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六十一章刺客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12日 13:43 [字數] 373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她只知道,有一次,她不小心劃了臉頰,有一條血跡,疼的她直掉眼淚。

眼淚是鹹的,劃過傷口上,那是火燒火燎的感覺。

眼淚的咸,能和吃的鹽相比嗎?

當時又在路中間,四下空蕩蕩,沒有水。

冬梅疼的歇斯底里的叫,偏三姑娘的丫鬟還質問她為什麼要害三姑娘。

冬梅朝那丫鬟衝過去,紅腫的手用儘力氣,去抓那丫鬟的臉。

冬梅心中夾了恨意,出手又使出了吃奶的力氣,那丫鬟臉也有了好些傷口,那是帶著鹽血的傷口。

冬梅罵了那丫鬟好幾句,說若不是三姑娘收買她,她又怎麼會出賣自己的主子?!

說完,冬梅就朝一旁的大樹撞了上去。

這會兒,那棵樹上還沾滿了血跡。

等丫鬟說到道這裡時,孫媽媽也不問老太太,趕緊吩咐夏荷道,「去外院告訴福總管一聲,將那棵樹挖出來丟了。」

可憐一棵幾十年的大樹啊,好好的長在那裡,就因為沾惹了一些血腥之氣,就要離開舊土了。

丫鬟站在一旁,縮著脖子,臉色復原了些,但還是很蒼白。

孫媽媽這才望著老太太,眉頭輕皺道,「如今冬梅已死,她臨死前指證了三姑娘,這事該怎麼處理?」

老太太心裡氣埃

沈安姒回來才幾天,府里就接連死了兩個丫鬟,都跟她有關係。

老太太真覺得之前找的不是借口,是事實。

沈安姒真的克她,克侯府。

老太太望著三太太和安容,想聽聽她們的意思。

三太太無奈道,「沒兩日就邁過年關。是新的一年了,旁人府上都熱熱鬧鬧的,偏咱們武安侯府事兒是一樁接著一樁。」

三太太感慨了這麼一句后。抬眸道,「昨兒我出門。右相夫人也不知道從哪裡得知,三姑娘救了豫國公府二姑娘的事,對三姑娘是滿意至極,我是聽得有口難言,估摸著等開了春,右相夫人就該登門求親了。」

三太太當時真想叫右相夫人眼睛睜大一點,有些人不是一兩件事就能看透的。

雖然裴七少爺是庶出,可卻是右相夫人一手養大的。頗得裴右相的看中。

當初在梅花宴上,裴七少爺寧願凍死也不願意像宣平侯世子那樣,可見是個極好的少年郎。

三太太對裴七很有好感,她是真心不希望他娶一個禍害回去。

可她到底是沈安姒的長輩,在外人面前說晚輩的品性有欠,心狠手辣,只怕外人不信,還會說她喜歡亂嚼舌根。

但平心而論,沈安姒若是嫁進右相府,對武安侯府確實有好處。

當然。前提是沈安姒安安分分的,跟一般出嫁的大家閨秀一樣,若是跟沈安芸那樣窮折騰。傷的親家情分沒了不說,還會成敵人。

與宣平侯府為敵,武安侯府不在乎。

與右相為敵,那就是與裴氏一族為敵,任誰都忌憚吧?

三太太今兒說這話,就是想給老太太提個醒,三姑娘的親事不妨退了。

再將她遠嫁。

山高皇帝遠,沒有武安侯府撐腰,沈安姒不會太張狂。

三太太話沒有明說。但是囊饉祭咸太瞧的明白,其實她一直有這樣的打算。

可是右相夫人只憑著裴氏族長對安容的喜歡和滿意。在加上沈安姒的模樣才情確實不錯,就先入為主。越來越喜歡了。

若是貿貿然退親,有傷情分埃

可有些事又不能明說了。

老太太犯難。

安容坐在一旁沒有說話,很快話題又轉到怎麼處置丫鬟上了。

那被冬梅臨死前抓了的丫鬟,自然是留不得了,她撞翻了婆子,打翻了鹽袋,導致冬梅死了,事情查不下去了。

老太太吩咐將那丫鬟發賣了,至於沈安姒,老太太沒有罰她了。

因為老太太打定主意要和裴相府退親了,等過了元宵后,再重算舊賬,到時候以病重為由,找右相夫人退親,想來不是什麼難事。

信件一事,到這裡就告了一段落。

這個段落很小,小的只有小半個時辰。

因為沈安姒和大夫人,還有沈安玉的手還傷著呢。

葯是安容下的,得找安容拿解藥埃

安容不給。

毒又不是她下的,憑什麼她要給她們解藥?

安容歪著身子生氣,沈安溪幫著她朝老太太和她娘努嘴,然後把安容拉出去玩了。

讓她們疼,狠狠的疼才好,誰叫她們手欠,心還大了,活該受罪。

要說受罪,沈安玉絕對是最倒霉的。

因為沈安姝病情時重時輕,大夫人是心急如焚,沈安玉又跪的膝蓋疼,去找大夫人哭訴,要大夫人幫她報仇。

恰好丫鬟送了舉報信去,沈安玉就看了一眼,當時有根碎頭髮被風吹進了嘴裡,她就碰了一下。

然後,就倒霉催的腫了。

一邊是沈安姝高燒反覆,一邊是沈安玉渾身都疼。

再加上大夫人著實冤枉,之前老太太也答應讓她過年那幾天解禁。

這不,老太太提前解了大夫人的足。

至於葯,那是沒有了,讓大夫人自己想辦法。

沈安溪拖著安容出了松鶴院,就瞧見福總管招呼幾個小廝在砍樹。

見安容和沈安溪過來,忙阻攔道,「四姑娘、六姑娘,這裡危險,你們先進院子吧,一會兒就好了。」

沈安溪聳了聳鼻子道,不滿道,「才不要進去了,四姐姐,我們從小道走。」

說完,拉著安容朝小道邁步。

福總管哭笑不得,六姑娘這是和老太太鬧彆扭了?

小道上,沈安溪笑了,全然不見屋子裡的怒氣。她燦爛著笑容看著安容,「四姐姐,你這一招妙絕1

安容安靜的邁著步子。輕輕一笑。

芍藥就先忍不住笑了,「她們那是活該。誰叫她們偷姑娘的東西不長記性了,讓她們偷一次,倒霉一次1

沈安溪點頭,表示就該如此,才大快人心。

一行四人,有說有笑的朝前走。

忽然,綠柳轉身對安容和沈安溪幾個使眼色,叫她們別說話。仔細聽。

芍藥咋咋呼呼的,眼睛睜得圓圓的,東張西望,什麼也沒有瞧見,忍不住推攘了綠柳一下。

綠柳指著鏤空雕花窗,咕嚕道,「就剛剛,我瞧見一個黑衣人跑了過去,他手裡有刀,將我眼睛晃了一下。」

若不是晃了她的眼睛。綠柳肯定以為自己看錯了。

幾人朝那雕花鏤空窗望去,什麼也沒有瞧見。

芍藥心底不以為意,那黑衣人肯定是趙成大哥埃除了他還能有誰?大驚小怪。

可是很快,芍藥就無話可說了。

又有兩個人出現在鏤空雕花窗旁,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是芍藥卻覺得那人有些眼熟,像是在那裡見過。

芍藥后怕了,要安容她們轉身往回走。

剛轉身呢,身後就有輕喚聲了,一如既往的熟悉。

安容回頭,就見到陽光下。一身月牙色錦袍的男子走過來,手中一把玉骨扇輕遙笑容溫和儒雅。

正是裴度。

他步伐從容,上前給微微怔愣的安容和沈安溪見禮。

沈安溪眼睛眨了又眨。「你什麼時候來的侯府,還在佛堂這裡?」

一般外客,是不會來這裡的。

裴度有些尷尬,他是不請自來。

安容望著他,問道,「裴少爺來侯府是?」

「追刺客,」裴度笑道。

安容再次錯愕。

裴度見安容那樣,覺得好玩,他解釋道,「還是上回刺殺皇上的刺客,當時逃了幾人,一直沒有抓獲,今兒我得到些消息,就自己追了過來,沒成想刺客進了武安侯府,我便追了進來。」

沈安溪四下張望了望,恍然大悟,還有些后怕道,「原來綠柳瞧見手裡拿刀的黑衣人是刺客,現在怎麼辦?我讓福總管幫你追刺客?」

裴度沒有說話,他聽到身後有腳步聲傳來。

有黑衣男子邁步過來道,「少爺,刺客消失不見了。」

裴度眉頭一皺,「在哪兒消失的?」

「在花園那一堆嶙峋怪石旁消失的,屬下追到那兒,就沒見到刺客的人影了,」黑衣男子道。

沈安溪挨著安容站著,刺客那可不是什麼好人,誰讓他刺殺皇上了,現在居然在侯府失蹤了,要是忽然衝出來殺人怎麼辦?

沈安溪拽了拽安容的袖子,讓她拿主意。

安容也想不明白呢,花園那一塊,假山確實多了一些,藏人比別處容易的多,可是花園人來人往,遇到刺客可怎麼辦?

對於這樣的刺客,安容不敢姑息。

誰叫那刺客刺殺皇上了,要是抓住他,也是大功一件。

安容決定領著裴度去找侯爺。

雖然擅闖侯府有錯,可追查刺客又情有可原,連侯爺都不敢說什麼。

吩咐福總管帶了十幾個小時搜查花園。

安容和沈安溪就站在橋上看著。

沈安溪用帕子擦拭鼻尖,嘴撅的高高的,「今年,侯府真是流年不利,倒霉事兒一樁接一樁,希望明年會好些。」

安容笑笑不語。

她幾乎可以預見,明年絕對不會比今年順暢。

小廝將花園搜查了個遍,沒有找到刺客的蹤跡。

侯爺又下令,讓小廝將侯府整個的查一遍,就是查不到刺客的蹤跡。

非但沒查到刺客,還把某個好暗衛給查了出來。

某暗衛是栽在了裴度手裡。

對於自己被抓。

某暗衛,「……。」未完待續R466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六十章撒鹽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六十二章鬩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