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五十七章扎針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11日 05:45 [字數] 375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啞然怔祝

她沉默了。

蕭湛的積蓄,現在不知道有多少,但是上一世,那是富得流油埃

但是她不想要。

可是蕭老國公的話,卻讓蕭湛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成了窮光蛋。

蕭遷很同情他,大哥,你肯定是外祖父撿回來的,不是親外孫,哪有親外祖父幫著外人欺負外孫兒的啊?

蕭老國公也不點破,心中高興,原來瞎眼神算說的天機不可泄露,原來是在這裡。

蕭遷請安容坐。

蕭老國公笑道,「今兒請你來,是聽說你預測出冰雹之災,和皇上遇刺一事,湛兒命太硬,還請安少爺出手相助,幫忙改命,不知可有難處?」

安容頓時頭大。

不是有難處,而是那難處難比登天。

她哪裡知道怎麼逆天改命啊?

還以為只是找她聊聊天,吹吹牛,將臉皮修鍊的再厚一些,順帶占卜占卜蕭國公府的前程,這些都難不倒她,她全都記得。

可是現在,安容後悔來了。

安容一臉苦色的看著蕭老國公,卻發覺蕭湛嘴角有笑意。

安容頓時怒了,怒氣沖頭的她重重的點頭道,「不難,一點都不難。」

不就是改蕭湛的命么,她會!

蕭老國公挑眉頭,有那麼簡單嗎,他可是親眼見瞎眼神算沒了一隻眼睛。

要是安容真會,蕭老國公還要阻止她,要安容沒一隻眼睛,他可狠不下那個心。

若是當初知道瞎眼神算會搭上一隻眼,蕭老國公也不會讓他替蕭湛改命。

可是聽安容說怎麼改命,蕭老國公笑了,因為安容說一根針即可。

蕭遷懵了,「一根針?」

安容重重點頭,一根針。

芍藥麻溜的從荷包里掏出來一根帶著線的針遞到安容手裡。

安容手裡拿著針,笑的陰風惻惻的。

蕭湛望著那根針,心底有不好的預感。

果不其然,安容說只要扎針便可。

說白了,安容要公報私仇,用針扎他。

不只是扎一下,而是要戳他十個指頭。

蕭遷覺得指尖生疼,他望著安容,很不通道,「扎針真的有效嗎?」

安容重重一點頭,信心十足道,「絕對有效,瞎眼神算說蕭表少爺會造殺戮,這簡單啊,殺一個可以饒過不殺的人,戳自己手指一下,我想,他殺的人肯定會少很多很多。」

安容笑的得意,彷彿在說,十指連心,就不信你能忍受的了。

蕭遷望著安容,又看了看那根被她放到棋盤上的針,眉頭挑了一挑。

這辦法聽起來似乎很有效。

可是誰會傻到扎自己呢?

不過蕭老國公覺得這主意不錯,他笑道,「以後湛兒要是去戰場,你就陪同在側,專門負責扎針。」

蕭湛,「……。」

安容,「……。」

芍藥眼珠子瞪圓,滿目不敢置信,有沒有搞錯啊,姑娘要扎蕭表少爺的手指,可能很多下,沒準兒會把手指頭戳爛啊,他都捨得?

絕對不是親外公。

蕭老國公將棋子撿好,示意安容坐下,「陪老夫對弈一局。」

安容苦著張臉,又要動腦子了,方才蕭老國公只是說笑的吧,哪有女子進軍營的啊,當初清顏還說要跟去,蕭湛都沒有允許啊,她還幫著勸清顏別生氣呢。

戰場上多兇險啊,還有她之前做的噩夢,被人追殺,幾次差點喪命。

她絕對不要跟去扎針。

安容決定把扎針換成打板子,誰想剛一說出口,蕭老國公便笑道,「敢打他的人沒有幾個。」

可那些人里不包括我啊,我也不敢啊,安容心中嚎叫。

方才她就是想戳蕭湛指尖的,就是因為膽小不敢才把針放下了好么。

安容表示她難當重任,希望蕭老國公另外找人。

蕭老國公讓安容專心下棋。

安容怎麼能專心,坐在那裡,時不時的就用小冰刀戳一下蕭湛,要是那是真刀,蕭湛這會兒絕對是千瘡百孔了。

一局棋,對弈了大半個時辰才分出勝負。

安容又輸了一子。

不過這已經很是難得了,連蕭湛都佩服安容了,這弈棋下的著實不錯。

蕭老國公對安容滿意極了。

等送安容出府後,蕭老國公對蕭湛道,「把棋下的這麼好的大家閨秀上哪兒找去,你十五歲的時候,在外祖父手裡還堅持不了一炷香的時間。」

蕭湛沉默,因為蕭老國公說的是事實。

他也知道蕭老國公說這話的目的,趕緊將安容娶回來啊,這麼好的媳婦上哪兒找去?

下一秒,蕭老國公就問了,「安少爺到底是誰,別以為找了安容來糊弄我,就可以矇混過關了。」

蕭湛哭笑不得,「外祖父,真的是她告訴我冰雹之災和皇上遇刺的。」

蕭老國公就不高興了,「既然是她,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拖拉這麼些天?」

蕭湛無言,外祖父竟然問他為什麼,還不都是外祖父你逼的么?

「既然安少爺是安容,皇上那兒就別搭理了,」蕭老國公道。

蕭老國公對昭文帝了解的很,他肯定要安容入朝為官,安容是他外孫媳婦,他不護著誰護著?

蕭老國公忽然有些明白蕭湛的用意了。

轉而,蕭老國公說起另外一件事,「木鐲雖然在沈四姑娘手裡,但她尚未過門,玉佩她可以拿著,但不可用。」

蕭湛點點頭,表示他會去玉錦閣叮囑一聲。

但是蕭湛沒有想到,安容出了玉錦閣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玉錦閣。

定親王妃讓她好好打理玉錦閣,她還沒想通為什麼呢。

安容把玉佩拿在手裡,進去之後直接放在了掌柜的跟前。

掌柜一臉錯愕的看著安容,半晌才反應過來,恭謹行禮道,「少主子。」

安容,「……。」

芍藥和夏荷兩個你望著我,我望著你,一臉的震驚埃

尤其是芍藥,之前還鬱悶呢,救了蕭表少爺,他都不知道,後來用來求了情,覺得有些惋惜。

沒想到,姑娘居然那麼好運氣,救了蕭表少爺,撿了一個玉錦閣,就算沒有一個,也有半個吧。

那是少主子埃

芍藥雙眼泛光,尤其是瞧著玉錦閣各種各樣美的驚心動魄的頭飾,恨不得張口叫小夥計打包,她要通通帶回侯府去。

安容臉發熱,火燒火燎的。

她做夢也沒想到她恨不得丟了,或者送人的玉佩會這麼的重要。

方才蕭老國公都瞧見了,他只笑笑,都沒有要回去埃

安容望著掌柜的,不敢置信的問,「我是少主子?」

掌柜的點點頭,頗有些不解,都拿了玉佩找來了,卻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不是太奇怪了些?

之前的少主子是表少爺,這位是誰,卻是不知。

雖然都帶著面具,可是個頭比蕭表少爺小很多,身量體型,便是氣質也都天差地別。

不知道蕭老國公怎麼把玉佩從蕭表少爺手裡拿了回來,給了他。

掌柜的道,「手握玉錦閣少主令牌者,負責打理玉錦閣事務,沒季度分紅利時,有兩成歸你。」

餘下的,還是蕭老國公拿著。

可是一成的利潤,就足矣比的上半間醉仙樓了。

安容心裡美滋滋的想,不知道蕭湛負責打理玉錦閣多少年了,不知道他有多少的積蓄。

蕭老國公可是親口說,全部歸她的埃

越想,安容心底越是雀躍,反正得來不費功夫,就是要用光他的錢,讓他沒錢可用。

安容不知道,蕭老國公的意思是,送納采禮去武安侯府時,讓蕭湛把積蓄都加在裡面。

可是這會兒蕭湛有點發愁,要是那一天,自己掏出全部積蓄,只有九千兩了,她會不會生氣?

蕭湛這些年自己掙了不少銀子,想想給安容送了三回錢。

第一次的一萬兩,是皇上給的。

第二次是他自己掏的。

第三回的一萬兩,其中三千兩是蕭大將軍給的,餘下的七千兩是他掏腰包補上的。

不過他還有很多的不動產,比如鋪子,莊子,院子,還有皇上賞賜的珍奇古玩,有不少。

這些都是蕭老國公逼著他買下的,從十五歲起,每一年買一回,每回都不少於兩萬兩。

不知道這些安容要不要。

這廂蕭湛愁,掌柜的也愁。

之前蕭湛丟了信物,沒法來取賬冊和銀子。

這會兒瞧見了信物,可不是蕭湛了。

賬冊該給誰?

銀子又該給誰?

老主子好些年不管賬了,他去麻煩他,那絕對的遭吼的下常

掌柜的正要說話呢,那邊一個黑衣勁裝的暗衛進來,瞧見安容也在,還有他手裡的玉佩,他微微一怔。

掌柜的認得他,忙問玉佩的事。

暗衛沒有說話,猶豫了會兒后,他給安容見禮道,「安少爺,你看著玉佩能不能先還與我主子先,回頭再給您?」

安容臉火熱的厲害,這玉佩原就是她撿來的,原主人要,她豈有不給之禮?

安容把玉佩乖乖的遞給了暗衛。

暗衛心中一震,這玉佩代表了玉錦閣兩成股份啊,她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還了?

暗衛覺得蕭老國公眼光極好,這樣的女子才能執掌這樣的產業。

安容也肉疼呢,可是有些東西能肖想,有些不能埃

她可不想為了玉錦閣,搭上她自己。

能撇清,趕緊撇清埃

安容正鬆一口氣,好了,莫名其妙的玉佩又回她手裡了。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五十六章記性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五十八章自殺(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