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一百八十七章良蕉

[更新時間]2015年02月15日 14:32 [字數] 361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宣平侯世子今兒也是帶了幫手來的,幾乎都能解了。路。

最後輪到周少易和連軒出場,這兩人才是壓軸戲。

門口處,攔路官問的什麼問題,都有小廝及時稟告給老太太她們知曉。

聽到小廝來稟告,周少易問了一個關於「學富五車」的問題,問它出自何處,又問它是褒義還是貶義。

一屋子人聽到這個問題,都眉頭隴緊了,這還用疑問嗎,學富五車當然是褒義詞了,是夸人學識淵博的,整個京都也沒幾個人能得此殊榮埃

可是聽小廝的敘述,學富五車是形容滿腹經綸者,五車學識,指的是竹簡,用今日書本來看,不過十五六本,十五六本書算的上學識淵博?

一個人只讀了十五六本書,不是貶義是什麼?

這麼一說,好像是有那麼點貶義在裡面?

沈安溪坐在下面,修長的睫羽輕顫,「這樣算來,我都不止學富五車了。」

安容坐在一旁,端茶輕笑,周少易的問題是夠刁鑽的,盡把人往溝裡帶,「那會兒還沒有紙質的書籍呢,所以五車竹簡已經很不錯了,若是在有書本的情況下,還五車竹簡,那是固步自封。」

沈安溪連連點頭。

前院新郎官帶的一夥幫襯,回答的是:他們啟蒙的時候就學富五車了。

安容滿臉黑線,這些人回去不挨打才怪。

本來關於「學富五車」,周少易還有一堆後續問題的,沈安北一聽人家啟蒙就學富五車了,再不敢要他開口了,把他拽到一旁去了。周少易這麼聽話自然是有代價的,兩壇美酒。

然後便是最後一個攔路官。

福總管怕了這兩個小祖宗了,這都快過了吉時了啊,再耽擱下去,就真誤了吉時了。

靖北侯世子的問題很簡單:螃蟹為什麼橫著走?

問的時候,他還學著螃蟹的樣子,橫著走過來。橫走著過去。

活脫脫一隻大螃蟹。

一群人懵了。為什麼螃蟹橫著走?

別的問題多少能回答到一點,這個問題真是摸不著頭腦。

別說宣平侯世子了,就連周少易都納悶了。為什麼?

「為什麼?」正堂內,沈安溪想了好一會兒,也沒想出來答案,忍不住問安容。

安容扭了扭眉頭。她也不知道啊,不過安容很無語。靖北侯世子好像格外的喜歡螃蟹。

上次是二甲傳臚,這次是……

想到這裡,安容眼睛一亮。

沈安溪就知道她想出來答案了,推攘她道。「四姐姐,你倒是快些說埃」

安容有些猶豫的道,「有兩種人。經常在大街上橫著走。」

沈安溪眉頭不解。

夏荷笑道,「有權人。有錢人。」

沈安溪輕聲呢喃,秀眉輕隴,最後撲哧一笑,「螃蟹正好有兩個大鉗子,有鉗,任性?」

權能生錢,錢能通神,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人,可不是能橫行霸道嗎?

安容也不知道猜的對不對,估摸著**不離十。

可是前院一刻鐘也沒人猜出來,愣是堵在了門口,沒法進來。

夏荷瞧老太太眉間有急色,福身對安容道,「四姑娘憐惜奴婢,奴婢想掙點嫁妝。」

安容笑著點頭。

夏荷便退出去,朝前院奔去。

夏荷的意思是,她去告訴宣平侯世子,讓他答出來,儘早進府,而作為報酬,宣平侯府肯定會給她一些賞錢的,只是沒有安容的同意,她可不敢擅自泄密。

宣平侯府迎親隊伍,真的被堵了,而且時間不短了,這要再進不去,他們的臉可是要丟盡了。

放行和答出問題闖過去可是兩回事埃

宣平侯府的小廝東張西望,見夏荷朝他招手,忙從後面饒了過去。

夏荷低聲耳語了兩句,小廝面上一樂,從袖子里掏出一個荷包塞過去。

然後迫不及待的回到宣平侯世子身邊,用手遮擋,低語了兩句。

宣平侯世子面上一喜,再有人催時,他便笑道,「有鉗,任性。」

靖北侯世子雙眸睜圓,他這樣的極品問題居然被人猜出來了?!

「猜對了沒有?」宣平侯世子心情大好。

靖北侯世子傻傻的點點頭,他知道不是他答出來的,攔路沒有不許別人幫忙這一條,是誰幫的忙啊?

夏荷拿了十兩賞錢回了內院,樂不可支的告訴安容,她猜對了。

安容鬆了一口氣,趕緊嫁出去吧,一坐一個時辰,還得陪著笑臉,臉都笑僵硬了,屁股更不用說了,真是活受罪。

兩人懷念昨天在玲瓏苑廚房釀酒的日子了,還是在廚房待著舒服。

進了侯府大門,一切就順暢了。

約莫一刻鐘后,沈安芸來給侯爺和老太太行跪拜禮,謝侯府養育了她那麼多年,今日出嫁,無以為報,心中常懷感念。

安容在一旁瞧著,心道,少給侯府惹點事兒,就謝天謝地了,不求你報答侯府。

說著,說著,沈安芸就哭了起來。

開始是梨花帶雨,再就是連綿小雨,最後成了瓢潑大雨。

哭嫁是一種習俗。

哭的越大聲,越是代表著心中不舍,代表了她的孝順之心,哭完祖母,哭爹娘,哭完爹娘哭兄長,兄長哭完,姊妹接……

聽到沈安芸哭的,那樣子,安容和沈安溪渾身打哆嗦。

她沈安芸又不是真捨不得侯府了,也不想想,當日宣平侯夫人可是給了她兩個選擇。

一個是七日完婚,等正妻生子后才可懷孕。

一個是等正妻進門,她隨後進門,沒有懷孕先後之分。

是她自己趕著今日出嫁的,要安容說。她比誰都恨不得飛到宣平侯府去,這會兒哭的這麼肝腸寸斷,還說什麼,姐妹之間,隔三隔四不隔心。

侯府姐妹之間,有著一條無法逾越的鴻溝。

宣平侯世子來正堂接她,向侯爺和老太太道謝。謝他們辛苦撫育了沈安芸這麼多年。給了她這麼一個美麗善良的妻子。

眼瞎,真心眼瞎。

沈安溪撇撇嘴,聳肩輕嘆。

沈安芸出嫁。得沈安北背著,一路背到大門口,坐到花轎上。

一旁福總管吩咐人繼續點鞭炮,吹嗩吶。一邊讓人撒銅錢。

隨著花轎走遠,還有些陪嫁隨後跟上。

三太太鬆了一口氣。抹著額頭上的汗珠往回走,雖面帶疲憊,卻寫滿了舒心寬鬆之意。

她身後不遠處,有青衣丫鬟疾步走近。上前道,「三太太,出事了。您給大姑娘選的雙色鴛鴦美人蕉有些奄奄一息了。」

美人蕉,又名良蕉。與良宵諧音。

今日成親,圓房之後,那花是要種在園子里的,以祈禱福祿綿延,千子萬孫之意。

三太太望著丫鬟,丫鬟點點頭,眸底帶著憂色,怕是養不活。

「這麼大的事,怎麼不早來稟告?」三太太眉間帶了怒意。

丫鬟縮了脖子道,「昨兒送去的時候還好好的,誰想今兒就垂了腦袋,紫竹苑的丫鬟忙,也沒顧得上瞧一眼,還是方才抬陪嫁的時候,撞翻了蓋子才發覺的,換新的已經來不及了。」

才不過一天,就奄奄一息了,明兒大姑娘拿出來,還不知道枯萎成什麼樣子了,紫竹苑的丫鬟也不知道都在忙活什麼,這麼重要的東西都能馬虎對待,平白拖累別人。

這麼大的事,三太太也不知道怎麼辦,疾步走到正堂,告訴老太太。

老太太眉頭也冷了,這是不祥之兆啊,新婚三日,斷然不能有一點霉頭,尤其是寓意子孫的,娶媳婦不正是為了開枝散葉嗎?

可是現在嫁妝都送出去了,該如何補救?

三太太想了想道,「這會兒嫁妝離抬進府還早,我差人再找一株,想辦法給替補上,總不能讓宣平侯府落了咱們侯府的口實。」

昨兒沒有答應林二太太的請求,宣平侯府只怕有氣呢,這一株花,還不知道宣平侯府怎麼詬病武安侯府,偌大個侯府都尋不出一株像樣的美人蕉了?

她實在是想不到別的好辦法了,只能這樣補救了。

不過卻在老太太的心頭蒙上了一層陰影,好好的一株花,開的正盛的送去,怎麼就變得奄奄一息了?

老太太忍不住往被人算計上想,可是心頭總有一抹不好的預感。

這些事,沒幾個人知道。

吃酒宴,迎來客往,比昨兒還累。

等忙活完這些,都將近申時了。

累坐在花梨木的椅子上,三太太揉著肩膀笑道,「總算是出嫁了。」

大姑奶奶端著茶水,喝著,看了看天色道,「時辰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這衣裳頭飾,我一會兒換下來……。」

三太太看著她,知道她心急大姑爺,笑著打斷她道,「一身衣裳,還跟我分的這麼清做什麼,穿在你身上比我更合適,昨兒那葯對祛除疲勞有奇效,我讓丫鬟去藥鋪多抓了幾副,你帶些回去用吧,還有方子,邊關苦寒,容易疲乏,你要多保養。」

三姑奶奶坐在一旁,笑道,「這又不是明兒就去邊關了,三嫂交代的也太早了些吧?」

三太太撲哧一笑,「我這不是怕時間久了給忘了嗎,拖累你幫了我兩天,府里沒人照應,也不知道亂沒亂,我送你出去吧。」

ps:下一章,楠竹和豆芽on_no哈哈~

求粉紅~~未完待續

(快捷鍵:←)嫁嫡 第一百八十六章眼瞎 嫁嫡目錄(快捷鍵:回車) 嫁嫡 第一百八十八章豆芽(求粉紅)(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嫁嫡目錄 下一章