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四十五章辛苦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06日 23:38 [字數] 386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安容心底有些慌了,蕭湛是說得出便做的到的,而且做的會比說的更狠。

就算現在的顧清顏是朝傾公主,可是要真的離京了,或者滅門,那清顏怎麼辦?

安容有一種七寸被人握著的無力感。

她委屈的眼眶都紅了,心裡更是氣惱朝傾公主,若不是她莫名其妙的霸佔了清顏的身子,蕭湛現在又怎麼會為難她?

可是她絕對不能嫁給蕭湛!

安容豁出去了,她昂著脖子道,「我都不喜歡你,甚至現在都討厭你了,你為什麼還要娶我?」

一句討厭,蕭湛的臉瞬間冷了下去。

沈安溪打了個哆嗦,屋子裡的溫度絕對是從秋天變成了冬天!

她拉了拉安容的袖子,給她使眼色,讓她別衝動,有話好好說,萬一將來真的還要嫁給他,必然是失寵的下場埃

蕭湛輕輕一彈桌子上的茶盞,瞬間,那茶盞就碎成了渣渣。

安容覺得那碎的不是茶盞,是她。

可是蕭湛的話,卻讓安容五雷轟頂。

「你現在不喜歡我沒關係,等我娶了你,你必須喜歡我,」蕭湛道。

安容氣傷了,她還從沒遇到過這麼蠻不講理的人,「我以後也不喜歡你1

「以後的事,你能保證?」蕭湛輕笑。

安容背脊挺的直直的,「別人我不敢保證,但是你,我鐵定不會喜歡。」

蕭湛剛剛回暖的臉瞬間又冷了,尤其是聽到四下低低的笑聲,他覺得虎口有些癢,想掐死她算了。

「荀止呢?」蕭湛壓抑著怒氣問。

就算荀止也是他,可是跟現在的他截然不同,那根本就是他硬逼自己裝出來的一個人,她卻喜歡,至少不討厭。

說白了,安容就是不喜歡現在的他。

只要是他,安容就不喜歡。

這個認知他不是第一回意識到,但是卻是最生氣的一回。

安容嗓子一鄂,頓時慌亂不知所措。

「不許你殺他1不知道怎麼,安容忽然就說了這麼一句。

說完,安容就後悔了,她好像不打自招了。

蕭湛嘴角劃過一抹笑容,那笑容就跟寒冬的太陽,像是蒙了冰塊,很難覺察到暖意。

安容想哭了,他這樣笑,荀止肯定是死定了。

因為蕭湛笑過後,嘴角抿的緊緊的,像一條線。

他盛怒時,好像就是這樣子。

安容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蕭湛起身站起來,安容嚇了一跳,轉身就跑。

完全把沈安溪忘記了。

沈安溪獃獃的看著她跑開,摸不著頭腦,尤其是安容跑的時候,沈安溪發現她繡花鞋被踩了下,腳後跟露出了外面。

沈安溪囧了,若是她沒猜測,四姐姐應該是偷偷後退時,沒注意分寸,自己踩到自己了吧?

好膽校

膽小的沈安溪忍不住樂了。

可是很快,她就樂不出來了。

安容剛要開門,門吱嘎一聲打開了,安容情急之下,沒有注意,跟來人撞上了。

進來的是個男子,年紀和蕭湛相差無幾,模樣俊朗出塵,玉樹之姿,寒梅傲雪,蓮出淤泥。

容貌且不必說,這會兒的他,正抱著安容的腰。

嘴角一抹笑,恍若牡丹初放般驚艷。

很快,一隻骨節分明的手伸過來,將他抱著安容的手掰開。

把安容拉到一旁。

他的懷裡。

來人有些蹙眉,他在揉自己的手,「蕭湛,你怎麼回事啊,至於為了一個女人掰兄弟的手嗎,差點斷了1

安容在掙扎,一張臉像染了胭脂,她覺得渾身都麻差不多了,這廝有毛病是不是啊,抱她做什麼?!

安容掙脫不開,時間越久,她越是臉紅。

尤其是對面的俊美男子詫異的笑道,「湛兄不是一直不近女色嗎,這……?」

他伸手上下一指,笑的頗有些詭異。

等他掃到一旁的沈安溪時,眉頭一扭,「湛兄,你就太不應該了,這還是小姑娘呢。」

沈安溪臉一紅,啐了他一口,「你才是小姑娘呢1

男子嘴角一抽,看了看自己,他哪點像女扮男裝了?

而且,他不小吧?

沈安溪往旁邊站了幾步,她有些怒氣,不理男子,好像她們被誤認為是不正經的姑娘了。

安容抬眸打量男子,方才那一眼,她覺得這人有些眼熟,這會兒多看幾眼,好像越看越眼熟了。

見安容盯著男子看,蕭湛抱著安容的手又加了三分力道。

安容疼的直呲牙。

她想起來了,他是裴氏族長的嫡長孫,裴度!

裴氏族長來信就是要替他求娶她!

前世,安容和他有過一面之緣,瞧著很正經,正直、仁厚、無私,沒想到私下卻是這樣油嘴滑舌。

裴度微微一笑,「湛兄,你不介紹一下,這姑娘是?」

「我未過門的嫡妻,」蕭湛很爽快道。

裴度眼睛瞬間睜大。

湛兄未過門的嫡妻,不就是武安侯府四姑娘?

那個祖父沒見過,卻引以為知己小友的女扮男裝的「沈二少爺」?

那個祖父得知是她是女兒身,想都沒想就要給他定親的沈四姑娘?

那個蕭老國公和祖父爭搶了許久,祖父到現在還不願意妥協,天天罵老匹夫,甚至蕭老國公約他下棋,他都甩臉色不去的沈四姑娘?

裴度眼睛一縮。

身後,有說話聲傳來,很憤怒,「是誰亂丟鞋,砸到我家世子爺了1

裴度回頭,就見到一個青衣小廝手裡捏著一隻著蝴蝶穿花的繡鞋。

蕭湛這才發覺安容一隻腳光著,踩在另外一隻腳上。

安容低著頭不說話。

要不是人證物證確鑿,她才不願意承認鞋子是她的呢。

可是等她抬頭要認領鞋子的時候,見到的卻是蘇君澤。

一如既往的溫文爾雅,嘴角掛著和煦笑容,只是瞧見她時,笑容有些滯祝

芍藥探過身子,發覺蘇君澤胳膊到肩膀處,有很淡的鞋櫻

芍藥有些黑線,姑娘丟鞋的本事好高,這丟的也太准了吧。

要是再高一點點,砸到的就是東欽侯世子的腦袋了。

幸好姑娘沒有腳氣,不然能把東欽侯世子熏暈。

芍藥扭頭瞅了蕭湛一眼,很想把安容從他懷裡拉出來,她甚至想,要是安容有腳氣就好了,這會兒脫了鞋,絕對能熏的蕭表少爺立刻馬上退親。

不過芍藥想想,又狠狠的搖頭。

伺候一個有腳氣的主子,那會把人熏傻的。

芍藥走過去,要拿小廝手裡的繡鞋,小廝瞪著眼睛,不給。

芍藥就怒了,「我家姑娘又不是故意的,這會兒還光著腳呢,有什麼事不能等我家姑娘把鞋穿上再說么?」

她覺得,這事要怪,第一個就怪蕭表少爺,是他太冷,姑娘太怕他。

第二個就是裴度,要不是他湊巧進來,姑娘怎麼會差點摔倒?

小廝沒想到芍藥這麼潑辣,一瞪眼,小廝就不敢動了,乖乖的把鞋送上。

不送也不行啊,沒瞧見那鞋的主子這會兒在蕭表少爺的懷裡么?

不還她謝,難道要蕭表少爺拿么?

芍藥接了鞋子,趕緊蹲下幫安容穿起來。

安容還以為能趁機逃開蕭湛的懷抱,可是他就是不鬆手。

安容覺得自己快凍僵了,她不得不道,「我能去烤火嗎,我冷。」

蕭湛臉黑了。

裴度笑了。

蘇君澤笑不出來,擠都擠不出來,他覺得心堵的慌。

尤其是想到很久之前,安容對著她笑。

那個手裡拿著風箏,笑的純真無邪的安容。

蕭湛略微鬆開安容一點,笑道,「你先回去,我會去找你的。」

安容一驚,幾個字脫口而出,「別,你別去找我,我……。」

裴度笑的更歡了,這女人真是半點不知道給湛兄面子,這拒絕的也太爽快了吧?

她可知道,一般人,請湛兄去,湛兄都不去呢。

不過,湛兄那話,好像是說給他聽的?

這是擔心他對沈四姑娘起了爭奪之心呢?

裴度眉頭一挑,別說,他還真好奇了。

到底是怎麼樣一個姑娘,居然讓眼界極高的祖父讚不絕口,不惜「兄弟反目」,讓一大冷冰塊近了女色,而且不是一般的女色,這都恨不得揉懷裡去了。

「湛兄,你和沈四姑娘好像還沒有正式定親呢,這樣抱著不合適吧?」裴度笑道。

蕭湛眉頭一斜,隨即笑問,「你覺得武安侯和我外祖父口頭親事有返回的餘地嗎?」

裴度默了。

跟蕭老國公出爾反爾,那是要掉幾層皮的,指不定就千里之外,天天推土拉轉頭了。

蕭湛望著安容,安容很沒骨氣的改口了,「我只是不想你辛苦跑來跑去。」

男人嘛,都愛面子,她給就是了。

蕭湛嘴角微抽,很會順著杆子爬,沒辦法,會輕功的人,爬杆子技術絕對一流,他笑道,「我不怕辛苦。」

安容牙根痒痒了,還有些內傷。

這人絕對是連軒的親大哥,骨子裡一樣的傲嬌,給三分顏色,扭頭就把染房開了,那是渾身寒氣直冒,也改變不了的本質。

安容不說話了,也不點頭,只一臉嬌羞表情。

她不敢答應,不然回頭沒法改口了,雖然她不是君子,可出爾反爾多難聽埃

蕭湛就當安容是默認了,這才完全的把胳膊送開。

安容走的有些迫不及待,見蘇君澤擋道,她還福身賠禮道歉了。

PS:本文最重要的四個男人聚齊了三個,連軒,你咋不能湊齊桌子再走O∩_∩O哈哈~

安容:荀止呢?他不重要?

某贏:蕭湛,安容要見荀止,你去喊一下。

蕭湛:來回換衣服很麻煩好么?

求粉紅。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四十四章離京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四十六章逛街(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