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三十一章定情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02日 08:01 [字數] 39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h2為什麼罵笨手笨腳?

當然是母妃給父王斟酒的時候,手一抖,把酒瓶子里最後一酒杯的酒給撒了。

父王心疼。

母妃遭罵。

兩人吵的有些厲害。

最後,弋陽郡主抬眸看著安容,很無奈的道,「母妃希望用酒把父王淹死,這酒只有武安侯府有,我帶來很多銀票來。」

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大把的銀票。

她母妃是認真的,因為父王委實過分了,大半夜的睡著了,他居然偷偷溜起來喝酒,還被母妃逮個正著。

安容耷拉著臉,其實已經笑抽風了,憋得很辛苦,「你確定瑞親王能淹死,而不是在裡面游的很歡樂?」

弋陽郡主搖頭,「我不知道,我來之前,母妃已經叫人挖酒池了。」

「我不會告訴你酒池挖在父王書房大門口,一進院子就能掉進去。」

有這麼一個一生氣就變得很幼稚的母妃,弋陽郡主很無奈。

更無奈的是,她作為女兒,想勸母妃別生氣,父王卻偷偷給她使眼色,讓她乖點,聽話,很顯然,挖酒池的事正中父王下懷。

只是地點,可能有點出乎他的想象。

安容忍的腮幫子疼,看著弋陽郡主無可奈何的模樣,這麻煩事,她不打算插手。

安容輕撓額頭道,「酒水的事不歸我管,是我二哥負責的,你得去找他說,我讓丫鬟送你去?」

弋陽郡主先是一怔,倏然,鬧了個大紅臉。

安容卻清嗓子,咳了又咳,「今兒天氣真是不錯埃」

弋陽郡主就開始跺腳了。

「安容姐姐1弋陽郡主嬌怒道。

安容動了動耳朵,一副耳朵要聾了的無辜模樣,道,「那藥膏的事我記得呢,回頭調製好了,給你送去,酒水的事我真沒法幫忙,不歸我管,價格我也不知道啊,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說完,不等弋陽郡主說話,安容就喊在清掃的夏兒道,「夏兒,你送弋陽郡主去西苑。」

夏兒忙放下手裡的掃把,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弋陽郡主是又羞又怒,她一個大家閨秀怎麼好單獨去見一個外男?!

弋陽郡主拽著安容一隻胳膊,死都不撒手。

要去也是你陪我去。

安容撫額。

被弋陽郡主生拉硬拽的拖出了玲瓏苑。

好吧,她還拖錯了方向。

「走那邊,」安容不得不出聲提醒道。

弋陽郡主恨不得去撓安容,只得拉著她走。

西苑,書房。

對於一個吃貨來說,看書也不忘記吃。

沈安閔一邊燒烤,一邊看書。

驚呆了進門的安容和沈安溪。

要說驚呆程度最大的,那絕對是沈安閔無疑了。

一手拿著書,一手拿著烤串,一邊還塞在嘴裡。

見到弋陽郡主的瞬間。

那個心啊,碎成渣渣了。

四妹妹,你苦心塑造的「沈二少爺」高大上的形象,瞬間變成呆萌吃貨裝書獃子的形象了。

沈安閔驚呆了,以至於半晌沒作為,就那麼傻站著。

安容嗅了嗅鼻子,有些咽口水道,「二哥,你吃獨食,不應該吧?」

沈安閔這才把手裡的烤串丟給小廝,轉身拿了毛巾擦乾淨嘴角,順帶整理了下髮型,方才回頭。

站姿瀟洒,風流不羈。

「四妹妹不是剪窗花嗎,怎麼來我這裡了?」沈安閔笑問。

安容白了他一眼,「二哥,你臉上有灰。」

沈安閔,「……。」

一群烏鴉從腦門上飛過去,嘎嘎亂叫。

沈安閔趕緊擦臉。

弋陽郡主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安容一臉黑線。

二哥,好傻。

安容沒理沈安閔的大瞪眼,形象早沒了,還在乎個毛線,弋陽又是外人。

安容很不見外的拉著弋陽郡主把沈安閔的位置霸佔了,順帶霸佔了他的美食。

剛烤好的肉,香味誘人。

「你嘗嘗味道怎麼樣,」安容遞給弋陽郡主道。

弋陽郡主臉頰微紅,也不跟安容客氣,伸手接了,輕輕的吹了吹,然後咬了一口。

身後,沈安閔在問小廝,「臉上到底有沒有灰?」

小廝笑的肚子打結,「當然沒有了,四姑娘逗少爺你玩的呢。」

沈安閔的臉色瞬間奄奄的了。

不過一聽弋陽郡主說味道很美,他的臉色又換髮出朝陽般的光來,絢麗美妙。

小廝搬了凳子來,沈安閔坐下后,再次問道,「你們怎麼來了?」

安容開玩笑道,「我們是幫三叔監督你讀書的,沒想到……。」

安容的眸光落到烤肉上,一臉你果然讀書很用功的表情。

沈安閔默。

默默的吐血。

弋陽郡主憋笑。

要她說,安容姐姐是不是對沈二少爺太嚴格了,他已經很好了好么,這樣讀書多好啊,多有趣啊,總比悶坐在那裡搖頭晃腦好。

幸好她拉著安容姐姐一起來了,不然怎麼可能看到沈二少爺這麼有趣的一面呢。

原來他都是這樣看書的。

難怪廚藝好,詩詞也不差呢。

兩不誤嘛。

沈安閔見兩人吃的歡,轉了話題問,「還要嗎?」

安容沒有說話。

倒是弋陽郡主點了點頭。

沈安閔忙吩咐小廝,「多拿一些來。」

小廝忙奔了出去。

屋子裡就剩下三個人,外帶兩個丫鬟。

安容把烤肉吃完,擦了擦嘴角道,「二哥,弋陽郡主找你有事呢。」

沈安閔背脊一麻。

「什麼事?」他脫口問道。

兩隻眼睛緊緊的盯著弋陽郡主嬌媚的臉,她的臉上紅暈陣陣,美不驚人。

安容忍不住在心底呼叫:二哥,你如狼似虎一樣的眼神太赤果了,要收斂一點兒。

也不知道是不是呼叫起了作用,沈安閔紅著臉,把目光投向別處。

瞬間,他的臉爆紅。

他的書房啊,還沒有收拾埃

亂七八糟的,都是書,地上還有紙團。

弋陽郡主壓根就沒注意到亂,她只瞧見了沈安閔讀書之勤奮,回去一定要訓斥哥哥,讓他多學著點兒。

弋陽郡主用一種輕柔似水的聲音把她母妃要買酒水的事說了一遍。

沈安閔想都沒想,一口應了。

兩人在商議,安容在烤肉。

她烤肉的技術很不錯,前世她就喜歡烤肉吃。

用特定的小爐子,在合歡樹下,那肉香味能飄老遠。

安容肉串剛烤完,兩人就商議完了,兩隻手伸過來,把她辛苦烤的肉串分了。

是的,一串都沒有給她留。

安容看著這個又看看那個。

「我的呢?」安容獃獃的問。

「喏,在那裡呢,我們說了半天話,餓了,」弋陽郡主嘴裡吃著,指著小几上盤子里生的烤肉,含糊不清道。

沈安閔更直接,「要多放點辣的才夠味兒。」

安容捂著心口,一臉心疼的表情,「真是被你們兩個給氣飽了。」

兩個吃貨,臭味相投。

安容氣呼呼的拿了兩串烤肉,滿滿烤。

兩人吃完后,只好自己動手了。

屋子裡有說有笑。

兩人是吃飽喝足才走的。

臨走的時候,弋陽郡主那叫一個依依不捨埃

沈安閔站在書房門口揮手。

安容怎麼看怎麼覺得畫風有點不對勁。

等出了院門,安容望著弋陽郡主,道,「我二哥怎麼樣?」

弋陽郡主被問的跺腳,滿臉紅霞。

安容不說話了。

兩個吃貨因為幾個烤串定情了。

「我不說了,我要回府了,」弋陽郡主忍不住安容捉狹的眼神,跺著腳跑了。

丫鬟是緊趕慢趕,生怕她摔著。

安容讓丫鬟送她出去,自己獨自溜達回了玲瓏苑。

剛要邁步進院子,一顆小石子丟過來。

場景有著驚人的相似,好像許久前,也是在這裡,她被人給砸了。

安容轉身望去。

果然,還是那棵大樹,搖晃的格外的凶。

安容拍了拍肩膀,邁步走過去。

饒過假山石,一個丰神俊朗的身影從樹上跳下來。

不用說,還是靖北侯世子。

安容扭頭看著他,指了指樹,問道,「你怎麼來了?」

連軒看著安容,心裡總算是不撓了,方才在樹上,他等的恨不得滿侯府的找人了,她可真能跑。

「你和我大哥定親了?」連軒悶聲問道。

安容聽了有些來氣,「又不是我願意的。」

連軒鬱悶的臉色瞬間亮了起來,他就知道她不願意,每回見了大哥就繞道走,之前還退了親,怎麼可能要嫁給大哥呢?

「那你退親啊,」連軒壓抑心裡的歡喜道,「不喜歡還天天呆在一起,多無趣埃」

安容耷拉著臉色,「你以為我不想啊,可是你外祖父一定要你大哥娶我,他又那麼聽話,我能怎麼辦?」

連軒有些腌菜了,外祖父定下的事,輕易不會改變埃

可是再不輕易,也得試一試。

「你不喜歡我大哥的對吧?」連軒再次問道,問的很認真。

安容白了他一眼,「你哪隻眼睛瞧見我喜歡你大哥了?」

「沒瞧見,」連軒搖頭笑道。

安容抬眸望著他,眸光輕動。

他是蕭湛的弟弟啊,前世蕭湛對他很是寵溺呢,他幫忙求情的話,退親的可能應該會大一些吧?

「要不,你幫我和你大哥說一說,讓他退親?」安容笑的燦爛。

連軒被安容清澈的眼神,明媚的笑容晃了晃眼睛,傻傻了點了點頭。

安容見他呆住,伸手在他跟前晃了晃。

連軒反應過來,輕咳了幾聲道,「你放心吧,那是我親大哥,我不會讓你去禍害他的。」

安容臉色頓時氣紅了。

還不等她發怒,又傳來一聲輕笑,笑容中帶了一絲緊張。

「你來禍害我吧,我不怕死。」

PS:求粉紅票啊啊啊~嗚嗚嗚~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三十章吵架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三十二章退親(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