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二十三章追殺

[更新時間]2015年02月27日 17:00 [字數] 384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h2他的名聲沒有木鐲重要。

蕭湛認命的想。

正要說沒事他就先走了,門卻吱嘎一聲打開。

有暗衛走進來。

蕭湛才想起來,這是他的書房,該走的是外祖父。

暗衛沒想到蕭老國公也在,猶豫了會兒,還是張口把今兒武安侯府發生的事稟告蕭湛知道。

說完了之後,暗衛望了蕭老國公,眸底只有一個意思。

削鐵如泥的匕首,能增加戰鬥力啊,他們身為暗衛,匕首都是極好的,可是現在被淘汰了,得換新的了,求換。

誰說暗衛就無欲無求,不苟言笑,人家也有愛好好么,比如匕首。

蕭老國公神情一動。

然後蕭湛就有了新的任務了,用最低的價格給所有暗衛配置一把削鐵如泥的匕首。

然後,安容就收到一封信:削鐵如泥的匕首怎麼賣?

可是回信,卻讓蕭湛哭笑不得,想怒卻不知道從何怒起。

信上是這樣寫的:你要刺殺蕭湛嗎,他武功極高,你會有危險,我有迷藥,你要麼?

信上滿滿是對他的關心,對蕭湛的膽怯,甚至還有一絲他能退親成功的期盼。

蕭湛有一種掉自己坑裡爬不起來的艱辛感。

無奈的他,寫封回信問安容:你真希望我殺了蕭湛?

收到回信的安容陷入了沉思。

她希望蕭湛死嗎?

她從來沒有這樣想過。

她只是想退親而已。

她怕時間拖的越久,對她越是不利。

再說了,她也沒想過荀止會殺蕭湛,那可是蕭老國公的寶貝外孫兒。

殺了蕭湛,只怕他也會跟著陪葬。

這樣的事,安容不敢想,所以才提議給他迷藥。

迷暈蕭湛,逼他寫下退婚書就行了。

當然了,最好是蕭湛能心甘情願的退婚。

安容愁啊,蕭湛怎麼就那麼聽老國公的話呢,她哪裡好了,笨的要死不說,嫁給他肯定會拖他後腿,他應該退親埃

安容回通道:只要他退親就好,別殺他。

蕭湛回通道:若是他寧死不退親呢?

安容回通道:那是他腦袋被門夾了。

蕭湛回通道:我腦袋沒有被門夾。

安容看著信沉默了,這樣還腦袋沒有被門夾呢,肯定夾了好么。

安容寫了回信,裝進竹筒時,忽然臉紅了。

荀止肯定是會錯意了,她說蕭湛寧死也要娶她是腦袋被門夾了。

他也不止一次說過娶她,娶她不代表腦袋被門夾。

安容把花箋丟火爐里,瞬間湮滅成灰。

安容不知道怎麼回信了,剛巧外面又飛進來一隻白鴿。

腳腕上綁著竹筒和信。

信上道:我是真要買削鐵如泥的匕首,不是刺殺蕭湛。

安容為難了,今兒才說匕首要依照規矩買,晚上荀止就來找她走後門,她該怎麼辦?

安容回信問道:你怎麼知道找我買削鐵如泥的匕首?

蕭湛回通道:侯府發生的事我都知道。

安容驚呆了,她想起了三太太和她說的話,懷疑侯府有秘密。

安容回信問道:你在查侯府?

蕭湛回通道:武安侯府除了密道之外,沒有什麼可查的。

安容忽然就生氣了,她感覺到信上的鄙視,什麼叫侯府沒有什麼可查的?!

安容回信也帶了怒意:沒有什麼可查的,那你關心侯府做什麼?

一句話,問的蕭湛語塞。

他明顯是關心她啊,怕武安侯府暗處的人會忽然殺人放火,他不放心,所以看著點兒。

可是這話,他說不出口。

所以他的回信又成功惹怒了安容:我怕木鐲有事。

一晚上,安容是氣的心口疼,氣的是翻來覆去,夜不能寐。

第二天醒來時,兩個黑眼圈嚇壞了一屋子的丫鬟。

值夜的半夏被訓的要死,喻媽媽罰了她五天的月錢。

半夏很委屈,可是看著撲了粉都遮不住黑眼袋的安容,半夏就不敢再吭一聲了。

安容困的緊,吃過早飯後,她沒有去松鶴院給老太太請安,只讓海棠去告訴夏荷一聲,說她夜裡做了個噩夢,上午多歇息一會兒,吃過午飯再去給老太太請安。

老太太聽後有些擔心,特地派了夏荷來看玲瓏苑瞧了瞧。

彼時,安容正睡的香甜。

夏荷沒敢打擾,問了問喻媽媽,安容夜裡做了什麼噩夢,喻媽媽搖頭說不知道,夏荷就回松鶴院了。

暗衛守著玲瓏苑,沒發現安容出院門,還有丫鬟前來探望,雖然沒有大夫來,可沈四姑娘是老國公定下的外孫媳婦,暗衛不敢馬虎。

急急忙回去稟告了蕭湛。

蕭湛沉默了。

他能猜到安容是氣的,昨晚安容遲遲沒有回信,他就能猜到一二了。

無奈之下,蕭湛只好想辦法彌補了。

等安容醒來時,已經是兩個時辰之後了。

彼時芍藥回來了,正守在床前看著她,笑的眉眼如畫,見牙不見眼。

安容睡足了,神情還有些慵懶,靠在大迎枕上,揉著脖子笑問,「有什麼高興事兒?」

芍藥從一旁的小几上捧起一個小錦盒,遞給安容道,「姑娘請看。」

安容望著那錦盒,上面的花紋很熟悉,是玉錦閣專用的。

「誰送我的?」安容伸手接過錦盒問道。

芍藥沒有說話,她在等安容打開錦盒。

安容掀開錦盒,眼前頓時一亮。

錦盒裡,躺著一支玲瓏通透的發簪,上面的並蒂蓮栩栩如生,下面還有流蘇,流蘇上綴著紅豆。

不是真的紅豆,是血玉雕刻而成的紅豆。

安容一眼就喜歡上了這支發簪。

芍藥忍不住道,「玉錦閣的小夥計說這是相思簪呢。」

「你買的?」安容抬眸看著芍藥,頗詫異道。

芍藥忍不住翻了個大白眼。

姑娘肯定是沒睡醒,她一個小丫鬟,就算身上有點兒積蓄,可也買不起這樣一根發簪吧?

好吧,就算她得了李老夫人的中意,可是這是相思簪啊,誰相思她啊?

芍藥回頭了瞅了瞅,見沒人過來,便湊到安容耳邊嘀咕了幾句。

安容的臉就臭了起來。

不過細細看,她耳根子有些羞紅。

這發簪是荀止送的。

芍藥從李將軍府回來,半道上見到了荀止。

就停下馬車,找他說話。

芍藥希望荀止和安容在一起,想荀止幫忙退掉蕭湛的親。

荀止逛街,正愁買什麼禮物賠罪好呢,正巧芍藥是安容的貼身小丫鬟。

就隨口問了一句,安容喜歡什麼。

芍藥伸手一指,正對玉錦閣大門。

她家姑娘喜歡玉錦閣的頭飾。

荀止就進玉錦閣了,左挑右選挑中了這根簪子。

他是打算親自送來的。

可是白天里,丫鬟多,不方便。

晚上送的話,誰知道會不會碰到她沐浴更衣。

蕭湛猶豫了會兒,把錦盒交給了芍藥,並幫他轉達一句話:她和木鐲一樣重要。

芍藥撇撇嘴,這人嘴巴真笨,那破木鐲能比得上她家姑娘重要?

喜歡她家姑娘還這麼笨嘴拙舌,真替他擔憂。

芍藥把蕭湛那句老實話潤色了一下,告訴安容道,「荀少爺有些怪怪的,他讓奴婢告訴姑娘你,你比木鐲重要百倍。」

安容臉上騰起一抹紅暈,依然很生氣,倒沒懷疑芍藥騙她,「他還說別的什麼沒有?」

芍藥搖搖頭,「沒有,他才說了那麼一句,就有人來找他,說皇上找他有急事。」

安容望著發簪發獃。

芍藥很嘆氣,「姑娘,他能退掉蕭表少爺的親事嗎?」

安容沒有說話,那邊有腳步聲傳來,秋菊、冬梅端了銅盆進來。

芍藥站直了身子道,「姑娘,奴婢回來時,還去了柳記藥鋪一趟,柳大夫很忙,藥鋪里忙不開,早前姑娘要的葯今兒才配齊,奴婢一併帶回來了。」

喻媽媽過來笑道,「那些事不急,姑娘早上胃口不好,吃的不多,一會兒吃了午飯再說也不遲。」

芍藥微微一愣,忙拿了鞋子幫安容穿起來。

梳洗一番后,那邊桌子上飯菜都擺好了,冒著騰騰熱氣,香味勾人食慾。

原就有些餓了的安容,越發覺得肚子空空,竟比以往多吃了小半碗米飯。

吃完飯後,安容才帶著芍藥去松鶴院。

休息了一上午,安容的黑眼圈好了不好,再敷了些粉,就看不出來了。

就這樣,還是叫老太太好一陣擔心,等安容挨著她坐下,便迫不及待的問道,「夜裡做什麼噩夢了?」

安容望著老太太,扭了扭手裡的帕道,「我夢見嫁給蕭湛后,他當著我的面殺人了。」

安容有些惱荀止,要不是他惹她生氣,她怎麼會胡思亂想睡不著,亂做噩夢?

老太太愕然一怔。

孫媽媽望著老太太,朝老太太搖搖頭。

表示這個話題不要繼續下去,四姑娘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啊,心底怕蕭表少爺,就把他往歪了想,才會做那樣的噩夢。

安容沒有胡謅,她昨兒氣壞了,睡的就差,真的夢到蕭湛殺人了。

不止蕭湛殺人,還夢到他們兩個被人追殺,前不著村后不著店,蕭湛背著她走了一路。

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人追殺他們,更不記得蕭湛殺了多少人,險些連她懷裡抱著的孩子都差點中箭。

到現在,安容都沒想起來那孩子是誰的,也不知道是哪裡撿來的。

安容才不會把那孩子往那是她和蕭湛生的上面想。

太驚悚了!

想起那遍地的血,安容都覺得鼻尖滿是血腥味。

蕭湛,死都不能嫁。

PS:求粉紅。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二十二章忽悠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二十四章要挾(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