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九十七章損失

[更新時間]2015年02月18日 20:52 [字數] 356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怕三老爺發狂,侯爺一把將他打暈了,醒來時,他見到的是三太太和沈安溪。

兩人眼眶通紅,抱著他哭的肝腸寸斷,三老爺還以為三太太已經死了,一個大男子竟然哭了。

三老爺想到嫡妻差點被燒死,他就憤怒的想殺人,可是是誰放的火,他不知道。

查了半天,也只知道有人潑了火油。

最近侯府事忙,也不知道是誰趁亂將火油弄進了府,而且對三房下手。

三老爺才回來,離京兩年的他,壓根就沒得罪過什麼人,三太太就更是了,她都兩年多沒有和京都貴夫人交流了,就最近幾天,也是忙的腳不沾地,和誰都只來得及說三兩句話埃

沒道理有人要害她,而且最重要的是,西苑裡裡外外都是她的心腹丫鬟婆子,都是從任上帶回來的,被人收買的可能性極校

而且有好些不是被燒死就是燒傷,顯然不是西苑的人所為。

不管三老爺說什麼,老太太就一句話,不查出誰是縱火者,他就別認她做娘!

侯爺和三老爺連連稱是,便是沒有老太太吩咐,這口窩囊氣,兩人也忍不下去。

安容站在屏風處,聽著屋子裡說話聲,眉頭輕隴,清秀絕美的臉龐上閃過一抹寒意。

前世,三叔三嬸兒雖然沒在京都,在三叔倒霉之前,可以說的上是順風順水,在京都人緣也是極好,三嬸兒更是沒有和誰紅過臉,這一次回來,怎麼可能有人會下毒手害她,而且是放火!

安容忍不住往大夫人身上想,內院,除了老太太,只有她有那個本事悄無聲息的買通人手去放火油燒院子。

而且昨兒白天,三太太才以牙還牙讓大夫人臉上長滿紅疹,前世無冤無仇,她都害的三房家破人亡,何況今生還結了仇怨。

安容一想到昨天那場大火,她就忍不住心愧難安,她只是不忍心三叔受難,三房沒落,沒想到這才短短數日,已經連累三房遭了兩回難了。

冰雹之災,馬車差點翻下山崖。

昨兒,三太太險些被人燒死。

這些都是前世沒有過的事。

安容心中有些恐慌。

她怕自己好心辦壞事,這個世上充滿了太多的未知,不會因為她是重生,就格外的關照她。

這一世,已經和上一世天差地別了。

安容捏緊拳頭,她以為自己能護她們周全,可事實呢,遇到這些苦難時,她根本就無能為力。

這一刻,安容想拔掉侯府那些禍害。

不再是阻止她們犯錯,不給她們機會犯錯,有些人,你不斬草除根,她遲早會春風吹又生。

安容心底第一次有了殺人的想法,這個想法才冒出來,她便覺察到手腕有一股刺疼。

安容微怔。

低頭去看手腕,她發覺木鐲大了一分,明明刺疼,木鐲卻變大了,好像用力能拽下來一般。

安容心上一喜,趕緊試了試,可惜還是不行。

安容有些失望。

對著木鐲有些發獃,世上居然有木鐲能變大變校

當初那麼小的鐲子能戴手腕上去,今兒又變大了,太神奇了。

要是再大一些,估計就能弄下來了,她也算是了了一樁心事。

安容在走神,卻沒發現三老爺走了過來。

三老爺瞧見安容,臉色有些蒼白,尤其是聽丫鬟說她夜裡趕去西苑,瞧見漫天火勢,悲痛欲絕的暈了。

三老爺拍了拍安容的腦袋,輕嘆道,「你三嬸兒沒事了,只是虛驚一場,倒是老太太昨兒怕是嚇壞了。」

安容點點頭,她會陪著老太太說話的。

三老爺這才邁步出去。

安容邁步進屋,瞧見老太太臉色沒有昨天的好,安容請了安,心疼的問道,「祖母,你沒事兒吧?」

老太太朝安容招手道,「祖母倒沒什麼事,只是昨兒受了些驚嚇,瞧見你三嬸兒就放心了,倒是你,氣色沒有昨兒瞧見的好,我聽丫鬟說,你來了葵水,怎麼又嚇哭了,祖母不是告訴過你,那是好事,怎麼好端端的撒起了花箋?」

安容一臉羞紅,尤其是四下丫鬟婆子低低的笑聲,安容越發覺得臉火燒火燎的。

誰撒花箋了?誰撒花箋了!

那不是她的花箋好么,是別人的!

天知道他會抱著一錦盒的花箋來玲瓏苑,結果遇到,遇到她尖叫,他嚇的轉頭就跑,結果一時沒注意,撞到了窗戶上,手裡的錦盒摔了。

掉進玲瓏閣里的花箋,還是風吹進來的,一大部分吹的玲瓏苑到處都是。

偏那花箋還是青玉軒最精緻的花箋,一兩銀子才十張!

一大清早的,丫鬟婆子什麼事都不做,就專門撿花箋去了,還說那是她不要丟棄的。

安容很心塞。

她很喜歡收集花箋,同樣有很多大家閨秀喜歡收集花箋,就是那些花箋,她都沒有幾種啊,買不到啊,而且那些撒的到處都是的花箋似乎都是新出的,她很想要。

偏又不好跟丫鬟婆子說,昨兒夜裡先是哭,又是嚇暈,本來已經很丟臉了,指不定還會被人以為腦子有毛病,沒事喜歡撒花箋呢。

安容又羞又惱又無奈,只能撒謊了,「那些花箋是我不小心掉的,昨兒夜裡我找東西,發現早先買了不少花箋,時間久了給忘記了,誰想到一陣風吹來,我急急忙去關窗戶,不小心夾了下手,手裡的錦盒就摔了……。」

安容越說聲音越小,最後就跟蚊子哼似地,「我不是因為葵水嚇哭的,是因為花箋沒了……。」

老太太哭笑不得。

花箋沒了還可以再買,就算貴了些,又不是沒有了,怎麼就哭成那樣了,這得多麼的喜歡那些花箋啊?

老太太望了孫媽媽一眼,孫媽媽會意一笑,輕點頭顱。

安容怕老太太還說花箋,她就忍不住想起昨夜窘迫的一幕,她會忍不住去撓牆,忙轉了話題道,「祖母,三嬸兒的院子燒了,三嬸兒住哪兒?」

提起西苑,老太太的臉就沉了下去,「縱火犯還沒有查到,他能放一次火,就能放第二次,人不抓到,住哪兒都不放心。」

這話說的確實是,殺人放火最是惡劣,尤其是在那麼多人的眼皮子底下放的火。

一般人縱火行兇,都是先燒的屋外,西苑明顯是從屋內燒起的,這才是最叫人擔心的,說明三太太屋子裡有內鬼啊,尤其是這個內鬼還瞞過了那麼多人的視線,往西苑抬火油,居然沒人發現。

不過西苑總是要修,一想到西苑正院,老太太就頭疼。

孫媽媽在一旁道,「西苑就正院被燒了,旁邊的院子倒還好,三太太住琥珀苑,六姑娘搬後面的小跨院住,等西苑重新建好,再搬回來。」

老太太點點頭,問道,「西苑損失如何,三太太那些陪嫁都燒沒了吧?」

孫媽媽輕搖了搖頭,「聽三太太說,東西都還好,之前回侯府,渾身是傷,也沒來得及收拾院子,貴重的東西都還擺在庫房裡,原想等忙過了大姑娘出嫁,得了空閑,好好把庫存的東西都拿出來,誰想就被燒了……。」

孫媽媽不知道該不該慶幸,慶幸最近府里事多,讓三太太忙的腳不沾地,不然那些陪嫁物什,只怕一把火全給燒光了,便是現在,三太太的陪嫁也燒掉了一半了。

不過聽說必蘭暈倒在假山旁時,手裡還抱著三太太的梳妝匣,那裡面都是三太太這些年的積蓄。

如今西苑重建,沒個萬兒八千的,怕是難恢復以前的光景。

這筆錢,西苑出的冤枉埃

三太太如今管著家,這筆錢要是從公中拿,過些時日四房五房也該回來了,到時候就怕會鬧騰起來,便是二太太那裡,也不會同意。

這個年不好過埃

從松鶴院出來,安容朝西苑走去。

燒了一夜,這會兒還能瞧見正院在冒煙,好好的一個西苑彷彿一下子就蕭條了。

安容從小道去琥珀苑,還沒有進院子,安容就瞧見了沈安閔,他神情有些憔悴,不過見到安容時,眼前一亮。

沈安閔快步走近,安容納悶道,「二哥,你不是在瓊山書院嗎,怎麼這會兒就回來了?」

沈安閔朝西苑看了一眼,眸底有抹寒意道,「一大清早,我就聽說西苑出了事,就趕緊回來了。」

安容點點頭。

沈安閔瞧了眼芍藥,芍藥撅了撅嘴,正要後退,就聽沈安閔道,「安容,你能不能給我一盒舒痕膏?」

安容微微一愣,「二哥,誰燒傷了,是三嬸兒嗎?」

沈安閔連連搖頭,「沒有,沒有,娘雖然衣服燒了些,卻沒有燒傷,我是替荀大哥要的舒痕膏。」

安容一聽是荀止,二話不說,就兩個字答覆,「不給。」

說完,又覺得太生硬了,便補充了一句,「給別人用可以,他不行1

沈安閔錯愕的看著安容,一臉不可置信,「為什麼?」

「我討厭他1安容氣急敗壞道。

沈安閔扭了扭眉頭,頗有些為難,「可是他昨兒才救了我娘一命啊,救命之恩無以為報……。」

安容猛然抬眸,秀眉一皺,「你說什麼?」

PS:除夕快樂啊,各位都收紅包了沒有?

~~o》_《o~~R1152

(快捷鍵:←)嫁嫡 第一百九十六章燒死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一百九十八章得罪(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