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三十六章群架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03日 21:58 [字數] 389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h2李掌柜的被這領著進內院,給老太太見了個禮。

若是一介商戶的話,老太太沒必要見他,不過他即將是軍器監,身份不同了。

老太太和他笑談了幾句。

夏荷去請安容。

玲瓏苑裡,正是歡樂一片。

院子里,有很多的竹片,主子丫鬟戴著手套做燈籠。

沈安姝站在一旁瞧著,手上裹著帕子。

她年紀小,又笨手笨腳的,拿竹篾的時候把手割破了。

其他人吸取了她的教訓,戴了手套,玩的很高興。

做燈籠可不比剪紙,它要難的多。

不論沈安歡怎麼教,愣是沒人學的會。

沈安溪很泄氣,跟手裡的竹篾桿上了,沈安歡勸道,「六姐姐,你彆氣惱啊,當初學做燈籠,我學了半個月呢。」

沈安溪扭頭看著她,眸光落到她手裡的花燈上,「你沒騙我?」

沈安歡搖頭如波浪鼓。

然後笑道,「自己做燈籠確實繁瑣,要不讓府里會做的小廝做好,我們糊上紙,畫上圖案吧?」

這個提議,大家一致贊同。

安容吩咐秋菊去找會做的小廝。

秋菊剛轉身呢,夏荷就笑著進來了,「四姑娘,老太太讓你去松鶴院,李家鐵鋪的掌柜的來了,有事找你。」

安容微微一笑。

摘下繡花手套,帶著冬兒便隨夏荷走了。

看著安容的背影,沈安闌嬌艷欲滴的唇瓣撅的高高的,「大伯父為什麼要幫一個外人謀官,也不幫父親呢?」

沈安芙把手套丟給了丫鬟手,揉了揉手,笑道,「你以為四姐姐胳膊肘往外拐是從哪兒來的呢,還不是遺傳了大伯父了。」

沈安玉也冷哼,幫著沈安闌道,「老太太還口口聲聲希望侯府壯大,一家子全部在京都,相互也有照應,都是嘴上說說而已。」

沈安玉心中氣惱老太太呢,她沒有忘記自己禁足能放出來全是四太太幫她求的情。

她還指望四太太幫她求情,放她娘出來過年呢。

娘親再不出來,整個侯府內院都要被三房牢牢的握在手裡了!

沈安闌站在那裡,嘴巴撅的高高的,幾乎可以懸壺。

那是在控訴侯爺無視他們四房,偏幫一個外人。

沈安溪蹲在那裡,跟竹篾較勁,聽到大家指責侯爺和安容,還捎帶上三房,說侯爺只記得三房,哪記得庶出的半分。

沈安溪越聽越惱火,她嘴角劃過一抹譏笑。

有些人,你幫了他,他會記得一輩子。

有些人,你幫了他,他照樣不念恩情的算計你。

為什麼要四房留在京都,嫌棄侯府不夠亂嗎?

剛回京沒兩天,就給大伯父找事煩,喜歡他們才怪了。

沈安溪站起身來,掃了幾人一眼道,「什麼叫胳膊肘往外拐?沒給大夫人秘方,那就叫胳膊肘往外拐了?就有那麼些恬不知恥的人,做錯了事不知道反省,還把過錯摁在別人頭上!自己手腳不幹凈,還不好好教女兒,做小輩的,還敢當眾指責長輩1

沈安溪說話直,這一下子可是捅了馬蜂窩了。

沈安玉這些日子被禁足,心裡頭憋著火氣呢,沈安溪還譏諷她娘。

沈安玉一個沒忍住,上前,就扇了沈安溪一巴掌,仗著自己是姐姐,要教育教育妹妹。

沈安溪要強的性子,怎麼忍的下去?

她一抬手,一巴掌扇了回去。

沈安姝過來幫沈安玉。

沈安溪讓綠柳上。

……

然後,打群架了。

沈安芙、沈安闌都參與了。

還有她們的丫鬟。

芍藥把海棠拉了進去,幫沈安溪。

她們不敢對主子動手,但是不妨礙她們拉住沈安玉,讓沈安溪打埃

松鶴院。

安容進去給老太太請了安。

剛剛請完安呢,沈安歡就跑了進來,跑的是上氣不接下氣,臉都跑的發紫。

進門還撞道了*,把她熬給老太太的葯給打翻了。

五太太就在屋子裡,瞧見她這麼莽撞,還有老太太變的了臉色,臉的嚇白了。

正要呵斥沈安歡呢,就聽她急急忙道,「四姐姐,不好了,六姐姐她們在玲瓏苑打起來了。」

五太太一聽,心都涼半截了。

她的傻女兒啊,說話前,也不知道瞧瞧有沒有外人,這還有外人在呢,府里的醜事怎麼好外揚埃

老太太臉沉的可以滴血。

李掌柜的很尷尬。

今兒來的不是時候啊,躲過了宣平侯,沒躲過武安侯府一群養尊處優「賢良淑德」的大家閨秀在干架。

大家閨秀也打架么?

那不是街頭潑婦才做的事嗎?

李掌柜的嘴角輕抽,頭低低的。

是的,他什麼也沒聽見。

安容已經驚呆了。

那邊,五太太已經在呵斥沈安歡了。

沈安歡很委屈,「五姐姐、六姐姐給丫鬟下了命令,不許她們稟告,我是偷偷跑出來的,出來之前,七姐姐的臉青了。」

四太太驚站起來,顧不得給老太太請安,火急火燎的就出了屋子。

三太太也出去了。

孫媽媽給*使了個眼色,兩人也出去了。

很快,屋子就顯的空曠了不少。

五太太還坐在那裡,沈安歡乖乖的站在她身後。

李掌柜很無奈,他不知道是離開好,還是留下好。

倒是安容笑道,「李叔找我有事嗎?」

這一聲叔,叫的李掌柜的通體舒暢啊,忙起身道,「不敢擔四姑娘一聲叔。」

老太太擺擺手笑道,「有什麼擔不得的,你和她父親即將是同僚,又頗得瑞親王看中,她喊你一聲叔也值當。」

李掌柜的就生受了,笑道,「多虧侯爺提拔呢,今兒我來,是關於鋪子有些事和四姑娘交代。」

說著,李掌柜的從袖子里掏出來一本賬簿。

安容忙過去接了。

她隨手翻了一下。

發現裡面夾了好些銀票。

安容抬眸望著李掌柜,李掌柜的一笑。

安容就懂了。

大夫人覬覦她秘方的事傳遍了整個京都,他怕當著大家的面提錢,給她帶來麻煩呢。

所以乾脆把錢夾賬簿里了,錢交給了她,還沒有外人知道,只當她是對賬。

「麻煩四姑娘看賬冊了,鋪子里還有事,我就先告辭了,」李掌柜的起身笑道。

安容嘴角輕動,想說今兒武安侯府打群架的事,讓他別記著,可是嘴巴動了動,愣是沒好意思說出口。

李掌柜的碰了碰耳朵。

那意味著,左耳朵進右耳多出。

等李掌柜的走後,老太太就拍桌子了。

安容忙勸道,「祖母,您別生氣。」

五太太則起身,望著綠袖道,「方才八姑娘笨手笨腳的把老太太的葯給打翻了,府里還有葯嗎,我幫老太太煎藥。」

綠袖笑道,「五太太,葯已經吩咐廚房重煎了,要不了一會兒就送來了。」

五太太笑了笑,放下心來。

安容幫老太太舒心,給她端茶喝。

一會兒,葯就送了上來。

安容親自侍奉她吃藥,葯碗剛剛見底。

打群架的人就進來了。

安容望著烏拉拉一群人,一雙眼珠子沒差點瞪出來。

髮髻凌亂不堪,衣裳還被撕扯破了,臉上還有指甲印子,尤其是巴掌印子,怎麼看都無法忽視。

這也就罷了,三太太她們也有些狼狽,不過比起沈安溪她們要好很多。

老太太氣的心口疼。

侯爺和二老爺他們來,瞧見自己的女兒,臉色那叫一個難看。

侯爺臉沉如墨,呵斥道,「這就是我武安侯府大家閨秀的禮儀?!哪有半點聰慧敏捷,端莊淑秀,敬慎居心,率禮不越?1

沈安溪她們站在那裡,頭低低的。

方才氣頭上,打的很兇。

孫媽媽她們去了之後,她們就后怕了。

這會兒聽到侯爺罵她們,個個頭皮都發麻,背脊寒流一陣一陣的。

老太太讓侯爺先坐下,繼而冷沉了臉道,「七姑娘留下,其餘人都先給我出去,一會兒審問出來,誰要是有半句謊言,懲罰加倍1

沈安歡站在那裡,方才安容問她為什麼打架,她說她在做花燈,沒注意。

等她發現的時候,已經打的不可開交了。

安容知道,沈安歡知道事情的經過,是五太太給她使眼色,不許她說。

這事老太太會親自過問,誰都逃不掉,她多嘴多舌,只會給自己惹麻煩。

其實,打群架這事,五太太希望沈安歡就站在一旁看著就行,可又擔心她在那裡,會被牽連。

五太太皺眉,怎麼就打架了呢,平素瞧著不都端莊賢淑的很,沒想到竟然是這樣。

沈安闌站在那裡,渾身有些顫抖,因為事情算是她引起的。

老太太看著她,「到底為什麼打群架?」

沈安闌不敢隱瞞,顫抖聲音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見夏荷把四姐姐喊走了,感慨了一句,說大伯父幫李家鐵鋪的掌柜,要是也能幫父親,我們就能留在京都了。」

說著,她頓了頓,整理語言道,「大伯父胳膊肘往外拐,五姐姐說老太太你口口聲聲希望侯府強大,也只是嘴上說說,偏幫三房,沒把庶出的二房四房五房放在心上。」

「再後來,六姐姐就生氣了,質問什麼是胳膊肘往外拐,秘方是四姐姐的,不給大夫人,她就偷,五姐姐不知道反省,反而責怪人。」

「五姐姐一生氣,就打了六姐姐一巴掌,六姐姐怒了,就還了一巴掌,九妹妹幫五姐姐,六姐姐讓綠柳幫她。」

「然後,就全打了起來……。」

PS:一群要挨板子的人,這個年咋過啊?O∩_∩O哈哈~

別糾結大家閨秀的教養,人都是率性的。

不還手委屈,還手了就,等著挨板子吧~~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三十五章承情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三十七章切磋(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