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一十一章提防

[更新時間]2015年02月23日 14:27 [字數] 34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h2四太太邁步上台階,三太太就笑著迎了上去,眉間儘是笑意,「一年沒見,四弟妹是越長越漂亮了,禹州的風水真是養人埃」

四太太被誇的臉一紅,啐了三太太一口,眼神溫婉如水,「一年沒見,三嫂的嘴可是越來越麻溜了,就會說好聽的糊弄我,往年三嫂都比我晚兩日回來,今年倒是比我快了,哪天回來的?」

安容站在一旁,嘴角微微弧起一抹笑意,看似猶如三月春風,實則冷意盎然。

早前,四太太還給二太太送了信來,會不知道三房的事?

若不是事先知道,還真叫她給騙了過去。

這不,不知情的三太太不就一臉笑道,「我回來有些日子了。」

四太太就驚訝了,一副渾然不知的樣子,溫婉的臉上滿是驚訝,「有些日子了?三老爺可是最守朝廷禮法的,我家老爺提前兩日回京還有可能,三老爺怎麼會呢?」

四太太說完,三太太的貼身丫鬟就得意的道,「四太太有所不知,我們三老爺擢升蘄州都指揮僉事,從三品的官兒,交接了手頭上的事兒就回京了。」

四太太越聽越震驚,臉上寫滿了羨慕,拉著三太太的手,激動道,「三老爺官升兩級啊?三老爺在任上做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說來讓我聽聽,我們老爺在禹州蹉跎了兩年了,建樹平平,我都急死了。」

四太太的反應,極大的滿足了三房眾人的虛榮心,包括三太太。

只是三太太有些羞赫道,「什麼建樹不建樹,不就那樣中規中矩的該做什麼做什麼,陞官是侯府幫著的,哎呀,不說這事了,一路回來,舟車勞頓,肯定累的慌了吧?」

四太太嗔怪了三太太一眼,「有什麼累的,原本可以提前兩日回來,碰到下雨,路滑難行,在驛站歇了兩天,腰都睡硬了,早前的勞累也給歇沒了。」

三太太細細瞧了瞧四太太的臉色,笑道,「氣色紅潤,果真是不累,你比我運氣好,回來碰到只是下雨,我回來那會兒,碰到天上下冰雹,險些在路上就丟了性命。」

四太太皺了皺眉頭,嘆息道,「我以為我夠倒霉的了,沒想到三嫂比我還慘,不過昨兒在驛站歇息,聽說有外放的官員回京,被人截殺,屍橫遍野,我們是結伴回來的,我是不敢再外放了,不知道能不能再京里多走動走動,我寧願花一兩萬兩銀子,也好過那萬一丟了性命。」

說完,一臉的感慨,倒也沒說讓三老爺幫忙。

四太太聰明就聰明在這裡,她有這個需要,但是她不開口求人,她會送上一堆的東西,讓你不好意思不幫她的忙。

三太太也沒有主動介面,三老爺不算京官,她只是內宅婦人,不會給他招攬麻煩事,有事只有四老爺去和三老爺說,她管好內宅就行了。

聊了幾句話,三太太才打量四房眾人。

其中一個身量嬌小,約莫十二歲的姑娘讓她眼前一亮。

那姑娘穿著一身煙綠色的水暈漣漪素錦長衣,未施粉黛,白白著一張小臉兒,好似一朵雨水沖洗過的皎潔梨花。

她的眼睛像籠著薄萎,清澈乾淨,裡面有俏皮的笑意,肌膚嫩得像清晨被露水潤澤的花瓣,唇瓣像四月里的櫻桃,櫻紅飽滿。

修長的睫羽輕輕顫抖,像極了扇貝上坐落著兩隻美麗的蝴蝶,似乎一動就能振翅飛去。

三太太瞧鎮了神,滿是驚嘆道,「這是闌姐兒吧,真是女大十八變,一年一個樣兒啊,這都出落成個大姑娘了。」

沈安闌滿臉羞赫,她有三分像四太太,尤其是那股子天生的溫婉,更是像了個十足十。

「三嬸兒,你別羞煞我了,」聲音甜甘如蜜,軟糯如稠。

四太太嗔笑一聲,拉著沈安溪的手笑道,「溪姐兒才是女大十八變呢,往年瞧見都氣弱的很,這回見,氣色像是大好,莫不是老太太幫著尋到了名醫,將那股子惹人厭惡的喘氣症給祛了吧?」

沈安溪被四太太打量的眼神弄得渾身不自在,因為四太太像是想從她臉上瞧出是誰治好了她的病,這不是瞎找嗎?

沈安溪只好笑道,「四嬸兒,是四姐姐和柳大夫幫我治的玻」

四太太錯愕了好一會兒,才望向安容,「是安容治的病?不是逗四嬸兒玩的吧,安容一個小姑娘,哪有本事給你瞧病啊?」

安容站在一旁,也不上前,她在看四太太怎麼裝的,明明心底對這些事了如指掌,卻能裝的一無所知,真是太佩服她了。

安容覺得裝是一門學問,她要好好學上一學。

她心底更要警醒,她覺得三太太對四太太的笑很真誠,像對她時候差不了多少,安容真怕三太太會被四太太算計。

可是莫名其妙的說四太太的壞話,安容有些說不出口。

安容一時走神,沒有回答四太太,四太太就有些尷尬了,望著三太太又有些不知所措,一臉安容怎麼就不理我了的神情。

三太太撲哧一笑,「她啊,喜歡走神,這會兒不知道想哪兒去了,好了好了,也不多聊了,先去給老太太請安吧。」

三太太拉著四太太走,後面,沈安溪拽著安容的手,笑道,「四姐姐,你還在想蕭國公府的親事呢?」

安容臉皮微窘,嗔瞪了沈安溪一眼,「你也打趣我?」

「我才沒有,」沈安溪辯解道,隨即又笑道,「往常四姐姐可是極喜歡四嬸兒的,今兒卻有些疏遠了。」

安容抬眸望著走遠的四太太,還有她那清脆爽朗的笑聲,嘴角微微弧起,漸漸變冷。

沈安溪看呆了。

安容可是極少露出這樣的神情,這樣的表情,代表著她厭惡了一個人。

四姐姐厭惡四嬸兒?

這一年來,四嬸兒不是才第一次回來嗎,年前送四嬸兒走的時候,四姐姐還千叮萬囑要四嬸兒回來的時候給她帶禮物啊?

「四姐姐,四嬸兒惹你不高興了?」沈安溪納悶出聲。

安容輕搖了搖頭,望著沈安溪好一會兒,沒有說話,倒是一旁的芍藥嘴快道,「六姑娘,你不知道,早前幾天,四太太就給二太太送了信來,問府里的事,三老爺陞官,西苑著火,你身子好了,老太太生病的事她全都知道。」

芍藥越說,沈安溪的眼珠子就睜的越大,不敢置信的看著安容。

安容點點頭,「正巧我和芍藥偷瞧見了,可是方才四嬸兒那樣兒,你也瞧見了,對這些事是一無所知,我走神是因為在琢磨一個人明明知道所有事,卻裝的什麼都不知道,是怎麼做到的?」

沈安溪扭頭朝遠處望去,四太太一行人已經走遠了。

她從沒有想過四太太方才那不知道的樣子是裝的,那她也太能裝了吧?

「會不會二嬸兒沒有回信?」沈安溪猜測道。

芍藥搖搖頭,很堅定道,「肯定是回信了,二太太和四太太的感情極好,二太太那件被燙壞的貂皮斗篷就是四太太送的。」

沈安溪再次驚愣,這回眼珠子沒差點掉出來。

「四嬸兒送的?怎麼可能呢,年前花燈會,四嬸兒還一臉羨慕妒忌的誇二嬸兒的貂皮斗篷好,還想借回去穿兩日顯擺顯擺呢,」沈安溪聲音漸漸弱了下去,她的臉色也難看了起來。

沈安溪不傻,相反,她很聰明。

若是四太太只是會裝,安容不會告訴她這些,誰不會裝,她也會。

可是裝成四太太這樣,在侯府里和誰的感情都好,和誰都不紅臉,便是大夫人對四太太都格外的好,這樣的心機手段,能是一般嗎?

四姐姐告訴她這些,是要她警醒,和四太太保持距離,甚至是告訴她娘,讓她娘別有什麼話都跟四太太說。

四太太和二太太私交那麼好,二太太是沈安溪厭惡的人啊!

一瞬間,沈安溪就對四太太好感全無了。

「物以類聚,她肯定也不是什麼好人,」沈安溪下定論道。

安容哭笑不得。

拉著沈安溪的手,安容搖頭道,「四嬸兒是不是壞人,我也不敢太確定,只是她說話做事和咱們不一樣是肯定的,她和誰的關係都好,在府里也是極好說話的人,便是在祖母心裡,她也是一等一的,咱們別和她正面衝突,小心提防便是了。」

安容知道沈安溪性子沖,喜歡、不喜歡區別的太明顯。

喜歡就粘著你,信任你,對你好。

不喜歡你,那就敵視你,氣你,甚至是氣死你不償命。

中間不再有別的感情,比如裝不知道,裝喜歡。

想想當初,沈安姒下毒害她的時候,安容就因為隱瞞了,沈安溪惱了她就疏遠不理她了。

這還是因為安容救過她的命,和她關係不錯,要是換做旁人,沈安溪早罵了。

所以,一聽到沈安溪下定論四太太不是什麼好人,安容就擔心她在和四太太說話時,帶了厭惡。

厭惡一個討所有人喜歡,得所有人心的人,最後的結果是,她會被人責罵、討厭。

安容不想她犯眾怒。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一十章出氣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一十二章孝心(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