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六十六章密道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14日 16:51 [字數] 386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芍藥更呆了,「為什麼大丫鬟要陪嫁,我就不行了?二等丫鬟也要陪嫁埃」

海棠無奈輕笑,芍藥這丫鬟機靈的時候比什麼都機靈,呆的時候比誰都呆。

大丫鬟那是要幫著姑娘打下手的,比如看鋪子、莊子什麼的,芍藥那是要嫁進李將軍府的。

海棠不想捅破這層窗戶紙,免得芍藥跳腳。

海棠笑道,「你瞧哪個大丫鬟只認得幾個字?姑娘想提拔你,偏偏你不大識字啊,所以漲了你大丫鬟的月例,沒給你大丫鬟的身份,白白便宜我了。」

芍藥聽得臉一紅,狠狠的跺腳。

誰只認得幾個字了,她認得好些字了!

不是大丫鬟就不是大丫鬟唄,反正姑娘最信任的還是她,這便足夠了。

尤其是她也有大丫鬟的份例。

其實這樣安排,芍藥反而輕鬆了,她和海棠是好朋友,兩人約好了一起做大丫鬟。

要是她先做了大丫鬟,海棠還是二等丫鬟,她心裡不舒服。

「我還睡原來的屋,你也不許搬,」芍藥很霸道。

海棠壓根就沒想到這上面去,她也不想搬。

秋菊咬了咬唇瓣,她讓姑娘挑大丫鬟,就是為了自己能有個伴兒,現在如意算盤打空了,晚上,她該怎麼睡?

一夜安眠。

第二天,又是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

這一天,侯府格外的喜慶熱鬧。

今兒是除夕夜。

一大清早,安容吃了早飯後,也不急著去松鶴院給老太太請安,張羅著丫鬟將窗花和對聯貼起來。

還有買回來的各式各樣的燈籠,將玲瓏苑煥然一新。

看著自己布置的玲瓏苑,安容甚是滿意。

海棠倒了茶過來,笑道,「姑娘忙了半天,口渴了吧,喝杯茶歇會兒。」

安容還真的口渴了,海棠心細,她端上來的茶溫度適中,安容一口氣全乾了。

喻媽媽過來道,「快到吃午飯的時辰了,姑娘要去松鶴院陪老太太用午飯,再不去,該趕不上了。」

安容抬眸看了看太陽,快到正午了,安容忙把茶盞塞給海棠,稍稍整理了下裙擺,就帶著芍藥出了玲瓏苑。

路上,丫鬟婆子哪個臉上不是喜氣洋洋的。

雖然只一日沒見,侯府好像忽然就熱鬧了起來,與昨日全然不同。

安容覺得這樣的侯府才是她所希望見到的,人人臉上都洋溢著笑容。

安容輕快著腳步,見前面兩個小廝抬著梯子過來,把路擋住了。

便踩著石頭,從假山裡過去。

走了幾步后,芍藥鼻子一嗅,眉頭扭了扭,又狠狠的陶綴眉縛冢「好香的味道,好像昨晚吃的燒雞。」

燒雞這兩個字,極容易挑起安容的神經。

誰會在假山這裡吃燒雞?

那日暗衛就是在花園假山這一塊消失不見的!

安容頓住腳步,再不敢往前走了。

安容剛想轉身,卻聽到有腳步聲傳來。

安容想走,可鬼使神差的,她往前探了探身子。

瞧見一身玄青色錦袍,還有那銀光燦爛的面具時,安容的臉又爆充血了。

「你怎麼又來了?1安容脫口便是質問。

蕭湛眉頭皺了一皺。

他知道這裡有人,但沒想到安容會在這裡,他還以為是路過的丫鬟。

看到安容那滿是不歡迎的神情,蕭湛神情很冷,「我是在追查刺客。」

安容臉又紅了三分,聽了蕭湛說這話,安容越覺得方才她的質問是自作多情,人家不是來找她的!

安容心堵的慌,她本該調走就走的,可越想越氣。

憑什麼她要走?

這裡是侯府,是她的地盤!

就算要走,也是他走才對!

安容一扭頭,吩咐芍藥道,「給我聞聞,哪兒有燒雞味兒。」

芍藥囧了。

姑娘這是把她當小狗了呢,聞東西那是狗狗的強項啊,不是她埃

她要不要回去抱雪團來?

可是把姑娘留在這裡,獨自面對蕭表少爺好像不厚道,雖然她也幫不了什麼忙,可是兩個人壯膽埃

芍藥想聽話去聞聞,可是那樣怪異的動作,芍藥在外人面前做不來。

蕭湛沒有理安容,繼續查假山。

安容成了心給他作對,一人查一邊。

芍藥站在外面,給兩人望風。

她想不到密道那上面去,她怎麼看怎麼覺得兩人像是在幽會?

兩人朝前走。

安容鼻子靈的很,聞到一股子燒雞味兒。

尤其是手碰石頭,發覺指尖有些油膩,安容嫌棄的猛拿帕子擦手指。

動靜大了些,尤其是假山這裡窄的很,安容一不小心用手肘撐到了蕭湛。

蕭湛回頭,「怎麼了?」

安容嫌棄的道,「石頭上有油。」

蕭湛眉頭一凝,伸手將安容拉開,仔細查看那石塊。

用手摁了摁,石塊沒動。

蕭湛繼續往前走,安容嘴撅了撅,抬腳跟了上去。

安容沒想到,她在侯府住了這麼久,荀止查了許久都杳無蹤跡的密道,居然因為她發現了燒雞的油,蕭湛查找燒雞,找到了密道入口。

芍藥站在假山旁,跟路過的丫鬟婆子一個接一個的打招呼。

那些丫鬟婆子都笑問,「芍藥姑娘,怎麼站在這裡,你不是貼身伺候四姑娘嗎,怎麼沒陪著她?」

那些丫鬟婆子還好糊弄,碰到拎飯回來的春兒、秋兒,芍藥就難糊弄了。

安容是帶著芍藥出門的,結果芍藥站在這裡,安容不見了。

這在侯府那是不許的事,是失職。

芍藥剛剛榮升,雖然沒有大丫鬟的身份,可在侯府一眾丫鬟婆子心目中,芍藥才是貨真價實的大丫鬟。

面對春兒、冬兒,芍藥額頭是撓了又撓,指了指假山,一副你懂的神情。

春兒和冬兒很自覺的就想歪了。

還狠狠的瞪了芍藥一眼,「今兒內院可是有小廝進出,你小心點伺候姑娘。」

芍藥耳根輕紅,她可沒敗壞姑娘清譽,說姑娘是在小解,是她們自己想歪的,不怨她。

可是除了這個理由外,還有什麼理由需要她望風,姑娘卻不在?

等春兒、冬兒走後,芍藥再不望風了,她踩著石頭進了假山。

往前面一路找去,可是等她出了假山盡頭,愣是沒瞧見安容的影子。

芍藥就急了,急的恨不得跳腳才好。

她問一旁的小廝道,「有沒有瞧見四姑娘?」

小廝茫然的看著芍藥,和另外一個小廝笑道,「芍藥姑娘才當了大丫鬟,就把四姑娘丟了,這可是大笑話埃」

小廝笑完,才看著芍藥道,「我們在這裡好一會兒了,沒瞧見四姑娘。」

芍藥徹底急了,「你們在這裡好一會兒是多久,一刻鐘?」

小廝搖頭,「快小半個時辰了。」

芍藥頓時就急慌急忙了起來,姑娘和蕭表少爺明明一起在假山裡的啊,可是假山那些路,她都找遍了,就是沒見著姑娘埃

姑娘到底去哪兒了?

芍藥在原地急的打轉轉,又轉身進假山,繼續找安容。

可是找來找去,就是不見安容。

芍藥蹲在地上哭,她把姑娘弄丟了,她該怎麼辦?

芍藥哭了好半天,才想到一個可能,忙擦乾了眼淚。

姑娘和蕭表少爺可能找到密道了。

可是他們什麼時候出來啊,姑娘還沒吃午飯吶。

而且,早早的就派了丫鬟去松鶴院告訴老太太,姑娘會去陪老太太吃午飯。

現在去都晚了,萬一老太太等姑娘可怎麼辦?

芍藥又急的頭疼了。

再說安容,蕭湛找到了密道后,就鑽了進去,安容要跟去。

蕭湛阻止她。

安容扭眉看著他,「這裡是侯府。」

言外之意就是哪兒她都去的,不是他能阻止的。

說完,安容先他一步鑽入密道。

蕭湛在身後道,「裡面有刺客,可能還不止一個。」

安容頓覺後背有些發涼。

她側了側身子,掰著石頭不說話。

蕭湛低低一笑。

他走在前面,安容跟在後面。

密道入口雖然小,但是機關很隱蔽,若不是有燒雞的油,還真的難發現。

密道裡面很寬敞,四周都是牆磚,因為密道在湖底,有些潮濕,長了不少青苔,而且還有一股子怪味兒,聞的人想作嘔。

安容用帕子捂著嘴,跟在蕭湛後面,一直往前走。

密道很長。

安容走了一刻鐘,都沒走到盡頭。

在密道里,安容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兒了。

安容忍不住問道,「能去西苑嗎?」

「你要去西苑?」蕭湛回頭看著安容。

安容點點頭。

蕭湛便看了看方向,領著安容往後走了些,從一個岔道往西苑方向走去。

安容是路痴,但是蕭湛認得路。

尤其是半道上,蕭湛還拿出來一張地圖。

安容驚呆了。

因為那是侯府密道圖!

「你知道侯府有密道?」安容忍不住問道。

蕭湛點點頭,對著火摺子往前走,「很早就知道,但是一直找不到入口。」

說著,蕭湛頓了頓,道,「而且侯府可能是雙密道。」

安容一怔。

雙密道。

意味著侯府底下有兩條密道。

除了這一條外,還有一條。

安容抬眸看著他,糾結了一會兒,問,「你能將兩份密道圖紙借給我看看嗎?」

蕭湛望著安容,沒有絲毫的猶豫,將懷裡另外一份圖紙交給了安容。

「兩份密道圖只畫了中間部分,入口和出口都沒有,」蕭湛聲音中透著一股惋惜。

PS:求粉紅啊,今天才一張,淚奔。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六十五章提拔(求粉紅)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六十七章保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