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一十四章跟蹤

[更新時間]2015年02月24日 15:01 [字數] 365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h2安容回信:那你去試試,不然我只能戴著你的傳家木鐲嫁給蕭湛了。

蕭湛臉皮猛抽,看著信紙哭笑不得,他怎麼就掉進自己挖的坑了?

看著窗外的夜色,蕭湛在屋子裡徘徊。

他明天是去赴約呢還是不去呢?

是穿玄青色錦袍去還是穿天藍色錦袍去?

玲瓏閣。

安容抱著大迎枕,轉悠著手腕上的紫繩木鐲,眸底笑意燦爛。

荀止有九成把握幫忙退親,安容相信他是謙虛,給自己留了餘地,而她最後一句無疑是在威逼他。

讓他不遺餘地的幫忙退親,他那麼寶貝傳家木鐲,怎麼可能坐視木鐲跟著她出嫁呢?

安容心情很好的直哼哼。

她手心握著一張紙條,上面五個字清晰醒目:我說過娶你。

安容臉頰越來越熱,她又想起了那夜的意外,想起了烈女傳。

前半夜,安容翻來覆去睡不安穩。

後半夜,安容睡得香甜沉靜。

第二清晨醒來時,安容精神十足,全然不見慵懶神色。

丫鬟上前伺候,安容掀開魚戲蓮的錦被,踩著鑲嵌了小米珠的蘭花繡鞋。

秋菊挑了身天藍色海棠花的錦裙來,安容穿好后,洗漱打扮。

今兒的她梳著瑤台望月髻,上面兩隻蝴蝶簪。

栩栩如生的蝴蝶翅膀下珠翠流蘇搖搖晃晃,發出五色光彩。

合著裙子,安容還戴了兩支海棠玉簪,襯著她那明媚出塵的精緻五官,粉嫩如透明般的肌膚,當真是人若朝霞,絢麗驚鴻。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安容甚是滿意。

可是多瞧了幾眼,安容又皺眉了。

她是去討人厭的,這麼打扮是不是大不合適啊?

雖然她能確定美色很難誘惑的了蕭湛,可是外人瞧見會不會以為她是存心的約人家出來勾引人家啊?

安容想在臉上點幾顆克夫的痣,可是最後還是作罷,蕭湛不是沒有見過她。

吃過早飯後,安容帶著芍藥去了松鶴院。

進去的時候,一屋子人都用一種怪異的眼神望著她,鬧得安容摸不著頭腦。

「祖母,怎麼了?」安容不解的問。

老太太手裡撥弄的佛珠輕滯,眉頭輕隴,「你真要去打蕭表少爺?」

安容頓時哭笑不得,狠狠的剜了沈安溪一眼。

沈安溪立馬就跳了起來,一臉被冤枉的模樣,嬌艷的唇瓣撅的高高的,「四姐姐,不是我告密的,是我娘1

安容不敢瞪三太太,可是三太太怎麼會知道她要去見蕭湛的事,明擺著是他們兄妹二人中的一個說漏了嘴埃

沈安溪表示那個嘴上沒把門的不是她。

三太太坐在那裡,一臉無奈笑意,「閔哥兒也是為了你好,她真擔心你會為了退親打人,蕭老國公那麼說,是晾准了你不敢埃」

安容受不住那麼多質疑的眼神,舉起三根手指道,「祖母,我發誓,今兒絕對絕對不會打蕭表少爺。」

老太太眸底閃過一抹和藹笑意,朝安容招手。

安容上前挨著老太太坐下。

老太太拍著她的手,問道,「既不是去打他,那找他做什麼?」

安容語塞,找蕭湛當然還是為了退親了,總不會約他花前月下,情意綿綿吧?

在老太太溫和疼惜的目光下,安容想撒謊還真有些困難,可是她能說真話嗎,不能。

那樣她就出不去了。

安容委屈的垂了腦袋,輕扯著手裡的帕,低聲道,「瞎眼神算不是說我會嫁給他嗎,我怕他算錯了,所以找了蕭湛一起,讓他重算一遍,如果還是的話,那我也只能認命了。」

老太太沒有懷疑安容的話,其實她也猜測到去大昭寺可能和瞎眼神算有關。

老太太不信瞎眼神算會算錯,既然安容不信,那再算一次,讓她死心,認命的嫁給蕭湛也不錯。

老太太望著三太太,問道,「閔哥兒可在府里?」

三太太搖搖頭,「不在呢,一大清早匆匆忙吃了早飯就出去了。」

要不是沈安閔沒法跟著安容出門,他也不敢隨隨便便把安容和蕭湛的事告訴她,就是怕沒人看著埃

沈安溪站在一旁,自告奮勇道,「祖母,我陪四姐姐去大昭寺吧?」

安容可不想沈安溪跟去,她不能在六妹妹跟前毀了她的美好形象,「六妹妹,你昨兒答應七妹妹陪她玩呢。」

沈安溪狠狠的瞪了安容一眼,那是之前她不知道四太太不好才答應七妹妹的,現在她不想和四房的人走的很近!

三太太也不想沈安溪去,安容是去見蕭湛,是見外男,安溪去算什麼?

三太太知道安容打定主意,極難改變,便笑道,「讓夏荷和七福陪安容去吧。」

老太太想了想,也只好如此了。

剛商議完,外面就穿來一陣環佩叮噹聲。

安容抬頭就見到有兩個姑娘走進來,模樣俏麗清秀。

為首一個是沈安闌,其後才是沈安芙。

安容可是有些時日沒瞧見沈安芙了,有些詫異道,「幾日未見,二姐姐似乎消瘦了些?」

沈安芙臉頰微窘,先挨個的請了安,才道,「之前犯了點小錯,惹怒了娘親,被罰了禁足,還是七妹妹替我求情,娘才放我出來的。」

犯錯,禁足?

安容微微一鄂,沈安芙似乎是從梅花宴上回來就沒怎麼見過了?

那她是在梅花宴上犯的錯?

她能犯什麼錯啊?

而且禁足之事,壓根就沒人知道埃

安容想不通,不過沈安芙就問安容了,「四妹妹要去大昭寺嗎,正好我也想去,我們一起去吧?」

安容傾然一笑,搖頭拒絕道,「今日我去大昭寺是有正事,不是去玩的,改日我們在一起去吧。」

沈安芙有些失望。

沈安闌則拽著安容的袖子,笑的如花燦爛,「四姐姐,你帶我去吧,我長這麼大都沒有去過大昭寺,大昭寺長什麼模樣?」

後面四太太走進來,輕瞪了沈安闌道,「不得胡鬧,你四姐姐是去有事,哪有時間陪你玩,等明天開春了,天氣暖和了,你們在一塊兒去玩。」

沈安闌有些怕她娘,縮了縮脖子,不敢再提。

安容起身給四太太見禮,四太太誇讚了安容的打扮后,安容就帶著夏荷和芍藥出門了。

身後頭,是四太太自責的笑聲,「真真是該打,晚上睡前,還記著要早起伺候老太太您起床,我這一年在外忙活,也就只能盡這麼幾天的孝道,偏府里的床睡得舒坦,一覺就到這會兒了。」

安容腳步輕頓。

心底對四太太佩服的五體投地。

明明來晚了,卻能把話說的那麼的貼心,聽得人心裡暖洋洋的。

安容走到二門,七福就等在那裡了,給安容請了安之後,一雙眼珠子就像是釘在了夏荷的身上似地。

鬧的夏荷滿臉羞紅,芍藥在一旁捂嘴偷笑。

上了馬車之後,直奔大昭寺。

安容靠著車身閉目養神,芍藥耐不住性子,偷偷趴在車簾旁,掀開一角看街道。

也不知道,行了多久,安容睡的迷迷糊糊間,感覺到有人推攘她。

安容掀開眼皮,見芍藥給她招手,眉頭一挑,問道,「怎麼了?」

芍藥忙回頭道,「姑娘,奴婢瞧見二少爺了。」

安容見芍藥那眸底閃亮的樣子,有些好笑,「你又不是沒見過二少爺,至於這麼大驚小怪嗎?」

芍藥臉一紅,呲牙道,「才沒有呢,奴婢瞧見二少爺鬼鬼祟祟的跟蹤人。」

安容一鄂,掀開帘子往外看,哪裡還有沈安閔的人影啊?

安容質疑的看著芍藥,芍藥急忙往外看,憋屈道,「方才我真瞧見了,雖然二少爺戴著面具,但是我肯定那個人就是二少爺,他跟蹤的那個人奴婢還認得呢,在瓊山書院,姑娘還送了他一把匕首,還吹斷了他的毛髮呢。」

芍藥一急,滿口的我。

安容皺眉,她知道芍藥說的是誰了,「你確定是沈寒川?」

「奴婢發誓,」芍藥很慎重道。

她對自己的眼神很有把握,她不會認錯人的。

安容納悶了,二哥好好的跟蹤沈寒川做什麼?

而且昨兒她要他幫忙約蕭湛,於情於理他都會陪著一塊兒去的,丟著她不管,跑大街上來跟蹤沈寒川?

二哥在鬧什麼啊?

安容想不通,所以乾脆不想了,等回府見了二哥,再問他就是了。

安容繼續閉目養神。

芍藥繼續看街道,再瞧見什麼好看好玩的,她都不敢跟安容說了。

要知道馬車在行走,等安容看,早不知道在哪兒了。

之前下了幾天的雨,雖然天晴了兩天,可是山路還是有些滑,但是上山拜祭的香客卻更多了。

馬車在半山腰停下,安容下了馬車后,步行上山。

遠遠的瞧見大昭寺屋頂,那一種雄渾寧靜的氣息讓人煩躁的心忽然就平靜了,尤其是耳邊的鐘聲,渾厚質樸,讓安容莫名的想起了荀止。

安容覺得他說話的聲音像極了遠山傳來的鐘聲,有一種穿透人心的感覺。

想著,安容嘴角便噙了一絲笑意,朦朧如清晨的霧,卻美的驚人。

叫迎面走過來的人看怔了眼。

但,安容嘴角的笑卻漸漸凝固了起來,最後消失不見。

PS:求粉紅票埃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一十三章九成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一十五章煩躁(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