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零九章姓蕭

[更新時間]2015年02月22日 22:46 [字數] 366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h2安容站在一旁,一個勁的給沈安閔使眼色。

沈安閔很無奈。

一邊是嫡親的祖母,是長輩。

一邊是打心眼裡當親妹妹的安容,他是左右為難埃

沈安閔不說話,老太太就瞧出了瞄頭,難怪信不拿給她瞧,原來還有道道在這裡。

老太太也不想寶貝孫兒為難,手一伸。

安容就無話可說了,沈安閔把信乖乖的送了上去。

老太太瞧了瞧信,眉頭一挑,用眼角餘光瞄了眼安容,發覺她一臉窘紅,頭低著,在那裡繳帕子。

「蕭國公府?」老太太呢喃出聲。

好吧,老太太是故意的。

她知道安容不想嫁蕭國公府去,可是連瞎眼神算都這麼說了,她不得不考慮了。

瞎眼神算方外之人,能為侯府的事操心,說明侯府將來關係著大周的江山社稷啊,能得瞎眼神算的青睞,老太太是打心眼裡高興埃

瞎眼神算說安容會嫁進蕭國公府,她還能說什麼呢,這都是命里註定的事了。

老太太是想藉此側面告訴安容,別再拗了,蕭湛不錯,就應了吧。

安容站在一旁,將瞎眼神算罵個半死。

大昭寺外,瞎眼神算的噴嚏是一個接一個。

他是哭笑不得。

他知道是安容罵他的,可是他有什麼辦法?

武安侯府被蕭老國公看著了,一聽到找大師問話,立馬派人來告訴他,要很明確的告訴武安侯府,她沈四姑娘將來姓蕭。

他是逼於無奈的。

至於騙人么,要不是真的,那不是砸他神算的招牌嗎?

只是他有些想不通,蕭湛那小子,強勢的命,怎麼在娶媳婦這事上就這麼差勁呢,娶不到媳婦也好,來大昭寺給他當徒弟,他也有繼承衣缽的人。

瞎眼神算美美的想著。

安容出松鶴院時,臉耷的老長。

沈安閔跟著後面,一臉的糾結,「四妹妹,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擔心啊,信要是毀了,那就是空口無憑了,而且,瞎眼神算說你將來姓蕭,那就是八九不離十了……。」

沈安閔其實想說,你怕是和荀大哥有緣無分了。

只是瞧安容臭臭的臉色,沈安閔不敢說,可是城東荀家來歷他查了兩天,一無所知,荀大哥又整日面具示人,是不是真的毀容都不知道,別哪一天大街上遇到了都不認識。

安容不說話,她很煩躁。

她甚至隱隱有一種擔心,因為瞎眼神算的話,父親和祖母會答應蕭國公府的提親了,那她該怎麼辦?

回到玲瓏閣,安容繼續走神。

她想不通,瞎眼神算怎麼也參合進來了,她怎麼會嫁給蕭湛呢,明明他是清顏的埃

左思右想,安容想的腦殼都疼了。

更叫她頭疼的還在後面,冬兒的踩著樓梯上來,手裡拿著一封信。

「姑娘,顧家大姑娘給你送了信來,」冬兒笑道。

安容先是一喜,隨即一怔,再就是蹙眉了。

現在的顧家大姑娘又不是清顏,怎麼給她送信了?

安容帶著納悶接了信,拆開一看,頓時眉頭皺隴的緊緊的。

越看臉色越差。

最後氣的安容隨後把信一丟,氣的她臉紅脖子粗。

秋菊見信飄到她腳邊,她就彎腰撿起來,故意慢吞吞的,想多瞧幾個字,誰想剛玩下去,一隻胳膊伸過來,迅速的把信紙搶走了。

芍藥把信拿在手裡,一臉鄙夷道,「吃那麼多,胖的彎不下腰了吧?」

秋菊氣煞了,恨不得掐死芍藥才好,今兒不過是搶了她一粒肉丸子,她就譏諷她長的胖!

也不瞧瞧到底誰更胖!

秋菊越想越來氣,最後一瞥眼,用一種你又不識字,拿著信有屁用的表情看著芍藥。

芍藥險些氣吐血。

安容真是氣的頭疼。

前世她就不喜歡的朝傾公主頂著清顏那張臉威脅她,說她答應幫忙說服鎮南伯府大姑娘江秋韻,這都過了十天了,她也沒有影子了。

之前朝傾公主諷刺江秋韻的臉滿是麻子像極了大餅上撒了芝麻,惹怒了江秋韻。

偏江秋韻是顧老爺頂頭上司的寶貝女兒,敢譏諷她,鎮南伯不給顧老爺穿小鞋才怪。

安容之前答應幫忙,那是因為不知道她是朝傾公主。

現在知道了,她會幫忙才怪呢,誰想江秋韻日日在家等著朝傾公主送祛「芝麻」的藥膏,可是一等七八天過去,藥膏沒影子。

江秋韻就開始在她爹爹娘親面前抱怨了。

鎮南伯就開始側面施壓給顧老爺小鞋穿了。

顧老爺開始還納悶,後面的鞋子越穿越小,顧老爺也越來越氣。

回家一聽,好么,才知道是自己女兒惹了禍,又有顧宛顏等在一旁挑撥,顧老爺一怒之下,賞了朝傾公主二十大板。

朝傾公主越想越氣,她堂堂朝傾公主,父皇母后捧在手心裡疼的,何時挨過板子?!

她把這股怒火加在了安容身上。

要不是安容先說那話,給了江秋韻希望,江秋韻怎麼會失望的要告訴她爹了,她爹也不會怒成這樣!

朝傾公主一怒,就有了這封一半質問一半威脅的信。

質問安容為何出爾反爾。

威脅安容必須要幫助她,她現在頂的可是顧清顏的身子,她挨打等於顧清顏挨打。

不論是哪一個,安容都氣的夠嗆。

她可以幫助清顏,可是她為什麼要幫朝傾公主?

她們有關係嗎?

安容越想越來氣,她也寫了封回信。

信上的內容同樣一半質問一半威脅。

質問朝傾公主有何顏面質問她,她們非親非故,甚至可以說因為霸佔了清顏的身子有了仇,她不會幫仇人!

至於威脅,則是威脅朝傾公主,她最好好好愛惜清顏的身子,萬一她們回不到彼此,那便是朝傾公主的身子,正如她所說的那樣,現在身子是她的,就由她做主,往後別弄的一身傷疤,欲哭無淚。

朝傾公主收到信如何,安容壓根就不關心,反倒是另外一封信,讓安容眉頭皺了又皺。

弋陽郡主送了信來,為的也是鎮南伯府大姑娘江秋韻的事。

信上是這樣寫的:安容姐姐,你怎麼回事嘛,當初說好的給顧家大姑娘作保,給秋韻姐姐治好臉上的麻子,現在都過去好幾天了,藥膏顧家大姑娘還沒送去,這些日子,我和江大姑娘走的很近,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顧大姑娘這麼不靠譜,你往後別跟她做朋友了,還有,你二哥送的扇子不小心淋濕了雨,你能不能再替我要一把啊?

安容很愧疚,當初她誤以為是清顏,把弋陽郡主拉了作保,現在好了,江秋韻不找她,找弋陽郡主了。

她讓弋陽郡主為難了。

安容坐在那裡看著窗外的雨發獃。

她不想幫朝傾公主。

可是她又不能叫弋陽郡主名譽受損。

安容想了又想,最後一咬牙,去書桌旁,寫了一張藥方。

遞給芍藥后,安容吩咐道,「一會兒趁著雨歇,你拿了方子去前院交給福總管,讓他派人去柳記藥鋪抓藥回來,要快。」

芍藥接了藥方,見外面雨不大,怕安容急了便道,「奴婢這就去吧。」

安容點點頭。

見芍藥跑的快,喻媽媽加了一句,「把我那件斗篷穿了再去,仔細著涼。」

芍藥清脆脆的應了一聲。

喻媽媽就開始抱怨了,「這一場冬雨下了三天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停,老呆在屋子裡也不是個事啊,見見太陽才有精氣神兒。」

安容勾唇輕笑,「快了,明兒就放晴了。」

秋菊端了茶水來笑道,「放晴好啊,離過年只有半個月了,西苑想修建好怕是難了。」

本來二十天足夠西苑重建了,誰想碰到下雨,又遇到要把之前的地面鋪厚一層,又要耽誤一天,時間不夠了。

安容撇撇嘴,嘆息道,「今年是不行了,反正也是在府里,也一樣。」

安容不喜歡下雨,但是心底,三太太是喜歡的,下雨了,屋子難著火埃

聽著外面的雨聲,三太太著實歇了幾個好覺,傷寒好了,驚嚇也好差不多了。

瞎眼神算的信可比那鎮驚壓魂的湯藥管用。

花了半夜時間,安容把藥膏調製好了,晶瑩剔透,還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聞之叫人迷醉。

安容愛不釋手,將三小瓶子藥膏小心的裝好,其中兩瓶讓芍藥送瑞親王府去。

一瓶子,安容送去給了三太太。

三太太鼻子上也有一些斑點,撲粉后不明顯,但是距離很近,還是能瞧見的。

安容知道這些她慣常用的胭脂水粉裡面有很嚴重的鉛,鉛是什麼,她也說不上來,總之是一種很毀皮膚的東西,別看現在用著美,但是用多了,以後老的快。

她現在是能不用便不用,只有出門會客時,才會薄薄的覆上一點。

安容把三太太當娘看,她希望三太太能漂亮美麗。

至於送瑞親王府的那兩盒,也不是全部給鎮南伯府大姑娘的,而是送一盒子給瑞親王妃。

女人嘛,尤其是上了年紀的女人,臉上多少有些瑕疵斑點,她連累弋陽郡主受連累,當然要做些補償了,不然心底過意不去。

PS:不好意思,今天更晚了,電腦被表弟們搶著玩遊戲了,明天表弟們各回各家,偶就能正常更新了~~o》_《o~~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零八章鎮宅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一十章出氣(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