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七十一章物色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16日 12:36 [字數] 364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不過,沈安溪年紀也不小了,有十三了。

也到了可以說親的年紀了,三太太笑看著老太太道,「安溪確實可以許人了,就算捨不得,也得幫著物色了,免得好兒郎都被人搶了去。」

聞言,老太太瞪三太太,就算急,也沒她這麼急的吧,安溪又不是嫁不出去,哪裡用得著搶?

安容坐在一旁,偷偷捂嘴,因為三太太自知失言,連啪自己的嘴,道她只是說笑的。

想起沈安溪的親事,安容就有些猶豫不決了。

她能那麼毫不猶豫的退掉大哥的親事,那是因為前世大嫂不好,退親是為了大哥著想。

可是六妹妹不同。

前世六妹妹嫁給了一個武將,官階雖然不高,但是人是三老爺挑的,忠厚仁善,那是將沈安溪捧在手心裡疼。

這一世,以沈安溪的身份,完全可以嫁的更好,便是前世,若不是三房沒落,沈安溪也不至於嫁給個武將。

安容想幫沈安溪謀一樁好親事,又擔心那些世家子弟紈氣息重,別說沈安溪了,就連她都反感至極。

沈安溪嫉惡如仇,不懂遮掩的直爽性子,實在不合適深宅內院。

安容只盼著她能安安穩穩的活一世。

所以,安容覺得沈安溪還是嫁給前世那個武將最好了,有一個將自己捧在手心裡疼,知冷知熱的夫君最重要,至於富貴榮華,有三老爺和他爹的幫襯,那武將前途不會差。

只是這一世,三房和前世不同了,三叔會去蘄州,會不會再遇到那個武將,誰知道?

安容有些惱前世對沈安溪關心不夠,對她所嫁的夫君更是知之甚少,只知道他是三老爺手下一名武將,再無其他。

安容抬眸望著三太太,糾結了好一會兒,實在忍不住問道,「三嬸兒,三叔認不認的一個叫馮風的小將軍?」

安容突然來這麼一句,三太太著實愣了好一會兒。

「馮風?」三太太呢喃了一聲,隨即抬眸道,「小將軍?」

安容點點頭。

三太太身邊的丫鬟就憋不住笑了。

安容扭眉頭,不懂這有什麼好笑的。

三太太搖頭笑道,「你三叔確實認得一個叫馮風的少年,骨瘦如柴,是你三叔在任上救的孤兒,他非得要報答你三叔的救命之恩,不敢敲門,在門前等了你三叔一整天,你三叔見他可憐

,就留他在府里,平時就幫著你三叔牽牽馬,後來你三叔見他還不錯,就教了他些拳腳功夫,後來還舉薦他入了軍營,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兵,可不是什麼將軍。」

安容還不知道馮風還有這段來歷,難怪對沈安溪那麼好了,是個重情義的人。

「那他現在人呢?」安容問道。

三太太笑道,「他啊,打定主意要報答你三叔,你三叔回京,他也跟來了,結果半道上,為了拉住馬車,腳給扭了,傷的有些重,直接去了藥鋪,前兒,還聽你三叔說,他腿傷好了,打

算保舉他去做城門衛,他偏要跟你三叔去蘄州。」

三太太還沒見過這樣的傻小子,為了報恩,就跟在三老爺屁股後頭,什麼臟活累活都做,話還很少。

不過三太太更好奇,「安容,你怎麼知道他的?」

安容撓了撓額頭,將三太太拉到一旁,低聲道,「三嬸兒,我是做夢夢見的,你方才說起六妹妹的親事,我想起來了,我夢到過六妹妹和六妹夫,六妹夫是個將軍,為人和善,六妹妹讓

他往東,他絕不敢往西呢,好叫人羨慕。」

三太太聽得錯愕,一雙眼睛險些沒瞪出來。

「你是說,馮風他是……?1三太太不敢置信,聲音也高了好幾度。

引得好些丫鬟婆子側目。

三太太忙閉了嘴,直勾勾的看著安容。

那樣一個執著的有些傻的小子會是她女婿?

這是三太太做夢都想不到的事。

可偏偏安容夢到了。

老實說,三太太是有些滿意馮風,可是讓他娶安溪,三太太搖了搖頭。

那不行,絕對不行。

可是安容有一句話,打動了她。

馮風對沈安溪言聽計從,甚是寵溺。

三太太沒想過拿自己女兒的親事籌謀什麼,只要她過的幸福快樂就好,做女人的,誰不想夫君對自己千依百順?

可是那樣一個小子,能做到將軍,給她女兒一個安穩的保證嗎?

要只是安容說說,三太太不會信,可是三老爺跟她說過。

三老爺當時是這樣說的,「馮風性子堅韌,做事果斷,雖然話不多,但是聰慧異常,我教他兵法,他學的很快,甚至能舉一反三,比閔哥兒有天賦的多,若是生在侯府,便是不依靠祖蔭,而立之年,也必是一位大將軍。」

結果,安容夢到他是將軍了,安溪還嫁給了他。

三太太陷入沉思。

她覺得安容的夢極有可能是真的。

三老爺對馮風那是讚賞有加,若是他前途不可限量,三老爺真的會將沈安溪嫁給他的。

三太太望了安容兩眼,又轉頭望著老太太,手裡的帕輕動。

今兒是除夕,說這事不合適。

回去,她要和三老爺好好的說說,再做商議。

不過,有些話還得叮囑安容,這事可不能亂說。

安容舉出三根手指和三太太保證,「三嬸兒,你還不知道我,若不是馮風對六妹妹是真的好,我能幫他說好話么?我只是沒想到馮風的家世會如此的粗鄙,配不上六妹妹,我還以為他現在就是小將軍了呢。」

便是一個小將軍,也入不了武安侯府的眼,安容很愁。

自己的親事還是一團亂麻,還得操心大哥、六妹妹、二哥的親事,她容易么?

安容心底淚流一片。

她忽然覺得自己才是武安侯府的老太太,操心完這個,又要操心那個。

三太太拍著安容的腦袋笑,安容和沈安溪是堂姐妹,卻比親姐妹更親,三太太相信誰都可能害她女兒,唯獨安容不會。

「寧欺白頭翁,莫欺少年窮,可不能隨隨便便瞧不上一個少年郎,」三太太輕笑道。

安容低下了頭。

三太太輕輕一笑。

兩人一起轉了身,剛走了沒兩步。

四太太出事了。

事情不算大,但是很詭異。

她捧著青花瓷牡丹紋茶盞,用茶盞蓋輕輕的撥弄茶水,誰想茶盞蓋忽然碎成了兩瓣。

四太太一驚之下,失手將手裡的茶盞摔了。

主子摔了茶盞,丫鬟們趕緊圍了上去,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

安容扭頭望過去,四太太溫婉的臉上滿是怒色,破口質問道,「這是什麼劣質茶盞,險些燙著我的手1

說完,她眸光一撇,便是瞪著三太太。

侯府內院如今是三太太當家做主,雖然這些瑣碎雜事不是她親力親為,卻是她吩咐的!

三太太很不高興,但是她忍著沒有發怒。

二太太坐在一旁,她知道四太太是怎麼想的,她肯定是覺得這事是三太太叫人做的,不過二太太得說句公道話,這樣的下作手段,還真不是三太太的手筆,若說是大夫人,她信。

二太太見老太太皺眉不悅,忙過去拉了四太太道,「四弟妹,你別惱啊,我在侯府住了這麼多年,還沒聽說過茶盞蓋會碎成兩瓣的,尤其是這喜慶的日子,別是有什麼不吉利的事才好。」

四太太聽得心驚,望著桌子上的茶盞蓋出神。

這麼怪異的事,傳著傳著就傳到了老太太的耳朵里,老太太臉色很難看。

老太太只以為四太太在鬧蛾子,沒想到卻是這事。

她這輩子曾經歷過一回這樣的事,那是她娘家庶妹,合八字的時候,湯勺忽然斷了。

隔天,親家弟弟就過世了。

茶盞蓋斷,絕對不是什麼好預兆。

老太太的好心情經過蘇家一鬧,原就不好了,又來這麼一出,老太太的心情更差。

連最愛看的戲都看不下去了,讓孫媽媽扶著她回去歇息。

四太太坐在那裡,一臉的欲哭無淚。

她也不想掃興,尤其是老太太的興,她哪裡不知道這些日子惹怒了老太太了,可是茶盞蓋真的就這樣碎了。

安容站在一旁,望著那茶盞蓋愣神。

有些事,不是她重活一世就能改變的。

前世,四太太的茶盞蓋也碎了。

前世茶盞是玉蘭花紋,這一世卻是牡丹紋。

第二天,一大清早,柳家就有人來侯府報喪。

正是新年第一天,就遇到那麼晦氣的事,老太太臉都氣的發青。

安容猶豫了一會兒,讓芍藥去找福總管來。

等福總管來后,安容吩咐道,「明兒一早,讓小廝守著大門,別讓柳家的小廝進府。」

福總管微微一愣,不懂安容何意。

安容望了望那碎茶盞蓋,道,「我不記得誰說過,茶盞蓋碎裂,小姑喪夫,正巧二姑父身子病重,怕是……。」

安容沒有說完,因為福總管不會不懂她的意思。

福總管望著那茶盞蓋好幾眼,若是二姑爺真的死了,明兒一早,報梢材艿膠罡了,明兒絕不能讓他進門。

福總管點點頭。

安容帶著芍藥和海棠回玲瓏苑。

到了樓上,安容是哈欠連天,她可沒什麼守夜的習慣,輿洗了一番就睡下了。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七十章笑話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七十二章念頭(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