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女生小說 > 嫁嫡 > 第二百七十二章念頭(求粉紅)

嫁嫡

第二百七十二章念頭(求粉紅)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16日 15:37 [字數] 376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二天起來,安容洗漱穿戴完,便去了松鶴院。

半道上,安容就聽說了柳老爺過世的消息。

安容告訴福總管那事,只是讓他阻止小廝腰上系著白綢緞來敲侯府的大門報喪。

大喜日子不能見白,見眼淚。

該報的喪事還得報,侯府還得派人去奔喪呢。

毫無疑問,這個奔喪最好的人選非四老爺四太太莫屬。

沒有不懂禮的小廝觸侯府的霉頭,老太太也不生氣,只是惋惜不已。

吩咐三太太準備奔喪用禮,讓四老爺四太太送去。

沒有人敢在這一天多提柳老爺的過世,而是逗趣老太太,讓老太太高興。

戲班子請了三天呢,今兒要繼續聽。

坐到位子上,沈安溪拉著安容,一臉慶幸后怕的道,「四姐姐,昨兒幸好咱們沒有出府玩。」

安容扭頭看著沈安溪,不解的問,「為什麼?」

沈安溪嬌美的臉皺起,嘆息道,「你不知道,昨兒大哥、二哥還出了府,在大街上,親眼瞧見街上高高掛起的燈籠架子倒了,砸了不少的人呢,尤其是庄王府惜柔郡主,聽說她差點被火燒死。」

安容眼珠子瞪圓,一臉不敢置信。

沈安溪撅了嘴道,「反正娘聽到二哥說這事,不要我元宵節出去玩了,四姐姐,你肯定也想不到出去了。」

沈安芙坐在一旁,聽到沈安溪的話,介面道,「這事我也聽說了,可憐惜柔郡主臉都燒傷了不少。」

沈安溪不樂意和沈安芙說話,側了側身子,安容搖了搖她的手。

到底是一府姐妹,就算心不合,面上也不能不合,這不是給外人笑話么,再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埃

沈安溪看在安容的面子上,才回了一句,「不出府,就不會倒霉。」

沈安芙心上一松,她還真怕沈安溪甩臉子,不和她說話,忙笑著回道,「聽說是兩個地痞流氓引起的,惜柔郡主穿了金葉錦,在夜色下,更是光芒燦爛,引的宵小覬覦,下人和地痞打起來,鬧的台架坍塌了,上面掛著的燈籠都著了火,將惜柔郡主的裙子都燒了許多,聽路人說,燒出來兩片金葉子呢。」

沈安溪嘴撅著,伸手轉悠著茶盞,似是心不在焉道,「財不露白,太招搖的人總是要倒霉一些。」

沈安芙連連稱是。

沈安芙哪裡不懂沈安溪話里的意思,一是說惜柔郡主金葉錦太招搖,太晃眼,惹禍上身。

其次,未嘗不是暗指大夫人偷竊安容秘方的事,罵安容不長記性,幫她說話呢。

六妹妹的心眼,真不是一般的小,沈安芙算是領教了,要不是娘親和父親對她耳提面命,她以為就憑她打她們,事兒就那麼算了?

沈安芙勾唇暗笑,得罪了那麼多人,她還想往後有好日子過,只能說她太天真,太傻。

沈安溪端茶輕啜,不欲多言。

沈安芙又要和安容說話,結果發現安容在走神。

沈安溪發覺沈安芙望著安容半晌,她也發現了安容在走神,伸手在安容跟前晃了好幾下,也不見安容有反應。

沈安溪嘟了嘟嘴,推攘了安容一下。

「啊?」安容反應過來道。

沈安溪嗔笑罵道,「四姐姐,你想什麼呢,走神成什麼樣子了?」

安容臉頰微微紅,沒有說話。

看到安容臉紅,沈安溪就自動以為安容在想荀止了,沒再追問了。

安容沒有想荀止,不過想的卻是荀止的真身蕭湛。

安容想到了一件大事。

那便是密道里那二十幾個大箱子。

安容還記得箱子打開時,那金光燦燦的樣子,結果轉瞬間又湮滅成了灰。

方才沈安溪她們說起金葉錦,安容想起來了,若果那一瞬間,她沒有看錯的話。

那箱子里裝的十有八九就是金葉錦!

二十多年過去了,錦緞腐爛成灰,可是金葉肯定會完好無損埃

只是掩藏在灰塵里,她和蕭湛沒注意到罷了。

安容方才走神,就是在想這事。

她想進密道查看一二。

可是她怕裡面有刺客,她沒有忘記蕭湛的叮囑,沒事不要進入密道。

安容坐不住了。

安容和沈安溪低語了兩句,便起身去找沈安北。

沈安北聽了安容的話,眉頭微微一扭,「寫信給蕭湛拜年?」

安容點點頭,頗有些不好意思。

沈安北一手探安容的額頭,一手對比自己的,一副安容肯定是病了,不然怎麼說胡話的表情,甚是擔憂。

沒病,她會好好的要他給蕭湛拜年么?

她可是一定要退掉蕭湛的親事的!

安容越發的不好意思,她拍掉沈安北的手道,「我沒病,我只是找個理由和蕭湛說幾句話而已。」

沈安北長長的笑了一聲,他知道安容不是那麼閑的無聊的人,果然有事呢,「有話和大哥直說就是了,還用拐彎抹角?」

安容點點頭,也很長長的嘆了一聲,結果惹來沈安北拍腦門,「新年第一天就嘆氣,不好。」

安容撅了撅嘴,「寫不寫?」

沈安北默,他敢不寫么?

沈安北寫了份請帖,寫了幾句祝賀的話,再就是聽安容的話寫了兩個讓他摸不著頭腦的字:羊皮。

沈安北不懂,但是蕭湛懂。

他給安容的地圖就是羊皮的,羊皮代表了侯府的密道。

雖只有兩個字,卻是告訴蕭湛侯府密道有事,她急著找他。

安容陪著老太太坐了一會兒,算算時辰,才借口回玲瓏苑。

安容帶著芍藥離開,半道上,安容吩咐芍藥道,「我有事,你先回玲瓏苑。」

芍藥眼睛輕眨,瞅了瞅不遠處的假山,很明白的點了點頭。

安容進了假山,就被嚇了一跳。

蕭湛冷不丁的站出來,險些把安容嚇死。

安容拍著胸脯等著他,「拜託,你能先吱一聲嗎?」

蕭湛望著安容,眉頭輕蹙。

安容扭眉不悅,恨不得轉身就走。

蕭湛從袖子里掏出一些銀子,在假山上一劃。

「吱,」假山中出現吱吱聲,像極了洞里的老鼠叫。

安容渾身惡寒。

膽子大的她,一把推開蕭湛,邁步朝里走。

蕭湛跟在身後,嘴角輕輕上揚。

安容嗅著鼻子,神情很不虞,這該死的賊也太膽大妄為了,居然又偷燒雞了!

蕭湛不懂安容叫他來所為何事,只問道,「你讓我來是?」

安容打開密道,才道,「我可能發現寶藏了。」

蕭湛微微一愣。

安容打開火摺子,朝之前去過的地方走去。

很快,安容就見到了之前的二十幾個大箱子。

安容走過去,一把將大箱子摔倒在地。

頓時,一屋子的灰,嗆的人直咳。

但是滿屋灰塵中,一地燦爛的金葉卻極其的晃眼。

安容有些得意。

他湛王不是很厲害,很不可一世么,不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見安容那眉飛色舞,喜不自勝的模樣,蕭湛只能在心底搖頭輕笑。

安容蹲下來撿金葉子,準備很充分的她,還從袖子里拿了一個大袋子出來。

蕭湛,「……。」

見蕭湛愣站在那裡,安容重重的哼了一聲,「金葉你全部拿走,還指望我一個人給你慢慢撿?」

蕭湛眉頭一挑,「你讓我全部帶走?」

安容頓時氣的噎住,她當然不願意了,見者有份,可是他要真帶走,她還能不讓嗎?

想帶走,行。

但是要答應她一個簡單的條件。

安容要退婚。

只要蕭湛答應退婚,這裡所有的金葉,她一片也不要。

整個侯府,估計也只有她能做到面對這麼多財帛不動心了,要換做旁人,哪怕皇上下令,少說也會留下一兩個箱子。

蕭湛臉色頓時黑了下去,渾身一股子寒氣咕咕的往外冒,原本就陰冷的密道,更冷了。

安容嚇的縮脖子,她覺得她可能會被殺人滅口。

但是要她改口,她才不!

安容就是這樣的死倔,把手裡的袋子擱下,跑到大箱子旁站著,不說話。

蕭湛已經拿安容無可奈何了。

「你要怎麼樣才肯打消退親的念頭?」蕭湛嘆道。

那一聲喟嘆,聽到安容心都漏跳了好幾拍,好像很慌亂,很於心不忍。

安容抓住箱子角,頭低低的。

屋子裡靜的有些可怕。

尤其是蕭湛的腳步聲,像是走在安容的心尖上。

蕭湛蹲下撿金葉。

安容繼續站在那裡,她瞧了一會兒后,覺得自己傻看著不是個事,早點撿完,早點兒離開才是。

安容蹲下來幫忙。

地上金葉很多,很快,安容就撿了二三十片。

兩人越靠越近,最後伸手去抓同一片金葉。

蕭湛抓住了安容的手。

安容慌亂無措的要收回來,但是蕭湛緊緊的抓著,安容怎麼樣都抽不會來。

「這輩子,我只娶你。」

兀的,傳來蕭湛醇厚如泉的聲音。

安容如遭雷劈,只覺得被抓的手有一陣激流從手傳到心底,再傳到腳底心和發梢。

安容整個人都燥熱了起來。

一張臉火熱如炭。

「我,我不能……。」

安容話還沒說完,就被整個的拉到了蕭湛的懷裡。

蕭湛緊緊的桎梏著安容,聲音前所未有的冷,「又是顧家大姑娘是吧,我去殺了她,好絕了你的念頭1

說完,蕭湛放了安容,轉身便走。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七十一章物色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七十三章精緻(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