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五十二章惡氣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09日 21:20 [字數] 361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沈安姒的恨意之深,如海水不可斗量。

她長這麼大,原以為吃的最大的苦頭是因為沈安芸的勸說和算計,自己落水,發高燒險些燒傻的那些天。

後來以為是三太太惱她,讓她頓頓吃白粥的日子。

這些雖然苦,雖然氣惱,但她都能忍受。

唯獨慈雲庵的日子,那種刻骨銘心的苦,便是頓頓吃黃連也難及一二。

若非她是武安侯的女兒,是打著給老太太祈福的名頭才去的慈雲庵,那些尼姑多少有些顧忌,只怕會將她往死里折騰。

今兒回來之前,沈安姒還逮住了一個尼姑,逼問出她會落的今日這般,到底是誰害的。

首當其衝的便是大夫人。

第二個便是沈安芸。

第三個便是三太太了。

這三個人中,其實大夫人下手還是輕的,菜少放些鹽、油水,一切以清淡為主,多抄經書,要跪著抄經書才虔誠。

其實這並不是大夫人的手筆,是沈安姝自己的。

沈安姝年紀小,她能想得到最痛苦的事就是這些了。

沈安芸就狠多了,劈材挑水都是她吩咐的,聽尼姑說,原本主持不答應,是沈安芸掏了一百兩,說服主持,說沈安姒其實是武安侯府放棄的女兒,她可以可勁的折騰,大夫人會感激她。

三太太做的最少,但是最可惡。

你想啊,沈安姒辛苦勞作了一天,正是頭暈腦脹,身子疲憊,肚中空空的時候,這個時候卻端上去一碗菜。

上面青潤潤,叫人食慾大開。

等吃了幾口后,丫鬟猛然一驚,「有蟲1

那種翻江倒海的嘔心,吐的人苦膽汁都出來了。

沈安姒對三太太的恨意一點不比對沈安芸的少。

沈安姒跪在地上,抽抽泣泣的,但是眸光盯著地毯上的牡丹花,眸底是狠辣之色。

她不會饒了沈安芸!

她安然出嫁了,侯府為了她,宴請了多少桌的酒席,滿朝文武都到了,便是皇上都在!

這些都是沈安芸當著沈安姒的面說的,至於沈安芸出嫁第二天,就差點和侯府斷絕關係的事,沒有人告訴沈安姒,她現在還不知道。

她只知道,沈安芸風光大嫁,和宣平侯世子舉案齊眉,相敬如賓。

她就是捅出春蘭的事,宣平侯府也不會惱她。

她算計不到她,也威逼不到她,你想想,宣平侯夫人是相信出手大方,送她金玉首飾的兒媳婦,還是信一個心懷鬼胎的外人?

沈安姒是氣的壓根痒痒,她將春蘭又帶回來侯府。

現在她回了侯府,知道老太太惱了她,如今過年在即,她必須安安分分的,重新奪回老太太的心。

磨刀不誤砍柴工,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打定主意,沈安姒一抹眼淚,笑容真誠道,「四妹妹、六妹妹,許久未見,你們在侯府還好吧?」

沈安溪沒有說話,她在慶幸,幸好那日打群架的時候沈安姒不在,不然她肯定要吃大苦頭。

她絕對做得出拿簪子扎人的事。

到現在,她都沒找出來是誰,等她找到了,她再決定要不要扎回去!

安容輕點頭道,「侯府一切安好。」

沈安姒微微驚訝,「真的安好嗎,我進內院的路上,聽了不少丫鬟碎嘴,說侯府姐妹打了群架,連帶著二嬸兒、四嬸兒都被罰跪,還……。」

要說到高興的事,那絕對是二太太誤吞蟑螂,然後又吐出來的事。

都不是什麼好人,活該狗咬狗!

沈安溪聳了聳鼻子,把頭親昵的靠在老太太的胳膊上道,「我是沒覺得好,祖母已經請了宮裡的嬤嬤,要好好教我們規矩,你回來了,你也要學。」

不用學的,只有安容一個。

安容的規矩可是前世調教了又調教的,府里姐妹隨意慣了,她也將前世的規矩拋諸腦後了,不過潛移默化中,還是叫人刮目。

要是真規規矩矩的,她也怕老太太看出端倪來。

沈安姒臉上沒有抱怨之色,她低斂了神情道,「以前我是被鬼迷了心竅,在慈雲庵住了段時間,師太對我教導有加,我給六妹妹你賠禮道歉,我也不奢求你這會兒就原諒我,但求六妹妹你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這話說的很動聽,但是要打動沈安溪,說說是絕對不夠的。

因為沈安溪領教過沈安姒舌燦蓮花的本事,沒有一點兒是真的。

「三姐姐要改過自新,那我拭目以待了,」沈安溪勾唇輕笑。

等你改好了,她再決定原不原諒你,現在么,能別跟她說話就別跟她說話,煩!

老太太瞧了瞧沈安姒的樣子,眉頭輕皺,擺擺手,讓丫鬟送沈安姒回去了。

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叫外人瞧了,沒得以為侯府苛待她的吃食。

沈安姒回到自己的院子,二姨娘早已經等候在那裡。

瞧見女兒消瘦無神的模樣,二太太心疼的揪成了一團,眼淚悄無聲息的落了下來。

當著一眾丫鬟的面,她又怕給沈安姒丟臉,趕緊抹乾,吩咐丫鬟道,「去將我熬的烏雞湯端來。」

從進侯府起,這是沈安姒聽到的唯一一句關心,發自肺腑的關心。

沈安姒的鼻子一酸,緊緊的抱著二姨娘,清脆脆的喊了一聲,「娘。」

二姨娘心一驚,忙道,「三姑娘莫要亂喊,會惹禍上身的。」

沈安姒緊緊的抱著二姨娘,用力呼吸,想將那熟悉的香味印在腦海里,聞言,沈安姒扭頭一掃。

清冷的眸光從丫鬟臉上掃過去,她重重的冷哼一聲,「我不過是喊錯了一聲,隨要敢碎嘴,我挨了板子,定拔她骨頭1

一眾丫鬟都慌亂的底下頭,包括才跟回來的春蘭。

沈安姒哼了一聲,拉著二姨娘進了侯府。

吃著二姨娘親手熬的烏雞湯,沈安姒心底暖洋洋的的,越發襯托出眸底一股生冷恨意。

「姨娘,我去慈雲庵這段日子,侯府都發生了什麼事?」沈安姒問道。

雖然那些事,沈安姒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

但是她並不全信,在侯府,她只相信二姨娘。

二姨娘抹乾眼淚,點點頭道,「你走後,第二日,侯府就給大姑娘準備了酒席,整整六十多桌,皇上也來了……。」

二姨娘將沈安芸出嫁的事娓娓道來,眸底有感嘆,她希望沈安姒的出嫁也能這麼風光。

但是對於沈安芸那樣的胳膊肘往外拐,幫著外人數落侯府的愚蠢事,二太太甚是鄙夷。

順帶教育沈安姒,那樣的事不能做,她道,「姨娘知道你氣惱老太太偏心,但是侯府,說話最管用的還是她,侯爺和三老爺心裡孝順,對老太太的話,雖說不上言聽計從,卻也很少反對,只要捋順了老太太的毛,她疼愛你,你要什麼沒有?姨娘雖然是妾,心裡清楚沒有娘家的苦,你瞧瞧大夫人,若不是有建安伯府,就憑她做下的事,早就被休回娘家了。」

沈安姒點點頭,這些她都知道。

只是她見到老太太心向著安容和沈安溪,她就不舒坦。

二姨娘拍著她的手道,「現在大姑娘已經後悔了,我派了丫鬟去打聽,大姑娘要大姨娘好好服侍侯爺,求得侯爺的疼愛,這些天,大姨娘和後院那些姨娘走的都近,對侯爺更是殷勤備至,便是以前她看不順眼的三姨娘,她都時不時的送些點心去。」

沈安姒聽得眸光一凝,「你說大姨娘現在和三姨娘走的近?」

二姨娘點點頭。

沈安姒就沉眉了。

之前她和沈安姒在慈雲庵吵架,她說老太太不疼她,就算她有什麼事,老太太也不會給她做主。

但是沈安芸自信十足,還譏諷的看著她,「侯府,除了老太太還有別人,總有人為我撐腰1

沈安姒當時以為是侯爺,可是現在想想,要是老太太不同意,侯爺不會為了一個逆女忤逆老太太的。

現在她明白了,沈安芸指的那個人是大姨娘。

一個姨娘憑什麼給一個出嫁的女兒撐腰,她拿什麼撐腰?

沈安姒大膽猜測,眸底都帶著笑意,很冷,「她的心可真大,居然敢肖想大夫人的位置,也不怕死無葬身之地1

只有當家主母才能出面給出嫁的女兒做主撐腰。

大姨娘和那些姨娘走的近,肯定是想得到她們的支持。

只要侯府休了大夫人,肯定不會再娶了,內院總要有一個主母,哪怕不掌掌家權,可是招待客人也要吧?

還有世子爺要娶妻了,侯爺再娶個跟兒子一樣年紀的嫡妻,往後出門,還不得擔心被人認錯?

只要大夫人死,或者被休。

沒準兒就會從一堆姨娘中扶正一個,就算希望小了些,但不是不可能。

沈安姒把玩著手裡的帕,嘴角的笑越深,她是奈何不了沈安芸,但是大夫人可以。

借刀殺人這一招,她很早就會了。

她要把沈安芸告發大夫人偷竊秘方的事告訴大夫人,她就不信大夫人咽的下這口惡氣。

二姨娘攔住她道,「你不能說,不然你也脫不了干係。」

沈安姒皺眉。

她必須要說!

二姨娘搖頭,「不行,大夫人心胸狹隘,睚眥必報,不能有一絲一毫你知道的可能,讓姨娘想想。」

PS:第三更了,淚奔。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五十一章規矩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五十三章牆頭草(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