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零三章珍貴

[更新時間]2015年02月21日 07:56 [字數] 356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她等了半天,也不見有人來接她,心情就浮躁了起來。

嘴角的笑也愈發的冷。

真是她的好娘家,她回門這麼大的日子,也不叫個人出來迎接她一番!

要知道武安侯府門前往來的人還不少,新姑奶奶第一次回門就被人干晾著,傳出來,她沒有臉面,武安侯府就有了?

老太太不是最愛惜名聲的嗎?!

沈安芸心底氣的慌,像極了在跟老太太賭氣,只是沒人理會她。

丫鬟早早的下了車,幾次望著大門,嘴角撇了又撇。

少夫人真是異想天開,老太太怎麼可能叫人來迎接她呢,當日去侯府叫她往後別再回門的可是三太太啊,出來迎接不是打三太太的臉嗎?

守門的沒有攔她,不代表就會有人來迎接她啊,丫鬟是有話不敢說,只能幹吹冷風。

等了好半天,守門的小廝也不上來打招呼,沈安芸氣的恨不得掉頭就走。

她真是一肚子火氣,世子爺說好的陪她回門,給她撐足臉面,誰想到都到半路了,宣平侯夫人有急事,急忙急慌的派人把他叫了回去!

別以為她不知道,不就是不想世子爺陪她回門嗎?!

越是低賤她,越是能給護國公府好感,好求娶蘇明芷。

瞧瞧,武安侯府和宣平侯府結親,準備了六十桌酒席又如何,滿朝文武皆去道賀又如何,一百八十抬「貴重」的陪嫁又如何,我宣平侯府不喜歡她,不中意她,連回門這麼重要的日子。都讓她單獨回去的。

我宣平侯府看中嫡妻,不先陪嫡妻回門,絕不進平妻的門!

本來護國公府有一分同意,這會兒只怕有兩分了。

想到這裡,沈安芸對侯府的恨意又深了兩分。

她算計的好好的,小姑喜歡她了,宣平侯夫人也中意她了。結果呢。旁人家為了出嫁的女兒,千般做足臉面,盼著她好。以便鞏固兩府之間的情意,沒想到武安侯府卻做的那麼過分,居然因為她的兩句失言,就這樣對她。要與她斷絕關係!

沈安芸狠狠地一甩帕,一腳踹翻跟前的小几。咬牙切齒道,「我要下車。」

丫鬟身子一凜。

趕緊幫著車夫抬凳子,扶著沈安芸下來。

侯府兩守門小廝有些昏昏欲睡,誰也不知道兩小廝在打賭。堵沈安芸是下車,還是掉頭回去。

他們還真以為她骨頭硬,沒人迎接。就不下車了呢,不也就那樣么?

兩小廝鄙視的想。

沈安芸一口銀牙險些咬碎。

她前腳剛進門。後腳兩個小廝就「睡醒」了,一臉殷勤的對著騎馬而來的小夥計。

「這不是玉錦閣的夥計嗎,怎麼得空來咱們侯府了?」小廝笑問道。

小夥計翻身下馬,嘴角上揚,笑道,「府上三太太在咱們玉錦閣買了一套頭飾,掌柜的差我送來呢。」

小廝微微一愣,忙迎接進來,一邊問多少錢,小夥計笑道,「不多,一千八百兩。」

小廝咋舌,領著他從側面去找福總管。

沈安芸捏緊拳頭,氣的兩眼泛白。

三太太是成心的羞辱她!

她討好宣平侯夫人,她就拿玉錦閣的頭飾來羞辱她!

不是說西苑著火了嗎,怎麼沒燒死她!

沈安芸壓住心底的怒意,從容不迫的邁步進了二門。

一路上聽了不少的流言蜚語,她隱約能聽到幾個詞,比如:臉皮真厚、討好、不要臉、氣暈老太太、回來找罵、新姑爺沒來……

沈安芸覺得她快抑制不住自己想打人的心了。

裝耳聾聽了一路,沈安芸進了松鶴院,繞過了山水屏風,就聽到一句話。

「侯府大門什麼時候變這麼遠了,往常一刻鐘也走到了,這是爬來的吧?」三太太陰測測道。

沈安溪卻站了起來,笑臉盈盈的看著沈安芸,嘴甜如蜜,卻能氣的死人,「大姐姐這麼快就來了呢,方才我還吩咐丫鬟去準備八抬大轎,肯定要白跑一趟了。」

安容憋出內傷。

四下的丫鬟真是憋不住了,肩膀抖成篩子,臉都憋紫了。

六姑娘這是諷刺大姑娘遲遲不進門,是在等人用八抬大轎抬她進來了,這可比她們去迎接有面子的多。

沈安芸氣的臉青紅紫輪換了變,偏三太太坐在那裡好整以暇的喝茶,她不敢吭聲。

但是不代表她就不會反抗了,戳人痛楚她也會,「昨兒聽說西苑燒成了灰燼,我還擔心三嬸兒,沒想到三嬸兒氣色紅潤,莫非都是謠傳?」

沈安芸一臉的惋惜,看似惋惜西苑被燒,誰都知道是惋惜三太太母女沒有被燒死。

沈安溪勾唇冷笑,「我和娘從不做違心的事,更不做不道德的事,自有神佛保佑,要換做旁人,指不定這會兒都在奈何橋排隊拎孟婆湯了。」

說完,還長長的感慨了一句,「做人呢,還是有點兒自知之明的好,人在做,天在看呢,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而已。」

「你1沈安芸氣的雙目赤紅。

沈安溪重重的冷哼一聲,「你什麼你,別跟我說話,不愛搭理你。」

說完,沈安溪轉頭對安容道,「四姐姐,我們出去玩吧,祖母都被人氣病了,我可不想也跟祖母似地,被人氣的吐血,我身子骨還沒好呢。」

沈安芸氣的渾身顫抖,恨不得上去打沈安溪。

安容一句話沒說,沈安溪一拉她,她就起身了,顯然不想多看沈安芸的模樣。

誰想兩人剛走一步,七福就進來了,手裡捧著錦盒,笑的一臉燦爛。

「三太太,你買的首飾,玉錦閣送來了,」七福笑道。

三太太眉頭一挑,笑道,「這麼快就送來了啊,我瞧瞧怎麼樣兒。」

沈安溪忙去接了錦盒,殷勤的坐在她娘身邊打開,瞅著那滴翠蝴蝶穿花的頭飾,只一眼,就錯不開了。

「好漂亮啊,」沈安溪驚嘆道。

她伸手去摸,三太太一把拍了她,笑罵道,「你年紀還小,身子骨都沒長好,再漂亮的頭飾也壓不住,這是買給你四姐姐的,等你明年過生辰,娘再送你一套。」

沈安溪撅了撅嘴,一臉我知道是給四姐姐的,我就摸摸也不行的表情,惹來三太太兩個大瞪眼。

安容受寵若驚,拒不接受。

三太太就生氣了,「三嬸兒說了給你補送禮物,你不要,三嬸兒可就生氣了,難道你要三嬸兒去懸崖下面去把給你準備的禮物尋回來?」

沈安溪在一旁連連點頭,四姐姐幫了西苑那麼多,一套頭飾都不收,就太瞧不起西苑了。

安容很無奈。

她只是覺得西苑被燒,三太太的陪嫁毀了一半,正是用錢的時候,頭飾而已,有也好,沒有也行啊,她又不是素麵朝天。

可是三太太和沈安溪那麼熱情,安容也只能接受了。

她收了首飾盒,沈安溪在一旁加了一句,「三姐姐,你可別胡亂把這樣珍貴的頭飾送人,送了可就沒了。」

沈安芸吐血。

安容默。

三太太乏了,起身去偏屋歇息,吩咐丫鬟沒有大事不要打擾她。

安容和沈安溪去院外玩。

沈安芸傻傻的站在屋子裡,丫鬟各忙各的,全然當她不存在,但是她要進內屋,那是五六個丫鬟攔著。

老太太身子骨差,大姑奶奶還是別惹老太太生氣了。

沈安芸是躲著腳出了松鶴院。

安容和沈安溪兩個就在院外不遠的涼亭子里玩,瞧見她一路跺腳走,像是去她姨娘的住處。

沈安溪撇撇嘴,「就沒見過她那麼蠢的,自己的姨娘還在侯府呢,說話做事都不顧她親姨娘。」

安容端著茶水輕啜,嘴角微微弧起冷意。

她們這些庶子庶女,大夫人有心思教她們才怪,不過是跟前犯了錯,狠狠的訓斥懲罰罷了,那些小心思小手段,還不是姨娘教的?

妾教出來的,是為妾的手段,爬床要一流,沒想到她卻有嫡女的心,要做正妻。

芍藥嘀咕的不錯:平妻的名頭,姨娘的身子。

不過前世大姨娘好像是猝死的,誰都不知道是什麼病?

安容很隨意的想,對於一個姨娘,安容是懶的關心。

但是這一世,武安侯府卻不得不關心她。

因為沈安芸敬茶之日險些被趕出家門,大姨娘也受到不小的牽連,挨了二十板子。

這會兒躺在床上,眼眶通紅,是氣的。

大姨娘恨鐵不成鋼的罵沈安芸,「你怎麼就那麼笨呢,姨娘叮囑過你多少回了,出嫁了不比在侯府里隨意,你怎麼就不長記性的當著宣平侯府下人的面數落侯府的不是呢,你這不是打老太太的臉嗎1

大姨娘失望的垂著抱枕,她只教會她怎麼利用老太太那顆一心為侯府的心,卻忘記了教她什麼地方能用,什麼地方不能用。

沈安芸站在一旁,委屈的扭著帕子,「姨娘,我知道錯了,現在怎麼辦,老太太壓根就不見我,我就是想負荊請罪,老太太的心硬起來,她沒準兒會真的打死我,還有,宣平侯府要給世子爺求娶護國公府大姑娘,她是正兒八經的嫡女,我算什麼,她要是進了門,我拿什麼跟她比?」

ps:求粉紅票~~未完待續R655

(快捷鍵:←)嫁嫡 第二百零二章回門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二百零四章寵溺(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