

蕭湛,「……。」

安容有些飄飄然了,重活一世的感覺真是太爽了,可以調戲湛王啊,這是做夢都不敢想的事。

安容怕得意的過了火,清了清嗓子道,「有些事,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好。」

蕭湛卻朝她走過來,嘴角的笑有些妖冶,深邃的雙眸如夜空閃耀,裡面夾雜著細碎的笑意。

「我不怕死,」他嘴角彎起漂亮的弧度。

安容一怔。

隨即臉大窘,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是要捨身也要破身嗎?

他肯定是看出她是假冒的了!

安容有些急了,蕭湛過來,她就往後退。

很快,安容就退到了大箱子處,側縮著身子,不敢看他。

蕭湛冷冽如霜。

安容臉紅脖子粗。

一冷,一熱。

對比分明。

蕭湛身子前傾,安容腰往後扭,扭成了弓型,幾乎能斷。

忽然,蕭湛胳膊一伸。

將安容摟在懷裡,又帶著安容連轉了兩個圈。

安容頭暈目眩之際,感覺有東西晃了下她的眼。

安容眼睛緊閉。

耳畔是刀劍破空之聲,像是在撕裂空氣。

更有陌生的男子說話聲,「想活命,留下金葉,給我滾1

此時,安容站在一旁,見有兩個刺客,趕緊躲到大箱子旁。

心裡為兩個刺客默哀。

敢讓蕭湛滾的人,最後想圓潤的離開都沒那個機會,往往囂張的人最後都死的格外的凄慘。

兩人合夥對戰蕭湛。

蕭湛的劍被他插在了地上,很不巧,剛剛被兩個刺客一腳踢飛了。

蕭湛的愛劍,安容捂臉。

太血腥,太暴力了。

蕭湛一腳,將其中一個刺客揣的直接上了天花板。

然後,砸下來。

四仰八叉的趴地上,驚起幾層錦緞化成的灰。

安容捂著鼻子,咳嗽不止。

好吧,安容作為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者,自然是那個被欺凌的對象。

一把寒光閃閃的劍,朝她刺了過來。

結果被蕭湛抓住了腳,往後一拉。

安容嚇的臉色蒼白,六神無主了。

兩個刺客也是高手,被那麼打,都還不死。

安容站在一旁瞧著,她覺得蕭湛手軟了,根本不像前世那個殺伐果決的蕭湛。

因為,蕭湛放走了兩個刺客。

那刺客一身的血,滴的滿地都是。

而蕭湛的劍,嶄亮如初。

蕭湛將軟劍系回腰間,回頭去問安容。

安容卻問道,「你為什麼要放走他們?」

蕭湛獃獃的望著安容,「你不怕瞧見我殺人?」

安容,「……。」

安容站在那裡,感覺瞬間時間靜止了。

她從來沒想過蕭湛會為了她手軟,放過兩個刺客,可他這樣是不是太意氣用事了?

刺客刺殺皇上,可不止兩個人,還有幕後黑手,萬一叫他們知道侯府密道里的寶藏,那可不是小事!

安容顧不得理蕭湛,忙去將所有的大箱子全部翻倒。

然後撿金葉子。

蕭湛眉頭蹙緊,他發覺他有些看不透安容了,他以為她怕刺客,怕見血,可是她嚇的臉色刷白,都沒有驚叫,反而問他為什麼不殺了刺客。

她好像並不怕殺人?

蕭湛哪裡知道,安容早有這樣的覺悟,蕭湛會殺人,而且會殺很多的人,很多人都怕他,想要他的命。

在湛王府做客,她都見到過送上門找死的刺客,她還能沒點心理準備?

今兒的刺殺,雖然是因為金葉,但是安容覺得,和蕭湛脫不了干係。

跟她在一起的人,不論是誰,都格外的危險。

安容臉上全是灰,蔥白水嫩如竹筍般的手都髒的不成樣子了。

蕭湛幫忙撿金葉。

安容準備的袋子有些小,但是擠擠勉強裝的進去。

有些沉,安容拎不動。

某個討人厭的就笑了,笑的安容恨不得去撓他。

「你要拎的回去,我就不拿走了,」蕭湛好整以暇的笑著。

安容那火氣,嗤嗤的從腳底心,直衝後腦勺。

安容這人經不起激啊,拎了袋子就走。

一步一歇,一步一喘氣。

走了百餘步,安容不幹了。

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拎過重東西,感覺胳膊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可是就這樣放棄了,又不是她的性子。

安容放下袋子,拿了金葉子就丟地上,很快,地上就有了一堆。

安容拎了裝著餘下金葉的袋子走。

望著地上的金葉,蕭湛,「……。」

暗處的暗衛已笑瘋。

捂著肚子笑的花枝亂顫,老國公挑選的四姑娘,絕對是表少爺的剋星。

克的死死的。

可是笑歸笑,但是地上的金葉可是他的職責。

暗衛一路往前走,一路撿金葉。

因為安容在前面一路丟。

安容很想拖著袋子走的,那樣省力氣些,可是袋子薄的緊啊,這是丫鬟縫製給她們采梅花釀酒用的袋子。

美觀、精緻。

但不實用。

金葉又有些鋒利,安容擔心袋子會破。

安容沒想到,她才這樣想,袋子就刺啦一下裂了。

金葉唰唰唰的往下掉。

安容,「……。」

PS:求粉紅給力啊,掉下來了,淚奔。

今晚還有二更,不一定能堅持的下來,求親們支持。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七十二章念頭(求粉紅)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七十四章烤魚(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