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四十章揍扁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05日 09:45 [字數] 359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從佛堂到松鶴院,再回來玲瓏苑。

進院子,便瞧見了滿院的狼藉不堪,那些燈籠被踩的亂七八糟,竹篾更是擺放的雜亂無章。

安容眉頭皺了皺。

芍藥就叉腰訓斥了,「亂成這樣,怎麼也沒人收拾?1

掃地的婆子遠遠的打掃,聽到芍藥呵斥,忙拿了掃把過來道,「這些是早前姑娘們做花燈用的,不知道還要不要,沒敢收拾。」

婆子怕到時候一群姑娘回來,沒瞧見竹篾材料,亦或者說她們收拾的時候笨手笨腳的把花燈弄壞了,挨罵的可是她們。

芍藥掃了地上的狼藉,嘴角輕扯,當時打架也沒注意,沒想到戰況這麼激烈。

估計這輩子那些姑娘都不會在一起製作花燈了,這些材料留著也是浪費,除了八姑娘可沒人會呢。

芍藥望著安容,不知道這些材料怎麼辦好。

安容目光從地上抬起,擺擺手道,「這些東西都不要了,記得把地方收拾乾淨。」

說完,安容邁步進玲瓏閣。

今兒一天,先是學製作花燈,又是東奔西跑,早累的不行了。

趴在小榻上,讓海棠給她捏捏小腿。

桌子旁,喻媽媽在擺碗筷,見安容臉色疲憊,忙道,「姑娘先別眯眼,不然一會兒睡著了,又把午飯錯過了,這飯菜已經熱過一遍了,再熱味道就差了。」

安容又累又餓,不想動,又想吃飯。

喻媽媽瞧了忍不住輕搖頭,過來要拉安容起來。

安容上了桌,瞧著一桌子好吃的,嘴裡的味蕾就大動起來。

見安容吃的歡。芍藥就好奇了,「姑娘,二姑娘她們祠堂罰跪兩天。會吃飯嗎?」

安容嘴裡塞了東西,喻媽媽替她回道。「侯府家規上寫著,罰跪半天,不進滴米,罰跪一天,可吃一個饅頭,飲水適度,罰跪兩天的話,能吃五個饅頭。」

能進佛堂罰跪的。只有侯府正經主子,而且是女主子,身子嬌貴,就算罰,也不會罔顧她們的性命,該有的吃食還是有的。

至於那些少爺老爺挨罰,跪的就不是佛堂,而是祠堂了,一天也只有一個饅頭。

安容一聽喻媽媽這話,食慾頓時高漲了不少。吃了一碗米飯,還添了一碗。

桌子上的菜也被她吃了個七七八八,瞧的喻媽媽眼珠子都瞪大了。恨不得去搶安容的筷子。

吃這麼多,又那麼的累,肯定不會遛食,這要積食了可怎麼辦?

安容吃完,還真就趴床上睡了,也不用海棠幫著捏腿了。

一覺睡的香沉。

還做著美夢呢,卻感覺到有毛茸茸的東西撓她脖子,酥麻難癢,她縮了縮脖子。下意識的側過身子。

好么,那毛茸茸的東西又撓她后脖子了。

安容還如何睡的下去。她氣呼呼的睜大眼睛,見到的卻是另外一張怒氣的臉。

「四姐姐。你太過分了!我在佛堂罰跪,你卻在玲瓏閣倒頭大睡1沈安溪嬌柔白皙的臉上滿是怒意,一雙玲瓏清澈的雙眸更是火苗亂竄。

安容皺了皺眉頭,沒發覺自己竟然睡了兩個時辰了,一扭頭看窗外,可不是日近西山了。

安容也抱怨了,「我還做著夢呢,夢裡,六妹妹你大展英姿,將她們四個打的是慘不忍睹,連連求饒,現在好了,饒沒饒過她們都不知道了。」

這個她們,自然指的是沈安芙幾個了。

本來還怒氣沖沖的沈安溪,一聽安容做的是這個夢,怒氣頓時消散了一半,破得意道,「那是自然,跟我斗,揍扁她們1

看著沈安溪昂揚鬥志,安容想起在佛堂見到的那一幕,嘴角輕抽,六妹妹應該學武才對。

「六妹妹,你打人的樣子有點像是拿劍?」安容笑問道。

沈安溪沒有說話,倒是一旁的綠柳笑道,「四姑娘有所不知,這些日子二少爺每日都會在書房前習武,六姑娘習慣早起,就會去看,偶爾也會拿了二少爺的劍耍著玩,許是不經意學了兩招?」

綠柳話音才落,沈安溪便一臉感慨,「我覺得我要是習武,一定是個高手。」

安容猛然一咳,對於沈安溪這麼自戀,安容不知道說什麼好,只附和道,「在侯府一眾姐妹中,六妹妹你已經是個高手了。」

以一敵四,還把人打的叫苦不迭,不是高手又是什麼?

沈安溪聽得很得意,精緻的臉上泛了光,她才不管有暗衛幫她,她手裡拿了棍子呢,勝之不武,她又不是君子,看中那些虛榮,打了人報了仇最重要,想想她們的慘樣,她就心情愉悅。

不過,轉瞬間,沈安溪的臉又皺了起來,瞪了安容道,「你少轉開話題,我還生氣著呢。」

安容訕然一笑,「六妹妹如何才消氣?」

沈安溪一推她,很不見外道,「你先起來,把床讓給我睡,等我睡醒了,再跟你算賬。」

很霸道。

安容乖乖的聽了。

沈安溪伸手就要脫衣裳,那邊喻媽媽端了燕窩粥上來道,「六姑娘,你還餓著呢,先吃了再睡,不然一會兒還是會餓醒。」

不說還好,一說,沈安溪就覺得肚子再唱空城計了。

咕咕咕的亂叫。

她臉也不紅,打人這樣的事她都做了,還怕肚子叫喚么?

燕窩粥不燙,喻媽媽端來時,一路上都用勺子攪拌,剛好夠沈安溪三兩口咽下去。

然後轉頭鑽進了被窩,安容睡過的暖暖的被窩,舒服清香,沈安溪倒頭就睡。

睡下后,還掀開被子加了一句,「我睡醒了,要吃很多好吃的,讓大廚房準備著。」

安容點點頭,沈安溪才側過身子睡下。

喻媽媽瞧了便有些心疼,望著安容道,「六姑娘和姑娘關係真好,罰跪起來也不先回西苑,就來姑娘這裡了,方才可是綠柳扶著進來的,跪了兩個時辰,膝蓋肯定也傷了,該抹些葯才是。」

綠柳眼眶微紅道,「膝蓋倒還好,早前二姑娘她們合夥打姑娘的時候,好像掐了姑娘不少下,身子上肯定青了,姑娘不是不回西苑,是不敢回。」

雖說佛堂打架一事,吃大虧的還是二姑娘她們。

敢聯手打她家姑娘,她家姑娘要是沒佔到上風也就罷了,一旦佔了上風,那是會加倍的還回去的。

可是還了,心裡舒坦了,身子還傷著呢。

三太太和姑娘性子如出一轍,要是知道她們在佛堂先合起伙來欺負姑娘,那後果肯定會更亂。

左右姑娘自己也先報了仇了,要和三太太說,也得等身子好差不多了再說。

安容穿衣裳,聽了綠柳的話,轉頭去看沈安溪。

淤青的膏藥她好像沒有,不過早前柳大夫送來的葯,零零散散的還剩下不少,大多有祛疤的效果。

安容想了想,去書房寫了張藥方,讓海棠先去府里的藥房,若是能配齊則好,若是不能,儘快出府買回來。

那藥方府里只能配齊一半,海棠知道安容要的急,讓七福即刻出府買回來。

等買回了藥房,安容就去竹屋了。

沈安溪還在她屋子裡睡著,要是鬧的動靜太大,肯定會吵到她。

彼時,已經是吃晚飯的時辰了,喻媽媽吩咐丫鬟把飯菜端來竹屋。

安容擺擺手道,「不必了,這藥膏調製起來不費什麼事,弄完再吃也不遲。」

喻媽媽皺眉頭,掃了屋子一眼,屋子裡藥味有些重,肯定影響食慾,既然很快,那一會兒再吃也行。

芍藥見喻媽媽真走了,恨不得拉她回來才好。

姑娘那是騙你的啊,沒瞧見升了三個炭爐么,少說也要一個時辰才能制好埃

姑娘不吃,是要等六姑娘起來了一起吃呢,誰知道六姑娘什麼時候醒啊,她那麼累,要知道姑娘不過是來回多走了幾趟,都累的睡了兩個時辰啊,六姑娘還跪了兩個時辰呢,萬一明兒早上起來,姑娘夜裡就不吃了么?

還真如芍藥猜測的那般,這藥膏調製起來很麻煩。

半個時辰后,喻媽媽就開始請了。

可是安容忙到一半,怎麼可能停下來吃飯。

喻媽媽拗不過她,只好回玲瓏閣了。

安容拿了晶瑩剔透的膏藥上樓,剛走到珠簾處,就聽到有嚅軟的抱怨聲傳來,「好餓啊,我要吃飯。」

喻媽媽欣喜的應了一聲,轉頭吩咐秋菊道,「去喊姑娘來陪六姑娘用飯。」

秋菊輕輕一笑,道,「姑娘已經回來了。」

綠柳伺候沈安溪起來,幫她穿衣服。

安容看了看沈安溪的臉色,睡了一個多時辰,氣色好了很多,便問她,「膝蓋還疼嗎?」

沈安溪點點頭,動了動膝蓋道,「還疼。」

說完,她又加了一句,笑的眉眼彎彎的,「不過一想到她們還在祠堂裡頭跪著,我的膝蓋就不疼了。」

安容笑的有些無奈,六妹妹給自己配的「葯」可比她調製的管用,身心俱有效埃

冬兒幾個端了飯菜上來。

沈安溪遠遠的瞧著,臉上就綻開了花,那是大廚房最精緻的菜肴,裝菜的盤子都和一般的不同。

「四姐姐,你對我真好,」沈安溪欣喜道,隨即想到什麼,臉色又臭了起來,改了口,「以前對我好,現在對我一般般。」

ps:謝親們的粉紅票on_no哈哈~未完待續R655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三十九章棒打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四十一章焉壞(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